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59章 九龙寻亲
    “其实,我能压制神符,全靠的是这个!”

    王天益显然看出了张横心中的想法,微微一笑,拉开了胸前的衣襟。

    顿时,一个被红绳缠绕,挂在胸口的碧绿龙形手镯呈现在了张横眼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青龙碧玉镯,曾是我父亲留下的法器,它本来是一对,那只青鸾碧玉镯就在母亲手中。”

    王天益的手摸上了手镯,神情变得难以喻意:“这对碧玉镯,乃是我父亲偶然的机会所得,据他说,这是古代某位大能所炼制的风水道具,本身就是天外殒星中取得的奇异材料,属于一阴一阳的极端属性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然一凝,心中已是有些恍然。

    在天巫之眼超凡视野中,他可以清晰地看到,这只青龙碧玉手镯,散发出一股灼热的气息,仿佛本身就是一团烈焰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细细感应,更是可以感受到,这只手镯中,蕴含了一股强大的能量,隐隐约约间,仿佛有一条奔腾的怒龙,在手镯里曲扭摆舞,情形实在是有些震憾人心。显然,它果然如同是王天益所说,其中刻划了极其高明的风水阵。

    以张横现在的修为,仍是无法窥探它的奥妙,足见这只青龙碧玉镯的不同凡响。

    “正是有这件上古遗留的法器,才能帮我压制那枚神符中的神魂。”

    王天益微微叹息:“只可惜,我的修为实在是太低了,当年只有二品的顶峰,虽然借助这上古法器蕴含的极阳属性力量,勉强支撑到现在,但也已是耗尽了我所有的力量,如今更是到了强弩之末,估计已是撑不了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王天益神情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他自然清楚神符无法被压制的后果,那就是隐藏在神符中的神魂,会夺窍而重生。到时,他必将被对方吞噬,从而变成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刚与母亲和儿子他们相聚,却即将遭到不幸,这如何不让他心中悲切。

    “王伯伯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,神情变得凝重无比:“我有一法子,可以逼迫你体内的神符离体。只是,这一办法,以前我也没有使用过,不知是否可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王天益浑身剧震,眼眸也陡地变得炽烈一片:“阿横,如果真有希望,那怕是万分之一,我也愿意偿试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话,让王天益猛地看到了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不是吗?不化解体内的那枚神符,等待他的绝对就是被人夺窍,完全就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如果张横有办法,那么,他就算是九死一生,也要搏一搏那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“阿横!来吧。”

    王天益脸上露出了绝决:“王伯伯全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王天益竟然深深地向张横作了一揖。

    “王伯伯!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扶住了他,终于点了点头:“您放心,我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张横之所以说,有办法可以逼迫王天益体内的神符,这自然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看到了青龙碧玉镯,明白那枚神符中的神魂,虽然强大,但仍是被青龙碧玉镯中那极阳属性的力量所克制,这陡地让他想起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当日在赵家祖坟,赵园园被得普的本命降瘟附体,意欲暗算张横。

    他最初也是手足无措,但是,后来岩洞内阴阳地脉的力量爆发,却克制住了本命降瘟。于是,张横最后利用岩洞内的阴阳气流,把得普的本命降瘟,驱离了赵园园的身体。

    神符中的四品神魂,虽然与本命降瘟不同,在力量上更是不可同日而语。但是,在实制上,却仍是有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达到四品的神魂,仍是阴魂,并没有转阳。从这一角度来说,四品神魂,也无非是一只强大的阴魂,同样可以被看作是阴邪鬼祟之物。

    而阴阳之气,却是克制天下任何阴邪鬼祟的克星。尤其是自己的灵犀,从赵家祖坟的地脉中,获得了一枚阴阳精魄,有这天材地宝在手,张横还真有几分把握,能从王天益体内,把那枚神符逼迫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,神符毕竟是达到了四品的变态神魂,对于如今境界的张横来说,还是高不可及的存在。是不是真的可以凭借阴阳精魄的力量,就可以对付它,张横心中确实是没有底。

    或者是说,放眼整个玄学界,敢说有百分之百把握的,还真没有人敢这样说。

    但是,王天益的情况,已到了危急的时刻,真要是他被神符内隐藏的神魂夺窍,那一切都完了。

    所以,王天益本人同意,张横也是决定冒险一试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目光望向了院门:“王伯伯,那我们先把你布置在这里的厌镇破掉,以免影响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此刻王天益精神大振,他那里会有丝毫犹豫,身形一闪,已纵身跃到了门梁上,把那只古朴的木盒,从上面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接着,他又转向了后院。

    那里的门梁上,同样也有一只木盒,与前院刚好相对,他也不多说,一并取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当年为了帮助压制体内的神符,布置下的厌镇,名为九龙寻亲。”

    王天益一边打开了那两只木盒,一边向张横解释道。

    左边的木盒里,装的是一颗巨大的蟒头,足足有小孩子脑袋大小。蟒头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,仍保持着原来的模样,丝毫没有腐烂的现象,铁青的鳞片,血红的眼珠,还有森森的獠牙,看起来很是恐怖。

    在蟒头下,却是盘着一条用木头雕刻的小蛇,蛇头就插在了蟒头的下部,情形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右边的木盒里,整整齐齐地放了九个蟒头,比左边盒子里的蟒头要小上许多,但样子也是无比的狰狞。

    每一个蟒头的下边,也都装了一条用木头雕刻的蛇身。看起来给人一种很阴森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个大蟒,是一条生长了百多年的铁线红斑蟒。”

    王天益脸现怅然:“这九条小蟒是它的蛇子蛇孙。当年我游历亚玛逊雨林,正好遇到这一窝蟒蛇在当地作孽。所以,顺手把它们给除了。那知,却是后来成为了镇压住宅的厌镇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嗯,王伯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。

    看到了木盒里的物品,张横也已明白了这九龙寻亲厌镇的作用。

    人们常说,蛇有龙性,象这种铁线红斑蟒,更是元古遗留的异种,所蕴含的龙性更强。因此,这十条大蟒,王天益是把它们当成是龙来镇压的。

    之所以要把一条母蟒放在前院,九条子蟒布置在后院,让它们相望,这却正是这厌镇中最玄妙的所在。

    任何动物,母子之间都会有一种特殊的感应。象这铁线红斑蟒这样的元古异种,更是彼此间会有强烈的联系。

    王天益把这些蟒的神魂封印于它们的蟒头中,却让这些蟒母子分离,偏又在相互可以感应到的距离内。

    母子天性相依相恋,却偏偏无法相聚,这十条怪蟒的神魂,便会产生一股极其恐怖的怨气,这就是这个小院会有如此浓烈煞气的原因。

    而王天益的青龙镯可以吸取这股有龙性的怨气,渐渐渗入他的体内,以消蚀种在他体内神符的力量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九龙寻母的厌镇,确实也是化费了王天益的所有心思,否则,怎么能布置出如此巧妙的厌镇?

    收了布置在小院中的厌镇,两人重新回到了屋里。

    王天益的妻子是个普通人,今天与亲人团聚,劳累了一天,此刻早已睡去。

    王天益也不去惊动她,径自带着张横进入了他的书房。

    说是书房,其实是个小小的炼药室,十多个平米,四周摆着八个药柜,中间的地方,刻划着一个八卦的图案。

    “八卦聚元风水阵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一扫,心中已是了然。这小药室里的八个药柜,以及中心的八卦图案,正好布置成了一个八卦聚元风水阵,显然,平日里,王天益就是在这里静修。

    当下,两人在那八卦图案的中心处坐了下来,张横也不迟疑,手一挥,十二巫祖幡刹那现形,悬浮到了两人身周。

    “十二地支捆仙阵!”

    张横低喝,已是在四周布下了一个阵势,他可不想自己在给王天益疗伤的时候,被人惊扰。

    手一翻,紫金法杖已握到了掌心,同一时间,阴阳精魄也被祭起。

    “王伯伯,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变得炽烈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,阿横,尽管施为。”

    王天益神情凛然,用力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说话间,他陡地一咬牙,把胸口挂着的那只青龙碧玉镯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剧震,一圈圈血色的波纹,刹那从他体内暴逸而起,陡地笼罩住了他的全身。

    克制神符的青龙镯撤去,他体内的神魂立刻爆发了,一股极度阴森,极度冰寒的气息,也刹那弥漫开来,整个房间,在这一刻也仿佛从夏天进入了冬天,温度下降了数十度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王天益闷哼一声,脸上的神情,也猛地现出了痛苦之色,瞬息间,他额 头上滚滚的汗珠就如雨而下,一张脸也陡然扭曲变形,眼眸中更是射出了冰冷而怨毒的光芒。

    隐藏在神符内的四品神魂,开始夺取他的神窍,要吞噬他的神魂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