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0章 有史以来第一衰
    “阴阳小乾坤!”

    眼见王天益的状况,张横那里还会迟疑,立刻驱动法杖的力量,全力运转阴阳精魄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个八卦的虚影现形,一轮烈日和一弯新月也赫然悬空,涛涛的阴阳之气,刹那笼罩住了王天益。

    陡地,王天益浑身剧震,原本已出现的异变,在这一刻猛然有了变化,眼眸中那冰冷而怨毒的神情,竟然变得迷茫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是何人,竟敢阻老夫夺窍!”

    突然,王天益神情一凛,目光死死地瞪住了张横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不过,声音已完全不是王天益的那种浑厚,而是带上了异样的冰冷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猛然暴缩,他自然清楚,这是种入王天益体内的那枚神符,隐藏在其中的那个神魂在说话。

    张横那里会理他,口中厉叱一声:“呔!”

    体内巫力真元奋力运转,更加加快了阴阳精魄中阴阳之气的输送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找死!”

    苏醒的神魂大怒,厉声咆哮,张牙舞爪地向张横扑来。

    “镇海印!”

    张横急喝,手指又是轰然一指。

    刹那,金光大作,空间微漾,镇海印陡地怒飞而起,悬浮到了王天益头顶,一圈金色的光芒,也笼罩住了他。

    镇海印具有镇魂作用,现在的张横,已是把自己所有压箱底的玩意全部使了出来,想克制住那枚神符。

    :“哇呀呀!”

    王天益怪叫,整个人象是被火灼了一样,在镇海印光芒的笼罩下,猛地缩了回去。脸上已是露出了惊恐而愤怒的神色。

    巫神法杖,镇海印两件上古的圣器,再加上阴阳精魄这件天材地宝的阴阳力量,已是让神符内的那只神魂感到了害怕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些年来,王天益虽然无法消灭体内的神符。但是,那枚神符内隐藏的神魂,在青龙碧玉镯极端属性力量,以及厌镇怨气的消蚀下,也被消弱了很多。

    今天,它突然感应到克制自己的力量消失,本还以为这是它夺窍的机会来了,这才会拼命爆发,想占居王天益的身体。

    那知,等待它的却是比先前青龙镯更可怕十倍的阴阳之力。

    神魂暴怒之极,拼起最后一丝力量,想扑击眼前之人。但是,张横的手段层出不穷,竟然祭起了元古的圣器镇海印,却把它刹那镇住。

    神魂又惊又怒又是恐惧,哇哇怪叫着,却是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事实上,被王天益克制了这么多年的神魂,也已是到了灯枯油尽的地步。

    要知道,神符虽然是达到四品的强者所转化,但是,没有了**的四品强者,神魂虽然已凝成实体,但仍是纯阴属性,相当于是一个阴邪鬼祟。本身的力量却也有限。

    如今遇到阴邪鬼祟的克星阴阳精魄,确实是只有垂死挣扎的份。

    “叱!”

    感受到王天益体内神符中神魂的恐惧,张横大喜。体内巫力真元运转如沸,已是把阴阳精魄的力量,发挥到了极至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极光暴耀,空间振荡,王天益身上蒸腾起了丝丝的血雾,脸上的神情已扭曲变形,惊恐之极,也是愤怒之极。

    终于,怦的一声巨响,笼罩他全身的血雾轰然暴涨。下一刻,一个血色的小人,从王天益眉心陡地飞射而出。

    那小人只有三寸大小,全身血色,模样是个老头儿。此刻,它凄厉地怪啸着,神情狰狞而怨毒之极。

    “哈哈,终于出来了,老鬼,那里走!”

    张横怒喝,手指轰然一指,一阴一阳两股气流,化为盘旋缠绕的两条怒龙,向那血色小人缠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,这血色的小人,就是神符内隐藏的那个四品强者的神魂。现在,受自己阴阳之气的炼烤,已是经受不住,脱离了王天益的身体。

    张横自然不能让这东西给逃了,就想用阴阳之气把它彻底炼化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血雾蒸腾,光焰如沸,血色小人一触及阴阳之气,全身的血雾顿时如煮如沸,身形刹那也小了一号,变得有些虚幻起来。

    纯萃的阴魂体,没有**的保护,在阴阳之气面前,那相当于是冰雪被阳光直接暴晒,其后果自然是可以想象。

    “哇呀呀,小子,老夫与你誓不两立!”

    血色小人发出凄厉的怪啸,一个阴毒而充满怨恨的声音,却是在张横脑海中响起。

    张横完全不去理会,手印急舞,拼起了全部力量,全力对付面前的这个小人。

    眼见那血色小人在阴阳二气的炼化下,身形越来越朦胧,似是要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,镇海印嗡嗡作响,陡地射出了一柱金色的光柱,刹那把血色小人给笼罩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血色小人脸上露出了绝望的神色,正拼命挣扎的身形,也是猛然一僵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血色小人化为了一道血光,刹那被镇海印的金光给吸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一震,脸色变得无比的古怪,他也没有想到,镇海印竟然会把这四品强者的神魂收入其中。

    他连忙凝目望去,只见,此时此刻的镇海印上,已多出了一个血色小人的影像。

    神符中的神魂,真的被镇海印给吸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一缕意念探入镇海印,张横的神情顿时变得无比的怪异。

    意识中,立刻出现了一个浑沌的空间,一个血色的小人,面目僵化,如同是木偶一样,在那浑沌的空间中浮沉,情形无比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原来镇海印还具有摄取神魂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骤然一凝,心中惊喜若狂:“这东西果然是元古遗留的圣器,变态啊!”

    他自然明白,意识中出现的浑沌空间,正是自己看到的镇海印内部。那个血色小人,被镇海印摄取到了里面,完全被镇摄住了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把意识从镇海印中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还无遐去管那血色小人,现在最重要的是看看王天益的情况。

    王天益此刻已倒在了地上,双眼紧闭,脸色惨白,毫无人色,整个人已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王伯伯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上前查看,心中却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王天益虽然看起来很惨,但是,他身上那股阴森诡异的气息,已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他体内有一股真元,正在缓缓运转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消除了神符对他的影响,他现在正在逐渐恢复中。之所以出现昏迷,那是因为刚才神符中的神魂夺窍,让他本身的三魂受到了影响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敢去动他,仍是把他放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王天益本身就是位玄门修者,张横对他所修练的功法并不知道,如果冒然去帮他三魂复位,极有可能会适得其反。以王天益的本领,应该可以自行调整过来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再次盘膝坐了下来,手一挥,掌心出现了两个玉瓶。

    他也不犹豫,拔开瓶盖,把瓶里的液体咕咚咕咚喝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刚才给王天益治疗,几乎耗尽了张横所有的真元,此刻,他也要趁这机会,竭力恢复。

    做完了这些,张横心念一动,镇海印再次悬浮到了头顶,意念中,顿时现出了内部那浑沌的空间。

    张横可不会忘了被镇海印收入的那个血色小人,他要好好地研究研究。

    一个达到了四品力量的神魂,放眼整个玄学界,这也绝对是无比恐怖的存在。但是,它现在却被张横的镇海印所囚禁,张横那能错过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心神缓缓地探入其中,向着那悬浮在浑沌空间中的血色小人探去。张横的脸上也露出了凝重的神色。

    说实话,达到四品强者的神魂,张横这也是第一次接触。虽然天巫传承和玄门秘闻中,对神符都有介绍,但是,却尽皆并不详细,甚至都是聊聊数语。

    毕竟,这个世上,能达到四品以上的强者,无比的稀少。象这样,化为神符,欲夺人神窍,却被囚禁的,那更是绝无仅有。

    也许,自玄门有人研究出神魂转化为神符的秘法以来,这个是第一个被别人抓住的四品神魂吧!

    它确实是够倒霉地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可丝毫没有怜悯之心,想害别人,那就必须有付出代价的觉悟。更何况,这个神魂,还是个来自韩岛玄学界的风水师,可以说是异族之人。

    血色小人仍在浑沌空间中浮沉,紧闭着眼睛,身形僵化,似是一个木偶一样,仿佛完全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但是,意识一靠近它,那股冰寒阴森的气息,却是刹那侵蚀了张横的心神,让他不禁陡然一震,仿佛是被亿万根针扎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看来,四品强者的神魂,果然可怕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,却那能任由这玩意就被闲置在镇海印里。

    四品强者的神魂,那无疑就是一个宝藏,无论是它本身蕴含的强大力量,还是它记忆中数百年的知识,这都是无可衡量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镇海印,镇魂!”

    张横低喝,手中捏出了一个奇异的手印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刹那,整枚镇海印狂旋怒转,散发出了耀眼的金光,而混沌空间里,陡然出现了一幕无比怪异的情形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