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1章 石狮点睛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金光万道,空间振荡,浑沌空间里,陡然象是升起了一轮烈日,刹那把血色小人照耀在了金芒里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意识中顿时响起了血色小人凄厉的惨号,原本如同是僵尸般的木然表情,也陡地变得狰狞扭曲,现出了极度痛苦的神情。

    但是,它被镇海印强大的力量所束缚,完全无法动弹,甚至连挣扎一下都无法办到,只能任由那万道金光,如同是利箭一样穿透它的身体。

    渐渐的,血色小人的身体,象是泄了气的皮球,变得越来越小,原本三寸的长短,也只剩下了一寸左右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一阵微漾,血色小人的眉心里,猛地爆起了一个奇异的符号。下一刻,滚滚的信息流,如同是决堤的洪水,从它的眉心倾泄而出,向着张横的意识涛涛灌注而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剧震,脸色却是刹那变得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从血色小人中传来的信息流,让张横终于明白了它的来历。此人竟然是韩岛某个神秘风水门派的一位太上长老,它在大限即将到来之际,利用秘法转化为一枚神符,等待着能找到合适的肉身,夺窍重生。

    数十年前,他所在的门派找上了王天益,因为王天益的神魂波动,经对方的暗中测定,与神符无比的相符,被选为了他要夺窍的对象。

    再加上王天益本身掌握的秘密,那个门派决定用当年太上长老所转化的神符,来暗算他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位韩岛神秘门派的太上长老,时运不济,却是成了这世上最倒霉的四品强者,如今落得了这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滚滚的信息流中,包含了这位异族太上长老一生的记忆,其中有他经历的时代,也有他门派所有的信息以及他所修练的各种功法。

    对于张横来说,这无疑就是增加了一个人一生的经验,而且,还是一个生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的一生经验。

    无论是这人生活的经历,还是他所修练的功法,都对张横有着极大的帮助。更重要的是:此人曾达到四品,这一部分的修练经验,更是无价之宝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玄学界,三品与四品,这是一道鸿沟,许多人一生都无法突破到四品,原因就在于,四品是凝练神魂的层次,稍有不慎,就会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然而,有了这些经验,对于张横来说,他今后突破四品,更多了许多的可能。

    而且,张横以前修练,全凭天巫传承中的心法,根本没有师父指导,一直是有种摸黑在前行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,有了这些信息,却相当于是为他指明了修练的方向,这将带给他无限的好处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兴奋之极?

    渐渐的,灌入的信息流平静下来,那个血色的小人,被炼化了所有的意识后,形象也完全变了。

    原本血色的身体,现在已成了晶莹透明,闪烁着璀灿的光芒。它已成为了一个最纯萃的能量体。

    现在的这个四品神魂,与灵犀的状况差不多,只要张横的意念溶入其中,就可以操控它。

    只不过,它蕴含的力量实在是太庞大,以张横现在的神魂境界,要把意念溶入其中,还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着急,反正这东西囚禁在镇海印里,自己有的是时间慢慢把意念溶入。

    深深地吸了口气,张横缓缓地睁开了眼来,一抹精芒从他眼眸里闪过,整个人的精气神,已然与先前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接受了一位达到四品强者的意识,张横的神魂也象是被洗涤了一次,整个人神清气爽。原本消耗的真元,也在不知不觉中恢复。

    细细查看自己体内的情况,真元在经脉内运转的速度,有了明显的提高。显然,神魂经过这次粹炼后,自己已从三品初阶的前期,达到了后期,已隐隐的有要突破到中阶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阿横,谢谢你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耳边传来了王天益的声音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王天益也已苏醒了过来,虽然脸色仍显得有些苍白,但神智已恢复了清醒。而且,驱除了体内的神符,他的修为也已有了一些回复,整个人充满了一股雄浑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恭喜王伯伯!”

    张横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神色:“幸不辱命!”

    “阿横!”

    王天益目光灼灼地凝望着张横,神情激动之极,一时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年青人,对他们王家的恩情,简直比地还厚。他不仅帮助了自己的儿子孙子和母亲,现在更是为自己解了生命之忧。

    可以说,王家四代都受了他天大的恩。所以,王天益现在对张横是感恩戴德,他对张横的那份感恩之心,岂是一个简单的谢字所能表达?

    看看天色已是凌晨,张横离开了王家,今天他与何锋林相约了,要为他的几个朋友,看看风水。

    玉缘玉业是港岛着名的一家玉石专营店,位于最繁华的中环,玉业大厦高三十三层,下面三层就是玉缘玉业的专卖店。

    当张横和何锋林以及马萍儿,陆晓萱等一众人,乘着几辆豪车来到这里,玉缘玉业的老总吕浩良已带着几名主管,等候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虽然是应约来看风水,张横却也没忘了带父母他们出来一起玩,反正中环是港岛最繁华的街区,来这里购物消费,是每一个到港岛的客人必不可少的旅程。

    吕浩良是位年纪在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,老远看到何锋林他们的车子,就大笑着迎了过来,与何锋林与张横热情的握手。

    “吕总好!”

    张横微笑,目光却是在上下打量吕浩良。

    从何锋林的介绍中,张横知道,吕家在港岛也是商业巨头,他们是一个专门经营玉石的世家,在港岛已经营了上百年,说起玉缘玉业,也算是百年的老字号。

    吕家的资产据说已有百亿,在整个港岛的珠宝行业,可以说也能排上前三甲。玉缘玉业的分店,更是开遍全世界。

    港岛中环的玉业大厦,正是吕家在这里的总部,吕浩良是如今吕家第二代中的掌舵人。

    “嗯,果然是玉石世家的传人,相道确实是不凡。”

    望着吕浩良,张横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吕浩良样貌其实并不出众,看起来还有几分粗犷。但是,他前额平坦而宽阔,浓眉入鬓,却自有一份威严。而这在相道中却有一个特别的名称,谓之天官格。

    他那平坦而宽阔的前额,就象是古代官员天官的帽沿,这就是天官格的来由。

    天巫传承有言:人间难得天官格,荣华富贵度春秋。莫论世事多变幻,生来自可领风流。

    意思是说,天官格相道之人,必是富贵之命,因此,天官格也叫富贵格。

    事实上,民间也常有用相貌堂堂,来形容一个人的气度。而这相貌堂堂的出处,就是天官格。

    眼前的吕浩良就是位天官格的相道,他能成为玉石世家吕家的如今掌舵人,自然也就在情理之中了。

    “张少,欢迎欢迎!”

    吕浩良也在暗自打量张横,虽然他早已知道,这次来帮自己看风水的风水师年纪不大。但是,看到张横如此的年青,却还是让他心中无比的诧异。

    貌似张横的年纪,光从外表上来看,与他们吕家子侄辈的人差不多。

    那么,如此年青的风水师,就算是从娘肚子里开始学习风水,他能有多少的经验?

    吕浩良心里不由打了个结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是何锋林介绍过来的,还是自己特别请何锋林留意,这才请过来的风水师,吕浩良纵然是心中有些狐疑,表面上却仍是无比的热情。

    当下,一众人在吕浩良的引领下,向玉业大厦走去。

    “张少,您看我们玉缘玉业怎么样?”

    玉业大厦最下面三层就是玉缘玉业的店面,店门足足有四五米,两尊石狮子一左一右分列两边,气势很是宏大。

    “很好!非常不错。”

    张横那能看不出吕浩良的意思,不由微微一笑:“石狮点睛,财源广进。”

    说着,目光凝注到了门口那对石狮子的眼睛部位。

    这对石狮子高有一米半,雕刻的惟妙惟肖,显然是出自名家之手。不过,这对石狮子的眼睛却与其他的石狮子不同。

    一般的石狮子,眼睛部位,只是雕镂出它的轮廓,但是,这对石狮子的眼睛,却是两颗黑色的球体,仿佛是镶嵌上去的一样,这让它们看起来更加的威武。

    “呃,石狮点睛,财源广进?”

    一边的何锋林一怔,他还真没听过这样的说法,一时却不明白张横这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然而,吕浩良却是浑身一震,脸色刹那现出了震惊之色,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已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张少,果然是高人,哈哈哈!”

    吕浩良竖起了大拇指,由衷地赞道:“你是第一个看出我们玉缘玉业门口这对石狮子奥妙的风水师。”

    “哦!这对石狮子难道有什么奇妙之处?”

    这回何锋林更加的惊奇了,不由走上前去,细细地观看起了那对石狮子,甚至还用手拨了拨石狮子的两颗眼珠。

    果然,那眼珠子骨辘辘地转了起来,但何锋林却并没有看出这有什么特别。他脸上的狐疑之色更浓了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旁边的马萍儿以及陆晓萱等一众人,也是一个个用惊疑的目光望望石狮子,再看看张横,人人脸现好奇。所有人都被张横所说的石狮点睛,以及吕浩良的赞叹给吸引了,想知道这对石狮子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