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3章 玉王
    “玉王,好一个玉王双隐格!”

    细细地洞察着三楼上的布置,张横脸上露出了感慨的神色。

    三楼是珍藏区,这里的商品并不多,但每一件都是珍品,价值最低的都在千万以上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在意的是中央区域,那里的布置仍与二楼一样。但是,正是因为这如出一辙的布置,已让张横看清了玉缘玉业隐藏的风水局。

    从一楼到三楼,中央区域都只是一长溜的开放式柜台,从形状上来说,就象是一个一字!

    三个一字,加上中间的那根柱子,就变成了一个立体的王字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这个立体的隐藏风水局,妙就妙在它还有另一个隐格。

    因为,在一楼的那根柱子旁,有一块原胚玉石,如果把这块原胚玉石,看成是一个点,那么,王字下面一横中有一个点,岂不就是一个:玉字!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玉缘玉业隐藏的风水局,并不是一个,而是两个,那就是玉王格。

    立体的风水局,张横也不是第一次遇上。当日在胡庆堂的总店,张横就看出他们镇压气运的风水局,就是个九宫格的立体局。

    当时,张横也是叹为观止。但是,比起玉缘玉业的这个双隐局,胡庆堂的那个九宫格就得稍逊一筹了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,风水界的高人果然是层出不穷,一山还有一山高啊!

    “玉王格,玉王格!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着,神情有些怪异:“怪不得吕家这个玉石世家,能成为港岛乃至世界玉石行业的巨头,他们总部布置了如此强大的风水局,不发达那才叫见鬼!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另一个疑问却是陡地浮上了张横的心头。

    既然吕家的玉缘玉业,有这么好的风水局镇住气运。照说应该是生意兴隆,财源广进。

    但是,这次却要让何锋林请自己来看风水,这又是怎么回事?难道,他们也出了风水上的问题吗?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心中更加的疑惑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从一路走来,张横留意着玉缘玉业的风水布置,自然也暗中在洞察这里的所有状况。

    可是,直到现在,他仍是没有发现玉缘玉业有任何的风水破败,更没有感应到这里有什么冲刑的煞气。

    这就让张横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少果然是高人,我们玉缘玉业这玉王格的风水隐局,已是很多年没有人能看透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张横的喃喃,吕浩良忍不住赞叹道。

    说着,转向了何锋林:“何兄,这次你请来的张少,我吕浩良是佩服之至,多谢何兄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吕兄,我何锋林办事,你放心好了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何锋林很是高兴,他请来的张横,能得吕浩良认可,他也是感觉脸上有光。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吕浩良神情变得肃然起来:“跟您说实话,今天请您来,我们确实是遇到了一些困难,还望张少指点迷津。”

    “吕总客气,有什么尽管说,在下全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心中暗道,这回是要见真章了。

    “张少,请到我办公室坐坐!”

    吕浩良望望四周众人,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阿横,你谈正事,我们就在这边逛逛。”

    李凤仙与张远山互望一眼,两人虽然是出生乡下,但却也是懂得人情世故,自然看出吕浩良不想让他们参与这事。所以向张横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娘,爹,你们就在这里逛逛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当下,与何锋林一起,随着吕浩良向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吕浩良的办公室就在玉业大厦的三十三楼顶层,办公室的布置自然无比的豪华,朝向南边的还有一个阳台。

    三人进入办公室,喝了一杯茶,吕浩良这才站起了身来,引着张横和何锋林走到了阳台外。

    站在此处,视野无比的开阔,港岛中环的繁荣街市,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却是微微一眯,目光凝注到了远处的一座高架桥。

    那是中环中心的一处高架桥,因为中环是港岛最繁华的商业区,交通无比的拥堵,因此,这些年来,港岛政府为了改善市中心的交通环境,不仅挖掘了地下遂道,而且还建起了四通八达的高架公路,从地下和空中疏导和分流交通。

    那座高架桥离玉缘玉业大厦有上百米的距离,呈现一个半弧形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这么远的距离,就算是有冲煞,也已是影响甚微,但是,当张横从空中第一眼看到这座高架桥的时候,心中却陡地一凛,似是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会犹豫,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立刻开启,细细地洞察起了情况。

    然而,张横的眉头却是紧紧地皱了起来。在超凡视野之下,他并没有发觉有什么煞气冲刑,而手腕上的伏以神尺,也没有任何的异常反应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咕噜了一下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从修为跨入三品,他的感知已有了很大的变化,对许多事物的直觉,已是异于常人。这就是普通人所谓的第六感。

    但是,自己的第六感,明明感受到了那座高架桥似是有些不对劲。可天巫之眼与伏以神尺,却毫无发现,这样的情形,确实是让张横心中又惊又疑。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见张横目光一直落在那座高架桥上,吕浩良脸现惊喜:“您是不是看出来了,那座高架桥对我们玉缘玉业有什么影响?”

    吕浩良神情变得有些迫切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次特意让何锋林请张横过来,确实是因为他们吕家遇到了一件棘手之事。而且,请遍了港岛的一些有名风水师,却仍是无法解决。这才不得不请其他地方的高人。

    “吕总,那座高架桥确实是有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皱眉:“不过,我现在还不敢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吕浩良脸现感叹:“不瞒您说,我们吕家这些年生意一直做得顺风顺水,玉缘玉业的分店,也已分布到了世界各地。在玉石行业,如今也能算是占了一席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一年多前,自从我们在港岛的总部,中环路这边进行改造,建起了那座高架桥,我们玉缘玉业的生意,就出现了许多波折。”

    吕浩良神情变得肃然起来:“不仅各地分店的销售下滑了近三成,而且,人事变动也是频频,更是出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事。”

    吕浩良微微叹了口气,大略地透露了一些自家的状况。

    事实上,吕浩良这看似漫不经心的所谓意外之事,其实非常的严重。这一年来,他们吕家内部出现了分裂,有人暗中蠢蠢欲动,想要动摇他这位第二代掌舵人的地位。

    甚至短短一年,他竟遭到了好几次意外事故。如果不是他命大,又有几名忠心护主的手下,只怕他今天就不能站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家族突然出现这样的变故,让吕浩良顿时提高了警惕,他那里会无动于衷,立刻就暗中调查,一边更是请玄学界的大师,想看看自家发生如此的变动,是不是风水或是祖坟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几个月前,家族暗中搞鬼之人,终于被吕浩良平定。他这才有心思全力整顿玉缘玉业。

    但是,这几个月的整顿,效果却并不理想,玉缘玉业的业绩,仍在不断下滑。

    而经高人指点,他也意识到了,自家出现这样的状况,极有可能是总部的风水遭到了某种冲刑引起。只是,指点他的那位高人,并不擅长风水,乃是位佛家圣僧,用的是佛家慧眼神通感知到了这一情况。

    于是,他立刻着手,请遍了港岛的知名风水大师,想解决自家总部的风水问题。

    然而,这数个月来,风水师请了一批又一批,却没一个人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,这让他心急如焚。这才请几位要好的朋友,留意一下各地的风水师。

    刚才,一路测试张横,见这位年青的大陆风水师,果然表现不凡,不但一眼就看出了自家门口石狮的奥妙,更是看透了玉王格这个镇店风水局。他心中却是燃起了希望,把自家风水问题的解决,寄托在了张横身上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会透露出自家现在的一些情况,以便让张横有参考的一些信息。

    “是那座高架桥建好后,发生的变故?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,眼眸却是眯得更紧。

    虽然张横不知道,吕浩良在此之前,请过了无数的风水师,但是,他也能想象得到。

    不然,以自己在港岛名不见经传,他却让何锋林把自己请过来看风水,这就足以证明,他是有些病急乱投医了。

    现在,他隐隐指出那座高架桥对玉缘玉业有影响,这想必是之前为他看风水的大师们,一至的看法。

    可是,自己怎么就没有看出那座高架桥对这里的冲刑呢?

    最让张横想不透的是:伏以神尺的司南也没有反应,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人的感知也许会有差错。但是,风水道具却不会因为人的心情而受影响,它只会直观地反应现实的一切。

    那么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这里到底隐藏着什么玄妙?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真的有些迷糊了,这是他出道以来,遇到的最感觉不可思议的一次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