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6章 夺取气运
    “张少,想必你也应该知道。”

    孙红建站了起来,神情肃然:“上世纪**十年代,那是我们港岛影视最辉煌的时候,当时风糜港岛以及大陆和东南亚周边各国的影视,就大多是来自我们港岛,而且,还是我们环宇影视出品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他也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,自然清楚港岛影视当时的影响力。那个时候,说起影视明星,歌坛红人,除了港岛也就只有台岛了,尤其是港岛的古惑仔影视,更是深深地影响了那一代年青人。

    “然而,自跨入新世纪,我们港岛的影视业,却出现了滑坡的现象。”

    孙红建的语气变得有些沉重:“取而代之的却是韩岛偶像剧的崛起,甚至在短短十数年内,韩岛的影视剧,已隐隐有超越我们港岛的趋势。”

    “对于业外人士来说,大多会以为,一个行业的兴衰,这是事物的规律。”

    孙红建继续道:“他们总会以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来支持这一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做为港岛影视业的领头羊,做为娱乐业的缔造者,我们心中却清楚,问题并不是这样简单。”

    孙红建神情凛然:“不瞒张少,当年我们港岛的影视娱乐业,之所以能迅速崛起,并在世界影视业占据一席之地,除了我们把握住了机会,一众同仁齐心协力的努力外,你们玄学界的朋友,也在后面做出了很大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“张少,我想您刚才进我们帝王大厦的时候,也应该看出来了,做为我们环宇影视的培训基地,帝王大厦有着特殊的风水。正是因为我们环宇影视,战居了此地独一无二的风水宝地,才能在众多娱乐影视公司中,独占鳌头。”

    孙红建的目光凝注到了张横脸上,细细地观察着张横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,帝王大厦的华盖局,确实是一个极其高明的风水格,不但名副其实,而且凝聚地气,确实可以让此处荣极一时。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也不需要谦虚,把自己的看法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,他曾在王天益那儿,得到过有关帝王大厦建造时的一些信息,对孙红建现在所说的一切,也就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的心中还是存着一个老大的疑团。

    从当时王天益所说的情况来看,帝王大厦显然并不象表面这样简单,王天益可是为了保守它的秘密,被韩岛的风水师种下了神符。

    现在,孙红建更是慎重其事地提起港岛与韩岛影视业的兴衰问题,好象两者的兴亡,有着某种关系。

    那么,帝王大厦,到底隐藏了什么大秘密?它又怎么会关系到港岛与韩岛影视业的兴亡?

    张横一时还真有些猜不透,毕竟,他如今掌握的消息太少,而对帝王大厦的了解,也仅仅只是先前走马观花的一撇。并没有细至地探察过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更加凝神听起了孙红建的述说。他相信,这位帝王大厦的ceo,应该会透露给自己更多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张少,自韩岛影视业突然崛起,自然引起了我们高度的观注。”

    果然,孙红建继续道:“经过调查分析和研究,我们发现,韩岛影视业的崛起,除了一些外在的因素外,还有许多不可告人的隐秘。”

    “尤其是,从我们调查的情况来看,韩岛方面,暗中有一股玄学界的人士,在我们港岛活动,而且,针对的就是我们帝王大厦。”

    孙红建脸现愤然:“这顿时引起了我们的高度警惕。之后,我们邀请一些在港的风水师,对此展开了深入的调查。而得出的结论却是让我们无比的震惊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孙红建陡地一拍桌子:“韩岛那边,果然是在暗中搞破坏,他们秘密采用了一些手段,在夺取我们帝王大厦的气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夺取气运?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一震,神情也陡地变了。

    孙红建的这翻话,确实是让张横心中震动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夺取气运是什么。

    对于普通人来说,气运看不到,摸不着,是虚无飘缈的东西。

    但是,对于象张横这样的玄门之人来说,气运就是万事万物的根本。

    一个人头上的三花聚顶,就是他或她的气运所化成。个人如此,一山一水一城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当日在浣溪渡假村的时候,张横就是感应到那座小山的气运衰败,洞察到它要发生泥石流,这才能预先示警。

    在与韩冰蕾一起,路过之江大学的时候,他更是洞察到这所大学气运冲天,兆示着国运昌盛。

    所以,气运是万事万物的根本,决定着一个人,一个城甚至一个国家的兴衰存亡。

    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韩岛的风水师,竟然是在暗中夺取港岛娱乐业领头羊环宇影视的气运。这无疑是等同于挖人祖坟,毁人家宅的仇恨,怪不得孙红建会如此的愤怒。

    他现在总算是有些明白了,为什么说当年王天益,在韩岛风水师逼迫他时,宁死不从。

    若是他当时真的出卖了帝王大厦的秘密,帮助韩岛人夺取此地的气运,那么,他相当于是助纣为虐,说的严重点,甚至就是卖国。也怪不得他认为自己气运要受损,甚至会断子绝孙。

    “是的,张少,韩岛人确实是在夺取我们的气运。”

    孙红建神情凛然,陡地手指指向了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田文胜的办公室,朝西的一面全是玻璃幕墙,因此,视野无比的开阔。

    孙红建手指所指的方向,正是窗外。透过玻璃幕墙,可以看到,在离此四五十米外的地方,也矗立着一座大厦。

    只不过,那座大厦的形状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一般的楼房,不是长方体,就是圆柱体,但是,那座楼房,竟然是一个圆锥体。而且,还是个漏斗状的倒立圆锥体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就象是一个枪头戳在地上,或是一个钻头打入了地底。

    这座楼房高也有四十八层,底部小,上部宽,呈现在眼底,确实是让人感觉很怪异,也违背了一般建筑学的原则。貌似它的重心有些不稳,给人遥遥欲坠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,望着那座高楼,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,心中一震:“钻头局,这是一座钻头局的凶煞之楼,这楼的主人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天巫传承有言:头重脚轻陀螺样,恰似钻头钻地下。寻遍地脉三百里,吉祥人家不见它。

    意思是说,钻头格的风水格局,乃是聚集凶煞之格,它别无什么用处,只有探寻地脉的时候,才会有特殊的作用。

    此刻,那边的这座高楼,竟然就是钻头格,而且还在帝王大厦如此近的距离,这如何不让张横心中震动?

    他猛然似是意识到了什么,神情变得更加的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果然,孙红建目光凛然地望着那座高楼,愤愤不平地道:“这楼就是韩岛人的产业,名为钻石楼,名义上是韩岛某个公司在港岛的驻地,里面住的都是一些韩岛的贸易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据我们调查,这楼五层以下,根本没有任何公司入驻。”

    孙红建道:“而且,在建造此楼的时候,地下深挖了三十米,当时的规划是地下商场。然而,建好后,地下的建筑,从来就没有人能进去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楼新建的时候,没有发觉它的怪异吗?”

    张横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帝王大厦做为环宇影视的基地,以它的实力,应该长年会有玄门人士镇守。那么,怎么可能会在这样形状古怪的楼房建起来前,看不出端倪呢?

    刚才进帝王大厦的时候,张横是从南边过来,因此,并没有看到那座钻石楼。如果当时看到,他自然早就感觉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“唉,说来也是时事造成的。”

    孙红建叹了口气:“当年,那座楼建地基的时候,就引起了我们的注意。只是,那时,情况有些特殊,正好是处于港岛要成为特区的时候,因为各种谣言满天飞,所以,那时候人心惶惶,许多事情根本无法正常展开。等局势稳定下来,再注意到这件事,人家的楼都早已造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,心中也是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“自从那座楼造起来后,我们环宇影视的业绩,就不断下降。”

    孙红建再次坐了下来:“而韩岛的影视业,就在那几年,迅速发展,这两年,更是已有隐隐超越我们港岛之势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请人细细地探察了那座楼,想知道它对我们有什么影响。那知,得出的结论让我们无比的震惊。因为,那座楼是风水格中极其凶煞的钻头局,具有探寻地脉地气的特殊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请来的高人还发现,我们帝王大厦的地气地脉,在这几年里,正在不断地消蚀,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,正在吞噬这里的龙气。”

    孙红建语气变得无比的愤怒:“所以,我们这才断定,是有股势力,暗中在夺取我们的气运。而那股势力,就是建造这幢楼房的韩岛之人。他们趁着那个特殊时期,利用了那段时间的局势,在我们没有心思理会四周的情况下,偷偷地布了一个夺取气运的局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