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8章 金汤池
    感应着意识中出现的那怪异动物影像,张横的心中无比的震动。因为,他猛然想到了,这动物是什么。

    传说中龙生九子,这当然不是说,龙生了九个儿子,而是指龙有九种变异的形态。这九种形态,是九种上古异种,各有特色,各司所职。

    其中,老大就是囚牛,形如鳄鱼,生牛角,喜音乐,一般古代出现的文献中,总见它蹲于琴头。

    囚牛是专司娱乐音乐的龙,有囚牛所在的地方,必然娱乐业繁荣昌盛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港岛果然是块风水宝地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恍然。

    他曾在玄门秘闻中看到过,曾经有前辈高人探察过港岛的风水格局,最后断定它是九龙汇聚之处。

    而这九龙,位于深水湾的这条龙脉,正是囚牛龙脉的所在。帝王大厦所占据的地脉气运,正是应了囚牛之气。

    所以,它才能让帝王大厦所在的环宇影视,独占熬头。

    也正是帝王大厦所处囚牛龙这特殊的龙脉地气,韩岛的风水师,这才会要想尽办法来掠夺气运。

    要知道,天下龙脉万千,但能要寻找到一条专司娱乐音乐的囚牛之脉,这还真是可遇而不可求。纵然韩岛面积不比港岛小,但要寻找出同样的一处囚牛龙脉,貌似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因此,韩岛的风水师,这才会不择手段暗中夺取帝王大厦的气运。

    明白了这些,张横眼眸一凝,思感再次延伸了下去。

    探察帝王大厦的风水龙脉之气,并不是最主要的。现在的问题是,必须弄清,韩岛那边的风水师,到底采取了什么特殊的手段,才能把这里的龙脉地气,神不知鬼不觉地掠夺过去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必须更深入地感应这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思感继续探入,突然,张横的脑海轰然一震,意识中也猛地传来了一阵刺痛,仿佛是思感撞到了什么东西,碰了壁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凛,却是猛地反应了过来:“嗯,这地下应该是布置了什么强大的禁固阵势,否则,凝聚的地脉地气,就会散逸开去。”

    张横回过了神,不禁有些苦笑。自己刚才太兴奋了,所以,思感的延伸太快。

    这就相当于是奔跑中的人,前面突然遇到了障碍物,一下子收不住,这才会撞了过去,从而让自己的思感受到了冲击,这才会出现刺痛的现象。

    想明白了原因,张横更加的小心谨慎起来,放缓了思感延伸的速度,一寸一寸地向着地下漫延而去。

    渐渐的,当思感再次触到刚才撞击的地方,意识中轰然一震,无数奇异的影像,再次映入了心神中。

    只见,一池闪烁着灼灼金光和银光的液体,正微微荡漾,让整个空间,都显得华丽之极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又惊又奇,被思感所探察到的这幕情形,给震惊了。

    这一池奇异的液体,在帝王大厦地底十米深的地下,从面积来说,足足有上千平米,也不知有多深。

    但是,从这液体散发的一股浓浓的灵力波动来看,这绝对不是简单的东西。更何况,它被深埋在此处,更是大有用途,当年的那些风水师,不会平白无故地弄些没用的玩意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更加仔细地探察起了这一池液体。

    渐渐的,他的神情变得无比的怪异,心中暗道:“好个金汤局,真是大手笔,果然不愧是港岛娱乐业的巨头,竟然在地下布置了金汤局。”

    张横终于弄明白了这一池液体是什么。

    人们常说,固若金汤,意思是说,坚固不可破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一池奇异的液体,正是金汤。

    在天巫传承中,有介绍金汤风水局的架构之法,它主要的材料,就是赤金汁和丹精。

    赤金汁是一种奇异的金属,极其的罕见,因为,它是常温下液态的存在,普通人很难见到。

    只有古代那些炼丹士,才会使用它,做为炼丹时的一种辅助材料。

    丹精也是如此,不过,丹精还有一个名字,那就是水银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一池金汤,就是用赤金汁和水银以一半一半的比例溶合而成。因为赤金汁和水银都是液态的金属,所以,溶合在一起后,才会成为这一池奇异的液体。

    感应着这一池上千平米的金汤汁,张横的心中无比的感慨。水银也就算了,代价不算太高。但是,赤金汁的价格,那可是比黄金还贵。

    如此庞大的一池金汤,估计所化费的金钱,绝对的恐怖,貌似数十上百亿都是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这样的大手笔,也真的只有象环宇影视这种娱乐业的巨无霸,才能建造得起。

    当然,帝王大厦在此建立一个金汤局,自然不是用来在地下摆阔,而是有重要的作用,那就是守护此地的囚牛龙脉,以防聚集的龙脉地气散逸。

    所谓固若金汤,在这里就是加固此处的龙脉地气,足见当年为帝王大厦设计格局的风水师,也是搅尽了脑汁。

    果然,张横的思感想探入其中,却立刻传来了一阵隐隐的灼烧的痛感。

    水银和赤金汁溶合而成的金汤,对思感有阻碍的作用。同样的,龙脉地气,也会被它紧紧地锁住,绝难散逸出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里布置了如此强大的金汤局,那么,韩岛的那些家伙,又是怎么样破开这金汤局,掠夺此地的囚牛地脉之气运呢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再次紧紧地皱了起来,一个老大的疑团浮上了心头。

    如此变态的金汤局在此,韩岛的风水师,竟然还能掠夺此地的气运,确实是有些违背常理。

    对方到底使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呢?

    张横心念电转,一时却那里能找到答案。

    不过,思感不能探入,张横身上藏着拽着的宝贝可不少。他自然就不能这么放弃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心念一动,他背后背包里,一点金芒便直射而出,刹那没入了帝王大厦。

    顿时,意识中,便看到了灵犀曲扭摆舞着,迅速向地底钻来。

    灵犀是纯能量的存在,因此,它不象真正的生物那样,对于身体有痛感。要想进入金汤局溶合的这池液体,还必须要象它这样变态的东西才可以。

    卟!

    果然,灵犀一钻到地底,立刻扑入了金汤池中,向着池下钻去。

    不过,金汤池的力量确实是无比的强悍,以灵犀达到二品顶峰的力量,在其中游行,仍是感觉象钻入了淤泥里,身形变得无比的凝滞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这池金汤,也比张横想象中要深的多,灵犀奋力向下钻行了近半米,竟然还未到池底。

    然而,随着灵犀向下钻行,池底传来的阻滞之力越来越大,先前还如同是在淤泥中,下钻半米后,便如同是钻入了岩浆里,汩汩的灼热如煮如沸,每下钻一寸,都要消耗灵犀极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好变态的金汤局!”

    张横如今也只有感叹的份。自己利用伏以神尺的器魂,思感钻入地底,却因为这金汤局的阻止,现在只有看热闹的份。所有的一切,全靠灵犀了。

    卟!

    幸好,灵犀不负所望,在奋力下钻了近一米后,终于到了金汤池的池底,它的脑袋也触到了地底的地面。

    “啊,真的有地脉地气在流失!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剧震,心中不禁大凛。

    灵犀触及地面的刹那,立刻传来了一种奇异的感觉,就仿佛是空间有一个旋涡,四周的地脉地气,正向着那旋涡的中心滚滚地汇去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,顿时让张横心头一震,他猛地明白过来,这就是帝王大厦囚牛地气被人暗中掠夺的现象。

    可是,这怎么可能,在金汤池的底下,怎么可能出现一个旋涡,把这里的地脉地气吸走?对方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?

    张横心中的震动,此刻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以自己拥有灵犀这样奇异的存在,仍然只是能钻入金汤池的底部,勉强窥探下面的情形。

    但是,对方竟然可以在这固若金汤的金汤池底部,形成一个旋涡,吸取此处的气运,这实在是太让人恐怖了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陡地咬了咬牙,心念一动,再次驱动了灵犀。

    既然发现了金汤池底的这个旋涡,无论如何,张横也要探一探这到底是什么玩意。所以,他准备让灵犀向那旋涡靠近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举动是无比危险的,那个旋涡能在金汤池的池底形成,并能吸取此地的地脉地气,力量绝对的强大。灵犀很有可能会被它吸入其中。

    但为了探寻这里的奥秘,张横也只有冒险一试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手指轰然一点,一滴鲜血从指尖逼了出来。他也不迟疑,沾着这滴鲜血,凌空画起符来。

    这滴鲜血,正是他的精血,乃是修为凝聚的精华。

    此刻,为了加持灵犀的力量,张横不惜消耗一滴精血,也要达到目的。

    一边,田文胜,孙红建以及何锋林三人,神情凝重地望着张横,一个个脸上都现出了紧张之色。

    张横闭目站在顶楼,时间已过去了近一个小时,却如同是石雕木刻一样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脸上的表情,却在不断地变化,这让三人心中都是一突,感觉他应该是发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突然,张横浑身一震,陡地睁开了眼来,脸色也刹那变得惊骇无比。

    “啊,张少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三人尽皆一惊,不由异口同声地问道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