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71章 空降
    “张大师,当年为了探察那座钻石楼,我们也曾想尽了办法。”

    杜洪魁笑道:“最初也是不知该怎么办,但是,最后采取了一个特殊的手段,这才终于站到了楼顶。那就是用直升机空降。”

    “呃!直升机空降?”

    张横的嘴张成了蛤蟆。他还真没想到,杜洪魁竟然会采用这种极端的手段。

    不过,想想也是,以环宇影视的实力,弄来一架直升机玩个空降,貌似还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。

    “是,如果张大师想要探察,我看也得用这一办法。”

    杜洪魁欣然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也好!”

    张横微一沉吟,终于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虽然玩空降这也是第一次,但有这样的机会偿试一下,张横心中也是所愿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就是开始筹划,杜洪魁把几名港岛曾参与帝王大厦风水的同行都请了过来,把他们介绍给了张横。

    一众风水师在一起,相互探讨,交流彼此的看法,大家都是收益非浅。

    港岛并不大,三天的游玩,马萍儿以及陆晓萱和张秀丽她们,几乎把港岛玩了个遍。第四天,张家一家人准备回钱塘。

    王天益自那天被张横化解了体内的神符后,身体也开始逐渐恢复。不过,他现在与家人重逢,无遐顾及其他,所以,决定与妻子一起,陪母亲他们回大陆。

    当然,他现在也不再隐瞒过去的那些事,把他与韩岛唐手流一派之间的冲突,也全部告诉了张横,以便张横心中更加有底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,第四天晚上十二点,终于,张横探察钻石楼的计划要实施了。

    帝王大厦的楼顶,有一个专供直升机升降的停机坪,这是田文胜的私人飞机升降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张少,这位就是我的私人直升机驾驶员何林,他曾经是特种部队的特级飞行员。”

    田文胜指着一位身穿飞行员服饰的男子,给张横介绍道。

    何林,年纪三十多岁,壮硕的身材,浑身散发着一股军人特有的凛冽气息,眼神特别的明亮。

    “何大哥好,这回要麻烦您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上前与何林握手。

    “张少客气!”

    何林是个不善言词的人,他用力地与张横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直升机终于腾空而起,田文胜,孙红建,何锋林以及杜鸿魁等一众人,目送飞机离开,一个个神情变得无比的炽烈。

    夜色中的港岛,如同是不夜城,璀灿的街灯映得一片辉煌,从空中看去,炫丽之极,就仿佛是蜿蜒在地面的一条火龙,让人迷醉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情有些莫名的激动,坐私人直升机他这还是头一次。要在直升机上空降,更是破天荒头一回。

    “张少,五分钟后,我们将回到钻石大楼的上空,到时,我会打开舱门,请张少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耳机里传来了何林那低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的,何大哥!”

    张横回复,目光从舷窗外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深深地吸了口气,细细地再次检查了全身的装备,张横已做好了准备。

    这次张横的目的就是要让直升机把他投放到钻石楼的楼顶。

    韩岛方面,对这幢楼的守护特别的严格,外人根本无法靠近,也不允许进入楼内。

    而要探察一个地方的情况,最好就是能站在它主体的最高点。

    这不仅是为了能居高临下一窥全貌,更是因为,只有在最高点,才可以清晰地感应这一地方的气场。

    天地之初,一片浑沌,之后,浑沌分两仪,清者上升,浊者下沉,从而出现了阴阳。

    这是记载在玄门秘闻中,对浑沌和阴阳的描述。而这却真切地表现了气场的实质。那就是清气在上,浊气在下。

    因此,风水师要探察某一地的气场,最好就是从最高点切入,这样,由清而浊,才不会遗漏其中的细微之处。

    直升机在港岛市区绕了个大圈,再次折回,飞向了深水湾。

    这当然是为了避免引起别人的注意,这才故意兜圈子。

    “张少,已到达目的地。”

    耳机中再次传来了何林的声音,同一时间,直升机的舱门打了开来。

    一阵猛烈的强风刹那从舱门灌入,让张横不禁浑身一震,刚站起的身体,几乎就被吹倒。

    幸好,张横早有准备,体内巫力真元运转,硬生生地稳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向外望去,底下就是一个楼顶的楼面,相距有三四米,直升机就悬停在空中。

    何林的飞行技术确实是超一流,直升机如此近距离地悬浮在楼顶,丝毫没有晃动,就仿佛是生了根一样。

    “何大哥,好技术!”

    张横由衷地赞了一句,却那里还会犹豫,纵身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三四米的高度,对于张横来说,自然不是什么难事,他也根本不需要任何的辅助设备,就这么直接跳到了下面的楼顶上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双脚落地,张横借着下冲之势,在地面上翻了几个滚,这才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抬头望去,直升机已开始上升,隔着舷窗,可以看到何林向他做出了一个v字的胜利手势。

    紧接着,直升机一阵盘旋,就离开了这里,向远处飞去。

    把张横空降到钻石楼,前期的任务完成。等张横探察完这里,发出信号,何林会再次回来接他飞走。

    望着直升机迅速远去,张横目光扫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眼前的楼顶,是一个呈圆形的平台,面积足足有上千平米。

    张横跳落的地方,正是楼顶边缘的一个蓄水台旁边。

    钻石楼的楼顶,看似与普通楼房一样,并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,经过杜洪魁等人多年的暗中观察,以及利用遥控无人机的空中摇感,却发现它的顶楼平台上,不仅有摄像头,而且还布置了一个感应风水阵。

    只是,这几天来,张横利用所获得的资料,对它的测算,已测定钻石楼的顶楼,只有这处蓄水台边,是个风水阵的阵眼,只要不超出三米的范围,在此周边行动,还是不会触动布置在这里的感应风水阵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却也不怠慢,手一挥,巫祖幡赫然现形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团雾气蒸腾而起,渐渐地把他的身形淹没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张横先在自己身周布置了一个昏天黑地障眼风水阵,以隐藏自己的行迹。

    “伏以点星,七星诊脉!”

    手腕一抖,伏以神尺化形,张横低喝,开始探察起了脚下的钻石楼。

    顿时,星光暗逸,七点星茫中,那条头长独角的怪蟒再次现形,刹那隐没入楼顶。

    一圈圈奇异的波纹陡地振荡开来,沿着楼层,迅速向下漫延。

    “兄弟,听说你最近又泡了个马子,正点不?”

    钻石楼的四十八层,有一个近百平方米的监控室,里面摆满了各种监视仪器,正对面工作台的墙上,一溜排开,有上百台监视屏幕,正时时播放着各处的监视情况。

    工作台边,有两名工作人员,一边无聊地望着面前的各种仪器,一边正有一句没一句地扯皮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那码子当然正点了,还是刚出道的新鲜货,如果不是我吹牛说是大世界影视的工作人员,人家那肯当我马子啊!”

    另一个年纪已有四十多岁的工作人员嘿嘿笑道:“如果要是她知道,我只不过是这里的一名保安,真不知道她会不会扭转屁股就走呢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兄弟,你真是老牛吃嫩草,听说你那马子还只有十八岁!”

    刚才说话的人不无羡慕地道。

    但是,他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,神情却是陡地一僵,手指也猛地指向了最上方左边的一个监视屏幕:“你看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另一人连忙转过了头来,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人所指的监视屏,正是顶楼上方所在的地方,此时此刻,原本星光掩映的楼顶上,出现了一片阴影,与旁边几个屏幕的背景相比,很是有些扎眼。

    “好象是雾气?”

    转过头来的工作人员有些不敢确定,但眉头却是皱了起来:“好好的天气,怎么会有雾气?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通知普先生?”

    先前那人征寻地望向了他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有些古怪,不过,好象四周的感应阵势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。”

    那人又望了望旁边。

    那里有一排水晶球,每一个球体中都有奇异的波动在振荡,却正是布置在这钻石楼各处风水阵的报警装置。

    “我看还是向普先生报告一下吧!”

    先前那人还是有些犹豫不定:“要是真有什么事,你我可是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钻石楼是属于韩岛唐手流派系的产业,在这里的保安人员,都是唐手流一系的外围人员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清楚门派的惩罚手段,要是真的因为他们的疏忽,出了什么事,后果是绝对严重。

    据他们所知,在这里工作的人员,常常会因为出了点小差错,然后就莫名其妙地从人间蒸发了。

    虽然谁也不敢追问那些人去了那儿,但是,大家心中都清楚,那些人肯定是被门派处于了极刑。

    所以,在这里工作,那是必须提起一百二十分精神,不能出丝毫的漏子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那人也神情紧张起来,终于点点头道:“那我们马上通知普先生吧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按响了一个按扭,顿时,一个沙哑的声音从传话器中传来:“什么事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