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72章 暴露
    四十八楼的另一间房间里,这里摆满了一个个各色的水晶球,大的有如足球,小的却只有鸡蛋,无数的水晶球环绕在屋中,闪烁着炫丽的光彩。

    中央的地方,一个满脸阴沉的男子,盘膝坐在那儿,此刻却是神情凛然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监视室里那两人口中的普先生,如果张横在此,一定会立刻认出他来。因为,这人正是当日在老何山,连同冯慧敏一起,想暗算张横的那位韩岛风水师普金玄。

    “发现异常?”

    普金玄的眼眸陡地一凝,目光望向了面前的水晶球,手指轰然点去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光芒暴逸,水晶球刹那闪烁起了奇异的波动,一幕影像,也如同是水纹一样,渐渐地浮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遁形风水阵,不好,果然是有人潜到了我们楼顶。”

    普金玄大惊。水晶球中呈现的影像,正是楼顶蓄水台周边的区域。

    他可以清晰地看到,那里有一团雾气在蒸腾。

    做为一名风水师,普金玄立刻看出这团奇异的雾气,正是人为布置的遁形风水阵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敢潜入我们钻石楼!”

    普金玄的神情刹那变得阴厉无比,手指再次点向了四周的几个水晶球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光芒大作,一圈圈奇异的波纹,刹那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楼顶上,张横此刻正双目微闭,全神贯注地探察着脚下的高楼。

    “好个韩岛的棒锤子,这手移花接木玩的真是高明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心中不禁咕噜。

    钻石楼对外宣称是韩岛驻港同乡联谊会,只接待韩岛同乡人,任何外来人员尽皆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但是,在张横的探察中,这里完全是一处玄门修士的修练之地。

    随着思感的向下延伸,张横可以觉察到,这里的每一层,都布置了风水阵,有着特殊的作用。

    有的楼层中,阴气森森,显然,这里所住之人,修习的是阴阳之术。

    也有的楼层血腥弥漫,隐隐的煞气散逸,这里应该有人在修练什么阴邪之术。

    不过,此刻张横也无遐细纠这些,他主要的目的是探察那最下面在地下的五层。这座钻石楼最大的秘密,就是在那里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思感迅速延伸。渐渐地已靠近到了目标处。

    陡地,思感一滞,前方似乎有什么东西阻碍了前进,意识中也猛地出现了一片漆黑的浑沌,好象是撞到了一堵无形的墙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震,连忙让思感的触角稍稍向后退了一些。

    当再次凝神探去,张横的脸色不禁一凛:“风水阵,这里布置了一个诡异的风水阵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风水阵应该是保护下面秘密,以防别人窥探。”

    张横沉吟了起来,却也不敢大意,思感刹那向两边漫延,准备好好研究一下这片漆黑的浑沌是什么。

    正是时,突然楼顶的地面上,荡起了一圈圈奇异的波纹,整个顶楼地面,象是水波一样荡漾了起来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暗芒急闪,整幢楼房也似乎在这一刻出现了振动。

    陡地,五柱光芒,轰地射向了张横所在的那团雾气。

    顿时,雾气翻滚,轰然振荡,张横顿时被惊动了,不由脸色微变:“不好,自己还是被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是这小子,竟然是这小子!”

    普金玄惊呼,一张脸已骤然扭曲变形。

    在他面前的水晶球上,此刻已现出了雾气中笼罩的那人身形,这人不是张横还会是谁?

    当日在老何山,暗算张横不成,反尔遭到重创,追随他多年的法器伏羲八卦盘,也被张横顺手拿走。

    这可以说是普金玄引为平生奇耻大辱之事,他早已把张横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当日被重创后,普金玄就回到了韩岛,本想请师门长辈为他出头报仇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近段时间来,唐手流正在暗中筹划一件大事,他这点所谓的仇恨,还真没被人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所以,他也只好把那股仇恨和怒火,硬生生地窝在了肚子里,就算是有怨气,也暂时只能往屁股后面的那个洞眼出。

    不久前,他被调任到了港岛,让他在钻石楼当一名护卫。他本还心中满是怨言,感觉自己这是被流放了。

    那知,此刻竟然看到张横在钻石楼的楼顶出现,他那颗仇恨的心顿时如同火山般爆发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敢潜入我们钻石楼,今天让你死无葬身之处。”

    普金玄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串冷冰冰的字眼来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会犹豫,手指轰然一指。

    刹那,面前无数的水晶球闪烁起了血色的光芒,整幢大楼,在这一刻也陡地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呜呜呜!

    下面的楼层中,一阵阵刺耳的警报声响起,有人入侵钻石楼的信息,已迅速向四周传播。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楼层里,响起了一阵噪杂的脚步声,无数的黑衣人从各个楼层中蜂拥而出,一个个手中拿着电棍等器械,涌向了电梯。

    “不好,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张横暗叫糟糕。他本还想慢慢探察,寻找到下面那层漆黑浑沌的阵眼,从而突破这层屏障,让思感进入最下面的五层。

    那知,自己竟然已被发现,他那里还有什么时间。

    “拼了,看来只好用强了!”

    张横陡地一咬牙,脸现坚裔之色:“今天绝不能白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心念一动,眼眸中陡然暗金光芒暴逸,一个奇异的巫字也现出形来:“意念化形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暗金光芒仿佛是穿越了时空,猛然射向了楼层的地面,刹那没入其中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地下,那层漆黑的浑沌上方,张横的思感,再次轰然化形,又变成了那条独角的怪蟒虚影。

    嚎呜!

    独角怪蟒昂首怒嘶,陡地扑向了地底那片漆黑的浑沌。

    顿时,黑气翻滚,大地振荡,整座钻石楼似乎都在微微地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“贼子,拿下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第一批最先赶到楼顶的黑衣人,已冲到了蓄水台边,十数人怪叫着,挥舞着手中的电击棍,就向张横扑来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张横那里能被这些人打断,冷哼一声,陡地一跺脚。

    刹那,楼顶的地面轰然振荡,一圈圈黄色的波纹迅速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唐手流的外围人员,虽然也都有些武功的底子,但尽皆远远未到玄门的入门资格。

    所以,一众人顿时被张横这位地师,调动地脉之力,震得摇摇晃晃,那里还能站得住身形。

    “巫祖借法!五行小天地!”

    张横低喝,手指陡然一指。

    立刻,悬浮在他身周的十二巫祖幡,光芒暴逸,一阵奇异的波动荡起,他的身形却是陡然消失了,蓄水台边,出现了一团七采的光氲。

    张横现在是准备硬来,他用十二巫祖幡,给自己身周布置了一个防护阵,以便阻止这些保安人员攻击自己。一方面,他是全力以赴,想让思感突破下面的那层漆黑屏障。

    “抓住他,抓住这贼子!”

    四周叫嚣怒骂声一片,冲上顶楼的黑衣人越来越多,已是不下数十人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却只看到蓄水台边的一团光氲,却根本找不到张横。

    以他们的本领,还真无法窥破五行小天地这个风水阵。因此,一众人怪叫着,怒骂着,围着那团光氲却只有团团乱转的份。

    一时间,顶楼上乱成一片。

    “啊,普大师来了,普大师来了。”

    突然,人群中有人惊呼,所有正在乱砸乱吼的黑衣人,立刻停了下来,一个个神情恭敬地望向了身后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顶楼的出口处,出现了十几个人,领头的是一位年纪在六十多岁的老者,一脸的阴厉,神情凛然之极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跟着一大群身穿韩岛传统服饰的人,人人神情肃然。

    “师父,就是那小子,您一定要给我报仇啊!”

    普金玄在后面凄厉地叫喊起来。

    老者正是普金玄的师父,名为普正汉,乃是一位达到了三品中期的玄门修士,在唐手流中,是一名长老。

    如今,正轮到他镇守钻石楼,那知,今天却突然出现了潜入之人,这本已是让他愤怒无比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徒弟普金玄说,来人正是伤害徒儿的那个家伙,这更是让他怒火燃炽。

    “小子,该死!”

    普正汉厉喝,手一翻,一串黑漆漆的佛珠样东西,已赫然现形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这串珠子,可不是什么佛珠,串在上面的每一粒珠子,都是一颗指骨的关节,看起来无比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阿得巴尼玛!”

    普正汉念起了一段拗口的音节,手一抛,那串骨节珠已轰然飞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黑光暴逸,空间振荡,骨节珠迎风暴涨,刹那间化为了有丈许方圆,一只只恐怖的白骨爪从珠子里探了出来,陡地向张横包裹的那团光氲罩落。

    下一刻,咔嚓嚓刺耳异响响彻,包裹张横身形的那团光氲,猛然出现了细细密密的裂纹,张横的身影,也隐隐约约地露出了形来。

    这串骨节珠,正是普正汉修练的一件阴阳法器,乃是得自千多年前的一座古墓,是一位上古修练邪术的修者所遗留。骨节珠的每一粒骨节,都封印了一个阴魂。

    此刻,他驱动这骨节珠的力量,要把张横硬生生从五行小天地的风水阵中抓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剧震,他自然已感应到了身周的情形。但是,此时此刻,他却无遐顾及这些,因为,他探入地底的思感,此时也遇到了可怕的东西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