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73章 钻石楼地下层的秘密
    地底那片漆黑的浑沌中,张横溶合伏以神尺器魂所化的怪蟒,曲扭摆舞着,意欲突破眼前的黑暗。

    然而,这片漆黑如同是永恒的黑暗,任是怪蟒奋力向前,却如同是泥牛入海,根本无法穿透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越是往下,身周那股轰然的压力便越大,如同是泥浆般粘稠之极。

    最让张横心中震动的是:一种灼烧灵魂的刺痛,陡地传来,几乎要让他的那缕思感轰然炸散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漆黑的浑沌有古怪!”

    张横脸色变了:“绝不止阻止探察这么简单,还有消蚀神魂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但是,此刻他已是欲罢不能,如果就这么退出来,张横实在是不甘。

    而且,这次杜洪魁和田文胜,化费了这么多心思,又是众人出谋划策,又是动用直升机,自己如果无功而返,张横实在是感觉没这张脸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:要是这次失败,只怕在近期内,最也没有可能探察这座钻石楼底下的奥秘。对方必然会提高警惕,加强防犯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次是自己唯一一次可以探察这里的机会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陡地咬了咬牙:“拼了!”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背包里,镇海印陡地轰然剧震,它内部的那个奇异空间里,原本如同是木偶一样悬浮在空中的小人,猛然睁开了眼来。

    刹那,一股如同是扑天盖地的威压,骤然高涨起来。

    “叱!”

    小人双手缓缓高举,做出了一个奇异的动作,张横的意识中,也响起了一声扭涩的音节。

    经过这几天的炼化,张横的一缕意识,已免强能溶入这具达到了四品的神魂体中。现在,张横拼着损耗自己的魂力,强行借助这小人的力量,要化解眼前的危机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手中的伏以神尺,得到这股强大力量的灌注,顿时星光暴耀,一股极度恐怖的威压轰然炸了开来。地底的漆黑浑沌中,怪蟒全身如同是吹汽球一样,瞬息间鼓胀暴逸,转眼就比原先粗壮了一半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万道金光从怪蟒头顶独角散发而出,整个漆黑的浑沌中,刹那如同是升起了一轮烈日,滚滚的黑气如煮如沸,已完全被搅动了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张横厉喝一声,意识中的那团漆黑,咔嚓一声,猛地象是一块玻璃被砸碎了一样,出现了一道亮光。

    “冲破了!”

    张横狂喜,那敢迟疑,思感奋力一振,怪蟒昂首咆哮,向着下面狂冲而去。

    “小子,去死!”

    顶楼上,普正汉暴喝,全力加持那串百节珠,要把包裹张横全身的光氲勒碎。

    咔喇喇!

    光氲四周龟裂越来越大,如同是波纹一样荡漾起来,眼看已是要破碎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,一阵震天的巨响响彻,整座钻石楼都摇晃起来,仿佛要倒塌。

    “啊!不好,港岛那边的人偷袭!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一片惊呼声,所有还在看好戏的黑衣人,个个色变,目光更是望向了不远处的帝王大厦。

    不错,此刻帝王大厦那边,确实是出现了异常。

    只见,一团炫光,如同是一颗天外殒星,正轰隆隆地撞击着钻石楼。整座钻石楼极光暴耀,一圈如同是光幕的无形气墙刹那蒸腾而起,抵挡着炫光的轰击。

    只是,那团炫光的力量实在是太恐怖,纵然钻石楼有这层光幕保护,仍是剧烈摇晃,似欲倒塌。

    “该死,这是阴谋,是港岛风水界的阴谋。”

    普正汉浑身剧震,脸色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他可以看到,对面帝王大厦的楼顶上,此时此刻,十数名风水师,正一个个手持法器,布成了一个强大的风水阵。

    轰击钻石楼的那团炫光,就是那十几人联手发出的。

    这让普正汉立刻明白了过来,今天潜入钻石楼的这小子,是对面港岛风水界派出的暗探。现在,眼见这小子被己方发现,陷入了困境,对方就隔空发出了攻击,这是在给那小子援手。

    普正汉猜的确实是不错,这次虽然是张横潜入钻石楼,但是,杜洪魁他们却也没有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自张横出发后,他带领着港岛这边十数名风水师,已在帝王大厦顶楼布下了风水阵,以便能在张横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,给予援手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暗中密切观注着钻石楼,当张横暴露,被普正汉攻击的时候,杜洪魁他们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隔空发出了轰击。

    说实话,自从发现钻石楼夺取帝王大厦的气运后,港岛的风水界,已是与韩岛的唐手流这一派,形同水火。

    两座大厦相隔仅五十米,因此,双方偶尔的明争暗斗,一直存在。

    只不过,象今天晚上这样,杜洪魁他们,如此明目张胆地攻击钻石楼,这还是这些年来,绝无仅有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张横陷入困境,杜洪魁等一众港岛的风水师,确实也是什么也顾不得了,不惜直接与唐手流撕破脸。

    轰轰轰巨响震天,杜洪魁等一众人,此刻也是拼了全力。

    然而,钻石楼是唐手流精心布置的一处基地,外围的防护阵势也无比的强大,那层蒸腾的光幕,看似摇摇欲坠,但仍是挡下了杜洪魁他们的攻击。

    事实上,张横这次之所以必须直接进入钻石楼进行探察,就是因为整座钻石楼的外围,全被风水阵所保护,要想从外围来暗中窥探,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“给我打!”

    普正汉怒极,朝着身后十几名跟随他的人道。

    这些人正是随同他镇守此处的唐手流核心门人,全是玄门修者。

    “是,普长老!”

    众人轰然应喏,刹那分散开来,就地在顶楼上列成了阵势,朝着对面的帝王大厦做出了攻击。

    顿时,炫光乱舞,极光暴耀,两座大楼之间,仿佛是燃起了漫天的焰火,璀灿之极,炫丽之极。

    幸好,帝王大厦做为环宇影视的基地,早年设计之时,也早就布置了防护的风水阵,韩岛一众风水师,想要一时半会攻破这层防护,还真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一时间,双方形成了僵持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地底,张横思感溶入的那条怪蟒,终于冲破漆黑的浑沌,冲入了地下。

    眼前豁然开郎,一个广阔的空间,陡地映入了张横的意识中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震,脸色变得很是古怪。

    在当时看到的钻石楼的设计图中,这地下有五层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呈现在心神中的,却是只有一个悠深的空间。这也就是说,在建造的时候,韩岛人早已改变了图纸,把地下的五层,改建成了一个深达三十米的广阔地下空间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这个空间里,那黑黝黝的地底中心,矗立着一座巨大的高塔。塔近二十米,高有九层,上面蜜蜜麻麻地布满了星星点点的白色小虫。

    塔的周围,还有九根几人才能合抱的柱子,每一根柱子,也有近十五六米的高度。柱上,如同是白灰一样,爬满了那种白色的小虫。

    “鬼头白蚁,原来是鬼头白蚁,这里果然有异虫!”

    张横心神一震,神情凛然无比。

    爬满高塔和柱子的那些白色小虫,正是他当时在帝王大厦地底,金汤池中所看到的那些异虫。

    只是,当时因为有金汤池液体的影响,他并没有看清它们的形状。但是,此刻思感直接面对这些小虫,却是清晰地看清了它们的样貌。

    小虫确实是长得象白蚁,每一只都长着翅膀。但是,这些小虫的脑袋,却无比的狰狞,看起来就象是一张诡异的鬼脸,这与普通的白蚁,又不尽相同。而且,每一只小虫,都有小指头大小,比普通的白蚁,更是体形大了十数倍。

    感应到这些小虫,张横立刻认了出来,这正是元古时期才存在的一种异虫,名为鬼头白蚁。以天地灵气为食,是一种极其可怕的异虫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帝王大厦的地脉龙气可以被掠夺,原来这里竟然培养了如此恐怖数量的鬼头白蚁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恍然,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。

    鬼头白蚁,可以吞噬天地灵气,地脉龙气也是天地灵气的一种,因此,被它们暗中吞噬,还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更何况,建在此处地底的高塔和九根巨柱,也绝不是什么装饰,那应该是一个非常强大的风水阵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正寻思着,这个时候,心神一阵狂颤,张横的意识里传来一阵刺痛。

    “不好,得快闪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凛,那里还敢迟疑,心念一动,思感溶入的怪蟒,刹那从地底狂窜而上。

    已探察到了钻石楼地底的真实情况,张横这次的任务已是完成。

    而此刻,他在楼上的情况,已是无比的危急。

    普正汉一边指挥手下风水师,与对面一众港岛玄学界人对攻,一边却也没忘了要收拾张横。

    他奋力摧动百节珠,终于攻破了包裹张横的那团光氲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普正汉怒喝,手指猛地一指,那串百节珠刹那化为万千只白骨爪,扑天盖地地向张横抓了过来。

    黑芒暴逸,阴风骤急,万千白骨爪如同是天罗地网一样,刹那把张横的身周围得水泄不通,一股极度阴森,极度冰寒的气息,也如同是恶魔的爪子,猛地扼住了张横的心神。

    张横已陷入了生死一线的危机中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