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75章 失联
    搜索张横的行动继续展开,到天亮的时候,已是增加到了三架直升机,十多艘快艇,这是何锋林以及吕浩良在听说张横失联后,也派出了他们的私人飞机以及游艇。

    但是,这么多的搜索力量,却仍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所有人的心情都变得无比的沉重,每过一分钟,活着找回张横的希望就熄灭一分。最后,田文胜没有办法,只好求助港岛政府。

    以环宇影视在港岛的影响力,他与政府部门的关系自然是无比的密切。因此,在得到他的请求后,港岛政府那敢有丝毫的怠慢,派出了海岸巡逻队协助搜索,并且,搜索的范围不断扩大。整个港岛因为张横的失联而轰动了。

    搜索一直持续了三天,但是,结果却是让人非常的失望,张横仿佛是人间消失了一样,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,就这么毫无音讯。

    “唉,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已是张横出事后的第四天,帝王大厦顶楼田文胜的办公室里,何锋林,孙红建以及吕浩良和杜洪魁等人,一个个脸色黯然。

    对于大家来说,虽然与张横相处的时间并不长,但是,与张横之间的关系都已是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无论是吕浩良还是何锋林,都得到过张横的帮助,化解了他们的风水问题。

    田文胜这边,更是如此。环宇影视这么多年来,气运被夺的真相,终于因为张横的出现而得到了印证,并第一次有人探明,韩岛那边到底是采取了什么手段,在暗中搞鬼。

    本来,田文胜心中已是充满了希望,以为有张横的出现,可以解决环宇气运被窃取的问题。

    那知,现在张横却是出了意外,这让他在懊恼的同时,也是心情无比的沉重。

    不是吗?这世上还有第二个象张横这样的大师,能帮助他们环宇解决问题?

    “张大师虽然暂时失联,但是,我相信他应该不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见到屋里的气氛无比的压抑,杜洪魁开口道:“我与张大师相处了这几天,也曾暗中观察过他的面相,他绝不是那种会夭折之相。而且,我看他气运加身,纵有磨难,也能逢凶化吉。所以,我认为他可能还活着,只是我们一时还找不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一听杜洪魁的话,屋里众人不禁都是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他们对杜洪魁的话还是比较相信的。杜洪魁可也是港岛知名的风水大师,他在相术以及预测方面,堪称一绝。

    现在,他这么说,或许张横还真有活着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吉人自有天相,也只能希望张大师能早日被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田文胜道:“这边,我会再多派人手,扩大搜索的范围,也会向周边地区有关部门发出协查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转向了杜洪魁:“杜大师,还得麻烦您,多观注一下韩岛那边的动静。”

    自从那天晚上,杜洪魁为了救援张横,联手一众港岛的风水师,向钻石楼发出攻击,双方已是撕破了脸。

    这几天来,钻石楼那边人员调动频繁,似乎正在蕴酿着什么,这顿时引起了帝王大厦这边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好的,田总,这事您放心。”

    杜洪魁神情变得凝重起来:“唐手流虽然在韩岛势力不小,但是,量他们也不敢在我们港岛放肆。我早已向家族汇报了此事,我们港岛的玄学界,也绝不会允许他们在这里嚣张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,拜托杜大师了。”

    田文胜欣然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张横缓缓地睁开眼来,他感觉自己的眼皮象是有千斤重,身体更是毫无知觉,仿佛已完全失去了感知。

    他一直处于浑浑噩噩的状况中,脑海一片浑沌,象是陷入了一个难以醒来的梦魇中。

    在梦魇里,他好象被大海给吞噬了,搅入了万仞巨浪里,象一叶小舟一样,在浪潮里颠簸,浮沉,难以自己。

    然后,他陷入了一片深沉的黑暗,就此失去了所有的意识。

    此刻,突然感觉脑海中似乎亮起了一点光芒,他那沉寂的意识,也猛地有了一丝清醒。

    奋力地睁开眼,望望四周,张横的神情却是变得更加的迷茫了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间阴暗的小木屋,屋里只有桌椅等一些简单的摆设,显得很是简陋,他就躺在一张木板床上,身上盖着一条破毯。

    这里的一切,非常的陌生,是张横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。而且,他的鼻间,嗅到了一股浓重的海水特有的咸味,以及渔腥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活着,是有海边的什么人救了我?”

    张横的脑海还有些浑沌,摇了摇脑袋,似乎记起了一些昏迷前的情形。

    自己从直升机上跳下,摔落了海里。因为没有经过这方面的特别训练,所以,当时的张横摔落海面时,遭到了重创。

    他只觉,自己虽然摔在海里,但却如同是正面与一座大山来了一次疯狂的撞击。如果不是他身上穿着魑魅铠甲,消除了大半的冲击力,只怕他这一摔,就能直接把全身骨骼撞成粉碎。

    纵然是这样,他却也是不好受,五脏六腑如同是翻江捣海,完全翻了过来,显然,这一撞已是让内腑受了伤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毕竟不是普通人,强忍着全身的疼痛,就想从海下浮上来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,海面上突然狂风大作,暴雨倾盆,原本平静的海面,顿时怒浪汹涌,完全变成了一片暴乱。

    张横大骇,拼命想浮出水面。但是,在大海的天威面前,人力是如此的缈小,任是他使尽了浑身的懈数,却仍是被巨浪卷袭,如同是一片树叶一样,淹没在了滚滚的海涛中。

    身受重创,再遇风暴,张横感觉自己这回是要糟了。拼着最后一丝力量,他驱动了魑魅铠甲,把全身包裹了起来,以便能在海浪里呼吸。

    不久,他就在风暴的袭击下,失去了知觉,直到此时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再一次望望四周,张横挣扎着想爬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身形一动,全身传来了一阵刺痛,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,又重重地摔倒在了木板床上。

    “嘎吱!”

    小木屋的木门在这个时候被人推了开来,一个少女的身形急冲冲地进入了屋里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正在木板床上挣扎的张横,少女不由一阵惊喜:“啊,你终于醒来了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少女已来到了床边,用手轻轻地按住了张横:“你别动,阿爸说你的内脏受了伤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是你们救了我?”

    张横满脸的感激,目光打量起了眼前的少女。

    少女看起来有二十多岁的样子,虽然穿的是一身有些破旧的衣裙,甚至脸上也有些脏西西的,应该是正在劳作,听到屋里的声响,这才匆匆跑进来的。

    但是,她面容清秀,尤其是一对灵动的大眼睛,更是让人感觉一种青春洋逸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嘻嘻,你命真大,你已昏睡了两天两夜了。”

    少女一脸好奇地望着张横:“听阿爸说,你应该是在海上失事,这才漂流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少女心中确实是很惊讶。

    在海上出事,还能幸存,这足够幸运了。但是,眼前的年青人,当时被海浪冲到沙滩上的时候,几乎已是跟死了差不多。

    幸好,她阿爸懂点医术,在检查后,发现他还有点气息,只是,内腑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当时,他们一家虽然把张横带了回来,却也是不抱什么希望,只是略尽人事。因为,以她阿爸的看法,这个年青人伤势很重,挨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然而,当把张横带回家后,张横的情况却是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想象。不但没有出现生命垂危的现象,而且,在昏迷的这两天里,情况不断好转。

    此刻,更是看到他清醒了过来。这样的事实,确实让少女又惊又奇,对眼前的男子也更加的充满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你从哪里来?听你在昏迷中,说的是汉语,应该是华夏人,你怎么会在海上出事?”

    少女美眸灼灼地凝视着张横,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:“还有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猛地似是记起了什么,脸上露出了调皮的神色:“对了,忘了告诉你,我叫乔伟娜,嘻嘻,我也是华夏人,老家在江西,他们都叫我娜娜,你也叫我娜娜吧!”

    “谢谢娜娜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点头,当下,他也不犹豫,把自己的来历说了一遍。当然,关于自己在海上出事的情况,他可不敢把实情告诉她,只说是出海游玩,遇到了风暴,这才被海浪卷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娜娜,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张横最后道:“你能不能给我打个电话,我想把我的情况告诉我的朋友,也好让他们过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这是张横现在最迫切想知道和做的事。

    按乔伟娜的说法,自己已昏迷了两天,如果加上自己在海上漂流的时间,应该会更长。那么,港岛那边的田文胜以及何锋林和杜洪魁等人,现在应该为自己出事而焦急万分了。

    所以,如今他是最想联系到港岛那边,把自己的消息传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,乔伟娜接下来所说的话,却是如同在张横头上泼了一盆冷水,他那炽烈的希望,顿时被浇了个透心凉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