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76章 非法劳工
    “嘻嘻,张先生,看来你这个风水师的命是真大哦!”

    对于张横竟然是位风水师,乔伟娜也是非常的惊讶。不过,听到张横问这是哪里,又听他想让自己联系他的朋友,乔伟娜的神情却是变得黯然起来:“这里是什么地方,我其实也不知道,至于你想让我与你的朋友联系,这也根本没办法办到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这回是轮到张横惊奇了。

    社会发展到如今,地球都已被许多人称为地球村,难道还真有与世隔绝的荒岛,还存在着与外界无法联系的地方?张横的心中充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骗你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微微叹了口气:“我只知道这里是菲岛的某个荒岛,是菲岛苏尔格渔业公司的一处海上补给基地。住在这里的人,都是来自各国的非法劳工。因此,这里没有任何可与外界联系的通讯设备,也没有可离开此地的交通工具。”

    “啊,有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一震,脸色变得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知道乔伟娜所说的菲岛苏尔格渔业公司是什么,但是,他却听说过有关菲岛渔业使用非法劳工的一些报导,而且,还是出自央视的世界周刊。

    张横平时也比较喜欢时事,因此,央视周六和周日的世界周刊以及新闻报导,他几乎每周都要看。

    记得在不久前的世界周刊中,就报导了菲岛渔业公司非法拘禁劳工,奴御他们的故事。

    菲岛的渔业是他们的支柱产业,但是,渔业的配套设施却非常的落后,仍处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种粗放的作业方式。不仅船只设备破旧,而且技术更是与时代脱节。

    因此,菲岛的渔业,全得靠大量的人工。由于渔业的工作非常的辛苦,又有一定的危险性,而收入并不高,在菲岛本地,他们的国民很少有人愿意做这一工作。这导至了菲岛渔业的从业人员,出现了大量的缺口。

    为了弥补这一缺口,菲岛的渔业公司,就采取了一些特殊的手段。他们会在各地派驻人员,以去菲岛务工的名义,招来大量的劳功,带往菲岛。

    一旦这些人被带到菲岛后,就会被收交护照以及各种证件,然后强行让这些人去海上作业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了护照和身份证明,这些被骗来的劳工,在菲岛就成了黑户,根本寸步难行,只好就这么被那些渔业巨头所奴御,过上了悲惨的生活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许多被骗来的劳工,还会被送到菲岛四周的一些荒岛上,从此轮为了真正的奴隶,这一生都休想离开。

    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这次从港岛海上出事,竟然漂流到了菲岛,而且,还就这么好死不活地落在了某个菲岛渔业公司做为基地的荒岛上。

    如果乔伟娜所说的是事实,那么,这次确实是糟糕了。要想从菲岛渔业公司划为禁地的荒岛上出去,这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没有与外界联络的通讯设备,也没有通往外面的交通工具,就算是神仙被困在这里,也只有望洋兴叹的份。

    “嘻嘻,好了,你现在身上有伤,不要想得太多。”

    见张横突然沉默下来,乔伟娜知道,他显然也已清楚了眼前的状况,连忙安慰道:“一切等你伤好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似是想到了什么:“对了,张先生,你昏迷了两天,要不要吃点东西,我这里别的没有,鱼汤却是保证够饱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娜娜,我暂时还不饿。”

    张横摇摇头,他现在那里有什么食欲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!”

    乔伟娜把床边的一个热水瓶拿了过来,为张横倒了杯水:“张先生你先休息,我还有些工作在做,就在外面,你有什么事,叫我一声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娜娜!”

    张横点点头。

    等乔伟娜走出木屋,把门关上,张横叹了口气,硬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正如乔伟娜所说的那样,现在多想确实是无益,如今最重要的是把自己的伤势恢复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盘膝坐到床上,张横脸上已痛得滴出了豆大的汗珠。经历了海上风暴,现在的张横确实是伤势非常的严重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意识沉入心神,张横细细地查看起了自己身体的状况。

    “操,五脏六腑多处出血,气息混乱,怪不得连真元都无法运转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不禁爆了一句粗口。

    他的情况确实是很惨,尤其是内伤,比想象中更严重。

    幸好,身上的骨骼并无多大的伤害,这是他超强的体质带给他的好处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心念探入了魑魅铠甲中,他脸上总算露出了欣慰的笑意。

    魑魅铠甲有许多暗袋,他出门前,把一些重要的灵药和风水道具都藏在了里面。现在一感应,那些东西都在。显然,他在昏迷期间,乔伟娜和她的家人,并没有去翻他的东西,只是把他身上的魑魅铠甲,当成普通衣服换了下来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放在床边的魑魅铠甲所化的衣服,飞到了张横的手中。他立刻伸手,从里面掏出了几个玉瓶。然后咕咚咕咚把玉瓶里的药物,灌入了肚里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张横前段时间最新炼制的治伤灵药,这回却是自己用上了。

    灵药入腹,顿时一股暖流从体内轰然爆发,张横整个人刹那腾起了一圈淡淡的光氲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会犹豫,闭起了眼睛,开始运转体内真元,疗起伤来。

    当屋外的阳光渐渐西沉的时候,张横终于睁开了眼来。他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浊气,整个人感觉精神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再次细察体内,内腑的伤势,已好了一大半,体力也恢复了不少,原本混乱的巫力真元,已被理顺,他的力量已回复了七八层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很是兴奋,在如今这个情况不明,充满危机的荒岛上,实力才是保命的根本。

    “啊!你怎么起床了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屋门再次被推开,乔伟娜进入了屋里,手里还端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于汤。

    但是,当她看到张横竟然坐在床边,这却是让她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以张横先前的状况,别说是坐起来,估计躺在床上翻个身都是困难。可他却偏偏似没事人一样,坐在了那儿。而且,看张横的脸色,也不再象刚才那样苍白,有了几分红润。

    “娜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向乔伟娜微微一笑,也不解释,反尔扯开了话题:“好香,是你烧的鱼汤吗?我现在可是真的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乔伟娜一怔,用怪异的眼神望望张横,但还是乖巧地把手中的碗递了过来:“我想你也应该饿了,所以给你煮了碗鱼汤,你快趁热喝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娜娜!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确实是感觉到了饥饿,所以,也不跟她客气,端起大海碗,咕噜咕噜地就狼吞虎咽地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望着张横那风卷残云般的吃相,乔伟娜的神情变得无比的异样。

    她实在是难以想象,一个重病得都不能动弹的人,竟然半天的时间,就似乎恢复了过来,看他现在的这副吃相,比健康人还健康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她心中震动?

    愣了半晌,她猛然似是想起了什么,向张横匆匆地道:“啊呀,你病情好多了,我得去告诉阿爸,让他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乔伟娜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可爱的丫头!”

    望着乔伟娜火急火燎的样子,张横脸上露出了欣然的微笑。对这个救了自己一命的少女,张横心中充满了感激,对她这种生活在困境,却仍保持着活泼的性格,也是非常的赞赏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木屋门再次被推开,一对年纪在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女,跟着乔伟娜走了进来,正是她的父母,乔正阳和胡雅芬。

    两人穿着渔民的工作服,身上也脏西西的,但是,看到张横,两人脸上也都露出了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乔正阳在国内的时候,是村里的一名赤脚医生,虽然医术不怎么样,但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只是,让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:眼前的这个年青人,两天前还挣扎在生死的边缘,可是,现在却已是生龙活虎了。

    这在他四五十年的岁月中,还是第一次遇到。如何不让他震惊莫名。

    果然,当他上前查看张横的伤势,更是让他惊得目瞪口呆。张横脏府的重创,竟然已让他看不出症状了。

    “奇迹啊,这是奇迹!”

    乔正阳喃喃自语着,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乔伯父,乔伯母,很感激你们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张横由衷地向乔家人道谢,这才解释了一句:“我是位风水师,以前学的是医卜星相,所以,我自己能调理。”

    “啊,你是风水师?”

    这回却是更让乔正阳夫妻惊奇了,一时间,两人望着张横神情无比的怪异。

    “啊呀,不好了,不好了,乔医生,阿尔贝克昏倒了,你快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屋外传来了一个男子焦急的声音。同一时间,木屋的门被人撞了开来,一个年青人焦急万分地冲了进来,向乔正阳道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