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78章 黑暗的角落
    “啊,是哈巴格队长!”

    人群发出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声,许多人不由自主地让开了路来。

    出现在眼前的黑人,牛高马大,身高近两米,一条胳膊,都比普通人的大腿粗,整个人就象是一只大黑熊,站在那里,确实是有一股逼人的凶煞之气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苏尔格渔业公司在这里的头目,名叫哈巴格,在这里的人们,在背地里都称他是恶魔哈巴格。足见这家伙在这里的淫威。

    此刻,他目光恶狠狠地瞪着张横,神情很是不善。

    “哈巴格队长,这人就是大前天我们在海滩上救回来的那个年青人。”

    乔正阳一看情形不对,连忙硬着头皮走了上来,向哈巴格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大前天的那人?”

    哈巴格脸现诧异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突然上前,正是因为发现张横是个陌生面孔。这顿时让他警觉起来,貌似最近一段时间,岛上根本没有补充新人。

    那么,这个陌生人怎么来到岛上?

    此时,明白他竟然是大前天被救的那个近乎垂死的海难者,哈巴格的心也不禁被震动了。他可也是知道当天的情况,被救上来的那人就只差一口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,哈巴格先生!”

    张横站起了身来:“我叫张横,来自港岛,是一名医师。这次因为海难,来到了贵地,还请哈巴格先生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张横不亢不卑地道。

    “哦,张横,港岛的医师?”

    哈巴格那对凶目再一次死死地瞪住了张横,脸上的横肉一阵抽动:“好,既然来到我们这里,那你就是我们的人了。以后,你就和乔老头一起,负责我们这里的医疗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也不再理会,用手中的电击棍敲了敲手掌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凡是进入这荒岛的人,那是最也没有回到外界的机会,所以,哈巴格也根本懒得理会张横是什么人。他全当是岛上又多了一头牲口。

    而在知道了张横是一名医师,又见到他把重伤的阿尔贝克救醒过来,他也相信了张横在医术上的水平,所以,立刻给张横安排了一个在岛上负责医疗的工作。

    在这座苏尔格渔业公司的基地上,最缺的就是医疗条件。如今,突然来了个技术不错的医师,哈巴格也是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望着哈巴格熊一样的身影远去,场中的众人都松了口气。当下,大家也不犹豫,把阿尔贝克抬了起来,向他们的住宿而去。

    这座荒岛很荒芜,面积大概有数公里,岛上有几座光秃秃的悬崖,以及稀稀疏疏的一些椰子树,除此之外,就是乱草怪石,给人很荒凉的感觉。

    幸好,岛中央有一个淡水湖泊,劳工们的住宿,就在这湖泊边,一溜的木屋,不下百十间。

    湖泊的对面,却建有几幢高四五层的洋楼,两边还有高达六层的两个嘹望台,上面有黑人大汉,持着枪械在不断地巡察着四周。

    显然,那处洋楼应该就是岛上监工们所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处洋楼与码头上的那处洋楼,隐隐地形成了一个犄角之势,相互呼应,如果任何一方出现了状况,都能得到另一方的救援和响应。

    看来,岛上监工的监视,看似疏松,其实却是有着严密的防犯。

    张横心里咕噜了一句,把四周的这些情形,都记在了心上。

    人们把阿尔贝克抬到了他和妻子蒂尔亚住的木屋,张横又为他检查了一下,并用简易的木板,为他做了肋骨的定位接驳。

    当然,张横也并不吝啬,给他喂了一滴太岁浸泡灵液。经过这翻治疗,阿尔贝克的命算是保住了,只要好好休息个一两月,就能恢复。

    蒂尔亚千恩万谢,拿出了家里唯一一瓶酒,要送给张横和乔正阳。

    这酒是一次偶然的机会,阿尔贝克在海上捞来的,视若珍宝。但一直舍不得喝,这次却是要送给救命恩人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不喝酒,还是留着给贝克大哥吧!”

    张横摆手拒绝,与乔伟娜父女,向他们所住的木屋走去。

    乔正阳所住的木屋在东边,离群居的木屋有五六十米,门口还有一片开垦出来的菜地。条件比其他劳工的木屋要好上许多。

    这也是乔正阳做为岛上唯一一名医生的待遇,他也是岛上最受人们尊重的人。

    自然,张横刚才之所以要说自己是一名医师,就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。在没有弄清此处情况之前,张横也需要一个身份来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乔家的木屋一共有三间,乔正阳夫妻住一间,乔伟娜一人住一间,另一间是杂物间。不过,现在这间杂物间已成了张横的卧室。

    回到木屋的时候,天已渐渐黑了,胡雅芬早已做好了晚饭。

    在这里,劳工们是没有工资的,每个月能得到的就是一些生活物资,基本可以维持温饱。至于其他什么娱乐设置,那根本就是空话。岛上没有一台电视,也没有一只收音机,完全是与外界隔绝,在这里所有消息都是被封闭的。

    晚餐特别加了菜,几条新鲜的海鱼煮的海鲜汤,还是挺诱人的。

    张横是确实饿了,伤势已然好了七七八八,他的胃口也是特别的好。所以,他也不客气,在乔家三口人的目瞪口呆中,西里哗啦,他就把一桌子的菜扫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这一桌对乔家人来说算是非常丰富的饭菜,有八成全落入了他的肚里。

    望着张横狼吞虎咽的样子,乔正阳夫妻与女儿互望一眼,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怪异。眼前的这个年青人,带给他们的震动实在是太多了。无论是他那近乎神迹般的恢复速度,还是他那神奇的治疗手段,都让一家子三人,感觉他充满了神秘。

    饭后,这里的劳工陆陆续续地走了过来,大家都想认识一下,这位新来的年青医师。

    住在这岛上的劳工有一百八十多个,大多数是从华夏内地被骗来的人,除此之外,还有周边印尔岛以及马尔岛等地区的人,人数在三四十个。

    在与他们的交谈中,张横也终于了解了这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苏尔格渔业公司,在菲岛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渔业巨头,主掌它的是菲岛一个古老的家族,据说在菲岛已有数百年的历史,根基无比的深厚。

    被骗来这里的劳工,早年的时候也曾有人反抗过,但最后的结局都是无比的悲惨。几乎就没有一个人能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在这岛上,守护的苏尔格公司人员,不仅只有那些黑人监工,还有一支数十人的武装私军。一旦谁敢反抗,就会遭到最残暴的报复。

    因此,在经历了几次血腥的镇压后,这里的人也都死了那条心,只能憋屈地在这里过着奴隶一样的生活。

    白天见到的那个哈巴格,就是驻扎在岛上的最高头目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你既然来到了这里,那就安心地住下来吧!”

    陆柏霖是个很热情的人,在众人走后,他上前拍了拍张横的肩:“不管你以前在外面是什么身份,到了这里,就把以往的一切都忘了吧!”

    陆柏霖不无感慨地道:“我早几年前,来这里的时候,也是日夜想着要离开。但是,跑了几次,都被抓了回来,还被打了个半死,现在也早已死了这条心,只想着能好好活几天,能活多久,就多久吧!”

    说着,他也走出了木屋。门外传来了他唱的曲子,用的是他们台岛的方言,听不懂其中的意思。但是,张横可以听得出来,那调子很悲伤。

    夜渐渐的深了,劳累了一天的人们,也都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木屋休息,整个小岛变得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张横却丝毫没有睡意,他也是没有想到,自己这次海难,竟然会落到这样一个地方。而让他心中难以平静的是:在社会已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,竟然还存在着这样的黑暗角落,这完全就是中世纪奴隶制的再现啊!

    抬头望望窗外的月色,耳边传来海浪的涛声,张横的心绪也如外面的大海一样在翻滚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推开了木屋的门,信步走了出去,向着岛边的一处悬崖而去。

    岛上的深夜人迹全无,就算是那些监工,也不会出来巡察。

    所有回归的渔船,都是停泊在离码头百多米外的海上,更是有武装人员守护,根本不怕困在这里的劳工夜里潜逃。

    再加上曾经的几次血腥镇压,早已震摄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苏尔格公司的人,对这里的监视,并不那么严格。张横走向悬崖上,一路上也没有任何人阻拦他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他终于到了悬崖的顶上,冽冽的海风吹着,冷清的月光,把他孤独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。

    默默地望着东边华夏的方向,张横的眼眸渐渐变得炽烈起来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甘心被困在这里,就算是有千难万难,他也会离开这里。而且,他心中已暗暗下了决心,要把这里的劳工全部带出去。

    张横更是没忘了自己的家人和那些朋友,如果家人们知道,他在港岛出了事,那么,他们又会是如何的焦急?

    因此,张横可不想在这里多呆。必须把自己困在这里的消息传递出去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他盘膝坐了下来,手一翻,一片水晶片已握在了掌心。

    他也不迟疑,体内巫力真元运转,在水晶片上缓缓地刻划了起来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不一会儿,掌心的水晶片陡地爆起了一团彩氲,一个迷离的采色晶球,已呈现在了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嗯,可以了,得把它送出去。”

    张横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,手中已把一张金卡缓缓地插入了这片彩氲团里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灵犀已探出了脑袋,从衣服里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这回全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凝注到了灵犀身上,心念传递了过去,下一刻,他手一挥,把灵犀和水晶片抛入了海中。

    刚做完这些,还来不及松一口气,这个时候,背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:“啊呀,你这是干什么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