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79章 海上的超自然现象
    “娜娜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张横转过了头,立刻看到乔伟娜正俏生生地站在身后,一脸好奇地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刚才张横虽然全神贯注在刻划一枚符篆,但四周的一切全在他的思感笼罩中,因此,乔伟娜走上来的时候,他早已发现了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你睡不着吗?”

    乔伟娜美眸灼灼地望着张横:“你刚才在弄什么,那东西好漂亮?”

    说着,她的目光又望向了悬崖下的海面,想再看看张横刚才抛下去的那团彩氤。

    只是,海面一片漆黑,海浪翻滚,却那里还能看得到什么。

    “嗯,是有些睡不着,所以来这里坐坐。”

    张横顺着她的口气道:“刚才没事,无聊,所以做了点小玩意玩玩。”

    张横刻划的那片水晶符篆,自然不是为了好玩才制作的,那是他向外传递信息的途径。

    他在水晶片中,溶入了自己的一缕意念,把这里有关的情况都记录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释放出灵犀,让灵犀带着这片水晶符篆,投入大海。而且,还在符篆中夹上了一张金卡,那张金卡,自然大有来历,乃是当日胡祖林所送的胡家海运集团的贵宾卡。

    胡家的海运已遍及世界各地,此处附近的海域,自然也会有胡家旗下的海轮经过。

    张横就是让灵犀在海中寻找附近路过的胡家海船,把那东西送出去。

    一旦胡家任何的船只,看到水晶片上的金卡,立刻会重视起来,绝对会把它交到胡祖林手中。到时,他在这边的消息,就会传出去。外界,就会有人与自己联系,那么,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。

    这是张横解决目前困境的唯一办法。以他如今人单势孤,要对付数十个全副武装的人,他可不敢保证不出意外。更何况,他还要把这里所有人带出去,更是不能有丝毫的差错。

    所以,他采取了这保守的措施,要做到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你真的是名风水师吗?”

    乔伟娜来到张横身边,坐了下来,美眸灼灼地凝注到了张横脸上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就是名风水师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笑:“只不过,我学的是医卜星相,与一般的风水师有些不同,学的比较杂。”

    长夜寂寞,有乔伟娜这样清纯可人的女孩子陪着聊天,张横自然乐意。

    于是,两人东一句,西一句的闲扯了起来。

    乔伟娜和父母来这里已有四五年了,因为消息的封闭,对外面的世界已是非常的陌生。听着张横说起他曾经历的事,她的眼眸都亮晶晶起来,全当是一个个传奇故事了。

    而她也向张横说起了她以前的事。

    乔伟娜出身在江西的一个小村落,家中还有一个哥哥。父亲是村里的赤脚医生,母亲在家务农,她却是在当地当一名幼儿园老师。

    本来,乔家的生活也算是平静,只是,几年前,她哥哥突然患了怪病,家中化尽了所有的积蓄,却一直无法治好,只能勉强维持他的生命。

    眼看家里陷入困境,乔家人无比的焦急。

    正好这个时候,村里有人传来消息,说是菲岛在招劳工,报酬很丰厚。

    陷入困境的乔家人,顿时看到了希望。虽然去菲岛人生地不熟,而且做的是海洋渔业,工作会十分的辛苦。但是,看在那丰厚的报酬份上,还是让乔家人动了心。

    于是,把哥哥安排好,让祖父母临时照顾,通过一家中介公司,乔家三口,就这么来到了菲岛。

    本以为在菲岛只要拼搏几年,凑齐了给哥哥治病的钱,就可以回家。那知,等他们来到菲岛,这才知道这是个骗局。

    只可惜,一切都晚了,他们被收交了护照以及所有的证件,并被强行带上了一艘海轮,送到了这荒岛上,开始了被奴御的生活。

    幸好,乔正阳懂点医术,正是这岛上最缺的人材,所以,这几年来,乔家也算是没有吃多少苦,比其他困在这里的劳工,过得都要好些。

    “张横,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长夜促膝而谈,两人之间的距离也无形中拉近了许多,乔伟娜也不再叫张横张先生,而是叫起了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好想家,好想哥哥,还有爷爷奶奶他们,真不知道,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乔伟娜的神情变得黯然起来,眼眸中也闪烁着晶莹的泪光。

    “嗯,娜娜,我们会很快离开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望着悲伤的乔伟娜,张横心中满是怜爱,轻轻地揽住了她的柔肩,柔声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乔伟娜乖巧地靠在了张横的怀里,声音却有一种如同梦呓般的呢喃。

    眼前的男子,给她一种莫名的安全感。她虽然并不信张横说尽快能离开这里。但是,张横的话,仍是让她有种看到了一缕曙光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是的,一定能尽快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张横慎重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有如此的信心,正是因为他发出的那枚水晶符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灵犀正含着那枚符篆,正在大海中潜游。

    灵犀虽然现在力量已达到了二品的顶峰,但是,若要它远渡万里大洋,还是不现实的。不过,它这次的目标,只是潜游到荒岛附近的海域,在航道上等待过往的船只。

    灵犀溶入了张横的一缕意识,它现在只有一个强烈的意念,寻找到主人烙印在它意识里一个特殊标志的船只。

    海域的航道非常的繁忙,这里是菲岛一条国际航运路线,几乎每过一个小时,就会有各种海轮开过。

    灵犀浮沉在海浪里,密切地注意着各条海轮。

    终于,当海上升起旭日,一艘万吨级的海轮,远远地驶了过来。

    灵犀的身形不由微微一震,全身顿时闪起了银光,因为,它看到了那艘海轮上的标志:海天之间一轮圆月!这正是胡家的海天海运集团的标识,这也就是说,那艘船只,就是主人要找的目标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船舷上,它还看到了几个雄浑的大字:圣得利亚号!

    这岂不是当日张横为它化解太岁冲刑风水的船吗?

    圣得利亚号上,此刻大副刘兴里正在嘹望台上巡查,与船员说笑着。

    突然,刘兴里神情陡地一凝,脸色也变得无比的怪异:“你看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!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嘹望员叫李营,是个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中年人,在圣得利亚号上,也已工作了好几年,算是老船员了。他也立刻发现了海上的异常,不禁惊呼出来。

    不错,此刻在离圣得利亚号数海里的海面上,突然闪起了一团炫光,明灭闪烁,就如同是一粒璀灿的珍珠,浮在海面上。

    但是,那粒珍珠也实在是太大了点,貌似隔着这么远的距离,仍可以看到它有拳头大小,而闪烁的光芒,更是炫丽之极,在旭日霞光的掩映下,如梦如幻,迷人之极。

    刘兴里和李营在海上也跑了好多年,他们还真是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奇异的情形,一时间真的被震惊了。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两人猛地回过了神来,刘兴里立刻道:“马上向船长汇报,密切注意那东西。”

    多年的海运经历,在海上遇到过的奇异事件也不在少数,刘兴里此刻已反应了过来,感觉这东西绝不寻常。

    当下,他匆匆地向下面的甲板跑去。而李营也立刻调整嘹望台上的各种设备,全神观注到了那团炫光中。

    只是,那炫光实在是太迷离了,根本看不清里面到底有什么。

    “什么?海上发现超自然现象?”

    船长谋勇刚刚起床,一听到刘兴里传来的消息,不由浑身一震:“全船警戒,与那东西保持距离,在没弄清它是什么之前,不要靠近。”

    大海是最神秘的所在,每年在海上航行,总会遇到一些超自然的现象。但是,那些超自然的力量,绝不是可以轻易碰触的,所以,谋勇立刻下达了最正确的指令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全船的船员也全部被惊动了,大家都涌到了甲板上,远远地看起了那枚奇异的发光体。人人惊奇,个个振奋。

    圣得利亚号减慢了速度,甚至还稍稍转变了航向,准备在那发光体的旁边绕过,以便能近距离更好地观察它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它转过航向,那枚发光体却是迅速地向海船靠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一会儿功夫,发光体就已到了船舷边,浮沉着,闪烁着,如同是有灵性一样,就这么贴在了那儿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好象有生命,它在追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嘹望台上的李营脸色古怪,从各种监察仪器的反应来看,他已看出了这东西的一点端倪。他那敢迟疑,立刻向下面的船长谋勇汇报道:“船长,我感觉它好象并无恶意,要不去把它捞上来看看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谋勇望着船长室里的屏幕,沉吟了起来,他也同样有李营的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那我去捞。”

    李营自告奋勇。

    他是圣得利亚号上最出色的潜水员,现在,既然是他提议去捞,自然不能让别人去做。所以,决定亲自下海。

    当李营穿上救生衣,从船舷边跳下,准备向那团炫光靠近的时候,突然,一幕让所有人都无比震憾的情形却在下一刻发生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