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0章 谈判
    嗡!

    就在李营靠近那团炫光的时候,那团东西陡然光芒大作,刹那把他笼罩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下一刻,炫光如同是活的一样,猛地悬浮到了头顶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站在甲板上的船员们,不禁发出了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但是,此时此刻,笼罩在炫光中的李营,却是浑身大震。他只觉,一股清凉的气流,陡地从天灵中灌入,整个人也如同是被洗涤了一样,说不出的舒坦和通达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李营猛地反应过来,惊喜若狂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整年在海上跑海运,虽然只有三十岁的年纪,但却已患了不轻的风湿性关节炎。这些年来,虽然一直在治疗,但仍是只能维持。

    然而,随着此时这股清凉气流的灌入,他浑身的那种关节酸楚,刹那消失了,体内也充满了力量感。这是他这些年来,从所未曾感受过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惊喜莫名?

    李营却那里知道,在这枚符篆中,张横注入了一缕真元,就是为了报答捞起它之人。李营现在有这样的感受,完全是被那股灵力给洗涤了。

    经此一遭,他的风湿性关节炎,也已全愈,可谓是得了造化。

    感受了一下全然不同的身体,李营总算回过了神来,他也不迟疑,连忙伸手握住了悬浮在头上的那团炫光。

    手一触,炫光顿时熄灭,出现了一片色彩迷离的水晶,上面还插着一张金卡。

    李营也不多停留,在甲板上船员的接应下,爬上了船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船长谋勇接过了那片水晶,满脸的惊奇。

    当他小心翼翼地从水晶片上,把那张金卡拿下来,谋勇的脸色顿时大变:“啊,这是张少的金卡,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会是张少的金卡?”

    谋勇确实是被惊呆了。

    当日胡祖林送给张横金卡,他也是在场,因此,从金卡的号码上,认出了这是张横之物。

    可是,张横的金卡,怎么会在海上出现?

    “不好,张少有可能在这边出事了!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谋勇浑身剧震:“我得马上向胡总汇报。”

    张横在港岛掉落海中,田文胜他们在多天搜索无果后,已是向周边的地区传达了协助的要求。

    做为海运业巨头的胡家,自然也收到了这方面的信息。谋勇也得到了通知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这张金卡,立刻意识到了这极有可能是张横传递出来的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胡祖林的私人直升机飞临圣得利亚号,收到了这枚水晶片。

    听到有关张横的消息,胡祖林根本不愿等圣得利亚号归航,所以,直接乘坐直升机过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,水晶片上有奇异的风水阵,胡祖林根本无法看到里面的内容。

    胡祖林那里会犹豫,亲自带着这东西从奥岛赶往了港岛,把水晶片交给了田文胜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张少的东西!”

    田文胜的办公室里,早已聚集了不少人,孙红建,吕浩良,何锋林以及杜洪魁他们,全等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当水晶片传到杜洪魁手中的时候,他立刻认了出来,这是一枚传讯符篆,而且,有张横特有的气息。

    刷!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杜洪魁身上,每个人的神情都迫切起来,谁都想知道,这水晶片里,到底会隐藏着什么消息。

    杜洪魁也不犹豫,心念一动,一缕意念已渗入了水晶片中。

    这片水晶片没有设置任何的条件,只要是一位玄门修者,都能轻易地探察到里面纪录的内容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水晶片刹那闪起了耀眼的光芒,滚滚的信息流顿时灌入了杜洪魁的意识里。

    “啊,张大师竟然流落到了菲岛的一个荒岛上,而且还被苏尔格渔业公司的人给困在那儿了。”

    杜洪魁脸色大变,神情刹那变得愤怒无比。

    他也不卖关子,把水晶片中记载的所有消息,当着这么多人,说给了大家听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

    屋里的人听完内容,个个惊怒,胡祖林更是拍了桌子。

    他们谁也没有想到,张横竟然会遭遇到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在场的全是超级富翁,对于菲岛渔业的一些内幕,也是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本来,这是菲岛社会的黑暗面,对他们没有一点关系。但是,现在却牵涉到了张横,这顿时让屋里的这些大佬,个个惊怒交加,甚至也顾不得什么体面和身份了,一个个大爆粗口。

    “这事马上得与菲岛政府交涉,必须把张少给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田文胜当场拍板,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对于别人来说,遥不可及的菲岛,也许还真只有望洋兴叹的份。但是,对于屋里这些超级富翁来说,那还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于是,一场救援张横的行动,暗中展开,各方势力,紧锣密鼓地行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切尔克是菲岛海事警卫队的司令,今年已是有六十岁,在这个位置上,也已坐了十几年。

    他是菲岛军方的鹰派人物,一向非常的强势,一意想推行新锐政策,以改变如今死气沉沉的菲岛状况。

    只是,菲岛的局势比较复杂,保守势力根深蒂固,尤其是一些古老的家族,不但在军政各方面,占居着许多重要的位置。而且,更是把菲岛许多产业掌控在手中。

    这让切尔克有力无处使,总是感觉束手束脚,根本施展不了他的抱负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却是传来了一个让他无比兴奋的消息,奥岛海运业巨头胡家,联同港岛娱乐业巨无霸环宇影视,还有港岛玉石巨子吕家,以及港岛贸易业超级富翁何锋林,派出了一名代表,有事要与他商量。

    不管对方想要商讨的是什么事,切尔克都决定这次一定要抓住机会。

    开玩笑,这些世界闻名的商业巨头,能与其中一个搞好关系,那已是求之不得。更何况这回是几家联合,如果真能与他们达成某种关系,今后他切尔克将会得到强大的援助。

    所以,得到这方面的信息后,切尔克今天是意气风发,一连串命令也传达了下去,要下面所有的军人,打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,准备迎接今天的来客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钟,一架私人直升机准时降落在了切尔克所在的司令部办公大楼前。

    切尔克带着一众高级军官,在仪仗队的拥护下,早已等在了那儿。

    当直升机降落,一位年纪在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,从飞机上下来,四周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仪仗队军号锣鼓齐鸣,热闹之极。

    这可是菲岛军方接待同级别将军级人物的礼仪,现在,切尔克也顾不得了,拿出来迎接这位客人,以示自己的隆重。

    田春雷望望四周,看到如此宏大的场面,也不禁愣了一下。他正是这次几家势力联合派出的全权代表。

    田春雷本是田文胜的远房亲戚,英尔岛法学博士,如今更是环宇影视的首席律师。

    这次由他出面与菲岛海事警卫队的司令切尔克谈判,他也是怀着必须把事情办妥的决心。

    只是,他也没有想到,切尔克竟然会摆出如此的阵仗,来欢迎自己,这让他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,看到场中这副情形,田春雷的信心更足了,这足以说明,切尔克对自己的这次来访,无比的重视。

    隆重的欢迎仪式,田春雷被切尔克迎入了他的办公室。这里早已布置一新,鲜花装扮得整个房间如同是春天,这在炎热的菲岛,已算得上是奢侈。

    一翻寒暄,田春雷也不犹豫,把一份文件递给了切尔克:“尊敬的司令阁下,这次在下做为几家集团的全权代表,有一件事想麻烦您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切尔克满脸的微笑:“能与田先生代表的这几家集团合作,这也是在下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接过了文件,仔细地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能让几大超级集团联手,切尔克的心中也是非常好奇,不知道他们要与自己商讨的会是什么事。

    然而,当看到文件中的内容,切尔克的神情变得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苏尔格渔业公司!”

    切尔克喃喃着,眉头皱得更紧。

    “怎么,尊敬的司令阁下,难道有什么困难吗?”

    田春雷的眼眸陡地一凝。

    “困难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切尔克微微沉吟,目光望向了田春雷:“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拖长了声音。

    对于苏尔格渔业集团,切尔克自然不陌生,这是菲岛一个古老家族掌控的产业。而且,这个古老家族,正是菲岛保守派中的中坚份子。

    当然,苏尔格渔业集团,暗中非法奴御各国劳工,这事在菲岛的高层中,也不是什么秘密。切尔克早就有所耳闻,甚至还知道其中的一些内幕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以前他也不会因为这样的小事,与保守派翻脸,因此,也就从来不去干涉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看到手中的文件,却是让他的心中陡然一震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文件中所说的那个张横,是何方人物,但是,此人竟然能让几大超级集团联手,与他商讨救援事宜,这个叫张横的年青人,来历绝对的不凡。

    而这也立刻让他意识到了自己的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他这才拖长了声音:“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尊敬的司令阁下!”

    田春雷自然知道切尔克这个拖长的不过是什么,不由微微一笑,又从皮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:“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,这里还有一份我们几家集团拟好的文件。”

    说着,把文件放到了切尔克的桌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切尔克接过文件,当他看到里面的内容,纵然是他强自压抑住心中的激动,仍是不由发出了一声惊啊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