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1章 寻来毫不费工夫
    切尔克确实是被文件中的条件给震惊了。

    在这份文件中,几家联合势力,愿意无偿捐助他一个亿,而且,还不是菲岛的垃圾钞票,而是美元。

    一亿美元!天啊,这可是他们海事警卫队近十年的军费。

    要知道,切尔克之所以一直被压制,就是因为保守派的那些家伙,手中掌握着经济命脉,菲岛的一些大产业,全部在他们的手中。

    因此,每年切尔克的海事警卫队,不得不低三下四看人家的脸色。纵然是切尔克有满腹的抱负,却也只能捏着鼻子装孙子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几家联合势力,竟然送上一亿美元的捐助,这无疑是雪中送碳,是给切尔克注入了新生命。有这一笔巨款,他切尔克那里还需要再看那些保守派的脸色,他的腰杆都可以直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惊喜若狂?

    更何况,在文件的后面,几家联合势力,还提出了要与他合作的计划。要是这份合同真的能执行,那么,他切尔克今后根本就不用愁军费,在菲岛的地位,也将会有一个飞跃,成为任何势力都不敢小觑的一方大佬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切尔克那张黝黑的脸,也已透出了一抹异样的红光。他猛地站了起来,大手陡地一拍桌子:“田先生,既然你们这么看得起在下,在下就算是豁出去了,也一定办好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紧紧地握住了田春雷的手,激动无比:“代我向几位老总问好,如果有机会,还请他们来菲岛玩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尊敬的司令阁下。”

    田春雷微笑,心中却也是无限的感叹。钱真是好东西,一个亿,就让菲岛的一位司令员,象哈巴狗一样听话了。

    谈判顺利成功的消息,很快传到了田文胜胡祖林以及何锋林和吕浩良等人那里,众人无比的兴奋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来说,只要能营救张横,别说一个亿,就算是再加几个亿,也是愿意。

    张横带给他们的好处,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,更何况,田文胜还等待着张横回归,能化解帝王大厦的问题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上,许多时候,能用钱解决的问题,并不是难题。只有象张横这样的奇人异士,才是真正有钱也请不来的,彼此的相交,还得看缘份。

    菲岛海事警卫队这边,切尔克司令也已动作了起来。一艘海事警卫队的军舰,在两个小时后开出了基地,向目的地进发。切尔克亲自坐镇,这回他是绝不容有任何的差错。

    荒岛上,天色也亮了起来,张横和乔伟娜就在这海边的悬崖上,闲聊了整整一夜。

    乔伟娜一张俏脸红扑扑的,丝毫没有倦意。一夜的促膝交谈,眼前的这个男子,让她感觉更加的亲切了,一颗芳心也莫名的多了一种难以喻意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是她二十多年的岁月中,从所未有的感受。却让她有些忐忑,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甜蜜。

    “走吧!等会要是你爸妈醒来,找不到你,就要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望望天边升起的旭日,张横微微一笑,拉起乔伟娜的手,就准备向崖下走去。

    “嗯,张横!”

    乔伟娜乖巧地点点头,望着张横,俏脸上又腾起了一抹红晕。

    不过,刚站起身,她突然啊地一声惊呼,整个人踉跄地几欲摔倒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娜娜!”

    张横一惊,连忙伸手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乔伟娜又是一声娇吟,俏脸已是涨得血红一片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整个人摔入了张横怀里,被他抱了个结结实实。顿时,鼻间传来一股异样的男子气息,让她的心顿时如同是小鹿般突突地几乎要跳出胸腔来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从小到大,她还真没有与男子有过过份的接触,更不要说象现在这样,被人家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娜娜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也感受到了怀里乔伟娜的异样,连忙把她扶住,以免让她感觉被自己抱在怀里的尴尬。一边却是关心地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脚好象被什么东西划破了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羞涩地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蹲下了身,去查看她的脚。

    岛上正是夏季,乔伟娜昨天晚上出来的时候,穿的是一件睡裙,下面赤着脚,只拖了一双拖鞋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那修长的小腿上,果然有一道长长的血痕,正丝丝地渗着鲜血。

    再看旁边,岩石间长满了一从从的紫红色藤蔓植物,藤茎上,却布满了尖刺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张横上来时,根本没注意周围的植被。所以,他和乔伟娜两人,一直就是坐在这荆棘丛的岩石上。

    刚才乔伟娜起身,却是不小心被那带刺的植物给划伤了腿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有毒!”

    望着乔伟娜小腿上的伤口,张横的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伤口虽然不深,但是,此刻流出来的血却已变成了黑色,而且,一股腥臭的气味也散逸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啊,毒龙草,是毒龙草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也看清了自己的伤口和四周的植物,俏脸大变。

    乔正阳在岛上当医生,乔伟娜平时也会帮着父亲弄些草药,所以,对这里的植物都很熟悉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种紫色的带刺藤蔓,正是岛上最常见的一种药草,它本身带有剧毒。但是,却能医治海蛇等毒虫毒物的咬伤。

    因此,在这缺医少药的岛上,这毒龙草也算是疗毒的良药。

    只是,乔伟娜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今天竟然被这剧毒的毒龙草给划伤了。这可是真的要命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毒龙草的解毒非常麻烦,在最初进岛的一段时间里,因为人们不了解它的毒性,曾死了好多个。

    人们对它畏之如同蛇蝎。

    后来,无意中发现它能克制海蛇等毒虫毒物,这才认识到了它的价值。

    又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,也已清楚了它的解毒方法,那就是必须用毒虫毒物的毒来个以毒克毒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哪里去寻找毒虫毒物啊!

    一念及此,乔伟娜的心不由陡地一沉,她已感觉到小腿部传来的麻木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别动。”

    正心中惊惶,这个时候,蹲在地上的张横,突然低下了头,猛地张开嘴,在乔伟娜的小腿伤口上吸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,张横,你不要!”

    乔伟娜大惊,不由下意识地想把张横推开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那有力的大手,稳稳地抓住了她的小腿,她那里能推得动。

    “张横,你怎么可以这样,我不要你这样,我……”

    望着张横低头给自己吮毒疗伤,乔伟娜娇躯剧震,心中的感动已是无以复加,她急急地说着,已是有些语无伦次,眼眸中更是刹那被温润的东西盈满了。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终于,张横把伤口上的黑血都吸了出来,吐在了地上,这才站了起来:“好了,娜娜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横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愧色:“都是我不好,让你坐在这里,不然你也不会被这东西划伤。”

    “张横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乔伟娜此刻却那里顾得了其他,美眸死死地瞪着张横的脸,满脸的担心和焦急。

    她生怕张横为自己吸毒后,会中毒,那可是她最不愿看到的事。

    “没事,这血芝藤的毒虽然厉害,但还奈何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笑。

    “啊,它叫血芝藤?”

    看了半晌,见张横果然没什么异样,乔伟娜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,而张横的话,却是引起了她的兴趣。

    “是的,这血芝藤可是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这紫色的植物时,心里确实是咯噔一下。因为,这种看起来不起眼的藤蔓植物,乃是天巫传承中记载的百品灵媒之一,名为血芝藤。

    虽然它的排名并不高,在百品灵媒中,也就在八十二位。

    但是,看到这东西,却是让张横心头大喜。因为,这正是他如今正欲寻找的药物。

    当日答应郑甫一研制提高军人体质的药物,张横一直在研究如何配制出最适合的药剂。只是,试制了好多药方,却并不尽如人意。

    主要是一些珍贵的药物无法找到,而替代的药物也没那么容易替换。

    所以,这段时间来,这事却是处于了一个停滞的状态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这次在这个荒岛上,竟然看到了血芝藤。有了这位列百品灵媒的奇草,郑司令所要的那个药剂,那是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踏破铁鞋无觅处,寻来毫不费工夫,哈哈!

    张横心中很是感慨。

    “对了,娜娜,这种血芝藤在岛上多吗?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望向了乔伟娜。

    他在岛上还只呆了一天,根本对这里的情况不了解。所以,想问问住在这里四五年的乔伟娜。

    “嘻嘻,张横这草在平地上不多,但是,这几座悬崖上,全部都是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笑道:“要多少就有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陡地一凝,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有些难以喻意,心中更是一震:“难道这岛还是一处非常难得的龙脉?”

    张横确实是被震动了。要知道,任何灵草的生长,都有着它特殊的要求,至少,灵草酝育之地,必然是地脉灵气汇聚之所。

    那么,此岛上的几处山崖,竟然长满了这种血芝藤,这岂不是说,这处荒岛,与众不同吗?

    他来这岛上,先前只想着如何离开这里,还真从来没在意其他的地方。此刻,竟然意外地发现了血芝藤,却是让他的心中顿时升起了许多疑惑。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话,这个时候,突然远处的海面上,一艘豪华的游艇驶了过来,还有两艘护卫游艇的快舰,在前引航。而船舰上,一个奇异的标志,却是让乔伟娜俏脸大变:“啊,他们,他们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的声音中充满了恐惧,身形都不由自主颤抖起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