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2章 巡察大人
    “他们是谁?”

    看到乔伟娜惊惶的样子,张横不禁一愣,目光更是凝注到了那条豪华游船上。

    游船长有十数米,宽有三四米,上下两层,雪亮的钢铁船壳,比起那些停在码头上的破烂作业渔船,简直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而引起张横注意的是:在豪华游艇的船头上,有一个奇异的标志,一个血色的狰狞狼头,獠牙森森,血目幽幽。纵然只是一个标志,仍是给人一种阴冷凶悍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不对,这不是普通的游艇!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咯噔一下。在他感觉异常的时候,天巫之眼已然开启,因此,他立刻洞察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现象。

    只见,一团血色的煞气,从游艇上方蒸腾而起,曲扭摆舞,盈绕不散。

    这顿时让张横警觉起来,显然,这游艇里的人,有问题。否则,怎么会让这条游艇充满如此强烈的凶煞之气。

    “张横,他们是爱岂亚家族的人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此刻俏脸变色,娇躯都在微微颤抖,显然是心中惊恐之极。“爱岂亚?”

    张横更加的疑惑了,连忙轻轻地揽住了她的肩头:“娜娜,怎么了?爱岂亚家族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张横,这回是真的糟了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不由自主地搂住了张横的胳膊,这才似乎平静了些:“爱岂亚家族,就是苏尔格渔业公司的后台大老板。他们在菲岛,听说有着非常强大的势力。之所以能骗来这么多劳工,却这么多年都没有人干涉此事,就是因为爱岂亚家族在菲岛无论是政商界,都有着强大的能量,根本就没有人敢管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但他还是不明白,为什么乔伟娜会如此的害怕。

    “一般情况下,爱岂亚家族的人,是很少来我们这样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深深地吸了口气,这才继续道:“不过,每过五年,他们家族中的人,就会出来在各地的海岛查看,据说这叫巡察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每次来,岛上都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脸上现出愤然之色:“因为,为了招待爱岂亚的巡察人员,这里的监护队会把岛上的年青女子,送过去,用来服伺他们。可是,往往送去的年青女子,结果都会很惨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乔伟娜说不下去了,脸色再次变得惨白一片。

    她和父母来这里已有四五年。刚到的时候,就曾见过这样的豪华游艇出现在此。

    当时,她刚到岛上,因为水土不服,整整病了一个多月,整个人瘦得只剩下了皮包骨头。所以,有幸逃过了一劫,没有被送去服伺巡察大人。

    但是,自那次游艇到来后,岛上原本有六七个二十多岁的少女,就失踪了,从此再也没有看到她们。

    按哈巴格的说法,那些少女时来运转,被巡察大人看中,带回到文明社会享福去了。

    但是,人们却那里肯信,怀疑那些少女极有可能遭到了不幸。

    后来,岛上的人们,果然在海中发现了一名少女的尸体,死状极惨,似乎生前经受了极其可怕的虐待。这更是证实了大家的猜测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听岛上已居住了十多年的一些劳工说,爱岂亚家族每过五年都会有巡察大人过来。但是,每次过来,都会有这样的事发生,被选中去服伺巡察大人的少女,就从来没一个人能回来。

    这事在乔伟娜的记忆中,无比的深刻,因此,当突然看到那刻着血色狼头标志的游艇出现,她立刻想到了当年的事,也感觉到了恐惧。

    貌似她现在也是成人了,与当年出事的那些少女差不多年纪。

    “有这样的事!”

    张横的脸色也变了。

    他还真没想到,这世上竟然还存在着这种惨无人道的现象。不过,想到这岛上被非法奴御的劳工,他却也恍然了。连这种把人当奴隶的情况都存在,还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“娜娜,别怕!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把乔伟娜搂得更紧了:“有我在。”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乔伟娜娇躯一震,眼眸却是再次湿润了,不由自主地依偎在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眼前的男子,那坚定的神情,让她感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。这一刻,她原本那惊惶而恐惧的心,竟然在张横的目光下,渐渐的平静了起来。

    嘟,嘟,嘟!

    岛上响起了刺耳的汽笛声。那座如同是保垒一样的建筑里,无数黑人大汉,蜂拥着,向海边的码头跑去,领头的哈巴格叽哩呱啦地叫喊着什么,神情很是焦急。

    木屋里的劳工们,也早就被惊动了,纷纷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,看到海边的那艘游艇,个个神情剧变,一个个指指点点着,似乎是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人们的议论声很快就停止了,因为,跑向码头的那些黑人中,有十数个人奔向了这边,挥舞着手中的电击棍,似乎在驱赶他们。

    于是,人们一个个无奈地被他们赶往了码头,这是要他们一起去迎接游艇上的巡察大人。

    张横和乔伟娜在山崖上,两人现在却那里还会下去,找了一块大岩石,躲在了那儿,望着下面海边的情形。

    岛上现在一片杂乱,这么多人乱哄哄的一片,却也没有人发现少了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终于,那艘游艇泊到了海岸的码头边,从上面走下十几个人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有古怪!”

    看到游艇上,被一众人如同众星拱月般,簇拥着走下来的那人,张横眼眸陡地一凝。

    那人是个年纪有四五十岁的黑人,竟然穿着一身华丽的军装,腰间还挂着一柄指挥刀。看起来象二战时的鬼佬。

    跟在他身后的一众人,也一个个穿着军服,好象是某个军队的士兵。

    而让张横心头一震的是:领头的那个黑人军官,全身蒸腾着一团血色的雾气,纵然是隔着这么远,仍是让他感觉一股凶煞之气。

    军人身上有煞气,这本是很正常。但是,此人的那股凶煞之气,却如同是活物一样,曲扭摆舞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立刻意识到,这股煞气,乃是某种修练功法造成的气息外泄,并不是外物气场影响而形成。

    那么,这人到底是修练了什么功法,才会形成如此恐怖的凶煞之气呢?张横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,心中也打了老大的一个结。

    张横自然知道,菲岛这个地方有些特别,它是亚洲唯一一个信奉洋教的地区。那人身上透出的血色凶煞,应该还与他的信仰有关,否则,纵然是功法再变态,也无法形成如此浓重的凶煞气场。

    因此,张横对那人的感觉越来越狐疑了。

    “德卡鲁大人,欢迎您来我们这里巡察!”

    码头上,熊一样的哈巴格,现在却是成了真正的狗熊,哈着腰,满脸的馋媚,朝着缓步走来的那名军官,头都几乎要垂到地面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德卡鲁傲慢地扫视了码头上一众列队欢迎的黑人,眼神冰冷地瞟过四周乱哄哄的劳工,鼻腔里发出了一声轻哼。

    “德卡鲁大人,您旅途劳累了,快请到堡内休息。”

    哈巴格更加的谦卑了,点头哈腰着,一副奴相。

    于是,德卡鲁在一众人的簇拥下,大摇大摆地向堡垒走去,终于消失在了张横的视野中。

    这些人一走,码头上的劳工顿时情绪有些激动起来,许多人叽哩呱啦地大声叫嚷着,似乎在商量着什么。

    爱岂亚家族巡察大人的到来,让所有人都想到了当年的事。所以,那些家中有年青少女的人家,现在都是情绪无比的激愤。

    但是,面对数十名全副武装的监工,又有德卡鲁带来的那十几名军人,在这完全被隔绝的岛上,他们却还真没有什么办法,貌似还真只有象牲口一样,等待着待宰的份。

    因为距离太远,张横和乔伟娜听不到码头上众人的议论。但是,不一会儿,那些人开始散去。

    “看来,她们也是准备找一个地方暂时躲一下。”

    回到木屋的人们,过了一会,便有七八个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少女,匆匆地离开了居住地,朝着岛上的那几座山崖跑去。

    张横和乔伟娜互望一眼,不禁苦笑,他们已看出来了,那些少女与他们的想法一样,是想找地方躲藏。

    果然,七八个少女,很快就消失在了山崖上,甚至两人所在的这座山崖,也有两名少女跑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七八个少女,有五名是黄皮肤黑头发的华夏人,另三人都是黑人,乔伟娜都认识,与她们关系都非常的不错。

    当跑上这边山崖的两个少女,看到张横和乔伟娜在一起,很是惊讶。不过,她们现在是惊惶之极,能遇到同伴,还是让她们非常的高兴。

    就在少女们刚刚跑上山崖的时候,那边堡垒中,十几名全副武装的黑人大汉,已气势汹汹地向木屋区走来。

    他们开始来叫唤少女们去服伺巡察大人了。

    当然他们也知道,那些少女是不会乖乖地听话,所以,这些人这回是全带上了武器,准备用强。

    乔正阳夫妻在屋里唉声叹气,两人也正在为女儿发愁。

    突然,门被人踢开了,两个手拿枪械的黑人冲了进来:“乔伟娜在哪儿,巡察大人让她过去服伺他。”

    “啊,我们不知道!”

    乔正阳忙不迭地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,知道你们不老实,给你们一个大好的机会还不要,真是不知好歹。”

    黑人大汉厉喝:“给你们十分钟,马上把乔伟娜找回来,不然,今天让你们好看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