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3章 火中取栗
    黑人大汉的叫嚣,顿时引来了旁边邻居,一众人一个个愤怒地围住了两人。

    但是,面对两个手拿枪支的监工,众人却敢怒而不敢言。貌似这些年,这些监工的残暴,早已震摄了他们。

    十分钟过去,乔正阳夫妻根本没有出门去寻找乔伟娜。

    “妈的,看来你们这些黄皮猪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。”

    黑人大汉大怒,猛地一枪托就砸向了乔正阳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乔正阳顿时头上被砸出了一个血洞,惨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打老乔,你们不要啊!”

    胡雅芬凄厉地尖叫着,拼命地冲上前去,想阻止两人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这婆娘,给我滚!”

    黑人大汉那会客气,猛地一脚就把胡雅芬给踹倒,一只穿着军靴的大脚,就没头没脑往她脸上踩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伙畜生,我跟你们拼了!”

    满头满脸是血的乔正阳怒吼,也顾不得自己的伤势了,状若疯狂地扑向了黑人大汉。

    但是,他还没扑过去,另一个黑人大汉的枪托又砸了过来,却是砸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乔正阳惨号一声,仰天摔倒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伙畜生!”

    正是时,又是一个年青人从人群里直扑了出来,朝着黑人大汉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子,找死!”

    冲出来的人正是陆柏霖,他看到这边的情形,再也无法容忍,终于出了手。

    然而,四周还有几名黑人大汉在一边监视,看到陆柏霖竟然敢动手,立刻又有两人冲了过来,一顿拳打脚踢,顿时把陆柏霖也打翻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只是一会儿功夫,乔正阳夫妻以及陆柏霖三人,全部倒在了血泊中,那里还能站得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的,想造反吗?”

    一名黑人大汉咆哮,指着四周围观的人怒喝道:“还有谁不服,妈的,老子今天就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四周一片寂静,所有看到这副情形的人,虽然一个个愤怒不以,但面对手中有武器的黑人监工,他们却终于还是没有人敢吱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们这些贱货,就是欠奏。”

    黑人监工们得意地大笑。

    不过,此事可还没完,今天不把他们所要的女人带回去,他们可交不了差。

    所以,几人拖起了乔正阳夫妻和陆柏霖,就往前面的空地上而去。

    那里,有一排木桩,这是平时用来动刑的地方。

    以前,岛上时不时地会有些硬碴子出来闹事,为了震摄这里的人,监工们就想出了一个办法,那就是在这片空地上毒打示众。

    这一年多来,闹事的人越来越少,这一排木桩已是很久没有使用过了。但是,木桩上那斑斑的乌黑血迹,却仍无声地诉说着曾发生在这里的惨剧。

    此刻,木桩上已被绑了四五人,一个个头破血流,悲惨之极。

    显然,除乔家之外,其他有少女的人家,也有因反抗而被带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乔正阳夫妻和陆柏霖三人,也被绑到了木桩上,一名黑人大汉狞笑着,抽出了宽皮带,就狠狠地朝三人身上抽去。

    顿时,场中惨号迭起,让人不忍观看。

    “啊,不要,不要啊!”

    山崖上,乔伟娜和另两名少女,娇躯剧震,已是凄厉地哭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岛就这么大,下面的情形,她们全看在了眼里。而且,绑在木桩上的,正是她们的亲人。

    眼看父母亲人,因为不愿交出她们,现在遭到了毒打。这让乔伟娜她们心如刀搅,一个个痛哭不以。

    “不要打了,不要打了,我愿意去!”

    终于,乔伟娜哭喊着,向山崖下冲去。

    她再也不能眼看父母遭毒打,以那些家伙的心狠手辣,今天要是她不出去,父母和陆柏霖他们,绝对会被活活打死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乔伟娜如何能接受。所以,她已决定不再躲藏,就算是死,也不能让父母他们受这样的苦。

    “娜娜!”

    另两名少女一怔,但是,互望一眼,终于也跟着乔伟娜向山崖下走去。

    “娜娜,等等!”

    张横的脸在抽搐,神情变得激愤之极。

    眼看下面悲惨的一幕发生,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,无能为力,张横的心中如同是有一座火山一样要爆发。

    但是,他必须忍着,那些人手中有热武器,而且,人数众多,就算自己能救下乔正阳他们,却也绝对无法保证他们的安全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乔伟娜和这两名少女,要走下山去,自行送入虎口,他的心更是被震动了。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乔伟娜回过了头来,目光深深地凝望着张横,脸上却是现出了绝然的悲凄。

    她似乎想说什么,但是,嘴唇翕合了一下,终于什么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这个年青男子,与自己只是相处了几天,但是,在感觉上,仿佛认识了好多年,让她有一种亲近和想依靠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,乔伟娜也知道,自己的命运已注定。也许,他来的太迟了,如果能早来几年,自己会把一切都交给他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乔伟娜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,喃喃地又叫了一声张横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娜娜!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的心情也是难以喻意,眼看着几个弱女子,要送入虎口,自己却是无力阻止,这种感受,实在是让他非常的不好受。

    不过,他现在必须忍住心中的怒火,如今人单势孤,一切都得小心行事。

    “娜娜,带上这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张横走到了乔伟娜面前,手一翻,已多了一块玉观音的挂件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张横!”

    乔伟娜浑身一震,默默地任由张横把玉观音挂到了脖子上,再一次深深地望了他一眼,这才毅然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望着乔伟娜和两名少女离开的背影,张横的脸色变得无比的凛然:“娜娜,你放心,我绝不会让你受任何的伤害。”

    送给乔伟娜的玉观音,绝不是装饰品,这是张横以前炼制的一件风水道具,有特殊的作用。现在,送给了乔伟娜,张横就是为了营救她,埋下了伏笔。

    当乔伟娜三女哭喊着冲下山崖的时候,四周围观的人,都发出了叹息。

    “娜娜,你怎么下来了,你快走,别管我们!”

    昏迷中的乔正阳夫妻,缓缓地苏醒了过来,当看到女儿出现在面前,两夫妻顿时脸色大变,凄砺地哭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续尔,两人嘴里吐出了一口鲜血,再次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女儿出现,两人已完全绝望了,知道女儿今天绝逃不过那悲惨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不就得了,要是你们乖乖的听话,何必让他们受这苦。”

    黑人大汉们哈哈狂笑。

    他们之所以要把乔正阳等人绑在木桩上动刑,就是为了逼躲起来的少女们自行出来。另一方面,也是为了震摄其他劳工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一目的已达到,这些黑人监工,自然是得意之极。

    果然,不仅是乔伟娜她们,其他的另外刚才跑到山崖上的少女,在看到自己亲人被毒打后,一个个都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共是九个人,在一众劳工默默的凝望中,就这么被带往了那座堡垒。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一直瞪着下面,神情凛然之极。

    如今,岛上一片混乱,谁也没有注意到他这个新人不见了。所以,也根本没有人来找他。

    看着乔伟娜等九名少女,进入了那堡垒,张横的眼眸又是一凝。他那里还会犹豫,手中凌空刻划出了一个奇异的符号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一阵微漾,一道淡淡的光幕升起,光幕中,顿时现出了乔伟娜她们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送给乔伟娜的那块玉观音,就是具有远程监控功能的奇异风水道具。

    此刻,乔伟娜所经过的地方,通过那块玉观音,张横完全可以清晰地看到。

    他默默地记忆着乔伟娜等人走过的地形,神情变得肃然无比。

    虽然不能当场救下乔伟娜她们,但是,张横岂能让她们惨遭迫害。所以,他早已暗中策划着,等会潜入里面,见机行事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这事自己遇到了,绝不能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德卡鲁进入堡垒后,先是查看了一下哈巴格的帐目,这是他做为巡察大人的职责。

    当然,走马观花地看过帐目,接下来就是接待宴会了。

    堡垒中央的厅堂里,此时此刻,却已是早已准备了丰盛的宴席,哈巴格象是最温顺的哈巴狗一样,殷情地招待着德卡鲁。

    桌边,几名打扮妖娆的黑人女子,搔首弄姿,极尽妖媚地在向德卡鲁敬酒。

    德卡鲁现在也没有了先前的傲慢,一手搂着一个妖艳女子,哈哈大笑着,兴奋之极。

    酒宴开始,又有一群女子献舞,一时间整个厅堂里歌舞升平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这餐酒宴,一直到傍晚时才结束。这时的德卡鲁,已是脸红脖子粗,那张黝黑的黑脸,都透着异样的红光。

    “嗯,哈巴格,东西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德卡鲁血红的眼睛望向了哈巴格。

    “德卡鲁大人,东西早就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哈巴格自然明白他的意思。他所说的东西,其实就是指那九名少女。

    在苏尔格公司做了这么多年,哈巴格自然知道每一个巡察大人的喜好。

    堡垒中这些妖艳的女子,都是哈巴格他们平时享用的风尘女子,是他们从岛外带来的工具。

    象这样的货色,德卡鲁大人自然是不会喜欢的。他要的是那种新鲜的,未开封的处子。

    所以,德卡鲁每次总会在岛上的劳工中,挑选那些少女,让巡察大人享受。

    只要把巡察大人伺候的畅快了,那么,他在苏尔格公司的地位就能稳如泰山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!”

    德卡鲁大笑,对哈巴格的知趣很是满意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