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4章 千钧一发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德卡鲁大笑着,在哈巴格恭敬地引领下,向洋楼东边的一个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打开房门,里面是一间豪华的卧室,华丽的波丝手工地毯,充满西洋风格的家具,一盏造刑如同是郁金香的水晶吊灯,这间上百平方米的卧室,处处显示着这里的奢侈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,不错!”

    德卡鲁的目光落在了房间中央那张宽有四五米的超级大床上,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,朝着哈巴格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德卡鲁大人,愿您渡过一个美好的夜晚。”

    哈巴格极其狗腿地弯腰鞠躬,满脸馋笑着倒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出门来,哈巴格的脸顿时象变戏法似的,刹那从那种馋媚变成了凶悍,满脸的横肉也埂了起来。他也不迟疑,走向了旁边的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这个房间里,乔伟娜等九名少女,正一个个惊恐地蜷缩在角落里,人人悲切惊惶。

    她们被带入洋楼后,有黑人女佣给她们洗了澡,还给她们换上了漂亮的新衣服。

    但是,这却是让乔伟娜等人更加的惊恐,她们都意识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所以,这一整天,完全是处于了一种惊惶无助的状态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旁边有几名黑人大汉虎视眈眈地守着她们,乔伟娜等人,都几乎想要不顾一切地冲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们,你们的幸运来了,德卡鲁大人要休息了,你们去服伺他,要是让德卡鲁大人高兴了,那么,你们就可以回到外面,到时,你们就自由了,还会是人人羡慕的贵妇人。”

    哈巴格走了进来,望望缩在角落里的姑娘,脸上露出了虚伪的笑意。

    说着,他也不管她们的反应,手一挥。

    顿时,几名黑人大汉,恶狠狠地冲上了前去,把乔伟娜她们一个个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,九名少女,象是赶羊糕一样,被带到了旁边德卡鲁的卧室里。

    “娜娜,别怕,我来了!”

    山崖上,张横通过玉观音上的风水法阵,密切地观注着乔伟娜的情况,此刻看到这副情形,他陡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天色已完全黑了下来,整个海岛的气氛却变得无比的压抑,木屋那边的区域,还隐隐的传来哭泣声,显然家中被带走了少女的人家,正在悲伤。

    与此相反,洋楼那边,却是不断地传出笑声,似乎还有歌舞音乐,德卡鲁带来的那些手下,正在这里监工们的陪同下狂欢。

    不过,洋楼今夜的防护却也是提高了级别,两边的那两座嘹望楼上,几名全副武装的黑人大汉在不停地走动,垛口出也架起了机关枪。两盏大功率的探照灯,如同是两道黑夜里的闪电,不停地在四周划过,让这黑夜,增添了几分潇杀。

    张横迅速地向山崖下走去,一层淡淡的雾气,已渐渐地笼罩住了他的身形,让他整个人变得朦胧起来。

    要进入此刻守卫森严的洋楼,张横不得不采取一些特殊手段,他利用十二巫祖幡的力量,在自己身上,加持了一个遁形术。

    虽然,遁形术在严格意义上来说,并不能真的完全隐去身形。但是,在黑夜的掩护下,却是大大地减少了被人发现的机率。更何况,从刚才乔伟娜所配带的玉观音中,张横已了解了这洋楼内部的结构和地形,要想潜入里面,却还真不是什么困难之事。

    果然,当张横偷偷靠近,嘹望台上观察的那些黑人大汉,根本毫无觉察。

    绕过几个岗哨,张横已进入了洋楼的前院。

    这里种植了不少的椰子树,里面的守护也没有象外面那样严,透过敞开的大门,可以看到,厅堂里摆开了一长溜的餐桌,上面摆满了各种食品和美酒,显然,这里正在举行一个自助餐晚宴。

    数十个男男女女,或喝酒,或跳舞,气氛无比的热烈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去惊动这些人,从侧面的走廊,迅速地向里面潜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!”

    那间豪华卧室里,德卡鲁望着被带进来的少女,看着她们一个个瑟瑟发抖,惊惶失措的样子,不禁兴奋地大笑。他那张黝黑的脸,透射出异样的红光,那对原本就因为醉酒而显得血红的眼珠子里,更是暴射出了如狼一样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嗯,你,就是你,哈哈!”

    德卡鲁的目光扫过一众少女,陡地凝注到了乔伟娜身上,脸上也露出了淫笑:“哈哈,好纯净的气息,我,德卡鲁大人喜欢!”

    德卡鲁用生硬的汉语结结巴巴地说着,神情亢奋之极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乔伟娜娇躯剧震,一张俏脸刹那没有了人色。在德卡鲁那如同狼一样目光的注视下,她只觉全身都软了,整个人不由瑟瑟发起抖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,德卡鲁大人喜欢!”

    望着眼前少女的惊惶和恐惧,德卡鲁更加的兴奋,全身的血液都似乎要沸腾了。

    他就最喜欢看到他的猎物,在他面前瑟瑟发抖,看到她们象小羊羔一样惊恐失措,这让他源自骨子里的那种野性和虐待狂,得到最大程度地满足。

    当然,他更喜欢把这些女孩子,象羊羔一样被他扑倒,然后撕碎她们的衣服,他最愿听到的就是少女们在他身下悲号哀求,这会让他沸腾的血液都能燃烧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德卡鲁那里还会犹豫,已是一步步逼向了乔伟娜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乔伟娜惊叫,面对如同是狼一样的这个黑人,她只觉浑身冰冷,本能地一步步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旁边的少女们,也是一个个惊惶失措,瑟瑟发抖,许多人已是尖叫着哭泣了起来。眼前的这个德卡鲁大人,让她们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德卡鲁更加的兴奋,眼见乔伟娜已被他逼到了墙角,退无可退。他猛地一个大跨步,就扑了上去,两只咸猪手,也毫不迟疑地伸向了乔伟娜的衣领。

    他要把眼前的这只小羊羔拎起来,抛到那张松软的大床上,好好地肆虐,发泄他已沸腾的欲火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的手即将抓到乔伟娜的时候,突然卧室的门,陡地传来了一声轰隆的暴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道人影如鬼魅般直扑而来:“去死!”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异啸乍起,劲风横逸,德卡鲁全身的汗毛在这一刻轰然乍起,一股极度危险的警兆,刹那充塞了他的心神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德卡鲁大骇,猛然一侧身,向旁滚去。

    但是,那人影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,他纵然是及时感应到危险,仍是没有躲过,左边肩头上,轰然传来一阵巨痛。

    顿时,衣衫炸裂,一股鲜血直彪了出来,他已被来人在肩头上狠狠地砸了一记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德卡鲁骨辘辘在地上滚出了四五米,这才猛地一个翻身,从地上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转头一望,德卡鲁的脸色已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卧室里已多了一个年青人,神情凛然,满脸的愤慨。而让德卡鲁心中一凛的是:这年青人,身上散发着一股凛冽的杀气,竟然让他的气息一滞,气血都似乎要翻腾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东方的玄门修士!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德卡鲁猛地反应了过来,厉声喝道:“你怎么会到这里来?”

    德卡鲁确实是震惊了,因为,他从眼前年青人的身上,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。这让他无比的骇然。

    一名东方的玄门修士,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个荒岛上?

    “啊,张横,是你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乔伟娜也回过了神来,当她看到自己身前站着的年青人时,顿时悲喜交加。

    不错,突然闯入的正是张横,他刚才绕过前面的那些人,潜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敢大意,立刻在门外布置了一个迷幻风水阵,就准备开门进入。

    但是,阵势刚布置好,里面就传来了乔伟娜的惊叫,张横大惊,这才不顾一切地破门而入,正好救下了乔伟娜。

    “娜娜,没事了!”

    轻轻地拍了拍乔伟娜的肩,目光扫过四周,看到房间里的一众少女,张横心中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少女们虽然个个惊恐莫名,但依然还都完好,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自己来的还算及时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轻轻地放开了乔伟娜,把她护在了身后,目光陡地一凝,望向了德卡鲁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要管我们爱岂亚家族的事?”

    德卡鲁血红的眼睛,愤怒地瞪着张横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畜生,去死!”

    张横却那里有功夫与他闲扯,手一抖,伏以神尺光芒大耀,尖端上的刀片寒光凛凛,直指德卡鲁。

    门口已被布置了迷幻风水阵,隔绝了门外的一切,因此,刚才破门而入的巨响,并没有引起外面人的注意。此刻,张横已是决意要在这卧室里,把这个家伙收拾掉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让我德卡鲁大人,见识见识你们东方玄门修士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德卡鲁陡然怒吼,全身猛地暴起了一团血雾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幕无比诡异的情形却发生了。只见,他全身的肌肉,如同是吹汽一样,迅速膨胀起来,衣服刹那被撑破,成为了碎片,纷纷扬扬地飘落。骨骼中,更是发出了噼噼叭叭的异响,一股极度凶悍,极度冰寒的气息,也猛然弥漫全场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