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6章 屠杀
    “啊!德卡鲁大人!”

    刚跑到那个深坑边,哈巴格浑身剧震,差点双腿一软,就瘫倒在地。他看到了一幕无比惊骇的情形。因为,一个血肉模糊的脑袋,血淋淋地摔在深坑边。

    那脑袋血目圆睁,狰狞之极,它不是德卡鲁的脑袋,还会是什么?

    哈巴格这一惊非同小可,他最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,巡察大人竟然死在了他的地盘上。这无疑就是天塌了一样啊!

    “是谁,到底是谁杀死了德卡鲁?”

    哈巴格如同是疯狗一样凄厉地大叫起来,神情癫狂之极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旁边的一众幸存的护卫,也是一个个脸色大变,人人惊骇。

    这些护卫有的是岛上的监工,也有的是德卡鲁带过来的军士,此刻一个个头破血流,浑身是血。但是,看到德卡鲁的脑袋,他们也全部被吓傻了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自然都知道,巡察大人意味着什么?那是爱岂亚家族中的核心子弟,每一个人都是无比的尊贵。别说是死在这里,就算是受了伤,估计他们这伙人也是没有一个能活下去,全部都得为这事而陪葬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如何不让这些人惊恐之极?

    “啊,张横,我们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深坑里,张横和乔伟娜以及一众少女,被笼罩在一圈光氲里,人人脸色骇然。

    脚下传来轰隆隆的巨震,头上噼哩吧啦地砖石如雨而下,仿佛是发生了地震。

    幸好,身周有一圈光氲阻挡了一切,让大家安然无恙。但是,面对如此恐怖的场面,却是把乔伟娜以及一众少女全部给震傻了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那恐怖的声响和震动这才渐渐平息下来,众人却仍是惊魂未定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娜娜!”

    望望四周,张横总算松了口气。他也是没想到,那个狼人自爆的力量是如此的恐怖。如果不是自己及时祭起紫金法杖这件元古圣器,只怕今天还真得被这家伙拖着垫背。

    抬头望望上方,张横的心中也是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此刻,众人所处的地方,是一个被炸出来的深坑,向上方望去,足足有十几米,足见刚才的爆炸有多激烈。

    “哈巴格先生,救救我,救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废墟里,突然传出了一个女子凄厉的哭喊声,却是一位妖艳的女子,被压在了一块水泥板下,正挣扎着想爬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,她下半身全部压在那儿,却那里能爬得动。只能凄厉地求救。

    “妈的,去死!”

    哈巴格猛地反应了过来,他恶狠狠地望了那压在下面的女子一眼,不仅无动于衷,还恶狠狠地吐了口吐沫。

    “死,全部要死,所有人都得给德卡鲁大人陪葬。”

    陡地,哈巴格转过身来,一对眼睛已是血红一片,朝着那些幸存的护卫吼道:“把这岛上的所有人都给我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众护卫浑身一震,但立刻都明白了过来,顿时叫嚣道:“杀,把那些贱民全部杀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已立刻明白了哈巴格的意思,这是准备找替罪羊。

    不是吗?如果德卡鲁大人莫名其妙地死在这里,连个凶手都找不到,他们根本无法向爱岂亚家族交待。

    现在,哈巴格要屠杀岛上的劳工,那完全就是把这一事件推到了劳工身上,甚至他们都马上想到,哈巴格一定会说岛上发生了劳工爆动,这才导至德`卡鲁大人惨遭杀害。

    虽然这仍会遭到爱岂亚家族的惩罚,但是,这毕竟是现在唯一可以找到的理由,甚至还能搏得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一众护卫那里还会犹豫,顿时一个个凶相毕露。

    “走,去码头找武器,不要让这里的那些贱民跑了一个。”

    哈巴格怒吼一声,带头向码头那边的另一座洋楼冲去。

    刚才为了招待德卡鲁,这些护卫身上,根本没有带任何的武器。现在,他们个个身上受伤,仅凭赤手空拳,想对付岛上一百多个劳工,那无疑就是去找死。

    所以,哈巴格立刻做出了决定,先到码头那边的洋楼,补充武器,再回来对付那些劳工。

    码头上,此刻那座洋楼里也是乱哄哄的一片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在巡察大人到来之际,岛上的劳工趁机抢夺船只逃跑,码头上今天晚上也是加强了防备,甚至有一大半人手,就全部守在了那儿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做梦也没想到,突然这边的洋楼会发生爆炸,刹那间把洋楼移为了平地。这顿时惊动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现在对发生的事毫无所知,却也不敢乱动,只是派出了几个人,向这边跑来,准备探明情况。

    过来的几人刚跑到半路,就遇到了全身是血的哈巴格他们,顿时,从这些人的口中,他们也知道了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下,所有人也是个个惊骇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家伙要屠杀岛上的人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因为炸出来的坑太深,哈巴格在看到了德卡鲁的脑袋后,根本也无遐去查看坑底的情况,所以,他完全没有发现坑底的张横和乔伟娜等一众人。

    而哈巴格要屠杀岛上所有劳工的决定,却是把张横给震动了。他还真没想到,这家伙会做出如此凶残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让这样的惨剧发生。”

    刹那的震惊,张横猛地回过了神来,神情已是凛然一片。

    “娜娜,你们就暂时留在这里,我马上去通知你爹他们。”

    张横说着,也不等乔伟娜她们回答,身形一闪,已是从深坑上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这深坑也许是最安全的所在,所以,张横留下了乔伟娜她们,一个人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爬上深坑,便看到不远处乱哄哄的一片,所有的劳工,都已从木屋里走了出来,正隔着老远,一个个指指点点着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这边突然发生大爆炸,甚至把监工的洋楼都炸成了废墟,自然也是惊动了所有的劳工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根本弄不清这里发生了什么事,现在是人人震惊,个个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诸位,那个巡察大人,已被我杀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迅速地跑到了一众劳工面前,陡地提高了声音喝道。

    “啊,巡察大人死了?”

    人群顿时炸了窝,所有人都被这个消息给震惊了。

    但是,让他们更加震惊的还在后头:“现在,哈巴格准备屠岛,要拿大家的命为那位巡察大人陪葬。”

    “啊,这畜生!”

    人群刹那愤怒了,又是一阵骚动,人人变色,个个骇然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束手待毙,想活的,那就跟我来,那里有武器,把那些狗娘养的全部杀死。”

    张横厉喝,他的声音中灌入了巫力真元,滚滚如同雷声,在每个人的心中回荡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不能束手待毙,把那些畜生全部杀死。”

    突然,人群中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。却是陆柏霖在下面做出了回应。

    他白天被毒打,现在还全身是伤。但是,听到了张横的话,陆柏霖却是猛地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急步走到了人群前,嘶哑地叫喊起来:“兄弟姐妹们,我们受的苦还不够吗?现在,那些畜生要屠杀我们,难道我们就象牲口一样,任由他们宰割吗?”

    “啊,不,杀了他们,杀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乔正阳和胡雅芬在人群里歇斯底里地喊了起来。一边的蒂尔亚也愤怒地举起了拳头,甚至连身上缠着纱布,被人扶着的阿尔贝克,也凄厉地叫喊着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们,杀了他们,杀了这些畜生!”

    应和的人越来越多,只是一会儿功夫,场中的呼喊声已连成了一片,声震天宇。

    这些被压迫的劳工,在知道了自己要被屠杀的命运后,终于燃起了热血,准备拼死要与监工一搏。

    “走,跟我去拿武器!”

    张横的声音响起,手一挥,领先向废墟那边跑去。

    他刚才在潜入洋楼的时候,曾对整座洋楼经过探察,知道这处洋楼的地下室里有一个弹药库。

    只不过,在刚才的爆炸中,弹药库被埋在了废墟里,哈巴格他们根本无遐去挖废墟,直接去码头边的洋楼拿武器。

    但是,那个弹药库,现在却是给了这些劳工机会。

    百多号人浩浩荡荡地冲向了废墟,张横也不犹豫,迅速寻找到了弹药库的所在。

    弹药库原本就在那两座嘹望台的旁边,离爆炸的中心最远,所以,并没有受到波及。它上面虽然也覆盖着洋楼倒塌下来的碎砖断瓦。但是,在一百多位劳工的全力挖掘下,不一会儿,便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地下室的门被张横一脚踢开,露出了里面一箱箱堆放的武器弹药。

    “会用枪的,马上拿武器。”

    张横大喝:“不会用枪的,就帮忙修工事。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心如火焚,因为,他已看到,码头边的洋楼里,哈巴格已带领着数十个全副武装的护卫,向这边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杀,杀死这些贱货!”

    哈巴格眼睛血红,整个人如同是一只发狂了的黑熊,手中端着一把机关枪,身上缠满了子弹,嘶吼着,向这边冲来。

    隔着老远,他手中的机关枪已是嘟嘟嘟地向这边扫来。

    “杀,杀死这些贱货!”

    他身后的一众护卫,也个个状若疯狂,怪叫着,嘶吼着,迅速向这边逼近。

    情况到了最危急的时刻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