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8章 意外中的意外
    岛上顿时陷入了一片沉寂,所有的枪声和爆炸声都停了下来。那些劳工们,望着那几艘渐行渐近的军舰,一个个都现出了绝望的神色,人人都感觉到了灭顶之灾的到来。

    面对菲岛的正规海军,他们确实是毫无还手之力。这也就是说,等待每一个人的命运,那都会是无比悲惨。

    与此相反,哈巴格等一众监工,却是无比的兴奋,连忙向着码头迎了过去。无论来的是那一方面的海军,只要是他们菲岛的人,那就是他们的救援力量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那艘驱逐舰停在了码头外数百米的深海,而两艘军用快艇,载着上百名全副武装的军士,向码头靠来。

    “啊,是海事警卫队,我们是苏尔格渔业公司驻外基地,我们这里遭到了暴民动乱。”

    哈巴格终于看清了军舰上的标志,连忙朝着那边的军人喊了起来:“我们需要救助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两艘军用快艇已靠了岸,上百号军人迅速上岸。一位肩上有几道杠的少校军官,在一众军人的簇拥下,威风凛凛地走上了码头。

    “啊,少校先生,您来的真是太及时了,我们遇到了暴民暴乱……”

    哈巴格兴奋地迎了上去,正想与那少校打招呼。但是,一幕让他做梦都想不到的情形却发生了。“抓起来,把这些暴乱份子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少校脸色铁青,陡地手指一指哈巴格等一众监工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所有军人手中的枪立刻指向了哈巴格他们,黑洞洞的枪口刹那指住了这些人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啊,少校先生,您搞错了,我们是苏尔格……”

    哈巴格这回是真的蒙了,他就算是长两个脑袋,也不会想到,自己这边的军人,竟然会用枪指住他。

    然而,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,几名军人已如狼似虎地扑了上来,其中一人更是一个大嘴巴子就掴了过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哈巴格挨了一巴掌,嘴角顿时鲜血直流,这下他算是老实了,那里还敢再罗嗦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所有监工,包括德卡鲁的那些军士在内,被登上岸来的海军军士,一个个捆了个结结实实,象麻袋一样给丢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嘟嘟嘟!

    一阵军号声响起,那位少校向海上的驱逐舰发出了信号。

    顿时又是几艘军用快艇从驱逐舰上放了下来,一大群军人,向这边驶来。

    “呃,这是怎么回事?我的天!难道菲岛发生了政变?”岛上的一众劳工,看到码头边的这副情形,却是一个个目瞪口呆,人人惊愕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他们是吃错药了吗?怎么先把自己人给抓起来了?”

    陆柏霖满头的雾水,不由自主地问身边的张横道。

    “嗯,不是他们自己人,是我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神情也是非常的古怪,脸上却有一抹难以掩饰的欣然。

    当码头上发生那不可思议一幕的时候,张横心中也是咯噔一下,猛地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连忙再次向那边的军舰望去,这回,却是在军舰的甲板上,看到了几个熟人,田文胜,吕浩良,孙红建以及胡祖林等人都在,甚至赵承山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张横心头猛地一震,他就算是傻瓜,也已明白,这艘菲岛军舰,绝不是哈巴格他们的援兵。

    而他也立刻想到,想必是田文胜他们,已接到了自己的那片水晶符篆,这是来救助自己了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怎么能驱使堂堂的菲岛正规军的舰队,张横却是丝毫没有意外。以这几位的财富和能量,办到这些,那确实不是什么困难的事。

    再次驶来的几艘快艇靠岸,一众军士如临大敌,在码头上早已做好了警戒,而一位军服上将星闪烁的菲岛军官,陪同着田文胜他们走上了岸来。

    “啊,切尔克司令,我是苏尔格渔业公司的哈巴格,这些是爱岂亚家族的护卫军。”

    哈巴格猛地眼睛一亮,再次声嘶力竭地叫喊了起来:“您的军人却把我们抓起来了,这肯定是搞错了。”

    哈巴格自然是认识海事警卫队司令切尔克,而且,每年他都会亲自去军营送些物资,有一次还曾得到了切尔克的接见。此刻看到这位司令,他顿时兴奋起来,以为这次是真的救星来了。

    来的正是切尔克的海事警卫队。

    张横当时送出的信息,虽然并没有标明他所在的具体位置。但是,从圣得利亚号那次得到那块水晶符篆的位置,切尔克立刻判断出了所要营救之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貌似苏尔格渔业公司,非法奴御各国劳工,这在菲岛并不是什么秘密。而做为海事警卫队的司令,更是对苏尔格公司所有的海上基地,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这才能这么快找到这儿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哈巴格的呼喊,切尔克望了他一眼,脸上顿时露出了极度厌恶的神情,甚至还冷哼了一声,用一块白手帕抹了抹嘴,然后就扔掉了那块手帕。仿佛跟哈巴格说话,那就是侮辱了他的高贵身份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还不老实!”

    守在一边的军士,那里会客气,军用皮靴就狠狠地朝着哈巴格脸上踢去。

    顿时,可怜的哈巴格,一张脸立刻开了花,牙齿都被踹掉了几颗,满嘴的血沫子,却那里还说得出话来,只剩下了呜呜呜的惨号。

    “陆兄弟,跟我去见几位朋友!”

    张横缓缓站了起来,朝身后还目瞪口呆的陆柏霖微微一笑。他也不再躲藏身形,从那还在熊熊燃烧的火墙后,绕了过来,向着那边的码头走去。

    “啊,张少,是张少!”

    田文胜以及吕浩良等人,立刻看到了张横,几人那里还顾得什么身份,立刻惊喜地叫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几位老总加快了脚步,向这边跑来。

    切尔克本还想保持他司令的气派和风度,但见到几位超级富翁都奔跑起来,他那里还能再摆架子,连忙扭着个大屁股,一扭一扭地追了上来,心中却是无比的震骇。

    那边的年青人,全身是黑不溜秋的,看起来也并不起眼。但是,他竟然让港岛以及奥岛的这几位超级大佬,在看到他后,一个个迫不急待,甚至连仪态也不顾了。

    那么,这年青人是什么身份,他又会有什么背景?

    切尔克的心被震憾了,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他虽然早已知道,这次几位大佬联手,就是为了营救一个叫张横的人。但是,他直到现在,却是仍不清楚张横的来历。

    此刻看到张横本人,以及几位超级富翁的表现,确实是被震惊了。

    田文胜他们很快跑到了张横面前,几人一下子围住了张横,上上下下仔细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张横看起来确实是有些狼狈,胸口有两道深深的血痕,全身血迹斑斑,衣服上脸上,身上,更是灰不溜秋的全是泥土和烟薰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张少,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地问道,一个个脸现迫切。

    “谢谢大家,我没事,幸亏你们及时赶到,否则,今天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张横由衷地感激这几位超级大佬。

    他们为了自己,竟然亲自赶到了这里,足见他们对自己的重视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张横心中感激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切尔克也终于扭着个大屁股,气喘吁吁地赶到了。

    “张少,给您介绍一下,这位是菲岛海事警卫队的司令,切尔克阁下。”

    田文胜连忙为张横介绍。

    “张少,您好,您好!”

    切尔克那敢迟疑,上前紧紧地握住了张横的手,用生硬的汉语连连问好。

    “切尔克司令阁下,您好,感谢您的救援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此刻也是无比的震动,他还真没想到,田文胜他们竟然把菲岛一位司令员给直接拉来了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这个满脸馋媚的菲岛司令,张横的心中也是无比的感慨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幕情形,却是把后面跟着的陆柏霖和几名同伴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天啊!这个黑人胖子竟然是个菲岛的什么司令,我的妈!张兄弟他是什么来头,竟然让堂堂的菲岛司令,都要亲自过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陆柏霖他们个个心头剧震,人人惊骇,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们,这个时候,那边废墟边的所有劳工,也看到了这边的情形,所有人刹那石化,完全被震憾了。

    “呃,张横他……”

    乔伟娜娇躯剧震,她是做梦也没有想到,自己和父母在海边救来的这个年青人,竟然会有如此的背景。

    一个能让菲岛司令员都表现得如此谦卑的人物,那么,他的来历到底有多恐怖?

    一念及此,乔伟娜的心头却是陡然涌起了一阵酸楚,莫名的感伤充塞了心头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劳工女儿,与人家相比,那根本就是天与地,有着云泥之别啊!

    一翻寒暄,张横陡地想到了什么,神情不由一肃:“切尔克司令阁下,我有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张少,您有什么要求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切尔克表现得无比的谦卑。

    “岛上的这些劳工,都是被苏尔格渔业公司非法拘禁的,所以,我希望能让他们恢复自由。”

    张横转身指向了废墟那边的一众人,语气变得无比的凝重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切尔克望向了那边的劳工,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神色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