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9章 就地处决
    听到张横要把岛上的一众劳工带走,切尔克的神情一阵古怪,续尔,他却是哈哈大笑:“张少,这个没问题,我们菲岛有些公司,非法使用劳工,此事在下一直非常观注,这次就是准备严厉打击这样的黑暗势力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神情陡然一肃,向着身后的副官喝道:“来人,传我命令,把那些非法使用劳工的黑社会份子,就地枪决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副官一个立正,屁颠屁颠地去传达命令了。

    “啊,切尔克,你这判徒,你竟然敢杀我们,苏尔格公司决不会放过你,爱岂亚家族绝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远处,传来了哈巴格凄厉的叫喊,他是做梦都想不到,切尔克竟然会下达就地枪决他们的命令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一众监工个个惊骇莫名,嘶叫着,悲呼着,大骂切尔克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现在是砧板上的肉,那里还有挣扎的余地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众监工被拖到了海边,军士们举起枪来,一阵狂扫,这些人顿时倒在了血泊里,个个死难瞑目。

    望望海边的那些尸体,切尔克脸上露出了冷笑。他之所以会做出就地枪决这些人的决定,其实早就是心中有了打算。

    不是吗?这次虽然得到港岛和奥岛几位商业巨子的暗中支持,但是,他却也不敢与以爱岂亚家族为代表的保守派现在就翻脸。

    所以,为了掩饰这次行动,他带来的人全是他的亲信,并亲自压阵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为了避免留下后患,他已是决定把这岛上所有苏尔格渔业公司的人,全部清除掉。甚至也想好了理由,那就是此处遭到海盗的袭击,岛上所有人员全部阵亡。

    他的海事警卫队之所以会出现,就是因为接到了报告,前来救援。只是,来的迟了点,当他们到达时,岛上所有人已全部死亡。

    这个理由虽然有些勉强,但是,却也够光明正大,就算有人怀疑,但岛上的苏尔格公司所有人都已死,这叫死无对证,也拿他没办法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心中早就存着这样的想法,当张横提出要释放岛上劳工的时候,他的脸色才会变得古怪。貌似这可又是一个人情,他自然是顺水推舟,何乐不为?

    所以,他才会立刻下令,就地处决那些人,这是准备要在背景强大的张少面前表示自己的诚意。

    当张横把这一消息告诉劳工们时,整个岛上顿时响起了震天的欢呼,人人振奋,个个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劳工来说,他们以为这一辈子再也没有回家乡的可能,但是,现在他们却又看到了重获自由的希望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所有人惊喜若狂。

    “张横,张横,张横!”

    陡地,也不知是谁第一个叫起了张横的名字,续尔,所有的劳工齐声高喊起来,一个个泪流满面,许多人更是跪倒在地,激动得难以自己。

    望着那一张张满是风霜的脸上,洋逸的喜悦和感恩,张横的心也是激动莫名,这一次的经历,让他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黑暗的一面。

    劳工们的木屋都已被烧成了白地,根本没有什么需要收拾的。在军士的带领下,他们开始往军舰上走去。

    这次岛上虽然发生了战斗,但是因为有张横的拼死狙击,这场战斗,岛上的劳工并没有人伤亡。只有几个人被流弹打伤,这已是不幸中的万幸。

    张横却没有上军舰,他可没忘了,这岛上还有血芝藤这种异草。

    当下,他把要收割这里血芝藤的要求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切尔克那会犹豫,立刻拨出了上百号军士,由张横指挥,让他们去收割血芝藤。

    张横把血芝藤的毒性仔细地告诉了这些军士,于是,一大伙军士带上了防护手套,分成了五个小组,上各处的山崖上收集这些血芝藤。

    张横再次回到了原先与乔伟娜长夜相谈的那座山崖上,默默地站在了那儿,脚下微微一跺,一圈圈奇异的黄色波纹,顿时扩散了开去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心念一动,意识中顿时传来了一幕奇异的景象。

    只见,整座山崖的轮廓,刹那映入了心神中,而一股阴寒的气息,也猛地刺激了张横的心神。

    “这里果然是特殊的龙脉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心中很是震动。

    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山崖地底,传来的那股阴寒中,涌动着氲氲的天地灵气,这正是龙脉地气散发的能量波动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的思感再次延伸,向着地底探入。

    陡地,他的神情又是一震:“冰龙地脉,原来这岛上竟然是难得一见的冰龙地脉。”

    当时在山崖上看到血芝藤的时候,张横心中确实是非常的狐疑。

    要知道,血芝藤做为百品灵媒中的奇草,它的生长条件非常的苛刻,必须是在冷热交汇之地,而且还要特别湿润之处。

    这岛处于热带气候,又是在海中,热和湿润这两个条件自然符合。但是,冷这个必要的条件,却实在是让张横摸不透。

    此刻,感应到地底的冰龙地脉,张横总算是恍然了。

    冰龙地脉确实是罕见,因为,这是只有海底有玄冰地脉,才会形成。想来,这处海底,肯定是隐藏着一条玄冰地脉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正想把思感从地底退出来。但是,就在这个时候,他的意识陡然一震,地底的某个地方,猛然闪过了一点亮光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震,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思感向着光亮的地方延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冰龙精晶,是冰龙精晶!”

    当思感探到那里,张横的身形不由微微一震,神情也变得惊喜莫名,他竟然在地底,发现了一粒拳头大小的晶体,闪烁着氲氲的白芒。仔细探去,好象晶体内还有一条朦胧的龙影在浮沉。

    这不是天巫传承中记载的冰龙精晶是什么?

    “这回哥们是真的又捡到宝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无比的兴奋。

    冰龙精晶,那可是在百品灵媒中,位列十一,只比当日血家拿出来的地精血魄低一位,绝对是这世上罕见的宝物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:有了这冰龙精晶,自己也可以选一个地方,培育这血芝藤,以后根本不用远渡重洋,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寻找血芝藤了。

    不过,那枚冰龙精晶在山崖的深处,估计离地面有上百米。以张横现在的力量,根本无法把它取出来。

    正沉吟间,突然一道金光从张横的衣袖里探了出来,他的掌心已出现了灵犀的身形,昂着脑袋,嗤嗤嗤地曲扭摆舞着,似乎很是兴奋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,你恢复了?”

    张横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灵犀自出海送水晶符篆,在大海中穿行了大半天,消耗无比的巨大。回来后,就一直沉睡不醒。所以,这次张横与哈巴格他们作战,这小家伙一直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此刻,它突然钻出来,确实是让张横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很快明白了它的心意,它正是被地底的冰龙精晶的气息给刺激的。

    灵犀是纯能量体,对于任何天地间的灵力,都是它的滋补品。张横感应到的冰龙精晶,顿时让它精神大振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那就辛苦小宝贝了!”

    张横大喜。

    嗤溜!

    灵犀化为了一道金光,刹那钻入了地底,向着张横感应中的那枚冰龙精晶钻去。

    一切非常的顺利,到傍晚的时候,岛上山崖处所有的血芝藤,被那些军士全部收割一空,足足有上百斤的量,这让张横惊喜不以。

    以这样的数量,足可以配制出数千剂炼体的药方,郑甫一司令想为他的神鹰特种队,进行体质提升的事,总算也有了着落。

    灵犀也在三个小时后,取到了那枚冰龙精晶。而且,小家伙可也不客气,潜入地底后,大肆吸取地下的冰龙地脉之气,等它再次上来,已完全恢复了消耗的能量,整个身体,也似乎胖了一圈,浑身透出了一股冰冷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看来小家伙就快要进阶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一眯,心中也是无比的兴奋。

    上回在赵家祖坟,灵犀吸取了主教山的犀牛格阴阳地气,已是隐隐的达到了二品的顶峰。这次又吸取岛上的冰龙地脉,却已是有了突破的迹象。

    这回小东西又是得到了一次造化。

    回到军舰的时候,所有的劳工也已安置好了,军舰立刻离开了这个荒岛,向深海驶去。

    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,在切尔克司令的热情招待下,与田文胜等一众人,在一起好好地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。

    张横也顾不上休息,走下了军舰的底舱,想去看看那些劳工的状况。

    劳工们按各自的国藉,分成了几个区域,张横已与胡祖林商量好了,等军舰到达公海,就让他们换乘胡家的客轮,把这些劳工送回各自的国家,也好让他们能回自己的家乡。

    劳工最多的就是华夏国内的人,来自全国各地,整整有一百三十多个。乔正阳一家子,被安排在了一个上等舱中,这里本来是一位少校军官的卧室。

    不过,做为张横的救命恩人,他特别交待过,所以,乔伟娜一家自然是得到了最优厚的待遇。

    乔正阳夫妻因为在岛上被监工毒打,两人都受了不轻的伤,尤其是乔正阳,肋骨断了三根,虽然已由军舰上的军医,进行了简单的治疗和包扎。但毕竟军舰上医疗条件并不完善,也只能暂时维护。

    当张横进去的时候,两夫妻都躺在床上休息,乔伟娜坐在床边,正细心地照料着父母。

    只是,她的神情有些黯然,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张横,你来了!”

    一看到张横,乔伟娜的娇躯不禁微微一震,眼底里也亮起了一丝光芒。

    但是,她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,眼里的光芒顿时又迅速黯淡下去,低下了头,那里还敢再看张横一眼。

    “乔伯伯,乔伯母,你们还好吧?”

    张横进屋,朝乔伟娜点了点头,这才上前,为两人检查伤势。

    “嗯没事,这把老骨头了,还扛得住。”

    脱离了魔掌,跳出了苦海,又能回到自己的家乡,乔正阳夫妻满脸都是喜色。

    “乔伯伯,你们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张横问起了他们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我们刚才已与家里联系上了。”

    乔正阳显得无比的兴奋:“家里人还都好,所以,这次我们准备回家,以后再也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乔正阳却又叹了口气:“只可惜,我们在菲岛五年,却是一点都没能赚到钱,如果这次没有张横你,甚至这辈子都不能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乔正阳很是感慨,又是有些伤感。

    他们来菲岛务工,就是为了要筹集给儿子治病的钱。但是,现在却是弄成这副样子。这五年来,家里也不知是怎么过的,想到这些,他的心中充满了愧疚和无奈。

    “乔伯伯,不知娜娜的哥哥当年到底是生了什么病?”

    张横似是想到了什么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说到儿子的病,乔正阳又是一声长叹,脸上的神情也变得黯然起来,终于,他说出了一段让人感觉无比诡异的病史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