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0章 诡异的病情
    “唉,我家伟君,以前在村里,是人人羡慕,个个夸奖的好孩子。在学校读书,从小就都能得奖状。”

    说起儿子,乔正阳满脸的忧伤:“只是,那年他考上大学,就准备暑假后去报到,就在这个时候,却是发生了意外。”

    乔正阳说起了他儿子患病的经历。

    乔正阳家住在山村,儿子名叫乔伟君,是个很懂事的年青人。

    考上大学后,他知道自己家里家境不怎么好,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,他就准备在暑假把读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都自己赚出来。

    俗话说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所以,那段时间,乔伟君就天天上山采药。

    他们所在的山区,有野生的金银花,采来后可以去药店换钱,一般一个人上山,每天也能采上十几斤,能换上百多块钱。

    长在山区的孩子,从小就在山里乱跑,乔正阳夫妻虽然心痛儿子,但看到他如此的懂事,却也是非常的欣慰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那里知道,一段时间后,儿子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最初的时候,夫妻两人还没什么发现。但是,一次半夜三更,乔正阳起来夜尿,突然发现,自家堆放柴草的柴房里,竟然有异响。

    乔正阳本还以为,是有什么小偷进入了自家柴房,所以,立刻偷偷地走了过去,想看看是什么不长眼的小偷,竟然来这里偷东西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透过柴房门,看清里面的情形,却是完全被震呆了。

    因为,在柴房里的人,并不是别人,正是他儿子乔伟君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乔伟君就躺在草垛堆里,双手抱着一个草垛子,嘴里喃喃着,似乎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借着透过窗户照进来的月光,乔正阳看到,自己儿子脸上的表情,似喜似悲,仿佛是处于一种极度的亢奋中。

    这让乔正阳大惊,立刻意识到儿子这是出了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于是,他连忙推门闯了进去。

    只是,当他推门而入,把乔伟君惊醒,他厉声问儿子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,乔伟君却是满脸的迷茫,竟然对他自己的行为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按照乔伟君的说法,他先前一直睡在自己的床上。至于怎么会来到柴房,又做了些什么,他完全是西里糊涂。

    这一夜,乔家人都被吵醒了,大家都感觉乔伟君的情况很不正常。

    于是,第二天,乔正阳带儿子去了县医院检查。

    不过,检查的结果却是一切正常。而在白天的时候,也根本看不出乔伟君有什么异于常人之处。

    可是,在接下来的几天,乔伟君仍是每天晚上,出现那诡异的情况,会莫名其妙地跑到柴房,睡在那里,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来。

    这下,乔家人是真的慌了,也想到了乔伟君可能是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。

    在山区和偏僻的农村,自然流传着许多西奇古怪的传说,遇鬼,被狐狸精缠上,或是招了黄大仙,这都是流传在民间的故事。而且,许多人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从乔伟君的情况来看,确实是与那些传说中的事非常的类似。

    所以,在检查无果后,乔正阳的妻子胡雅芬,就带着儿子去求村里的一个神婆。

    当时,神婆在一翻作法后,判断乔伟君这是招惹了狐狸精,这才会有那种怪异的举动。

    当下,胡雅芬连忙求恳神婆,让她帮忙驱赶狐狸精,救救乔伟君。

    神婆满口答应,并决定三天后会乔家作法事,为乔伟君治病。

    然而,事实却是完全出乎了乔家人的想象。

    就在神婆来乔家做了法事后,乔伟君的情况,却是出现了巨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他晚上去柴房的怪异举动是没有了,但是,他从此后,却是患上了偏头痛,整天脑袋痛得如同要裂开,整天整夜难以入眠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的人也一天比一天消瘦,一个月后,原本还算是健壮的年青人,几乎就瘦成皮包骨头了。

    这下,却是把乔家人全部给吓坏了,他们连忙带着乔伟君到外面大医院求医。

    可是,走遍了省市的大医院,却没有一家医院能检查出他的病情,最后只能用大剂量的止痛药,来消除他头痛的病症。

    整整一年的求医,乔家人几乎看遍了国内那些知名的脑科和神经科着称的医院,私下里也是求遍了十里八乡的巫婆神棍,凡是听说能治疗偏头痛病的偏方奇方,这一年里也不知吃了多少。

    可是,乔伟君的病情丝毫不见好转,每天仍是靠服用大量的安眠止痛药物,才能睡上一会。

    得了这样的怪病,他上大学的事也就担搁了。而乔家人,为了给他治病,原本就不怎么富裕的家庭,也一下子陷入了困境。

    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乔家三口,才会要去菲岛做非法劳工,最后却被骗到了岛上,几乎这一辈子就回不来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紧紧地促了起来:“那伟君大哥他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唉,刚才好不容易与家里联系上,听说,这几年,他的情况仍是如此,需要靠安眠药和止痛药才能睡觉。”

    乔正阳满脸的忧色:“幸好,我们村里有位老中医,他给阿君配了些自治的止痛草药,这才让他一直维持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又长长地叹了口气,而船舱里却是陷入了一片沉寂,原本的那份因回家的喜悦,却被这浓浓的愁绪给冲散了,乔家三人的心情都显得无比的沉重。

    “乔伯伯,伟君大哥的事,确实是有些不同寻常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:“这样吧!等我把这边的事处理一下,到时,我会去看看他,也许能寻找到病根。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也确实是对乔伟君的情况引起了好奇心。

    从乔正阳所说的发病过程来看,乔伟君是很有可能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。但是,他之后的病情,却又不象是一般撞了鬼或是被狐狸精缠上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那么,在乔伟君身上,到底发生了什么?这让张横心中充满了狐疑,他很有兴趣,想弄明白其中的原因。

    更何况,乔家是自己的救命恩人,要是真能为乔伟君解决问题,这也算是自己对他们家的报答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现在在港岛这边还有一件事还没有办妥,所以,这才说要处理完这里的事,才去乔家。

    “啊,张横,你愿意帮阿伟看病!”

    乔正阳陡地浑身一震,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喜的神色。

    在岛上见识过张横为阿尔贝克治病的手段,又看到他神奇的恢复能力。在与哈巴格他们作战时,张横那强悍的表现,更是让乔正阳明白,眼前的这个年青人,绝对不是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听到张横愿意为自己的儿子去看病,他确实是激动之极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胡雅芬和乔伟娜两人,也是心中狂喜,尤其是乔伟娜,那黯淡的眼神,也猛地再次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乔家的舱室里出来,已是晚上十一点钟,张横今天忙碌了一天,确实也累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现在却仍是丝毫没有睡意,在这荒岛上的经历,他一生都难以忘怀。只是,这次虽然九死一生,但总算没有白来一趟,不仅解救了这里的劳工,更是得到了冰龙精晶这样的天材地宝。最重要的是,无意中寻找到了血芝藤,郑甫一司令员的所托,也有了着落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他盘膝坐在了军床上。

    他所住的是这军舰最上面一层的船舱,是整艘军舰中设施最豪华的舱室。月光从船舷透入,纵然是没有点灯,里面也是光线朦胧,很有一种迷幻的感觉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手一翻,几件东西出现在了他的掌心。

    那是三块血色的晶体,还有一块式样古朴的令牌,上面刻划着一个狰狞的血色狼头。

    令牌后面,还有一行怪异的文字。只是,张横并不认识这些文字的内容,也只能当西洋境看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一只不知是用什么材料打造的手套,五根森森的爪子,看起来就象是一只狼爪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正是德卡鲁自爆时,留下的,张横从深坑中出来的时候,顺手全部收入了怀里。

    当时的爆炸无比的恐怖,这些东西竟然能留下来,足见它们的不凡。更何况,德卡鲁把它们带在身上,显然是有特别的用处。

    当时,张横来不及细看,此刻,趁着这夜深人静,他却是要好好察看一下。

    意念缓缓探入一块血色的晶体中,顿时,一股凶煞的暴虐之气轰然冲来,张横的眉头不禁一凝:“这是黑暗种族的血晶。”

    黑暗种族与东方的玄门异士不同,他们的力量来自血脉,而血精正是古老黑暗种族血脉力量凝聚的能量晶体。

    这对于黑暗种族的人来说,无疑就是宝贝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却不知道该如何利用它。所以,稍一思忖,张横把它们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又翻看了那块令牌,隐隐的感觉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在流转,但自己的思感却无法探入。显然,这块令牌,被某种奇异的术法所封印,而它应该是代表某种身份的信物。

    目光落到了狼爪一样的手套上,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他在这手套上,感应到了一股极其庞大的能量波动:“这应该是一件狼族使用的武器。看来,这回哥们倒是捡了不少宝贝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很是畅快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张横察看这些东西的时候,此时此刻,在遥远的菲岛某个海域,一座古老的城堡里,一个脸上戴着恶狼面具的老者,陡地睁开了眼来,眼眸中刹那暴射出了两道冰冷的血芒:“德卡鲁死了,竟然有人敢杀我们爱岂亚家族的血脉传人!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