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1章 三字经和熟鸡腿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狼首面具老者,陡地一掌拍在了面前的一张玉案上。

    刹那,劲气狂逸,碎玉乱溅,那张上好的玉案,顿时化为了粉屑,整个古堡也似乎发生了地震,竟然轰隆隆地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!”

    古堡黑暗的殿堂里,顿时响起了无数惊呼声,一个个魁梧雄壮的人影,从各个角落里冒了出来,跪倒在了狼首老者面前,一个个惊惶不以。

    这里是爱岂亚家族的秘地,这座古老的城堡,已在这片海域的岛上矗立了数百年。是当年自狼族遭到西方教庭逼迫,最后不得以迁移到菲岛,建立起来的一处根据地。

    住在这古堡中的人,全是爱岂亚家族的真正强者,他们虽然远离俗世,但是,却暗中掌控着菲岛的一切。

    戴狼首面具的老者,是如今爱岂亚家族硕果仅剩的一名太上长老,此刻突然发怒,确实是震动了这里所有的人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狼首老者一声冷哼,下面的所有人更是个个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要知道,太上长老这么多年来,已是很少理会世事,更是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暴怒,这如何不让所有人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“德卡鲁死了,我那亲爱的重孙德卡鲁死了。”

    狼首面具老者喃喃着,语气中却透着无限的悲哀和愤怒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下面跪着的人不禁尽皆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自然都知道,德卡鲁是谁,这是太上长老这一血脉如今唯一的后裔。

    这些年,狼族虽然偏安于菲岛这弹丸之地。但是,与西方教庭的明争暗斗,一直没有停止过。太上长老的几个后裔,全部都死在了几次争斗中。

    因此,唯一剩下的德卡鲁,是太上长老如今的心头肉。

    大家谁也没有想到,他竟然会突然死了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所有人心头震憾。

    “传我血狼令,必须把杀我重孙之人找出来,碎尸万段。”

    狼首面具老者一声怒喝,手中已高高地举起了一块血色狼头的令牌,咬牙切齿地道。

    “是,太上长老!”

    下面的人一齐应诺,个个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血狼令,这是狼族最高的令牌,这已是有上百年没有再使用过。这一次,为了德卡鲁之死,却是再现世间。

    整个爱岂亚家族震动了,所有可以动用的力量被动员起来,开始调查德卡鲁之死。菲岛的天也似乎变得无比的阴沉,一股无形的压抑气息,在迅速向四周漫延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切对于现在的张横,却似乎并无任何的影响。

    天亮的时候,切尔克的军舰,终于来到了公海,那里,早有胡祖林的客轮等在了海上。

    于是,一众劳工换乘船只,张横和田文胜等人与切尔克司令告别,准备回港岛。

    “张少,欢迎你有机会来菲岛!”

    甲板上,切尔克与一众人一一握手,最后拍拍张横的肩,满脸诚恳地道。

    “好,有机会一定再来菲岛,这次感谢切尔克司令阁下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!”

    切尔克大笑。续尔,陡地一个立正,朝张横敬了个标准的军礼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所有军舰上的军士,此刻早就在甲板上列队,一个个举手敬礼,目送张横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嘟!

    军舰汽笛长鸣,久久回荡,响彻海天。

    望着数百名军士整齐敬礼的壮观场面,张横心中也是非常的感慨。切尔克司令,确实是把自己当成了大人物。貌似列队敬礼相送,军舰汽笛长鸣,这在海军中,是最高的礼节,只有最高元首才能享受这样的待遇。

    但是,切尔克却是用在了给自己和田文胜,吕浩良以及胡祖林和何锋林等人的送行上,足见他对自己这伙人的重视和尊敬。

    胡家的客轮在三个小时后,把大家送到了港岛,所有的劳工将在这里临时安置下来。由几位商界大老的出面,他们将会在这里重新得到各种身份证明,然后被送回各自的国度。

    这些,自然不需要张横费心,几位商界大佬,有的是人手会安排他们。

    张横当然也没闲着,一下客轮,他就把乔正阳夫妻送到了港岛最着名的医院,他可不想乔正阳的伤势留下什么后遗症。所以,要让他们入正规的医院治疗,等断掉的肋骨接上,可以行动了,才把他们送回江西老家。

    有港岛这几位商界大佬的关系,一切都很顺利,乔正阳夫妻住入了医院。

    “娜娜,我陪你去买些生活用品和换洗的衣服吧!”

    看看乔家三人,一身有些破烂的衣服,张横朝乔伟娜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这次从岛上出来,所有人几乎全是空手而归,那一场张横放的大火,把岛上劳工们所有的东西全部烧了个精光。所以,现在的乔家三口,别说是行礼,连基本的生活物资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嗯,张横谢谢你!”

    乔伟娜娇羞地点点头。她就算不想接受张横的好意,但现在也是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医院外就是街道,对面有一家超级市场,各种生活用品琳琅满目,无数人正在那里购物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犹豫,便与乔伟娜向那里走去。

    超级市场很大,不仅有食品,也有衣服和各种生活用品的专营区,两人转了半天,张横已是大包小包地提了一大堆,把所有能想到要买的东西,都买了回来。当然,乔家三口的衣服是大头,每个人从里到外都选了好几套,应付一段时间应该是没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当两人来到超级市场收银处结帐的时候,突然,一声厉喝在一边响起:“站住,你这个小偷,竟然敢在我们夭尔马偷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喝声顿时惊动了四周的人们,大家转头望去,不由都是一阵神情古怪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超级市场的门口,一名身穿保安服装的男子,拦住了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那女子年纪有三十多岁,身形很清瘦,脸色显得非常的憔悴。此刻,她全身颤抖,满脸的惊惶,已是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我注意你好久了,哼!”

    保安名叫张军锋,此刻气势汹汹地喝道,手一伸,已从女子怀里抓出了两样东西:一本三字经和一只包装好的熟鸡腿。

    “快说,你还偷了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竟然只摸出这两样东西,张军锋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一般来超级市场里偷东西的小偷,肯定是会挑选贵重之物,比如进口的奶粉,或是化妆品以及烟酒等物。

    象眼前这个女子,只偷了一本三字经和一只熟鸡腿的情况,确实是让张军锋非常意外。貌似就这两样东西,也值不了几块钱,这样偷一回,根本不值得。

    “我,我,我真的没有拿其他东西。”

    女子浑身在瑟瑟发抖,一张脸已惨白得没有了人色,语无伦次地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了?”

    张军锋目光一凛:“跟我到里面去。”

    他根本不信女子只偷了这两样东西,所以,他这是准备找超级市场的女员工,到里面搜这女子的身。

    “唉,现在的小偷真是太可恶了,这点东西也偷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看这女人样貌长得挺不错的,有手有脚,不好好找份工作,却在这里偷东西,真是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周议论声一片,所有人或婉惜,或厌恶,一个个指着那女子很是感慨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哥,我真的没有拿别的东西,您就放过我吧,求求您了!”

    听到旁边众人的议论和指责,女子脸色变得更加的苍白,身形也摇晃着,羞愧难当。但她也总算回过了神来,连忙哀求起来。

    “放了你?”

    张军锋冷笑:“要是放了你,我这碗饭还要不要吃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是一声怒喝:“走,跟我到里面去,否则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女子还想哀求,但张军锋一声冷喝,已是陡地拉住了她的胳膊,就要用强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突然,一个男子的声音从后面传来,一个人影已挡在了张军锋面前:“这位大哥,请允许我说几句。”

    “哦!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张军锋回头,看到一个年青人拦住了自己,不由狐疑地皱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我叫张横。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张横:“也是来这里购物的。”

    张横指了指不远处放在地上的一大堆物品,这才继续道:“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这位女士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这回张军锋更加的诧异了,他还真没想到,会有人出来阻止他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四周的人,包括乔伟娜在内,也都是非常的惊讶,谁也不知道,张横这是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看到张横的气度不凡,张军锋却也不敢过份得罪。所以,冷哼了一声:“那你问吧!”

    “那谢谢这位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朝张军锋点点头,这才转向了那女子,神情变得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张横突然出来阻止张军锋,自然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因为,在他的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里,眼前的女子,她身上确实再也没有藏别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她这次真的只是在这个超级市场,偷了一本三字经和一只熟鸡腿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的心陡地一震,他也不以为,一个小偷,竟然会偷这样不值钱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么,眼前这个女子,偷这两样东西,会有什么隐情呢?

    张横心中充满了好奇,而接下来发生的事,却是让所有人无比的震憾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