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2章 恻隐之心
    “这位大姐,您为什么要拿这两样东西?”

    张横来到了女子面前,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在旁人听来,似乎并无什么异样。但是,女子却是浑身微微一震,原本惊惶的神情中,现出了一丝迷茫,渐渐的,她激荡的情绪似乎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给女儿的生日礼物。”

    好一会儿,女子悠悠地说道,脸上露出了一抹悲切和忧伤:“她今天过生日,说想吃鸡腿,还说要一本三字经。”

    “啊,生日礼物?”

    四周一片惊诧,所有听到女子这话的人,一个个无比的惊讶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她偷的这两样东西,竟然是她女儿所要的生日礼物。

    那么,一本三字经,一只熟鸡腿,最多也就不过十块钱。她却连女儿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心愿,也要靠偷窃来完成,她的生活状况该如何的窘迫?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的心都被震动了。甚至连那位一直凶巴巴的保安张军锋,也不由身形微微一震,望向女子的眼神有些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嗯,大姐,你家里难道出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张横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问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横的心中也是难以平静。他之所以上前问眼前这女子,就是因为感觉她不应该象小偷。

    从女子的相道来看,她鼻翼丰满,人中挺秀,这在相道中被称为慈母相,可见她必然是个很有爱心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她在超级市场偷窃鸡腿和三字经,张横心中确实是无比的狐疑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这竟然是她送女儿的生日礼物,张横的心更是陡地一颤,似是意识到了什么。所以,又问出了下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张横的声音里,其实暗含了真元巫力,并且稍稍使用了点迷惑的力量,眼前女子是个普通人,早已不知不觉中,受到了影响。她现在完全象是被摧眠了一样,随着张横的问话,把心中最真实的想法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家倩倩好命苦,她从小就患了肾病,这些年一直靠吃药维持。”

    女子叹了口气,脸上现出了悲苦的神色:“前年,她的病情更加的严重,已需要靠透析来生活,医生说必须换肾才能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们家本来就穷,却那里有钱换肾。”

    女子继续道:“为了给倩倩筹集换肾的钱,她爸爸前年去了菲岛打工,但是,一去之后,却没有了消息。只剩下我们母女相依为命。可是,没了她爸爸的支撑,又要给倩倩治病,我那里还有钱啊!”

    女子说着,两行泪水已流了下来,双手捂着脸,呜呜呜地低泣了起来,悲伤之极。

    四周却是刹那陷入了一片寂静,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很是异样,大家望向女子的眼神里,也已满满的都是同情。

    谁也想不到,这个女子的生活是如此的困苦。

    “大姐姐,你家倩倩会好起来的!”

    乔伟娜走上了前来,她的眼眶里已盈满了温润的泪花,轻轻地扶住了女子,目光却是望向了张横,眼神中满是恳求。

    她显然是被女子感动了,想到她自家的情况,不禁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却又是微微一震,尤其是女子说她丈夫去菲岛打工,却失去了联系。这让他猛然想到了菲岛的那些非法劳工。

    心里也猛地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:难道她的丈夫,也遇到了乔伟娜他们同样的遭遇?

    “好了,你走吧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保安张军锋走了过来,把手中的三字经和熟鸡腿塞到了女子手中:“这东西我替你付了,以后不要再来这里拿东西。”

    张军锋刚才还一脸的凶相,但是,他却也是个正直的人,听了女子的话,一颗心也早已软了。

    他决定今天就算是违反夭尔马的规章制度,也不想追纠这女子偷窃东西的事实了。甚至还自己掏钱,替她付了三字经和鸡腿的钱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旁边响起了一片感叹声。许多人默默地走了上来,或是掏出钱来,硬塞到了女子手中,也有把自己刚买的一些食品和用品,放到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啊,不要,不要,真的谢谢你们,我……”

    女子此刻也终于恢复了过来,看到眼前这副情形,顿时激动得难以自己。她身形颤抖着,已是泪流满面,不停地说着谢谢,谢谢,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功夫,女子手中已多了一大叠众人捐助的钱,虽然数额并不大,有的十块二十块,也有五十上百的,但这么一大叠,也有了上千元。

    至于她身边,却是堆满了各种物品,有吃的,也有用的。甚至还有许多小孩子的衣服鞋袜。显然,在场的人,听了她的经历后,都动了恻隐之心。

    乔伟娜一直扶着女子,帮着她向旁边捐助者道谢,一张俏脸上,也已流满了泪花。

    好半天,人群终于散去,女子望着面前满地的物品,再看看手中的一大叠钱,悲喜交加:“谢谢你们了,菩萨一定会保佑你们,让你们全家幸福安康。”

    她不知该如何感谢救助她的众人,只有把最美好的心愿祝福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大姐,您说您的丈夫去菲岛打工,后来就没有了消息。”

    张横走了过来,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“是的,这位先生。”

    女子微微一怔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刚从菲岛回来,而且,这次回来的人有百多个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变得炽烈起来:“说不定你丈夫也会在其中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是刚从菲岛回来的!”

    一边的乔伟娜猛然惊醒,不禁喜道:“大姐姐,你说说,你丈夫叫什么,说不定我还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这回却是轮到女子惊讶了,她目光惊疑地望望张横,又望望乔伟娜。感觉这两人并不象是在戏弄她。

    “倩倩她爸叫张传涌,今年三十五岁了,前年去的菲岛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,大姐姐,你说的是张大哥,你是不是叫朱惠娟,住在港岛下方桥那边,你有个七岁的女儿张倩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女子说完,乔伟娜陡地惊叫了起来,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,急急地道。

    “啊!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女子浑身剧震,满脸惊愕地望向了乔伟娜。

    下一刻,她猛地回过了神来,顿时双手死死地抓住了乔伟娜:“妹子,看来你是真的知道传涌,你快告诉我,他现在怎么样了,他也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女子正是朱惠娟,听到丈夫的消息,她已是惊喜若狂。

    “是的,朱大姐,传涌大哥确实是回来了,现在就在港岛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连忙道。

    “啊!他回到港岛了?”

    朱惠娟浑身剧震,脸色却是刹那变得有些惊惶起来:“那他为什么不回家,为什么不来见我?”

    “朱大姐,您误会了,传涌大哥不是不来见你,是他现在还有些事在处理。相信很快就能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乔伟娜连忙安慰。

    劳工们被送到港岛后,因为他们没有了任何的证件,所以,需要让田文胜的手下,与政府部门联系,为他们补办身份。

    因此,张传涌回港后,现在仍住在安置点中,只有办好了身份证明,才可以回家。

    “是的,朱大姐,娜娜说的不错,传涌大哥确实是在处理点事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也是无比的感慨。他自然还记得张传涌,当时在自己丢完了雷管后,就是他和陆柏霖,冒着枪林弹雨给自己送过来的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也没想到,自己竟然会意外地遇到他的妻子朱惠娟。

    说着,张横拿出了手机,拨了个号码打了起来,一边道:“我马上联系那边,看传涌大哥的事处理好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朱惠娟还有些半信半疑,目光望着张横,满脸的迫切。

    “朱大姐,传涌大哥马上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张横放下了电话,脸上露出欣然之色:“这样吧!我们送你回家,传涌大哥会直接去家里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张横向远处招了招手。一辆计程车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次他和乔伟娜出来购物,并没有开车,所以,现在要送朱惠娟回家,得叫出租车。

    几人忙不迭地把东西搬上车,一边的保安张军锋也过来帮忙,很是热情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望了保安一眼,漫不经心地道:“兄弟真是个热心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叫张军锋,这点小事,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张军锋笑道。

    “张军锋?”

    张横有些诧异,貌似在钱塘,有个杨军锋,是自己的铁哥们,自己竟然在港岛,却遇到了一个叫张军锋的。

    看来,军锋这名字,还真是个热门名字,自己还真与军锋有缘!张横心里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“嗯,兄弟,你挺不错。”

    搬好了东西,张横欣然地拍拍张军锋的肩:“兄弟不知有没有意向,换个工作?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张军锋陡地警惕了起来,目光凛厉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哈哈,兄弟,我看你为人不错,所以,想为你介绍个好工作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,把一张名片递给了他:“你看看,如果愿意,可以联系这个电话号码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军锋有些半信半疑,下意识地接过了名片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看到名片上的名字,整个人不禁陡地一震,一张脸色也刹那变得骇然无比。

    张横拿出来的这张名片,确实是把他给吓着了。他做梦都没有想到,眼前这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年青人,竟然会有如此恐怖的背景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