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3章 小小的心愿
    张横所给的那张名片,乃是玉缘玉业老总吕浩良的。名片是整片的青玉雕刻而成,玉缘玉业的标志上,还镶着一枚钻石。

    再看下面吕浩良的名字和电话,全是用金丝嵌入。光是这张名片的价值,没个好几十万,就根本制作不了。因此,张军锋自然相信,这张名片是真的。

    做为港岛玉石界的巨头,张军锋当然清楚玉缘玉业的实力。眼前的年青人,竟然随便拿出了玉缘玉业老总的名片,岂是等闲的人物?

    “军锋大哥,你如果有意,就可以拿这张名片去找吕总,告诉他,就说是我张横让你去的,他会给你安排一份工作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笑:“肯定比你现在做保安要好的多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,谢谢张先生。”

    张军锋连连答应,已是激动之极。

    天上突然掉下了馅饼,让他如同在梦中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知道,张横之所以会介绍他去玉缘玉业,自然是有原因的。正是因为他刚才的举动,让张横对他的赏识。

    他当场抓住朱惠娟,说明是个很负责任的人。在听说了朱惠娟的遭遇后,却敢违背夭尔马的规矩,私自放了她,并为她付了货款,更是从另一个侧面,说明张军锋是个有担当,有同情心的男子。

    张横准备与吕浩良合作,要让新缰那边玉矿的玉石来此销售,张横心中正在寻思着该找什么样的人,来管理这方面的事。

    刚才看到张军锋的表现,他心中猛地一动,这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。

    张军锋是做梦都想不到,就是因为遇到了张横,从今后他是一飞冲天,要进入港岛上层社会的圈子,与如今这个仰人鼻息的保安工作,永远地告别了。

    三人乘坐出租车,向朱惠娟的家而去。

    下方桥区是港岛的贫民区,这里是港岛繁华都市里的阴暗角落,居住在这里的人,都是些从其他地方偷渡过来,没什么正当工作和收入的移民。

    早几年,港岛政府也曾想整治这里,只是,整治的难度实在太大,牵涉的问题也实在太多,所以,一直迟迟未能下手。

    进入下方桥区,眼前的情形豁然改变,原先的高楼大厦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狭窄的街道,横流的污水,以及两边低矮而破烂的房子。

    路边,许多满脸污秽的小孩子,在奔跑着玩耍,还有一些打扮妖艳的女子,朝着路过的人们招手弄姿,空气中迷漫着脏水的恶臭,还有劣质化妆品那刺鼻的味道。

    望着车窗外的景色,张横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在来港岛前,曾听说过红灯区。但是,现在看到这个贫民区,心中的感觉却实在是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张横并不是个富家子,本身也是从贫困的山区农村出来的,从小看到过的穷苦人家,也不知凡几。

    然而,在港岛这样繁华的都市,依然存在着这样一个肮脏的地方,仍是让他很意外。

    也许,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现实,许多时候,人们只看到光鲜的一面,却很少注意到,那些被遗忘了的黑暗角落。而又有多少人,却在那儿,每天为生存挣扎着?

    出租车司机一路狂按喇叭,骂骂咧咧地,好不容易把车子开了进去,在一幢破旧的院子面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朱惠娟下了车,有些不好意思地道。

    院门开着,里面是一个院落。但是,院落里堆满了各种杂物,空地上更是被花花绿绿的衣服给晾晒得没有了地方,几个脸色憔翠的妇人,正在忙碌着,或洗衣晾晒,或做着家务。

    看到一辆出租车停在门口,众人都好奇地望了过来。当看到是朱惠娟,这些妇人便叽哩呱啦地与她打起了招呼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朱惠娟的邻居,他们住在同一个院落里,这里原本不大的地方,足足就住了五家人家。

    朱惠娟的家就在院落最靠东边的一间,是处简陋的平房,上面还搭了个阁楼。房屋很低矮,光线更是特别的阴暗,进门一个四五平米的厅堂,此刻正有一个年纪在**岁的小姑娘坐在那儿,编织着流苏。

    小姑娘长得很清秀,只是身材根本不象**岁的孩子,显得有些瘦骨嶙峋,腊黄的脸色,更是显示出她营养不良。

    小姑娘低着头,熟练地扎着流苏,神情特别的专注,动作也非常的流畅。可见她对手中的工作,已是无比的熟悉。

    听到外面的声响,小姑娘抬起了头,立刻便看到了朱惠娟。

    “阿妈,你回来啦!”

    小姑娘顿时露出了欣喜的神色,站了起来,向朱惠娟跑去。当她看到朱惠娟身后一男一女,大包小包地提了一大堆,她的身形却是不由一滞:“阿妈,他们是谁呀?”

    “倩倩,快叫张叔叔,乔阿姨。”

    朱惠娟爱怜地搂住了女儿:“他们是你阿爸的朋友,你阿爸要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啊!阿爸他要回来了!”

    张倩浑身剧震,神情刹那变得惊喜莫名。下一刻,她猛地醒悟了过来,不由欢呼起来:“阿爸要回来了,阿爸要回来了,倩倩要的芭比娃娃,还有文具,还有故事书,还有漂亮的头花,他都会给倩倩买回来啦!”

    张倩兴奋之极,离开两年,没有了信息的阿爸,终于要回来了。她还记得,阿爸离开前,答应她回来的时候,会给她买许多玩具。

    “倩倩!”

    望着女儿欢天喜地的样子,朱惠娟的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,紧紧地搂住了女儿,哽咽着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她现在自然也从乔伟娜和张横那儿,了解了丈夫在菲岛务工的实际情况。之所以他一去就再也没有消息,不是他变心了,忘了家中的她们,而是他被菲岛的渔业公司给骗了,一直囚禁在一座荒岛上。

    现在,虽然回来了,但是,被奴御了两年的丈夫,其实过得比她和女儿都还要悲惨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女儿心中充满了忡憬,期待着阿爸会带给她许多礼物,她的心真的被搅痛了。

    要是女儿看到她阿爸,并没有带回一件礼物,她又会如何的失望?

    “阿妈,你怎么了?阿爸要回来了,你为什么还要哭?”

    看到母亲突然哭泣起来,张倩有些不明所以,瞪大了一对乌溜溜的大眼睛,一边替母亲抹着眼泪,一边狐疑地问道:“你不是天天盼着阿爸回来吗?现在他回来了,你应该高兴呀?”

    “倩倩,妈这是高兴的哭了。”

    朱惠娟强自装出笑脸,在女儿清瘦的脸上亲了一下:“倩倩,今天是你生日,你要的礼物,阿妈给你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慎重地从怀里掏出了那本三字经和那只熟鸡腿,眼泪却是再一次忍不住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哇,三字经,鸡腿,阿妈,我爱死你啦!”

    张倩眼睛都亮了起来,双手捧住两件礼物,吧滋一下,在母亲脸上亲了一口:“有这三字经,以后阿妈就能教倩倩认字啦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撕开了鸡腿的包装,就想张开小嘴去咬一口。

    但是,她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,小手把鸡腿送到了朱惠娟的嘴边:“阿妈,鸡腿好香,我们好久好久都没有吃过了。我们一起吃,阿妈咬一口,倩倩也咬一口。”

    “倩倩,阿妈不饿,阿妈在外面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女儿那充满童稚的声音,朱惠娟的眼泪如同泉涌,抱着女儿再也忍不住,呜呜呜的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一边的张横和乔伟娜,心情也是无比的难受。眼看这个懂事的小姑娘,吃一条鸡腿,都要与母亲分着吃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确实是深深地震憾了两人的心,张横的眼角也有些湿润了。而乔伟娜更是早已忍不住,扶着张横的肩头,陪着朱惠娟呜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唉,倩倩是个懂事的好姑娘!”

    院落里,那些妇人也是一个个哀声叹气:“只可怜,她命生的不好,从小换了肾病,老天没眼啊!”

    气氛突然变得无比的压抑,所有人都因为这个懂事的小姑娘心情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,目光落在了张倩身上。

    四周人的话,让他猛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细细一察,张横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中,张倩头顶的三花聚顶,代表本命气运的光团,一片漆黑,显然,小姑娘确实是身患重病。

    再顺着这缕黑气,可以清晰地看到,那缕黑气的源头来自她的肾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小姑娘的腰上缠着一根塑料管子,一直延伸到她的小腹,插入了她的肚脐之下。

    这立刻让张横明白了过来,小姑娘确实是在做腹透,她的生命全靠这腹透在维持。

    腹透是肾衰竭病人,也就是尿毒症病人的治疗手段。因为肾衰竭病人肾功能完全无效,尿液无法排出体外,所以,就得在腹部插管,每天灌入腹透液,把体内的新陈代谢的废物通过腹透液清除出去,从而维持生命。

    洞察到这一幕情形,张横的心又是被震动了:这个可怜的小姑娘,年纪这么小,就经受着病魔的煎熬。但是,她却仍表现出这样的活泼和懂事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的眼眸又是一凝,心头剧震:“啊,原来她患肾衰竭,是受到了这里风水的冲刑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