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4章 沼汽池的冲煞
    张横洞察到了小姑娘生病的原因,心中不由微微一叹,正想说话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院门外又是一阵汽车喇叭声响起,这顿时吸引了里面所有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里平时是很少有汽车开进来,住在这里的人们,交通工具大多是摩托。

    “啊!传涌,真的是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朱惠娟浑身剧颤,身形都不禁摇晃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错,门外的一辆车子里,出来的正是张传涌。此刻,他也是满脸的悲喜交加,望着四周依稀熟悉的环境,却是喜从悲来。

    “阿娟,阿娟!”

    张传涌喃喃着,老大一个爷们,眼眶里早已盈满了泪水,他踉踉跄跄地从院门口跑了进来,一边哽咽地喊道:“还有倩倩,我的宝贝女儿!”

    “倩倩,快叫阿爸,是阿爸回来了!”

    朱惠娟也猛地醒悟了过来,哭泣着道。

    “阿爸!”

    张倩瘦弱的身形一震,手中的鸡腿叭地一声掉到了地上,不顾一切地向着父亲扑去。

    顿时,一家三口,相拥在一起,抱头痛哭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低低的抽泣声,所有看到这一幕情形的人们,都被眼前这幕场景给震动了,那些妇人们一个个偷偷地抹着眼泪。

    乔伟娜早已哭得西里哗啦,这个善良的少女,根本看不得这样感人的场面。

    好半天,张家三口这才稍稍平静了下来,张传涌抱着女儿,不停地在她小脸蛋上亲着,满脸的胡子上,沾满了泪珠,却笑得象个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“阿爸,你知道吗?我们好想你,你两年都没有信息,阿妈和我天天都在想你。”

    张倩伸出小手,为阿爸抹去眼泪,小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意:“不过,现在好啦!阿爸回来了,倩倩以后天天都可以看到阿爸啦!”

    “是的,倩倩,以后我们天天在一起,阿爸永远都不会离开你和阿妈了。”

    张传涌哽咽着,有些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“阿爸,你说要给倩倩带回很多礼物,你带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倩似是想到了什么,一对乌溜溜的眼睛望着父亲,满脸的期待。

    “啊,倩倩,阿爸刚回来,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的朱惠娟一听,不禁脸色大变,生怕女儿的要求,会让自己丈夫尴尬,所以,连忙阻止。

    不过,她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,张传涌却是笑着摆了摆手:“倩倩,阿爸当然记得了,你看,阿爸给你带回来许多礼物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抱着女儿向院门走去。

    院门外此刻已围满了人,旁边的邻居知道外出打工的张传涌回来了,都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而且,这次张传涌所乘坐的是一辆奔驰豪车,确实是让大家又惊又奇。

    貌似能坐这样的豪车回家,张传涌肯定是在外面发了财。

    来到外面,张传涌一边向四周的邻居们打招呼,一边已是叫驾驶员打开了后备箱。顿时,满满的一箱礼物,呈现在了张倩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哇,阿爸,你真是天下最好的阿爸,我爱你!”

    张倩兴奋之极,抱着父亲的脖子,就吧滋吧滋亲了起来。

    车箱中不仅有她要的芭比娃娃,还有各种文具和故事书,更有许多她可以穿的衣服裙子和鞋袜。

    满满的一个后备箱,这么多礼物,这是她自出生以来,从所未曾收到过的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她那幼小的心灵,被满满的幸福和甜蜜给充塞了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们,也发出了惊呼,许多人用羡慕的眼光望着车子,再看看张家人,由衷地发出了赞叹。

    朱惠娟的身形却是微微一滞,目光望向了丈夫,眼中满满的都是疑惑。

    她刚才可是听乔伟娜和张横说了,丈夫在菲岛过得很惨。这次回来,更是一无所有,怎么现在一下子变得如此的阔绰了呢?

    朱惠娟却哪里知道,张传涌之所以能带回这么多礼物,甚至是开着豪车回来,这全是张横的功劳。

    在知道张传涌就是洙惠娟的妻子后,张横自然不能让传涌大哥寒酸地回家,所以,他在打电话的同时,让田文胜手下的工作人员,为张传涌好好地安排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张传涌当时在岛上的时候,冒着枪林弹雨,为自己送来雷管。自己与他,也算是患难之交,钻过同一个战壕,这份情意,还是不可抹灭地。

    当然,张横也早已为张传涌打算好了今后的工作,以自己与港岛几位巨头的关系,随便给张传涌安排个工作,都能保他一辈子无忧。

    张倩抱着一大堆玩具,欢天喜地地进入了屋里,张家顿时变得无比的热闹,邻居们一个个上来道贺,气氛热烈之极。

    好半天,人们这才渐渐散去,屋里只剩下了张横以及乔伟娜和张家三人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这回真是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张传涌激动地握住了张横的手,这个老实巴交的中年男子,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心里满满的都是感恩。

    “传涌大哥,你跟我客气什么,我们可是一起打过那些菲岛鬼子的。”

    张横拍拍他的肩,目光却是落到了张倩身上:“传涌大哥,倩倩的病情,我可以帮她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张传涌和朱惠娟浑身剧震,神情刹那变得激动无比,两夫妻不约而同地叫道:“张兄弟,你真的能治倩倩的病?”

    “嗯,是的!”

    张横慎重地点点头:“其实,倩倩的病,是受了你家的风水冲刑。”

    张横说着,手指指向了院落。那里,正有一个水泥台,正斜对着张家的门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沼汽池,冲了你家的风水。”

    张横继续道:“这才让倩倩得了肾病。”

    “呃,竟然是这个?”

    张传涌和朱惠娟互望一眼,满脸的惊异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们,旁边的乔伟娜也是神情怪异。

    他们还真没想到,一个沼汽池,竟然能让张倩生如此严重的病。问题在于,张家三口,其他人都好好的,为什么就偏偏冲了倩倩呢?

    更何况,这院落里有五家人家,住着数十口人,好象别人都没有生这样的病,怎么就只有张倩呢?

    几人的心中都充满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沼汽池确实是大冲煞。”

    张横语气变得凝重起来:“你们家在这院落的东边,这个沼气池正好位于院落的东南。”

    “东南之位,在风水中,它的卦位属于巽,代表长女,属木,与东方同属青龙之位。”

    张横解释道:“这个方位上,不能有臭水和脏物,不然,就犯了青龙怕臭。你们院落在这里挖了一个沼汽池,正是犯了这一条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这个沼汽池上面还筑了一个水泥敦子,更是冲上加冲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摇头:“从风水角度来说,东南方位宜平坦,不可有高耸尖锐之物,这个水泥敦,正好犯了这一条。而且,水泥敦子在五行中属土,土克水,正好克了倩倩的肾。因为,人体中,肾属于五行的水。”

    “啊!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传涌和朱惠娟脸色变得很是难看,一边的乔伟娜更是满脸的惊叹。

    张横的话,虽然他们还是有些西里糊涂,但总算是明白了一些。只是,他们做梦都想不到,一个沼汽池,加上上面的水泥敦,就能造成如此的危害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这都是我不好!”

    张传涌满脸的愧色:“这里本来没有这个沼汽池,是我和阿娟搬到这里来后,这才造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张传涌早年也是住在农村,记得农村的人们,为了生活方便,便会在附近造沼汽池,产生的沼汽可以用来烧饭做菜。

    来到这里后,因为生活的艰苦,每一分钱都需要节省。他便想到了造一个沼汽池,一则能给家里节省煤汽费用,也可让这里的环境稍微好一点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这种贫民区,根本没有厕所等公共设施,许多人的大小便都是随便乱倒的。院落里有了这个沼汽池,正好用来盛放粪便,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至于沼汽池上方的水泥敦,却是在倩倩出生后造起来的,为的就是怕倩倩在院落里玩,不小心掉到沼汽池中。

    那知,他这样做,却是给自己的女儿造成了巨大的冲刑,以至于女儿从小就生肾病,让她经受病魔的煎熬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传涌心中确实是充满了愧疚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传涌目光迫切地望向了张横:“张兄弟,那现在该怎么办?我们该怎么样化解这个风水破败。还有,你说倩倩的病可以治疗,那需要怎么样才能治?”

    张传涌的心此刻变得无比的炽烈。女儿得肾衰这么多年,他自然清楚肾衰的治疗。

    貌似在如今科技也算是发达的医学界,肾衰却仍是绝症,除了透析能维持生命外,除此就只有换肾。

    那么,张兄弟他会用什么办法来治女儿的病呢?难道张兄弟的医术,比现在世界各国的先进医疗都高端吗?

    不仅是他,旁边的朱惠娟也是神情迫切,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,心中难以莫名。

    “传涌大哥,这个沼汽池填埋就行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:“它留在这里,冲刑很大。就算以后你们不住在这里,也不要留下它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早就为张传涌做了打算,既然准备帮他们一家,确实也不会再让他们住在这个贫民区。

    “至于倩倩的病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起来:“我需要用一些特殊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啊,特殊手段?”

    张传涌夫妻又是一怔,神情刹那变得无比的激动起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