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5章 冰封的小公主
    张倩被送到了圣玛得亚医院,与乔正阳住在了同一个高干病房里。当然,并不是说她要去医院进行检查,而是医院的条件比较好,那里才适合张横施展,为她进行诊治。

    圣玛得亚医院本来就是何锋林投资的,因此,这里大开绿灯,对于张横这位何总的贵宾提出的任何要求,都予以满足。

    “倩倩,叔叔等会要给你检查一下,你怕吗?”

    张横站到了张倩的床边,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张叔叔,倩倩不怕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瞪大了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,勇敢地道。

    “嗯,倩倩真乖,真是个好姑娘。”

    张横欣然点头:“那倩倩好好睡一觉,等醒来的时候,什么都好了,可以象其他小朋友一样,去上学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小姑娘的脸上露出了向往的神色:“倩倩也可以象其他小朋友一样,去上学吗?”

    虽然已经九岁了,因为家境贫困,又身患重病,张倩到现在为止,还没有进入过学校。

    这次之所以生日礼物,想要一本三字经,就是她想让阿妈朱惠娟教她认字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眼前的张叔叔说,自己病好后也能去上学,这顿时让她兴奋之极。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,张横的话似是有魔力,病床上的张倩却已是慢慢地闭上了眼睛,竟然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    张家夫妻,乔家三口,此刻目光都凝注到了张横的脸上,人人神情紧张。

    虽然见识过张横在岛上为阿尔贝克治疗的神奇手段,但是,现在的张倩情况可完全不同,她是肾衰已严重到要换肾的病人。现代医学到如今仍是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嗯,可以了!”

    望着床上甜甜睡去的张倩,张横的神情也变得肃然一片。

    他手一翻,一粒透着冰寒气息的晶体,已握在了掌心,正是从荒岛上取来的冰龙精晶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晶光暗逸,寒气四射,冰龙精晶已悬浮到了张倩的头顶。

    刹那,一股冰寒的气流,笼罩住了床上的小姑娘,她的身上,慢慢地竟然积起了一层雪白的晶霜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张倩,整个人就象是一个冰封的小公主,在身上那层晶霜的掩映下,全身的皮肤都似乎变得透明起来,显得纯净之极。

    四周的几人却是连呼息都要停止了,他们怎么也没想到,张横竟然会先冰封张倩。

    但是,对张横的信任,却没有一个人敢置疑,更没有一个人敢出声,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喘,生怕打扰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叱!”

    张横低喝一声,手指轰然一点。

    刹那,他的衣袖内,一道银光闪过,灵犀已曲扭摆舞着,迅速钻入了张倩的小腹中。

    “呃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几人终于忍不住低低地惊呼了起来,满脸的好奇。

    张横却也不解释,目光一凝,天巫之眼开启,细细地洞察着张倩的情况。

    人体的肾脏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器官,它的内部全是血管状组织,在医学上被称为肾小球。以便利于人体新陈代谢产生的废物,在随着尿液排泄时,可以进行过滤。

    肾衰病人,肾脏内的肾小球会萎缩,最后血管状组织全部封闭,从而让肾失去了正常的过滤功能。

    此刻,张横利用冰龙精晶,冰封了张倩的生机,让她的各项生理,完全处于了近乎停止的状态。

    可以说,现在的张倩,已是处于了假死的状况。

    当然,张横这样做,也是有目的地。那就是最大程度地减少小姑娘的痛苦。

    他这次为张倩治疗,就是要让灵犀钻入她的体内,把她肾脏中封闭而堵塞的肾小球,完全打通。

    这一个过程,相当于是刮骨疗毒,以张倩的身体,根本承受不了。所以,为了避免给小姑娘造成痛苦和影响,张横在摧眠了她后,便让她进入了假死。

    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中,呈现出了灵犀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只见,它化为了一道银丝,正缓缓地钻行在张倩的肾脏内,所经过的地方,那些已萎缩而僵化的血管状组织,顿时变得有了生机,闪起了一层淡淡的光芒。

    为了能促使小姑娘的肾功能恢复,张横这回是真的下了血本,让灵犀含着极阴灵魄,在打通肾小球的同时,不断地用极阴灵魄的奇异能量,滋养她的肾脏。

    极阴灵魄是当日从华老家那口古井中所取得,它本身就蕴含了极强的生命力。一般用它浸泡的水就能让人恢复生命力。现在张横却用它本体来滋养张倩,足见张横对小姑娘的重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极阴灵魄五行属水,与肾脏的属性完全相符,由它来滋养肾脏,更是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渐渐的,张倩那萎缩得只有大核桃一样的一只肾,已开始复苏了,表面上闪起了淡淡的光泽,有了生机。

    病房里的气氛无比的紧张,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注在张横和张倩身上,人人感觉气都要透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朱惠娟更是双手合什,嘴里喃喃地念道着什么,她是在祈求上天神灵的保佑,期待着女儿的病情可以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乔伟娜这个心地善良的姑娘,目光晶亮地望着张横,一双素手,下意识地紧紧握成了拳头,心中更是在呐喊:“张横,你可以的,你一定可以的,你一定会把倩倩的病治好。”

    对张横,她充满了莫名的信心,眼前的这个男子,给了她太多的意外和惊喜,她相信,这一次也不会例外,他一定可以创造奇迹。

    时间象是突然停滞了,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,当所有人都紧张得鼻尖上都冒汗的时候,张横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:“好了,幸不辱命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手一招,一道银光从张倩身上飞闪而过,没入了他的衣袖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悬浮在小姑娘头上的冰龙精晶,也刹那消失。

    不过,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张横手指又是一点,一粒闪烁着氲氲华光的珠子,再次飞出,珠子中,有一团黑白相间的气流,正在缓缓流转,美伦美焕。

    这粒珠子,正是阴阳精魄。

    被冰封的张倩,要让她从假死状态中醒来,自然不是简单的解冻就行,而是需要阴阳精魄的阴阳之力,来唤醒,这样,才不会造成对她身体的伤害。

    果然,随着阴阳精魄散发出柔和的光芒,小姑娘身上那层冰晶渐渐的溶化开来。

    “倩倩,倩倩!”

    张传涌和朱惠娟夫妻,冲到了床边,迫不急待地呼唤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阿爸,阿妈!”

    张倩缓缓地睁开了眼睛,她的意识还有些迷糊:“我好象睡了一觉,做了一个奇怪的梦,梦见我成了白雪公主,在一座美丽的冰雪宫殿里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倩倩,宝贝!”

    夫妻俩的眼泪忍不住又下来了,紧紧地搂住了她: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好舒服,阿爸,阿妈,我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轻松过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小姑娘的脸突然涨得通红,神情中也现出了羞涩:“阿妈,我要嘘嘘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朱惠娟和张传涌浑身剧震,脸上却是刹那露出了惊喜若狂的表情:“倩倩,你真的好了,你的病真的好了!”

    肾衰竭病人,到了晚期,因为肾功能完全失效,就没有了小便,体内的水份,全靠做透析才能排出去。

    张倩自五岁后开始做腹透,就已是再也没有小便过。此时此刻,她竟然说要嘘嘘,这岂不是说,她那已停止了四年工作的肾脏,又恢复了功能吗?

    “张兄弟,谢谢你,谢谢你,你替倩倩治好了病,我张传涌来世就算做牛做马,都无法报答你!”

    刹那的惊喜,张传涌猛地反应了过来,死死地抓住了张横的手,眼眶里已擎满了泪花,身体也因激动而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是啊!是啊!”

    朱惠娟抱着张倩,也来到了张横的面前,感激得难以自己:“张兄弟,你是我们一家的大恩人,我们一家子,来世当牛当马,也报答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抱着女儿,就要给张横跪下叩头,嘴里道:“倩倩,你快给张叔叔叩头,是他救了你的命,给了你新生命,你一定要谢谢他。”

    一家人如今对张横的感激,已是无以复加,也确实是不知该如何才能感谢眼前的年青人。

    “传涌大哥,朱大姐,你们不要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扶住了两夫妻,又从朱惠娟怀里抱过了张倩:“倩倩,现在你病好了,以后就可以去上学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叔叔,我真的可以去读书了吗?”

    张倩乌溜溜的大眼睛里,流露出了狂喜的神色,续尔,她兴奋地拍着小手高呼起来:“我也可以去读书了,我也可以去读书了!”

    吧滋!

    兴奋到了极点的张倩,在张横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,咯咯咯地笑了起来,笑得甜密之极,幸福之极。

    望着张家人与张横,乔正阳和胡雅芬眼眶早已湿润了,他们也为小姑娘的病情恢复,感到由衷的高兴。

    乔伟娜的目光变得一片炽烈,望向张横的眼神里,满满的都是小星星,眼前这个男子,又一次创造了奇迹,在她的眼里,张横的身影也变得无比的伟岸起来。

    病房里一片欢腾,这个时候,张横的手机响了起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