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6章 梦洁精舍
    电话是田文胜打来的,说是晚上在梦洁精舍,为他摆下了接风宴,到时,何锋林,吕浩良,胡祖林以及赵承山等人,全部会出席,庆祝他这次顺利归来。

    张横自然不会推辞。这次自己能从菲岛脱险,确实是全靠了这几位超级巨子的鼎力相助,他对他们也是充满了感激。

    安排好了张家和乔家的事,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,接张横的车子,已停在了医院外,当下,张横告辞一众人,向梦洁精舍而去。

    梦洁精舍在港岛的铜锣湾,这里也是一个富人区。不过,与浅水湾和深水湾不同,铜锣湾大多是一些港岛着名的会馆场所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,有的都是一些精致而典雅的园林建筑,每一处会馆场所,都是掩映在葱翠的树林中,显得特别的宁静清雅。

    此处是港岛真正挥金如土的销金窟,每一个能在这里开办会馆场所的人,都是有着极其深厚的背景。否则,也绝不能在这寸土寸金的铜锣湾,占有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梦洁精舍就在铜锣湾靠近海边的地方,占地有十数亩,整体的建筑完全是按苏洲园林的格局,精舍内曲径小桥,亭台楼阁,在这繁华的大都市,就仿佛是让人穿越了时空,有一种梦回百年的错觉。

    园林共分三进,一幢幢精致典雅的小楼点缀在树林中,在隐隐约约的灯光掩映下,景色特别的美丽。 张横进入了梦洁精舍,望着四周的环境,却也不禁暗暗点头。 梦洁精舍是会员制,不接待外人,一般普通的客人,也根本无法进来。因为,这里的会员非富即贵,大多是象田文胜,何锋林等这样的巨头。

    张横信步而行,往最里面的第三进走去。今天晚上,田文胜宴请的酒席,就摆在第三进最高档的梦洁阁。

    正走着,这个时候,突然后面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咯噔声,象是有个女子,正急急地向这边跑来,那急促的咯噔咯噔声,正是女人的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横不禁一怔。

    要知道,能进入这里的人,都是姿容无比的优雅,显得个个都是无比的高贵雍荣,他从门口进来,还真没有遇到过行迹匆匆的人。

    那么,难道后面的女子,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心中惊疑,张横不由转过了头去。

    然而,一个人影,却已是急冲冲地从他身边跑了过去,并且,因为跑得太急,还撞了张横一下。

    “啊,先生,对不起,对不起,不好意思!”

    撞张横的是个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少女,穿着一身淡雅的晚礼服,长得很是清秀绝丽。

    只是,她此刻行色匆匆,一张俏脸上更是现出了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她撞了张横,连连向张横道歉,满脸的歉意。

    “没事!”

    望着眼前的少女,张横不禁微微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因为,这个少女,他竟然有种依稀熟悉的感觉。但是,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,自己曾在那里见过她?

    张横心中不由很是狐疑,正想问少女。然而,少女向他鞠了个躬,却又匆匆地向前跑去,似乎是有什么急事。

    “她是谁呢?”

    望着少女的身影隐没入前面的树林,张横微微沉吟起来。但终究还是没能把她与自己认识的人联系到一块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张横也不再纠结,继续向梦洁阁走去。

    梦洁阁有三层,是一幢古典式的建筑,雕梁画栋,古色古香,清雅中透着一种古韵的奢侈。

    两名身穿旗袍的迎宾小姐,笑盈盈地站在门口,举止优雅,显然是经过了特别的训练。

    张横报上了名字,两名迎宾小姐的态度顿时变得无比的尊敬。

    开玩笑,她们当然知道,今天梦洁阁三楼上宴请的是些什么客人,都是港岛和奥岛顶级的商界或娱乐界的巨头。眼前的年青人,虽然貌不惊人,但是,能列席那些巨头的宴会,岂会是个简单的人物。

    张横却也不在意,微微一笑,便进入了梦洁阁。

    来到电梯前,见到电梯正在三楼上,他按下了按扭,正等着电梯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旁边一间包厢的门突然打了开来,一个少女的身影急匆匆地从包厢内奔了出来。

    少女一手拎着个小包,一手捂着嘴,脸色很是痛苦的样子,她似乎是要往卫生间跑,而卫生间就在电梯的转角处。

    由于跑的太匆忙,少女一下子与站在电梯门前的张横撞了个满怀,差点就摔倒。

    “呃,小姐!”

    张横吓了一跳,连忙伸手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但是,一扶住少女,张横又是一怔,脸色变得无比的怪异:“是你?”

    “呃,是你?”

    少女也同样惊呼了一声,满脸的异样。

    不错,这突然撞上张横的少女,正是刚才在路上碰到的那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两人还真没想到,在这里又会撞上一回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先生,又撞到您了!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少女猛地回过了神来,连忙又向张横道歉。

    说着,她的俏脸上,已是泛起了一团异样的红晕,而脸色也又现出了痛苦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横一惊,下意识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上卫生间!对不起!”

    少女干咳了一声,也顾不得再说什么了,急急地向张横鞠了个躬,匆匆地向前面跑去。

    “她被灌酒了!”

    张横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与少女说了几句话,他闻到了她嘴里喷出的一股浓重的酒气。而且,从她痛苦的神色,以及异样的脸上红晕,张横立刻判断了出来,她是被人灌了酒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心中很是奇怪,她比自己也就先进入这里一会儿,怎么就一下子被人灌成这个模样了呢?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目光望向了那间包厢。

    因为少女出来时太匆忙,包厢的门并没有关上,所以,张横隐约地看到了包厢里的情形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那包厢里坐了一桌人,正在推杯换盏。几个男女肆意的笑声,也隐约地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韩小姐的酒量真是不行,迟到罚了三杯,就不行了,哈哈哈!”

    正对着包厢门的座位上,坐着个年纪在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,肥胖的身材,看起来很有几分气派。

    此刻,他正搂着一个妖艳的女子,一边把手中杯里的酒往女子嘴里灌,一边喋喋地说着:“小乖乖,你可不能象韩小姐那样不经事,三杯就往卫生间跑,这算是那门子事啊!”

    “咯咯,元导,哪里哦!”

    妖艳女子咯咯娇笑着,整个人都要贴到那肥胖男子的怀里了,一边撒着娇,一边嗲嗲地道:“我今天可是舍命陪君子,元导让我喝多少,我一定都喝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才对!”

    被称为元导的男子大笑,拍拍妖艳女子的肩,又向四周举了举杯:“今天向公子赏脸来喝酒,大家一定要让向公子尽兴,否则,我可饶不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旁边响起了几个女子娇滴滴的应喏声,包厢里顿时又是笑声一片。

    因为包厢的门半虚掩着,从张横的角度,他只能看到门正对面的那个肥胖男子,里面其他人,却并看不到。

    然而,听着里面传来的笑声,听到那肥胖男子的说话,张横的眉头皱得更紧了。他已猜想到了刚才那个少女的事。

    显然,少女来的迟了,被罚了酒,这才会一下子被灌醉,甚至出现了呕吐的现象。

    微微摇头,张横收回了目光,就准备往电梯走。

    梦洁精舍虽然是个顶级大佬聚会的高档会馆。但是,说到底,这里仍是一处风月场所。在这酒红灯绿的地方,发生这样的事,其实也不算西奇。

    正想跨步,这个时候,包厢里又传来了那元导的声音:“向公子,韩小姐可是现在内地最红的人儿,今天好不容易让她过来。你可是要抓住机会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多谢元导,对韩以嫣小姐,在下是倾幕以久,这次多亏元导给在下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一个年青男子的声音传来:“在下一定会记下元导的这份情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向公子这就见外了。”

    元导连忙道:“在下还得请向公子在向总面前多多美言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好说,好说!”

    包厢里顿时又是一片热闹的笑声,夹杂着几个女子嗲嗲的撒娇,气氛暧昧之极。

    “韩以嫣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却是陡地一挑,他猛然记起来了,刚才那个少女是谁。

    韩以嫣是内地一个女演员,一年前演了一部青春偶像剧,是剧中的二号女主角。

    因为那部青春偶像剧在国内很火,所以,她现在也是个小有名气的明星。

    张横之所以会记得她,对她印象深刻,正是因为她演的那部电视剧,是母亲最喜欢看的。前段时间在家里的时候,张横有空就陪母亲看电视,母亲总是在他面前唠叨,说是剧中的女演员韩以嫣,长得真是清纯漂亮,与陆晓萱和马萍儿两女,简直是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然后,便是扯到张横身上,说是自己年纪大起来了,要是再过几年,就抱不动孙子了。

    李凤仙的意思,其实是在摧张横快点结婚,也好让她早日抱上孙子。只不过是借着电视剧中的演员在说事。

    张横一向对追星没兴趣,但是,母亲说的多了,却是让张横记住了那个演员韩以嫣,怪不得他刚才在路上遇到那少女的时候,感觉依稀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包厢里那位元导和向公子的说话,这顿时让张横心中咯噔一下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