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9章 羡慕妒忌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看到包厢里的情形,韩以嫣确实是被震憾了,她张大了嘴,满脸的震惊:“呃,这,这不是王祖英王天后吗?啊,还有林青遐影后,刘冰倩小姐,俄滴妈……”

    韩以嫣娇躯剧震,整个人惊呆在了门口。她是做梦都不会想到,这个包厢里,聚集着当今港岛影视歌以及模特这几个娱乐圈最顶级的当红明星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里星光灿烂,就算不论那几个顶尖的当红大姐大,其他的任何一个陪伴在酒席中的女子,哪一个不是演艺界的大腕?

    与她们相比,她韩以嫣这个刚有点名气的新人,那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,也只有给人家倒水提包的份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她心中骇然?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震惊,她猛地又反应了过来,陡地又想到了一件事。那就是:这些港岛最知名的女明星,聚集在这儿,看样子是在陪人喝酒。那么,能请得动这么多明星大腕的,这包厢里的人,又会是谁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:带自己来的那个叫张横的年青人,他对这里熟门熟路,显然就是从这里出去的。那么,这位从内地来的张横,又是个怎么样的人物?

    一时间,韩以嫣望望屋内,再看看身边的张横,望向他的眼神已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少,怎么跑到外面去了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包厢里的人,也看到了推门进来的张横和韩以嫣,众人不禁神情一阵古怪。

    尤其是大家看到张横出去一趟,身边竟然多了一个清纯秀丽的少女,心中都是又惊又疑。

    “田总,我刚看到一个内地来的朋友在下面,所以,就带她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,指了指身边的韩以嫣,语气变得意味深长起来:“这位是韩以嫣韩小姐,她是内地演艺圈的新星,她很受人欢迎。我母亲就是她的粉丝。田总,孙总,以后还要请你们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田文胜目光一凝,孙红建却已是站了起来,眼神怪异地上下打量韩以嫣。

    “哈哈,韩小姐我认识,前段时间确实是有人告诉在下,韩小姐表演很出色。”

    孙红建走上前去,笑呵呵地主动伸出手来:“韩小姐,在下孙红建,现任港岛帝王环宇影视集团的ceo,非常荣幸今天能遇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!您,您,您是孙总?”

    韩以嫣这回是真的惊呆了,眼前这个笑容可掬的中年男子,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帝王环宇的ceo,而且还主动上前与自己握手,对自己表现出如此的热情和亲切。

    帝王影视的ceo是什么?对于每一个影视界的人来说,那就是帝王般的存在,无数新人,就算是挤破脑袋,使尽懈数,想见这位大佬一面,也是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这位演艺圈的巨头,却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,还要与自己握手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韩以嫣震惊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一时间,她只觉脑袋瓜子嗡的一声,思绪一片空白,连思维也全部短了路,只知道机械地与孙红建握手,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然而,孙红建的举动,却让屋里的一众女星们,个个脸上露出了羡慕和妒忌,望向韩以嫣的目光也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也许,现在的这个新人女生,还只是演艺圈内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。但是,有今天的经历,一众女星们相信,今后她绝对会是一颗迅速升起的新星,大放光彩。

    不是吗?以帝王环宇的实力,要想提拔和捧红一个演员,那真是分分钟的事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内地来的女演员,看来这回是真的遇到幸运星了,今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啊!

    无限的羡慕和妒忌,不过,大家立刻想到了问题的结症。貌似这个小女生能得到孙红建的器重,这可不是因为她本身,而是那个站在她身边笑眯眯的张横张少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各位明星大腕的目光,又都落到了张横身上,眼神中不免都有些哀怨了。尤其是今天晚上,一直陪着张横的连红,她心里酸溜溜的,大眼睛里都要盈出温润的东西,心中暗恨张横这家伙太无情。

    “欢迎,欢迎韩小姐!”

    孙红建与韩以嫣握了握手,指了指宴席上的座位,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屋里的其他人,包括田文胜在内,一个个都向她投去了和善的微笑。

    韩以嫣有些受宠若惊,在一众明星大腕的前辈面前,脚步都变得有些小心翼翼起来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门外,电梯再一次打开,向靖康和元导两人怒气冲冲地出现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这小子跑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望望四周,向靖康骂骂咧咧地嘟囊着,正想走出电梯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脚步刚踏出电梯,一声冷喝传来:“对不起,先生,这里今天不接待外人,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向靖康一怔,当抬头望去,看到拦住自己的竟然是这里的两名保安,向靖康的火顿时一下子狂窜而起。

    他眼珠子一瞪,厉声骂道:“妈的,你们瞎了眼,连本少向靖康都不认识了,是不是不想在这里干了?”

    向靖康这回是真有些气不打一处来。他可是这梦洁精舍的常客,在此的服务人员和保安,那一个不认识他向大少。

    可是,他怎么也没想到,今天来到三楼,竟然还有保安敢拦他。这不是完全不给他向大少面子吗?

    一念及此,他已是有些怒不可歇。

    然而,让他更加想不到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先生,这里今天有贵客,所以,不招待其他人,请您下去。”

    两名保安仍是不冷不热地道,目光却已是死死地瞪住了他,看他们的架势,要是向靖康不听他们的话,绝对会毫不客气地动手。

    “啊呀,你们真是瞎了狗眼了,连向大少都敢赶。”

    元导在一边也看不下去了,陡地冲前一步,手指就指住了两名保安:“你们是不是新来的,也不打听打听,向大少是谁,要是你们得罪了他,马上就得滚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哼了一声:“还不快向向大少道歉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生,请下去!”

    元导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,两名保安已陡地一左一右携持住了他的两条胳膊,就准备把他拖到电梯里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元导大惊,他虽然不象向靖康那样有背景,但在演艺圈里可也是无数人须仰视的大导演,那里遭到过这样的待遇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又急又羞又怒,全身的肥肉都如同筛糠般抖动起来,却是气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狗东西,你们想造反啊!”

    这回,向靖康是真的惊呆了,也是刹那愤怒到了极点:“妈的,我倒要问问你们的老板梦洁,难道这就是你们梦洁精舍的待客之道吗?”

    “啊哟,向大少,谁招惹您了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边的走廊中,出现了一个女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女子一身得体的套装,年纪只有二十多岁,但浑身却充满了一种高贵典雅的气质,特别是她那雍荣的姿态,无不显示着她身份的不凡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的情形,女子也不禁一愣。

    “梦洁大姐头,本少正要找您,请您给本少评评理。”

    一看到那女子,向靖康身形一震,却也不敢再嚣张了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这梦洁精舍的老板王梦洁。

    别看她只是个女子,但是,在港岛铜锣湾这片地方,能建起一座梦洁精舍,而且还成为一众顶级富翁聚会的场所,她的背景自然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据说,王梦洁曾经也是演艺界的大腕。只不过,她出道三年,就在她的演艺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,却突然如同是流星划过,之后就消声蹑迹,再也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里。

    而在港岛的铜锣湾,却多了一座梦洁精舍。

    最初的时候,人们对于梦洁精舍的女主人,还有许多人会暗中垂涎,甚至还有不少人想借机一亲芳泽。

    但是,无论是什么人,敢打梦洁精舍主意的,却没有一个人会有好下场,甚至许多人从此就从人间蒸发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一再发生,不久之后,大家都已明白了,这位梦洁精舍的女主人,绝对的招惹不起,就算是港岛最顶级的大佬,也休想动它分毫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在她的背后,绝对有着无比恐怖而强大的靠山。

    从此,再也没有人敢在梦洁精舍招摇,更没有人敢打她的主意了,而来这里的人,无论老少,都会亲切地叫她一声梦洁大姐头。

    所以,刚才向靖康在两名保安面前叫嚣得厉害,但当真正面对王梦洁的时候,却那里还敢有丝毫的蛮横。

    “梦洁大姐头,刚才有个家伙,带走了本少的一位女伴,进入了这三楼的包厢。”

    向靖康深深地吸了口气,这才把事情的原由说了出来:“我追到这里,但是,您的两个保安,竟然拦着我们不让进去。您说,难道这就是梦洁精舍的待客之道吗?”

    “哦,你确定是进入了这三楼的包厢?”

    王梦洁俏脸的神色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亲眼看到他们上来的。而且,这三楼就只一个包厢,他们当然是进入了里面。”

    向靖康答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王梦洁笑了,笑的很是有些意味深长:“如果是这样,那向大少你就自己去找吧!”

    说着,她朝两名保安使了个眼色,神情中满是难以喻意的意味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