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04章 生死之交
    第二天,田文胜就去拜访特首,把有关情况向特首做了说明。接下来的几天,大家就一直在等待消息。

    张横可没闲着,没事就在何锋林的别墅地下车库里,炼制药剂,并为轮换而来的董信以及百强和李章旭三人,进行了炼体强化。

    三人的效果也非常不错,而且,身上的旧疾也完全得到了治愈,这让他们对张横都是感恩戴德。

    张横心中也是非常的高兴,有这五人的测试,现在他对自己所炼制的药剂也有了更直观的了解,性能完全已是掌握。

    当下,他也不迟疑,把药剂已炼制成功的消息,通知了郑甫一司令员。

    下午,一架军用直升机就直接从奥岛降临港岛,神鹰特种队的总教练李盈上校,亲自来找张横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张兄弟,了不起!”

    李盈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董信等三人,眼眸中顿时闪过了一抹异彩。

    他也是位兵家修者,自然就一眼看出,经过了药剂粹炼的三人,体质已与普通人不同了,隐隐有踏入玄门修者的力量。

    虽然,因为他们年纪已太大了,今生却是没有希望再进行修练,但是,张横研制出来的药剂,能达到如此的功效,确实仍是出乎了李盈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看来我们神鹰特种队这次要取得好名次,是真的有希望了。”

    李盈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,神情中掩饰不住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哈哈,李大哥,这全靠大哥平时训练有素。否则,光靠药物提升了体质,也不管事啊!”

    张横还是很佩服李盈训练出来的特种兵,由衷地赞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想不到张兄弟也会拍马屁。”

    李盈大笑,气氛变得无比的热闹。

    “对了,李大哥,不知您在港岛军方有没有什么认识的人?”

    张横突然象是记起了什么,神情不禁一肃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张兄弟?”

    李盈有些诧异,他还真有些不明白,张横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李大哥,我也不瞒您说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一沉吟,把帝王大厦这边的实情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田文胜虽然前几天去拜访了特首,但是,得到的回复却并不如人意。

    特首自然是十分的支持环宇影视,对港岛的娱乐影视业也特别的重视。但是,问题仍是因为牵涉到了军方,他也不敢直接拍板。

    毕竟,特首虽然是行政长官,但却也无权干涉军方行事,更没有权力命令军方,只能进行协商和沟通。

    所以,特首当时答应田文胜,他会尽力促成此事。

    然而,事情已过了三四天,却仍没什么实质的消息,这让张横心中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张横可不能长期留在港岛,他在钱塘还有许多事要处理,更何况,他还答应了乔家人,要去江西看望他们。

    此刻,见到了李盈,张横突然灵机一动,这才问出了刚才的问题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,张横道:“李大哥,韩岛那些家伙确实是太阴损了,竟然窃取港岛娱乐业的气运,这完全是相当于挖人祖坟,毁人根基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有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李盈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,脸色也变得凛然无比。

    做为一名军人,李盈也是满腔的热血,听到韩岛的风水师,竟然采取卑鄙的手段,暗中破坏港岛娱乐业的气运,他脖子两边的两根筋顿时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港岛驻军部队的蛟龙特种队教练,是我以前同一个部门的战友,你这事我想他也许能帮上忙。”

    李盈也不犹豫,立刻答应为张横穿针引线。

    当下,他立刻拿出了手机,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翟鹏那家伙现在就在驻地,我们马上就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挂掉电话,李盈脸上露出了欣然之色。

    翟鹏正是港岛蛟龙特种部队的总教练,一位面目冷俊,不拘言笑的男子,一张如同刀削斧凿的国字脸,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军人特有的阳刚之气。

    当张横和李盈来到港岛军营驻地的时候,翟鹏已站在军营门口迎接了。

    “金眼雕,看你气色挺不错,在这里过得很滋润啊!”

    一见到翟鹏,李盈冲上前去,一拳就锤在了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翟鹏当年在神秘部门的时候,外号金眼雕。他也是位兵家修者,因为所修练的功法很特别,眼睛开合间会有金芒闪烁,眼神更是如同鹰鸷,所以,大家都叫他金眼雕。

    “嘿嘿,那能比得上你这条银龙。我看你才是过得逍遥。”

    翟鹏也不客气,一记老拳回敬给了李盈。

    银龙正是李盈的外号,他所修练的功法,一旦用起功来,全身会发出淡淡的银光,所以才得了银龙的绰号。

    续尔,两人相视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老伙计,好多年没联系了,怎么这次有空到我这里来?”

    进入军营,来到翟鹏的办公室,翟鹏有些惊疑地望向了李盈。

    “哈哈,兄弟,哥们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。”

    李盈也不拐弯抹角,手指指了指一边的张横,把今天的来意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兄弟,一句话,这事你帮不帮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翟鹏神情一凝,脸上露出了沉吟之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肯帮忙?”

    李盈眼珠子一瞪,已是站了起来:“张兄弟,我们走,这家伙没义气,咱们另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老伙计,别!”

    翟鹏连忙站了起来,阻止道:“这事我其实早已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几天前,我们接到特首那边传来的消息,就是想让我们配合港岛方面的特警,对钻石楼进行一次反恐行动。”

    翟鹏的语气变得凝重起来:“只是,我们李司令,前几天刚去上京开会,直到现在还没回来。据说这次会议,还会有好几天,所以,这事就这么担搁了下来,只有等李司令回来后,才能决定。”

    港岛驻军司令名李军,今年还只有四十四岁,是位少壮派的军人,在军中的威望很高。李盈自然认识这位司令员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知道,上京最近在开重要的会议,貌似奥岛驻军司令郑甫一,也赶去了那里,否则,要是他在澳岛,听到张横研制出了炼体药剂,肯定会亲自赶过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李盈的目光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“嘿嘿,兄弟,可是我们等不起啊!”

    李盈上前拍拍翟鹏的肩,对刚才自己的误会表示歉意,这才接着道:“你们特种队不是有特权吗?要是遇到紧急情况,完全可以临阵授命吗?”

    李盈这次是决心帮张横到底,所以,立刻提出了这个要求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有临阵授命的权力。”

    翟鹏眼神怪异地望了李盈一眼,他感觉今天李盈的表现很有些异常。

    曾经与李盈在同一部门共事多年,两人对彼此的性格都是非常的了解。李盈也是个不善言语之人,更是个刚正不阿的铁血军人。在翟鹏的记忆中,他从来就没有为别人的事,去求过什么人,更不要说是为人谋利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今天竟然一反常态,为了眼前这个张横所要求的事,来求自己,甚至还逼着自己马上答应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翟鹏心中暗自惊讶。

    那么,这个叫张横的年青人,到底有什么来历,或者是说,他究竟对李盈这家伙有什么特别的用处,才会让他对此事如此的用心?

    心中想着,翟鹏望向张横的眼神已有些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不会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韩岛的风水师,窃取港岛的气运吧?”

    李盈的神情变得更加的肃然:“你可是港岛驻军蛟龙特种队的总教练,难道还能袖手旁观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被李盈这么一激,翟鹏的脸色也变得难看无比,不禁爆了一句粗口:“妈的,欺人太甚,竟然敢在老子的地盘上撒野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不就得了,人家都欺到兄弟你门口来了,你还能忍得住这口气?”

    李盈立刻煽风点火。

    他是最清楚自己这位老战友的脾气,那就是受不得激。现在,果然是把他胸中的火气给点起来了。

    李盈心中暗自偷着乐。

    本还以为,接下来翟鹏会博然大怒,然后就马上答应了。

    那知,翟鹏骂了几句,脸色却渐渐平静了下来,目光灼灼地望向了李盈:“老伙计,不用激我了,老子现在养气功夫也非常不错了,你以前那一套现在对我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呃,你这家伙!”

    李盈一愕,老脸不禁也有些挂不住。

    “老伙计。”

    翟鹏的眼神陡地变得凌厉起来:“其实,要我们蛟龙特种队出手,也不是不可能,只是,你得回答我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你说!”

    李盈眼眸一眯,他突然似是意识到了什么,瞳孔里顿时闪起了一抹锐芒。

    “嘿嘿,明人面前也不说假话。”

    翟鹏冷俊的脸上,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意:“我知道老伙计你是个油盐不进的人,更不会为了不相关的人,跑到我这里来拉关系。嘿嘿,那么,你告诉我,这位张兄弟到底对你有什么作用,你才要如此不遗余力地帮他?”

    翟鹏可不是傻瓜,他已意识到了张横与李盈关系的不简单。而且,他更清楚,李盈现在是奥岛神鹰特种队的总教练,绝对是个忙人。尤其是再过半年,就要举行全国特种兵大比武。

    在这样紧要的关头,他却离开驻地,跑到了港岛为这个张横向自己来求情。

    那么,这岂不是说,这位张横,极有可能与他所带领的神鹰特种部队有关?

    一念及此,他的心陡然似是想到了什么,这才问出了心中的疑问,问起了李盈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