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09章 反客为主
    “这些鬼东西又要来了!”

    见到四周的鬼头白蚁突然有了动静,所有人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见识过刚才的情形,几人对这些鬼头白蚁,确实是有种发自内心的恐惧。貌似刚才仅仅只是一根巨柱上的鬼头白蚁,就几乎要了大家的命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这里所有的鬼头白蚁,突然发动攻击,别说就只有他们四人,就算是外面所有的特警加上特种部队的精英,也得被这些玩意给啃成白骨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四人的脸色都变得无比的难看。

    “妈的,炸死这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陡地,白继鑫和郭辉怒吼一声,已是开始掏腰间的炸药和手雷,准备动手炸鬼头白蚁。

    “不可!”

    张横大惊,连忙伸手阻止。

    “呃,张少,怎么不能炸?刚才不是把那些东西全给炸死了吗?”

    白继鑫和郭辉满头雾水,一时不明白张横的意思,甚至连杜洪魁也露出了狐疑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刚才与现在的情况不同。”

    张横叹了口气,手指指向了其他的八根巨柱和那座高塔:“刚才,那些鬼头白蚁是脱离了拘灵阵,你们的炸弹又被它们凝成的旋涡阵势吸引,炸弹炸开的爆炸能量,全部集中在了旋涡圈中,没有波及四周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横的语气变得凝重起来:“现在,这些鬼头白蚁,仍在拘灵阵上,如果要是炸弹丢过去,必然会波及整个九阴拘灵阵。到时,一旦炸弹炸毁了拘灵阵,那么,这里的所有鬼头白蚁,就完全无法控制了,甚至那个隐藏在此地的唐手流之人,也无法操控它们,这些东西将完全处于暴乱中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白继鑫和郭辉以及杜洪魁一听,尽皆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几人都是聪明人,立刻明白了张横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是吗?以这些鬼头白蚁的恐怖,要是它们成为无法控制的东西,一旦让它们逃出这个地下层,那么,整个深水湾一带,甚至港岛,都将会是一场惨绝人寰的灾难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如何不让大家心中骇然?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白继鑫和郭辉声音都有些发颤。

    做为特种部队的精英,他们并不怕死。但是,如果因为他们的原故,让整个港岛遭受一次灾难,这却是他们无论如何都无法承受的后果。

    “还有希望,让我来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陡地一凛,目光望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此刻,那些巨柱和高塔上的鬼头白蚁,蠕动更加的剧烈,一只只振动着翅膀,似是要飞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毕竟鬼头白蚁的数量实在是太恐怖,现在近乎亿万只,暗中操控之人,想让它们离开拘灵阵,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。

    因此,如今还有一定的间隙,可以周旋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陡地手指一指,一阵嗡嗡的轰鸣响起,众人眼前金光大作,一枚金印,赫然悬浮到了空中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金印金光大作,刹那飞向了那根已没有了鬼头白蚁的空柱,一道金光,刹那笼罩住了那巨柱。

    “呃,张大师?”

    杜洪魁摇摇脑袋,感觉有些看不懂张横的举动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此刻却也无遐向他解释,他的神情变得肃然无比。

    这枚突然现形的金印,正是镇海印。张横之所以突然祭起它,自然是有原因的。因为,镇海印中,被囚禁了一位唐手流太上长老的神魂。

    刚才,张横之所以会认出这九根巨柱,是一个上古的拘灵风水法阵,就是因为,他当日从那神魂中所获得的信息里,找到了这方面的内容。

    事实上,布置在这里的上古九阴拘灵阵,就是当年唐手流的太上长老从古迹中所获得。只是,那个风水法阵也是残缺的。后来,经过了他数十年的研究,这才让残缺的拘灵法阵重新可以使用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这位太上长老因大限已到,利用秘法转化为了一枚神符,从此休眠。

    不过,他研究出来的那个九阴拘灵风水法阵,却被他的后辈门人,用在了港岛这处钻石楼地下。

    当从意识中找到有关这部分的信息时,张横心头大震,因为,他在那些消息中,找到了操控九阴拘灵风水法阵的窍门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情况紧急,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只好祭起镇海印,准备驱动里面的那个神魂,来强行夺取此处的拘灵风水阵的操控权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镇海印怒旋狂转,一圈圈奇异的波纹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在镇海印那奇异的浑沌空间中,那个小人儿,陡地睁开了眼,双手也骤然做出了一个怪异的动作。

    刹那,一道金光,射到了那根巨柱上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巨大的青铜柱猛地振动起来,地面也仿佛是突然发生了地震一样,轰然摇晃,整座钻石楼的地下层竟然在上下浮沉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金光暴耀,劲气狂逸,巨大的青铜柱上,那阴刻的无数花纹,陡地象是活过来了一样,流转如沸。一股极度强悍,极度暴虐的气息,刹那冲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“啊!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神秘空间里,少女正全力操控身下的鬼头白蚁皇,想解禁外面的所有鬼头白蚁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一刻,她突然感到,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,猛然汹涌而来,竟然让她再也无法操控身下的鬼头白蚁皇。

    少女大骇,脸色骤变。这样的情形,是她这么多年来,从来没有遇到过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头鬼头白蚁皇,乃是她所在唐手流门派伺养数百年的元古灵物。是唐手流曾经的一位前辈高人,在机缘巧合下所获得,经过几代人的伺养,这才驯服了它,让它成为门派的镇派灵兽。

    后来,这头灵兽传到她手中,她从小就以自己的精血喂养,已是与它心神相通。为了能掠夺此地的气运,她这才带着这头鬼头白蚁皇,来到港岛,在钻石楼的地下布置了这些阵势。

    正是有鬼头白蚁皇和它的蚁子蚁孙,以及钻石楼的风水阵,他们唐手流才能掠夺港岛帝王大厦的囚牛龙脉。

    但是,她是做梦都想不到,此刻,这头鬼头白蚁皇,竟然会无法被她所控制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她骇然惊魂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外面的地下层中,地面的震动越来越剧烈,四周那八根巨柱以及中央的高塔,也轰然摇晃,似乎要倒塌了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柱冲天的金光猛地爆起,张横所掌控的那根青铜巨柱,猛地闪烁起了耀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幕无比壮观的情形,却是骤然发生了。

    只见,一道道金色的符纹,以这根巨柱为中心,向四周扩散开去,刹那把另八根青铜柱以及中心的高塔连接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地下层中,空间密密麻麻地出现了如同网状的金线,好象在空中布成了一张光网,把这里的所有巨柱和那座高塔,连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杜洪魁以及白继鑫和郭辉三人,一个个目瞪口呆,完全僵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眼前的情形实在是太震憾了,尤其是现在的张横,身影在那枚金印金光的掩映下,如同是降世的神灵,全身散发出了一股凛凛的神威,让人不敢逼视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纵然是杜洪魁身为一名三品玄门修者,却也是从来没有看到过。给他造成的震憾,实在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神秘空间里,少女猛地又是狂喷一口鲜血,身形一阵摇晃,几欲栽倒。

    但是,她却那里肯就此服输,陡然一咬樱唇,口中发出了一阵拗口而扭涩的音节:“拼了!”

    猛地,少女张嘴咬破了手指,低下头来,在身下鬼头白蚁皇的脑袋上,用她的精血,画出了一个奇异的符号。

    嚎呜!

    鬼头白蚁皇昂首怒嘶,发出了一阵凄厉的嘶鸣。似乎想奋力挣脱某种力量的束缚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地下层中,张横的眼眸陡然暴缩,目光也猛地望向了中央的那座高塔,眼神变得凛冽无比:“出来吧!你难道只敢躲在暗处暗算人吗?”

    不错,借助镇海印中那个小人儿的力量,现在的张横,已完全掌控了这里的九阴拘灵阵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那八根巨柱以及高塔上的鬼头白蚁群,已渐渐地平静了下来,又被九阴拘灵阵的力量所束缚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操控了九阴拘灵阵,张横也终于发现了隐藏在暗中的敌人。他可以清晰地洞察到,在高塔的一个黑暗空间里,里面就有一个人和一头巨大的鬼头白蚁,正哲伏在那里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猛然意识到,暗中隐藏之人,就是在高塔中。

    “啊,果然有人隐藏在这里!”

    杜洪魁和白继鑫以及郭辉三人浑身一震,顺着张横的目光,死死地瞪向了那座高塔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阵黑光爆起,高塔轰然剧震,在第九层的塔顶上,猛然打开了一道暗门。

    立刻,滚滚的黑雾翻滚而出,而一个人影也赫然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怪物?”

    杜洪魁和白继鑫以及郭辉惊呼,他们被那黑雾中现出形来的鬼头白蚁皇给震骇了。

    貌似这头全身金色的恐怖家伙,比起刚才的那头银色的鬼头白蚁皇,那完全就是小狗与牛犊的差别啊!

    所以,几人主动忽略了那个少女,反尔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鬼头白蚁皇身上,心中的骇然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这样一头体形庞大的玩意,该会是如何的恐怖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