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0章 十二生肖守护
    “贼子,去死!”

    少女和鬼头白蚁皇现形,陡地娇叱一声,手指更是点向了身下的蚁皇。

    “嚎呜!”

    蚁皇怒嘶,全身金光暴耀,它原本就被少女用精血摧发的秘法,蓄势以待,此刻体内力量轰然爆发,一股极其可怕的威压,陡地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整座高塔剧烈震动起来,四周的那八根巨柱上的鬼头白蚁,刹那蠢蠢欲动,似乎要脱离九阴拘灵阵,全部飞起来。

    “孽畜,还敢撒野!”

    张横冷笑,却哪里会有丝毫犹豫,轰然一指镇海印。

    顿时,镇海印怒旋更急,金光大耀,它内部的浑沌空间里,那个小人儿更是双眼暴睁,手中做出了奇怪的动作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剧震,极光骤耀,整个地下层轰隆隆摇晃起来,仿佛要垮塌。

    嚎呜!

    蚁皇却是发出了一阵凄厉的嘶叫,体内散发的那股恐怖威压,竟然如同是凝滞了一样,硬生生地被压制在了身周丈许范围,无论如何都无法再扩散开去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它的力量被压制,身体顿时如同是皮球般刹那鼓涨起来,丝丝丝金色的血液,也从它的毛孔中激射狂彪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站在蚁皇身上的少女,猛然浑身剧震,身形摇晃着几乎从它背上掉下来,口中更是陡地狂喷鲜血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骇然地望向了张横,冰冷的眼眸里满是惊骇。

    她是做梦都想不到,借用蚁皇的力量,竟然还被眼前这个年青人压制。

    那么,眼前的这个年青人,难道修为已达到了四品,否则,他又是如何能做到这一点?

    要知道,鬼头白蚁皇,这头存活了千年的灵兽,它的力量层次已是在四品,放眼整个玄学界,能与它相抗衡的,还真没几个。

    可是,眼前的年青人,不但可以抗衡,而且还以强悍的力量压制了蚁皇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它骇然惊魂?

    港岛什么时候,出现了这样一位可怕的年青高手?

    心中惊骇,少女眸中闪过一抹怨色,陡地厉叱一声:“贼子,本宫与你势不两立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少女手指轰然一点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四周黑雾暴逸,那只蚁皇昂首怒嘶,整座高塔却是轰隆隆地闪起了极度耀眼的光芒。紧接着,少女和蚁皇的身形,如同是波纹般荡漾起来,变得虚幻而朦胧。

    这座高塔的顶层,竟然布置了一个具有传送作用的风水阵。少女和蚁皇,此刻已是开启了传送模式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哪里走?”

    张横暴喝,做出了一个要攻击的姿式。

    但是,轰隆隆巨响中,那少女和蚁皇的身形,已是刹那消失,那里还能再追得上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张横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,身形摇晃着几欲摔倒。

    “张少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白继鑫和郭辉大惊,一边的杜洪魁也是脸色骤变:“张大师,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!”

    抹了抹嘴角的血迹,张横满脸的苦涩:“总算把那只恐怖的东西给吓走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暗叫侥幸。

    说实话,虽然借用镇海印的力量,驱动了被囚禁在里面的神魂,掌控了这里的九阴拘灵阵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如今的境界毕竟还低,要想强行驱动达到四品顶峰的神魂,也是勉为其难。

    因此,刚才他已是到了强弩之末,如果那少女不是被他强悍的表现所震摄,再坚持一会,只怕最后悲惨的肯定是张横。

    不过,那少女终究是身份特殊,在见识了张横的强大后,却是不敢拼死与张横一搏,这才会退走。

    一伸手,从衣服里拿出了几个玉瓶,张横咕咚咕咚把玉瓶里的药液全部灌了下去,脸色这才稍稍有了点血色。

    望望四周,张横的目光落到了那座高塔上。

    这里布置的风水阵,四周的九根巨柱只不过是辅助,真正的核心却是这座高二十多米,有九层的巨塔。

    细细看去,这巨塔的材质也应该是青铜,四周的挑檐上,挂满了铜铃。只是,因为巨塔上爬满了鬼头白蚁,所以,这些铜铃根本不会发声,似乎就成了装饰。

    “风铃通元塔,这竟然是一座按上古风水阵架构的风铃通元塔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变得有些怪异:“果然是大手笔!”

    风铃塔在风水应运中,是非常常见的道具。一般说来,风铃塔具有聚财镇煞的作用。如果家中或是商店里,摆上一座风铃塔,就能凝聚财运,镇煞挡邪。

    只是,一般的风铃塔大多也就尺许高低,象眼前这座高达二十多米的巨型高塔,自然是无比的罕见。

    当然,这座巨型的风铃塔,也不是普通的风铃塔,它有一个特殊的名字,被称为风铃通元塔。因为,如此巨塔,它凝聚的可不是普通的财源,而是天地间的元气灵力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向巨塔走去。

    杜洪魁和白继鑫以及郭辉三人,连忙保护在了他的左右,跟着进入了巨塔。

    塔的下面有一扇门,但因为那少女的离开,此刻塔门洞开,里面黑黝黝的一片。

    张横却没有丝毫迟疑,举步向内走去。

    他刚才利用九阴拘灵阵的力量,已对这巨塔的内部进过了探察,现在已是了然于胸。

    果然,进入塔内,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,也不见有什么机关,这座巨塔,原本就是蚁皇和那少女修练的秘地。

    进入塔里,张横并没有向巨塔的上面走去,目光凝注到了第一层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经历了刚才的战斗,时间已是过去了好几个小时,现在差不多是午夜十二点多,离约定的凌晨撤离,已不到五个小时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现在也无遐搜索上面九层,全部注意力都放到了第一层的地底。

    从当日在帝王大厦地下金汤池中探察到的情况,钻石楼能窃取地脉地气,完全是利用了鬼头白蚁布成的风水阵势。

    鬼头白蚁自然不能隔空钻入帝王大厦的地底,因此,张横可以确定,这高塔下面,必然有一个通道,通向帝王大厦,否则,那些鬼头白蚁在窃取了气运后,根本无法运送过来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目光在地面上细细地搜索了起来。立刻,他的眼眸一亮,终于看出了地面上的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叫白继鑫去外面找来了一些鬼头白蚁的尸体,然后把尸体中的鲜血撒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渐渐的,地面上便出现了许多奇异的图画。

    “十二生肖守护风水局!”

    杜洪魁眉毛陡地一挑,不由说道。

    不错,出现在地面上的图案,正是十二生肖的影像。只不过,这里的十二生肖,却并不是按顺序排列,而是有些杂乱无章,明明子鼠之后是丑牛,此处偏偏是晨龙,看起来让人感觉非常的别扭。

    不过,这正是此处十二生肖守护阵的奥妙所在。要破解它,必须推算出与它相对应的天元地支。

    十二生肖守护风水局,难就难在它是时刻变化的,是随着时间在不断地变幻阵势。如果换了一般的风水师,遇到这个风水局,还真只有望之兴叹的份。

    但是,对于张横和杜洪魁这两位达到了三品的大师来说,要破解它却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当下,张横掐动手指,默默地推演了起来,与此同时,脚下踏着奇异的步伐,在地面上的十二生肖的图案上,走起圈来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当张横最后一个脚步踏在亥猪头上的时候,巨塔轰然巨震,第一层的地面,缓缓地向两边缩了回去,露出了一个地下室。

    立刻,一幕无比诡异的情形,呈现在了几人眼前。

    只见,地下室并不深,也就只有四五米左右,却足足有数十平米的方圆。地面上,布满了一道道的沟壑,纵横交错,如同是一幅巨大的鬼画符。

    再看这些沟壑中,爬满了一只只的鬼头白蚁,如同是蛆虫般,蠕动着,曲扭着,摆舞着,看起来实在是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可以看到,这地下室的四边地基上,满是一个个洞,那些鬼头白蚁,正是从这些洞中,爬进爬出。显然,这个地下室与巨塔外面爬满的鬼头白蚁,相互连通,可以从外面直接进入这地下室。

    “张少,这塔应该是钻石楼窃取帝王大厦气运的根源所在。”

    杜洪魁此刻也已看出了点端倪,神情变得无比的炽烈。

    “是的,杜大师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:“在下当日在帝王大厦的地底,看到有鬼头白蚁布成的风水阵,想来,那些东西,就是通过这座巨塔爬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一边回答着杜洪魁,一边目光顺着地面的沟壑,细细地探察了过去,终于,张横发现,所有的沟壑的终点,汇集到了地下室中央的位置,而在那里,有一个地洞。

    只是,地洞被无数的鬼头白蚁所填塞,如果不是仔细探察,根本发现不了这里有个地洞。

    “应该就是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一喜:“这个地洞,应该就是通往帝王大厦地底的那个通道。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那里还会迟疑,思感刹那延伸到了地洞中,就想察看它的情况。

    然而,思感一探入,张横却是浑身剧震,脸色也猛地变得震惊莫名:“这,这,我的天!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