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1章 手谕
    “冷翠寒翡!这地洞竟然是用冷翠寒翡铸造的。”

    张横确实是被思感探察到的情形给震动了。

    冷翠寒翡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天材地宝,据说是产自千年冰封的寒冰层,只有在昆仑山以及珠穆郎玛这样的冰封千年的地底,才有可能生成,因此,被誉为玉中之皇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:冷翠寒翡,是炼制风水道具中,具有储物功能的芥子袋的主要材料。所以,冷翠寒翡,乃是这世上万金难求的天材地宝。

    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韩岛人竟然用这样珍贵之物,来铸造一条地下通道。

    虽然这条通道也就只是跟普通的自来水管差不多,但是,要在地下通行五十米,到达帝王大厦的地底,所化费的冷翠寒翡,该是如何的量?这可绝对是真正的大手笔,比帝王大厦用金汤在地下架构一个金汤池,丝毫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心中感慨,张横的思感迅速向里探去。

    果然,沿着这条奢侈的地下通道,张横的思感很快就来到了帝王大厦金汤池的池底,也终于看清了那个鬼头白蚁凝聚的奇异旋涡阵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身形再次剧震,眼眸骤然暴亮:“量天八斗,竟然是用量天八斗这件上古的圣器,才能储藏掠取而来的气运。”

    张横已是完全明白了钻石楼掠夺帝王大厦地脉地气的实质。

    在冷翠寒翡的管道尽头,有八只斗状的玉器,这正是那位唐手流太上长老记忆中的量天八斗。

    我们俗语中常说,才高八斗,意思是说,一个人的才华非常的出众,可以装八个斗。这里的斗,就是一种古代的计量单位,是古时人们用来称量米或其他粮食的一种器物。

    此刻,在那里,就布置了八个斗状的玉器,隐隐地凝成了阵势。张横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鬼头白蚁群凝成的旋涡,从金汤池中吸取地脉之气后,就会涛涛地灌入那八只斗中。

    虽然这八只斗每一只都只有酒盅大小,但是,源源不绝灌入的地脉之气,却完全被吸收了,仿佛这八个斗状物,就是无底洞。

    然而,张横却是立刻判断了出来,这八只奇异的玉制小斗,正是唐手流的一件镇派之宝……量天八斗。

    鬼头白蚁吸取的地脉之气,灌入这量天八斗,然后通过冷翠寒翡,输送入这座风铃通元塔。

    帝王大厦的气运,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被掠夺了。也怪不得那个少女和那只蚁皇要躲在这巨塔中修练,以此塔吸取的帝王大厦的气运,这里可以说是一处灵气无比浓郁的地方,比其他所在,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“这回哥们是真的捡到宝了。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这些,张横那里还会犹豫,手中结出了一个古怪的资式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巨塔的地底轰然震动,远处的那八只斗状玉器,猛地闪烁起了炽烈的光芒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那八只量天斗,光芒一闪,已消失在了原处,而张横的掌心,已出现了八只如同酒盅大小,整体晶莹透彻,闪烁着奕奕华彩的斗状物。

    张横有唐手流太上长老的记忆,因此,也就懂得如何收取量天八斗这件唐手流的镇派之宝。既然看到了,张横可不会客气,立刻据为了己有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量天八斗被收取,金汤池底的那个鬼头白蚁凝成的旋涡,刹那崩溃,所有的鬼头白蚁顿时被金汤池搅为了灰灰。

    没有量天八斗吸取地脉地气,仅凭鬼头白蚁组成的旋涡阵,根本无法承受气运的力量,它们全部爆体了。

    终于解决了帝王大厦气运被掠夺的危机,张横心中大快。量天八斗被自己收取,今后,韩岛唐手流,就算再想重新布置,也绝无可能,这天下可没有第二件量天八斗这样的圣器。

    “杜大师,下面有冷翠寒翡,你可不要客气啊!”

    张横转过头来,向杜洪魁道。他可没忘了,有好处大[家分,毕竟这次杜洪魁也是出了不少的力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大师,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杜洪魁自然也早已用思感在探察地底,他也发现了那根用冷翠寒翡铸造的管道,心中还在寻思,张横会怎么样处理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此刻,听张横如此说,他顿时兴奋不以,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能得到这样的天材地宝,杜家的实力,又会有一次飞跃,而他在杜家今后的地位,更是稳如泰山。

    杜洪魁那里还会客气,立刻跳下了地下室,手中地母神镜现形,已是开始动作起来,把四周的鬼头白蚁群迅速扫荡一清,然后就挖掘起了那根冷翠寒翡。

    白继鑫和郭辉两人却没有行动,仍是一左一右守护在塔门两边,全力戒备。

    做为特种部队的军人,他们这次行动的职责,就是保护张横和杜洪魁,他们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。

    收好量天八斗,张横的目光望向了高塔以及剩余八根巨柱上的鬼头白蚁,眉头微微皱了起来:“这些东西留在这里,可是个隐患。”

    张横可不敢保证,韩岛的唐手流,在发现他们布置在这里的阵势被破,他们的镇派之宝量天八斗被夺,会不会突然气急败坏,做出一些不理智的行为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地下的这些鬼头白蚁,是被拘禁在九阴拘灵风水法阵中,如果唐手流突然丧心病狂,把这些东西全部释放了出去,那么,这必然会给整个港岛,带来一场人间惨剧。到时,后果简直不敢设想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必须把这个隐患解除掉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再次祭起了镇海印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道金光刹那笼罩住了巨塔,塔尖上,猛然亮起了一点焰芒。

    下一刻,焰芒迅速扩大,向塔下漫延,只是一会儿功夫,整座巨塔竟然燃起了熊熊的烈焰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四周的那些巨柱,剩余的八根柱子上,也烈焰蒸腾,刹那间变成了八根火柱,熊熊燃炽。

    张横借助小人儿的力量,再次掌控了这里的阵势,并引动此地的地脉之气,开始焚烧被九阴拘灵阵禁固的鬼头白蚁。

    嗤啦嗤啦!

    焦臭薰天,焰芒刺眼,亿万鬼头白蚁,发出了凄厉的惨号,挣扎着,蠕动着,想挣脱巨柱和高塔飞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九阴拘灵阵完全禁固了它们的行动,这些鬼头白蚁,最终只有被焚成灰烬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抗议,我们抗议,你们港岛竟然强行霸占民用设施,进行反恐演习,这是违反国际法则,是对人权的侵犯。”

    深水湾外,原本被驱赶出去的钻石楼的人员,此刻不知怎么的,突然再次聚集了起来,上百人喊着口号,冲向了警戒线。

    领头的正是普正汉和普金玄师徒,后面跟着无数的黑衣人,一个个情绪激动,愤怒之极。

    虽然这次港岛军警两方联合,在深水湾抓捕恐怖份子,普正汉自一开始,就感觉事有蹊跷,意识到这事不对劲。

    但是,面对军警强势的态度,他却也不敢硬来,只好屈服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刚才,普正汉突然接到了一个消息,说是他们钻石楼的地下层,有人潜入,并对那里正在进行破坏,要他立刻组织人手,阻止这次港岛军警双方的行动。

    普正汉大惊,他这回是终于明白,这次港岛的行动,绝对是有预谋的,针对的正是他们钻石楼的地下。

    普正汉那敢怠慢,这才立刻组织人员,前来闹事,想强行冲破特警的封锁,赶往钻石楼。

    但是,特警这边,也是接到了死命令,在约定的时间未到之前,是绝不会放任何人进入。所以,双方顿时对峙起来,甚至在里面巡察的军方,也派出了军人,前来支援,几辆装甲车,挡在了路口,荷枪实弹的军人,一个个杀气凛凛,阻挡住了敢冲击道口的人员。

    “这些韩岛棒子!”

    指挥部里,张绍刚如同是热锅上的蚂蚁,在里面团团转,不停地看着手腕上的手表,嘴里咕噜着什么。

    翟鹏以及李盈等一众军方的人,也是个个神情凝重,脸现焦急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确实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外面韩岛钻石楼的人在抗议,而且,还邀请了韩岛以及其他周边国家的一些媒体记者,大肆地在拍摄。

    事态正在不断地扩大,要是这样下去,只怕明天的港岛,将会成为世界各国的焦点。

    这可是大家所不愿看到的。

    这不,刚才,港岛特首,半夜三更地打来了电话,要他们必须尽快结束这次行动,以最大程度地减少影响力。

    可见,特首也是为这次事件,彻夜未眠。

    “再不出来,老子都要跳楼了。”

    张绍刚狠狠地跺了跺脚,目光再次落到了手腕上。这已是他今天晚上不知第几百次看腕表了。

    “报告!”

    突然,门外传来了勤务兵的报告声,声音中充满了焦急:“特首的特别手谕。”

    “啊,快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张绍刚和翟鹏等人目光刷地落到了勤务兵身上,人人脸现诧异,他们还真没想到,特首在打了电话后,竟然还会送来手谕。那么,到底是出了什么紧急的事,会让特首如此慎重地发出手谕来通知他们?

    指挥部里的所有人,心中都是充满了狐疑,一种不祥的感觉,也让大家的心沉甸甸地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