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2章 暗潮汹涌
    “必须在凌晨前,结束这次行动。”

    张绍刚接过了手谕,纸张上一行龙飞凤舞的字迹,正是特首的亲笔字,他喃喃地念道着,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。

    翟鹏和李盈等人也凑了过来,一个个神情凝重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手谕上的内容,仍是刚才电话中的内容,只不过,透露了一个消息:韩岛的元首,通过电话,直接向特首提出了抗议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钻石楼那边,竟然把事情捅到了韩岛的最高层,想利用国际关系的力量,来阻止这次港岛的行动。

    因此,特首为了表示慎重期间,不仅亲自打了电话,而且还让人送来了手谕。特首的意思已是非常的明白,他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,能让这次行动,按计划到约定的时间,这已是他最大的极限。

    因此,不管事情有没有成功,必须在约定时间到来之际,就得撤离,结束这次行动。

    “还有十分钟,这几个家伙,怎么还没有消息?”

    张绍刚放下手谕,又看了看手表,脸上的焦急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正是时,突然翟鹏的耳机响了起来,里面传出了一个男子的声音:“老鼠呼唤猫,行动结束!”

    “兔崽子,再不出来,老子都要被你们害死了。”

    翟鹏也顾不得用什么口令了,直接爆了粗口。

    老鼠正是这次白继鑫他们行动的代号,此刻,收到这信息,无疑就是说明,他们的行动已经成功。

    翟鹏兴奋的都要跳起来。而张绍刚等人,顿时松了口气,紧张的情绪,也在这一刻舒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噼噼叭叭!

    也不知是谁第一个鼓掌,刹那间,指挥部里掌声一片。所有人都为白继鑫他们的完成任务而喝彩。

    撤离的命令立刻下达了下去,一队队的特种军人,从深水湾撤了出来。只是,谁也没有注意到,在队伍中,此刻已混入了四个人,在一众军人的掩护下,夹杂在队伍里,大摇大摆地离开了警戒区。

    之后,外围的特警也开始撤退,只是一会儿功夫,原本警戒森严的深水湾,又恢复了原先的平静。

    普正汉和普金玄等一众钻石楼的人,立刻冲向了大楼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钻石楼,一片狼藉,从下面到上面四十八层,几乎全被翻了个遍,许多布置在这里的风水阵以及风水道具,遭到了破坏。

    军方的人可没那么好脾气,趁着这个机会,对钻石楼进行了大肆的捣毁。

    翟鹏可不是个胆小的人,自从知道韩岛的风水师,竟然敢暗中阴谋,掠夺港岛的气运,心中就憋了一团怒火。所以,在这次行动的时候,早就下了命令,让手下的队员,不用顾忌什么,想怎么干就怎么干,能怎么破坏就怎么破坏,这也算是给韩岛那些家伙一点小小的教训。

    望着各处如同是垃圾堆的钻石楼,普正汉气得差点吐血。不过,他现在可没有心思顾及这些,连忙冲向了地下层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来到地下层,看到下面已成为一片火场的情形,整个人顿时一声怪叫,口中狂喷鲜血,差点直接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钻石楼的地下层,这是这些年来唐手流化费了无数心血,也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,这才架构起来的基地。

    但是,他做梦都想不到,竟然一夜之间,这里就变成了废墟,这样的事实,如何能让他承受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如今正是他当值,一旦被追纠起来,就算他是派中的长老,也是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缓过气来,普正汉猛地反应了过来,连忙奔向了那座高塔,他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,希望巨塔地下的秘密还没有被发现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这丝侥幸,在下一刻轰然崩溃,巨塔的地下室已完全洞开,地面早被刨出了一个大坑,里面的冷翠寒翡管道,也被人给挖走了。

    思感往内一探,普正汉凄厉地一声惨号,再次狂喷鲜血,整个人直挺挺地摔倒在了地上,这回是真的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因为,他发现,地下的那量天八斗,已完全没有了踪迹,唐手流的镇派圣器之一,得自元古的一件风水道具已被人拿走。

    “什么?我们这么多年的心血全部化为了乌有!”

    港岛一处别墅里,此时此刻,几名老者与一名少女,正相对而坐。突然传来的消息,却是让几人尽皆惊怒交加。一名老者更是猛地一掌拍在了面前的茶几上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茶几刹那裂成了粉屑,上面的茶盏撒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阴谋,这是**裸的阴谋。”

    老者怒不可歇:“此事一定要查出是谁干的,我们唐手流绝不会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老者猛然似是意识到了什么,目光转向了少女,脸上的愤怒也强自压制了下来:“公主,您当时就在地下层中,应该看到了是什么人动的手?”

    “嗯,李长老。”

    少女冰冷的脸上,闪过一抹怨恨:“本宫当时确实是看到了那些人。”

    这位少女,正是当今唐手流的少门主,名叫李佳楠。

    唐手流在韩岛已流传了很悠久的历史,而且,它的背景也非常的特别。因为,最初的唐手流,就是韩岛还处于王朝时代,王室暗中组织的一个神秘门派,目的是为了能收罗各地的玄门异士,为王朝服务。

    只不过,后来,韩岛的王朝被推翻,韩岛的王室也退出了历史舞台。

    然而,当年一直传承下来的唐手流,却仍是流传了下来,并成为了韩岛没落王室掌控的一股力量。

    李佳楠就是曾经韩岛王室的后裔,因此,他在唐手流中,身份无比的尊贵,从小就得到了唐手流全力的培养,甚至连他们的镇派灵兽,鬼头白蚁皇,都交由她伺养。

    自几年前唐手流准备对帝王大厦动手,在地下布置了掠夺气运的风水局后,李佳楠就来到了此处。

    一方面,掠夺的地气地脉,让钻石楼地底,成为了一处极佳的修练场所。另一方面,她所修练的功法,离不开那只蚁皇。

    只是,她做梦也没想到,唐手流化尽心思多年,这才建起来的这个钻石楼地下基地,却在昨天晚上,被人破坏成了废墟。更让她心中震惊的是:唐手流的一件镇派之宝,量天八斗,也被人拿走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他,一定是那个年青人!”

    李佳楠的眼眸暴射出了摄人的寒芒:“我们的量天八斗,也肯定落在了他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并不知道张横的身份,但从当时的情形来看,在场的四人中,也只有那个年青男子,才能做到这一切。

    “传本宫之命,全力追查!”

    李佳楠冷声喝道,手指一划,凌空画出了张横的影像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几名老者尽皆躬身行礼,神情肃然之极。

    他们是唐手流中如今身份最高的几名长老,因为前段时间,钻石楼遭到对面帝王大厦的攻击,此事自然是引起了他们的高度观注,生怕因此而与整个港岛玄学界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这才会赶到这边,想为此事周旋。那知,如今却是出现了这样的事情,这几位唐手流的长老,也是个个震怒无比。

    就在唐手流暗中追查的时候,此时此刻,张横和杜洪魁已出现在了梦洁精舍。

    跟着军方的队伍从钻石楼出来后,两人便与白继鑫和郭辉他们分别,直接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梦洁阁的三楼那间包厢里,田文胜,孙红建等一众人早已等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“张少,杜大师,辛苦了!”

    看到张横和杜洪魁出现,田文胜和孙红建等人全部站了起来,一个个脸现迫切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早已得到了消息,钻石楼地下的设施全被破坏,帝王大厦的气运被窃取的危机已解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现在心中仍是无比地期待,想知道当时张横和杜洪魁在下面的情形。

    而且,现在所有人望向张横的眼神,都又有些不同了,感觉眼前的这个年青人,更加的神秘。

    不是吗?困扰帝王大厦的气运被夺的问题,有了他的出现,一朝解决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连田文胜等港岛娱乐业和商界的巨头,都无法与军方扯上关系。可是,张横却是就这么说服了军方,让他们实施了这次计划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年青人,它的能量之大,实在出乎了众人的想象。

    梦洁阁的三楼包厢中热闹一片,但是,现在的港岛,钻石楼事件却没有那么快平息。而且,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,此事不断地在被发酵。

    许多韩岛的媒体,大篇幅地报导了钻石楼遭破坏的照片,所展示出来的情形,确实是有些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当然,地下层那儿的情形,却完全被隐瞒了。毕竟,那是见不得光的,否则,就会引起港岛玄学界的反弹,唐手流可不想在这个时候,把事情变得复杂化。

    一些外媒,也在被唐手流的人收买后,一至把茅头指向了港岛的军警。

    唐手流这边,更是派出了代表,正式向港岛方面提出了抗议,并要求赔偿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场声势浩大的声讨,最终必将成为口水战。尤其是有反恐这顶大帽子在上面叩着,港岛这边,还真不怕外面的流言飞语,全当是放炮。

    外界闹得不亦乐乎,但这一切都与张横无关,从梦洁精舍出来,时间已是晚上的十点多钟。张横准备回何锋林的别墅。

    然而,车子刚开出不久,张横的心头陡地一震,脸色也猛然变得无比的凝重,心中暗道不好。

    不错,这一刻,他突然有一种被一条毒蛇在背后瞪噬的感觉,这让他猛地意识到,自己被人给盯上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唐手流那边的人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:“还是……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