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3章 死不瞑目
    “六仔,去西郊!”

    突然感应到自己被人盯上了,张横心中一动,立刻向驾驶员道。

    六仔名叫许浩然,二十五岁,是田文胜的一名贴身保镖。以前曾是某国的雇用兵。为了张横在港岛出入方便,田文胜特意让他为张横开车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张横的话,许浩然不禁眼眸陡地一凝。

    多年的雇用兵生涯,经历过无数次的生死考验,许浩然早已拥有了超乎寻常的敏感度。这也是他被称为六仔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这个六仔的绰号,就是指他的第六感特别的强大。

    因此,许浩然也已感觉到了后面有人在跟踪。

    他那里会迟疑,脚下陡地一踩油门,车子立刻如同是脱缰的野马,在公路上飞驰起来。

    他这样做,就是为了能更清楚地知道,后面跟踪者到底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果然,许浩然的车子突然加速,让后面跟踪的车辆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既然已盯上了张横,却那里肯就这么善罢甘休,稍一犹豫,立刻也加快了速度,狂彪着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尾巴是够长的,竟然有三辆车。”

    一边狂彪着车子,许浩然一边却是在仔细地观察后面的情况。此刻,看到公路上的车流中,出现异常的三辆车,立刻判断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那哥们就陪你们玩玩!”

    许浩然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。向后座上的张横道:“张少,坐好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一凝,已是明白了许浩然的意图。

    嘎吱吱!

    许浩然陡然一打方向盘,车子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啸,从车流中横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此刻,他们的车子正行进在港岛最繁华的环城高速上,车流量非常大,许浩然的凯琪跃野车,突然来了这样一个危险动作,顿时让后面跟着的车辆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刹那,喇叭声,刹车声响成一片,许多车子惊慌失措下,几乎就与其他车辆来个亲蜜的接吻。

    一时间,这路段的车辆,出现了混乱。

    许浩然却那里会理会,车子就如同是一头发狂了的野牛,在几个车道间迅速变换,歪歪扭扭地穿行在滚滚的车流中。

    他的驾车技术确实是堪称变态,每一次突然变道,往往是千钧一发之际,从车流中硬挤了过去。只要稍慢一分,就绝对能造成撞车的事故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却仿佛能预判到每一个细节,总是在绝无可能的情况下,险险地躲过,顺利地超车变道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这些举动,却是把公路上的车主们给害苦了,许多人吓得失声尖叫,路上的车流顿时大乱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家伙!”

    张横自然也没闲着,思感已探出车外,暗中观察起了追踪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立刻,他发现了最前面的一辆车子里,坐着一个老熟人,张横的神情顿时变得凛然无比。

    “擦,这家伙不要命了吗?”

    后面紧追的车辆中,第一辆的副驾驶室里,坐的正是满脸阴厉的普金玄。

    他是这次跟踪张横的人员之一。

    当李佳楠的追杀令发出的时候,他第一眼就认出了罪魁祸首正是张横。普金玄顿时兴奋无比。

    他对张横简直是恨之入骨,上回逮到机会,想在钻石楼上把张横灭杀,但最后功亏一篑,让张横跳入海里逃走。

    本以为有他师父普正汉出手,在海面上弄出了一场十二级的风暴,张横就算命最大,也绝对是难逃此劫。

    但是,他做梦都想不到,张横竟然还是活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姓张的,你敢与我们整个唐手流为敌,小爷倒是要看看,你还能活多久?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普金玄的眼神变得更加的怨毒。

    “追,不要让他跑了,一定要把他追上。”

    普金玄恶狠狠地向驾驶员道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已是拿出了手机,向他师父汇报起来。

    他自然清楚,以他的力量,根本不是张横的对手,所以,他的目的只是死死地咬住张横的车子,把他具体的位置报告给师父。接下来自然会有人去对付那小子。

    “呃,普先生!”

    驾驶员的脸色却是很难看,他完全被前面那辆跃野的疯狂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唐手流外门的一名保安,也是经过严格训练,在车辆的驾驶技术上,自认也是非常的强悍。

    但是,比起前面那位开车的,这位驾驶员简直是目瞪口呆,前面的哪里还是驾车,完全是在搏命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妈的,平时养着你们,现在要你们出力的时候,咋就耸了。”

    见到驾驶员萎萎缩缩的模样,车速明显降了下来,离前面的目标越来越远,普金玄气得指住驾驶员的鼻子就骂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失去了这次对付张横的机会。更何况,一旦盯住了张横,他就是大功一件。

    “普先生,我……”

    驾驶员还想争辩几句,但是,觉察到普金玄那恶狠狠的目光,他后面的话终于还是硬生生地咽下了肚里喂蛔虫。

    陡地,他猛地一咬牙,准备也学着前面的车子,来个强行穿插。

    但是,他刚一打方向盘,车子意欲变道,旁边就有一辆车子狂窜了上来。驾驶员吓得一哆嗦,下意识地就想缩回车头,退到原来的车道上。

    然而,他这一犹豫,却已是错失了变道的良机,他后面车道的车子,轰地一下,就撞在了车屁股上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,车子顿时抛了起来,在空中来了一个蛙跳,已被撞到了另一条车道上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那条车道上车流滚滚,哪里会想到,竟然会有车凌空被撞过来。顿时,狂彪而来的车辆,又一次轰地撞在了这辆车上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猛烈的撞击声不断,普金玄乘坐的车子,如同是玩具一样,接连不断地被一辆辆急驰而过的车子撞击,眨眼间便成了一堆废铁,直到撞到了旁边的路障围栏,这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嘀嘀叭叭,嘀嘀叭叭!

    刹那,环城高速上,这回是真的乱成了一锅粥,因为这次撞车事故,让八车道的十几辆车受到了影响,产生了连环撞击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环城高速,陷入了滩痪,十几辆车横七竖八地挡在了各个车道上,已完全把后面的车流给堵塞了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怎么开的车!”

    撞成了废铁的车辆里,普金玄整个人被弹出的汽囊包在了里面,但是,变形的驾驶室,却已是把他上半截身体几乎拦腰截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低头望望还在颤抖的下身,普金玄脸上终于露出了恐惧的神色:“不,我不想死!”

    然而,他的生命力,却在急剧地流失,他终于颓然地垂下了头,眼珠子死死地盯着前方,似乎还想望到张横乘坐的车子。

    这家伙是怎么也没想到,他竟然会死在车祸中,他是真的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少,尾巴甩掉了。”

    一阵狂彪,许浩然望着后视镜,看到后面高速上乱成一锅粥的情形,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六仔,牛!”

    张横竖了竖大拇指,由衷地赞道。他也是没想到,六仔的驾驶技术如此的变态,简直堪称是神驾手了。

    终于甩脱了追踪者,许浩然望望四周,脸上又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。手指却按在了仪表盘的一个按钮上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车辆的尾部,突然冒起了黑烟,眨眼间,黑烟就弥漫了数十米的路段,再次让这里造成了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不过,当许浩然的车子,冲出黑烟笼罩的区域,他的那辆车子,已完全变了个模样。

    不仅车子原本黑漆变成了暗金色,而且,车子的车牌以及车刑,也从刚才的凯琪变成了宝马。

    现在的车子,已根本成了另一辆,就算有车子紧跟在后面,也完全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辆车子是特制的,本来是田文胜的坐驾之一,因此,车内安装了许多不可思议的设备,以防不需之用。

    许浩然此刻却是用上了,他已注意到,后面有高速警察,正在追赶,他可不想被拦下来,更不想因为这事被请到警察局喝咖啡。所以,让车子来了个改头换面。

    果然,当车子在下一个道口下来的时候,那边的交警根本没意识到这辆车子,就是刚才在高速上狂彪,造成交通混乱的罪魁祸首,顺利地就通过了关卡。

    “张少,我看你现在住的地方不安全了,得换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许浩然回头问了张横一句,神情变得肃然无比。

    “嗯,是该换个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点头,他也已意识到,自己既然被人跟踪,而且,跟踪的人其中之一正是普金玄。那么,一定是唐手流想对付自己了。

    而以对方敢明目张胆地在高速上追赶自己,显然,对方肯定是已查清楚,钻石楼地下层破坏的事,与自己有关。

    他已隐约猜到,极有可能是当时在钻石楼地下层中,那个神秘少女,是她认出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以她能拥有鬼头白蚁皇,又能在那里修练,绝对的来历不凡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次的事情有些棘手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横纵然自负,也不敢说自己可以对付整个唐手流。

    本来,这次钻石楼地下层的行动,完全是保密的,他的参与,除了军方和杜洪魁以及田文胜等有限几个知情人外,根本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,因为地下层中那个神秘女子的出现,极有可能自己的身份,已然暴露。这让张横的心中不禁笼罩了一层阴云。

    那么,接下来该如何解决这件事情呢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