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4章 龙虎相
    俗话说,狡兔三窟。田文胜做为娱乐业的巨头,对于自己的安全自然更是无比的注意。在港岛,他许多地方都有居住的别墅。

    做出了决定,许浩然很快就把张横送到了西郊的一处住所,那里就是田文胜平时偶尔落脚的地方,一幢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小别墅。

    时间已是晚上十二点多,但是,张横却那里有什么睡意。

    这次钻石楼地下层的行动,虽然凶险万分,却也是收获不少,张横到现在为止,都没有好好整理一下。

    当下,他进入了小别墅的卧室,在地上盘膝坐了下来。心念一动,一大堆东西,就从魑魅铠甲的暗袋里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杜大师还是挺讲义气的。”

    目光落在了一叠如同是布片般被折叠起来的碧绿色物品上,张横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。

    这奇异的东西,正是冷翠寒翡。

    一般的翡翠玉石,都是坚硬的物质。但是,冷翠寒翡却完全不同,它是可以如纸张般折叠变形的奇异玉石,这才是它能被铸造成通道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这次,杜洪魁把那近五十米的冷翠寒翡全部挖了出来,却也没有一个人独吞,不但分了一半给张横,连白继鑫和郭辉也得到了一些。

    光是这分得的冷翠寒翡,就足以让白郭两人,退伍后吃穿不愁,一生富足了。

    当然,对于张横这样的玄门修者来说,冷翠寒翡的价值,并不在于它能换多少钱,而在于它有助于修练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的目光移向了旁边的八只斗状的小玉器,这正是唐手流的镇派风水道具之一,量天八斗。

    八只小斗,都闪烁着淡淡的华光,每一只的斗底,刻着一个奇异的文字。张横从那神魂的记忆中,知道这些文字是元古时的篆字,分别是天地,风雷,水火和山泽。

    这是八卦方位内的八荒名称,却也正是这量天八斗的变态之处:每一只天斗,分开来都有着它特殊的力量。而一旦联合,又会成为这世上一件极其恐怖的风水法器,可以吸取世间万物的能量。

    “叱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变得肃然无比,口中念出了一段扭涩的音节,手指轰然一点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八只量天小斗嗡嗡狰鸣,猛然悬浮到了张横的头顶,刹那间溶合在一起,化为了一只有尺许大小的玉斗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柱七彩的华光,从变大了的量天八斗中照耀而下,刹那笼罩住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好浓郁的天地灵气,果然是不可多得的元古圣器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骤亮,心中的振奋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从量天八斗中倾泄而下的华光,已如同是液态一样凝实厚重,把张横沐浴在了其中。这些华光,正是量天八斗从帝王大厦掠夺的地脉地气,因为还没有被炼化,所以仍存留其中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可不客气,把它占为了己有。

    以如同液态般的天地灵气,每一滴都如同是琼浆玉液,对玄门之士来说,那无疑都是宝贝。

    张横那会迟疑,立刻体内巫力真元运转,绵绵地吸收炼化起了这恐怖的天地灵气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丝丝的华光从他皮肤的毛细孔中渗入,他全身的体表,都泛起了异样的光彩,如同是玉泽一样,闪烁起了淡淡的毫光。甚至连皮肤下的经络脉理,都能隐隐约约地呈现出来。情形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再看张横的口鼻,更是出现了异象。两道白气,如同是缩小版的一龙一虎,曲扭摆舞,在他口鼻间流转,活灵活现。

    张横此刻的情形,如果被杜洪魁这样的高手看到,一定会无比的震惊。因为,这正是张横的力量开始突破到三品的中阶龙虎镜的兆头。

    黄帝内经有言,一朝吞就龙虎气,粹炼凡胎凝真体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对玄门修士修练的描述,意思是说,一旦练成龙虎气,那么,身体已开始从凡胎俗体,慢慢向传说中的真人体质转变了。

    在玄门修士中,三品是一个分水岭,踏入三品,每一小阶的进级,都意味着一次质的飞跃。张横自当日跨入三品,后来在钱塘禹王崖的海底,获得镇海印,得到这枚元古圣器力量的滋养,已是达到了三品初阶的顶峰。

    此刻,吸取了量天八斗内积蓄的液态灵气,已是开始向三品中阶突破。

    果然,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他口鼻间吞吐的龙虎二气,那一龙一虎的形象也更加的清晰,变得灵动无比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陡地,张横的体内爆起了一声如同是闷雷般的异响,全身的骨骼噼哩叭啦地象爆竹一样爆响连串。

    “突破了,真的突破了!”

    张横猛地睁开了眼来,眼眸中闪过了一抹奇异的光芒,而一股恐怖的威压,也从他体内轰然爆发,让四周的空气都似乎有了轻微的扭曲。

    感受了一下身体,张横脸上的笑意更浓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身体,如同是浸染了玉泽一样,体内的经络脉理,甚至是内腑皮膜,都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白玉光泽,身体的体质,果然与以前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传说中的真体吗?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着,心情喜难自胜。

    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随着体制的变化,自己对四周空气中的灵力,感应更加的敏感,而体内巫力真元,也有了质的变化,真元中,闪烁着点点的星芒,运转的速度,更是比先前快了十数倍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突然,身后又是爆起了一团极光,一声似龙吟的异啸,也陡然在张横的脑海响起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东西你也突破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猛然回头,脸上露出了狂喜的神色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张横的背后,一条金光闪闪的蛇形怪物虚影,正蒸腾曲扭,全身散发出了耀眼的金芒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金芒中是一条细如发丝的怪蛇形象。它不是灵犀又是什么?

    只不过,现在的灵犀,也有了变化,它头顶上的那根独角,变得更象龙角了,腹部中,原本只有一只爪子,现在却又多出了一只金爪,很是威猛的模样。

    龙犀在吸取了赵家祖坟的阴阳地脉,以及菲岛那座荒岛上的冰龙地气后,已是达到了二品的顶峰。这一次,张横粹炼量天八斗中储存的天地灵气,它也是获益非浅,终于一举突破二品的桎固,达到了三品的初阶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家伙,哥们这回是又多了一张保命符!”

    细细地感应着灵犀的变化,张横心情无比的畅快。

    现在正是用兵之计,明白了自己可能已在唐手流中暴露,被他们认定是罪魁祸首。那么,接下来就会是唐手流疯狂的报复。

    因此,张横心中其实也是有些犯愁,该如何应付唐手流。这也正是他今天晚上,要迫不急待地吸取量天八斗内的灵力,让自己突破的原因。

    现在,灵犀竟然也突破到了三品,这对于张横来说,无疑就是多了一个帮手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多一张底牌,就是多一份保命的保障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灵犀一阵曲扭,化为了一道金光,已飞入了张横的掌心,缠绕在了他的手指上。

    它与张横有心灵感应,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张横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目标就在前方!”

    别墅外的天仍是一片漆黑,时间还只有凌晨三点多钟,正是这天亮前最黑暗的时候。

    离别墅百多米外的一条公路上,一辆黑色的小轿车,如同是黑夜里的悠灵,正缓缓地向前滑行着。

    车子的后座上,坐着两名身穿黑衣的黑人老者,年纪看起来都已有六十多岁。

    两名黑人老者,手中正握着一块雕刻了一只血色狼头的古朴令牌,棕褐色的眼眸里,闪烁着凶残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嗯,就在附近了,血狼令的感应离目标越来越近了。”

    一名老者用怪异的菲岛语,叽哩呱啦地朝着前面的司机道。

    “是,凯西长老。”

    司机是位年纪三十多岁的黑人大汉,他连忙恭敬地答道,稳稳地驾驶着车子,向前行驶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!”

    突然,后面的黑人老者又是一声兴奋的厉喝。

    此刻,他手中的那块令牌,那只血色的狼头,象是突然活了过来,一对血瞳中猛地闪烁起了妖异的血光,死死地瞪向了前面的一幢别墅。

    那里,正是张横所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两名黑人老者脸现喜色,立刻确定了目标就在此处。

    这两人正是爱岂亚家族派出追查杀害德卡鲁凶手之人。

    当日爱岂亚家族的老祖,发下血狼令,整个爱岂亚家族,全部被动员了起来。那座荒岛,也立刻成为了调查的重点。

    只是,荒岛如今已成为了真正的荒芜,岛上所有的苏尔格公司之人,全部死亡,原本的非法劳工,也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从海事警卫队发布的消息,此地曾遭到了海盗的袭击,虽然海事警卫队及时赶到,但终究还是迟了一步,岛上无一幸存者。

    此事自然是引起了爱岂亚家族的怀疑,经他们仔细的调查,还是查出了一些端倪,貌似德卡鲁,就是在海事警卫队到来之前,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那么,这岛上,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所有的线索都以荒岛当日发生的事展开,后来,终于让他们调查到,海事警卫队之所以出动,似乎与港岛的几大巨头有关。

    于是,爱岂亚家族的力量,开始转向港岛这边。

    那知,一进入港岛,他们手上的那块血狼令,竟然有了反应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