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5章 夜袭
    当日德卡鲁自爆,虽然是想拉张横垫背,但他也想到,可能杀不了张横。

    所以,这家伙施展了一项狼族的秘法,在张横的身上,留下了他的灵魂烙印。而他死亡后,留在爱岂亚家族的灵魂之火,突然熄灭,这才会让他的老祖,立刻知道了他的死讯。

    老祖当时暴怒之极,发下了血狼追杀令,并把德卡鲁的一缕灵魂气息溶入了血狼令中。

    凭着这缕灵魂气息,可以追踪到杀害德卡鲁的凶手,一旦距离接近,会与留在凶手身上的灵魂烙印产生感应。

    爱岂亚家族的两名追查此事的长老,凯西和耶撒,怎么也没想到,刚进入港岛,血狼令就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这让两人惊喜若狂,立刻按着血狼令的指示,追踪了过来。

    此刻,目标越来越近,两人更是兴奋之极。

    “就在这楼上!”

    凯西的眼眸骤然血芒大作,死死地瞪住了别墅二楼的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房间里并没有点灯,但是,隐隐的有一股能量的波动在流转,这让他立刻意识到,上面是有人在修练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东方的玄门修士。”

    凯西和耶撒互望一眼,脸上都露出了惊怒交加的表情:“不管你是谁,敢杀害我们爱岂亚家族老祖的血脉后裔,这回都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处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,一股凶厉的煞气,陡然暴涨开来,两条黑影,如同是鬼魅般,已从黑暗中窜向了别墅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正在卧室中的张横,猛地浑身一震,脸色刹那凛然一片。

    他的心头,陡地感应到了一种警兆,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侵蚀了心神。

    修为跨入三品的中阶,张横的第六感更加的敏锐了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手指上正曲扭摆舞的灵犀,也嗤嗤嗤地昂起了脑袋,如同是蛇一样,猛然警觉,它也感应到了那股凛冽的煞气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正是时,朝南这边的玻璃幕墙,突然龟裂开来,咔喇喇地碎成了碎片,片片玻璃碴子,如万千箭矢,猛地射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黑暗种族!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暴缩,浑身气势轰然高涨,双手猛地划出了一个奇异的圆圈,向前推去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空爆骤响,劲气横逸,张横的身前,猛然出现了一个八卦的虚影,刹那卷住了狂彪而来的玻璃碎片,反击了回去。

    在感应到警兆的瞬间,张横的天巫之眼已开启,立刻洞察到了外面的情形,心中却是轰然剧震。

    他立刻从外面两人的样貌以及气息中,探察到偷袭的人是两名黑暗种族的狼人。而且,来人的力量非常的恐怖,竟然是两位相当于是东方玄门三品后期的强者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爱岂亚家族的人,这么快就寻找到了自己?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暗惊:“否则,怎么会有黑暗种族的狼人出现?”

    自从荒岛回来,张横自然也对菲岛的爱岂亚家族做了调查,从获得的消息所知,爱岂亚家族的实力无比的强大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自以为在荒岛的事,做的很彻底,他在离开前,清理过与德卡鲁激战的现场,把所有能清除的痕迹,全部做了处理。

    又有切尔克司令的照应,爱岂亚家族要想调查到自己头上,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然而,事隔没几天,几个狼人却突然袭击这里,这岂不是说,对方已瞄上了自己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确实是让张横心中很是震惊。

    不过,此刻他也无遐顾及这些,目前最重要的是应付了这两个老家伙。

    嚎呜!

    凯西和耶撒从楼下暴窜而来,他们也没想到,屋里的人反应如此的迅速,竟然在措不及防之下,还能做出反击。

    但是,这却是更激发了两人的凶性。两人身在半空,已是骤然变形,身形如同是充汽的皮球一样,急速暴涨,一股扑天盖地的威压,也刹那笼罩住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震,他可是见识过当日德卡鲁变身时的恐怖,以那家伙一品顶峰的力量,都能与自己这个三品初阶一拼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两个老家伙境界可是在自己之上,此刻变身,力量已是达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。

    张横那敢与他们正面抗衡,身形狂退,轰然撞破了身后的墙壁,向楼下纵跃而去。

    “小子,哪里走!”

    凯西和耶撒叽哩呱啦一阵乱叫,闪电般直扑而下。

    但是,身在半空,猛然尖啸乍起,一道金光划破夜空,向着凯西的眼瞳怒射而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凯西大吃一惊,已化为狼爪的手掌,猛然急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金光闪过,一道细如发丝的蛇状物,曲扭摆舞着,已刹那划过他的爪间,向着楼下的黑暗处飞射。

    “哇呀呀!”

    凯西气得怪叫不以,但他这一担搁,却已落在了耶撒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哪里走?”

    耶撒怒吼,紧追张横不舍,身形更是再次加速,眼看一对狼爪就要抓到张横的背心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楼下的黑暗里,猛然爆起了一窜火光,紧接着,枪声大作。

    怦怦怦!

    一连窜枪响,打破了凌晨的寂静,正狂跃而下的耶撒,身形却是如同是筛糠般剧颤,甚至不由自主地向上倒飞了几米。

    那一连串的枪弹,全部射中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不过,化形的耶撒,确实是强悍之极,那一串子弹,竟然只是把他胸口的衣郛打成了碎片,而他的身体,却连皮都没擦破。

    “擦,哪里来的怪物?”

    黑暗中,响起了许浩然的声音。

    当凯西和耶撒两人突然偷袭的时候,那撞破玻璃幕墙的巨大声响,顿时把在楼下的许浩然惊醒。

    做为一名曾经从无数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保镖,他立刻意识到出事了,连忙从屋里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,一切发生的太快,他窜出屋的时候,已是张横撞破墙壁,从楼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眼见有两个陌生人紧追张横,许浩然没有丝毫的犹豫,立刻拔枪射击。

    只是,他做梦也没想到,今天晚上出现的敌人,如此的变态,他的大口径手枪,竟然连人家的皮都没划破。

    “擦,是黑暗种族的狼人,我靠!”

    许浩然心头大凛。曾经在国外当雇用兵时,也曾执行过一些特殊的任务,他自然知道西方教庭和黑暗种族的存在。

    此刻看到空中跳下来的那两名老者的模样,立刻判断了出来,这两人乃是传说中的黑暗种族。

    这一惊非同小可,许浩然那里还敢再迟疑,连忙转身奔向了门外。

    开玩笑,黑暗种族是什么,那无疑就是东方传说中的怪物。许浩然就算自认强悍,却也不敢与这些非人类正面冲突。

    刚冲出门外,他立刻看到了门口停着的一辆黑色轿车,而一个黑人大汉,正探着脑袋,向这里张望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许浩然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,马上明白这个黑人大汉,肯定是那两名黑人老者的同伙。他连念头都没转,手中的枪就怦怦怦连开数枪,射向了那黑人大汉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一声凄厉的惨号响起,黑人大汉做梦也没想到,莫名其妙地就挨了枪子,他的脑袋顿时开了花,一下子瘫软在了驾驶室里。

    “张少,这里!”

    许浩然怒喝,身形狂窜而上,一下子窜到了车子边,把黑人大汉从驾驶室里拖了出来,自己已稳稳地坐上了驾驶位,发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“六仔!”

    张横这个时候已窜出了院来,后面的两人被灵犀和许浩然一阻,已落后他有十几米,他狂窜向了许浩然的车子。

    嘎吱吱!

    许浩然此刻猛打方向盘,车子刹那加速,陡地在原地转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弯,向前狂彪而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根本来不及开车门,直接撞飞了后车窗,整个人摔入了后座。

    “小子,哪里走?”

    身后,传来了凯西和耶撒的怒吼,两人陡然加速,想阻止车子。

    但是,许浩然的开车技术确实是变态,车子一发动,已如同是一头发狂的疯牛,哞哞怪吼着,排汽管里喷出滚滚的黑烟,已刹那窜入了黑暗里。

    车后,传来了轰轰轰的巨响,却是凯西和耶撒发了彪,眼见目标竟然在眼皮底下逃走,两人气得几乎要吐血,那里还忍得住,对四周的建筑就是一阵狂轰。

    顿时,小别墅如同是积木一样,轰然倒塌,灰尘滚滚,砖石乱飞。

    呜啦,呜啦!

    突然,遥远处传来了刺耳的警笛声,在这凌晨到来前的黑夜里,显得异样的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不远处就有个警察局,这里闹出如此大的动静,早已惊动了四周的邻居,已是有人报了警,警察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警笛声总算让凯西和耶撒两人有所冷静下来,他们互望一眼,立刻身形一闪,也没入了黑暗中,沿着张横他们车子开行的方向,狂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六仔,这回全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车子里,张横总算回过了气,望望两边飞速倒退的夜色,由衷地向许浩然道。

    “张少,保护您是我的职责。”

    许浩然神情凛然,却也立刻意识到了一件事,不由眉头又是微微一皱:“张少,现在该怎么办,我们应该去哪儿?”

    严峻的事实摆在了面前,以后面那两个老变态的力量,一旦被他们追上,绝对是九死一生。那么,现在的港岛,什么地方才能让他们避过这两个黑暗种族的追杀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