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6章 大开杀戒
    “六仔,去钻石楼!”

    张横微一沉吟,陡地眼睛一亮,向前面的许浩然道。

    “钻石楼?”

    许浩然一怔,但是,却立刻似是明白了什么,脸上不禁露出了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:“哈哈,张少,真是高!”

    他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狂踩油门,车子飞一般地向钻石楼所在的深水湾狂彪而去。

    后面,响起了一阵车子的轰鸣声,凯西和耶撒两人,也不知从那里抢了一辆车子,在后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正是凌晨,整个港岛还在沉睡中,路上根本没多少车辆,所以,许浩然的车子毫无阻挡,一路飞驰,半个小时后,已是来到了深水湾。

    嘎吱吱!

    一个急刹,许浩然在钻石楼门前停下。因为开的实在是太快,车子原地转了个圈,这才停止了狂冲的趋势。

    张横不等车子停稳,已是从后座窜了出来,向着钻石楼跑去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停下!”

    刚经历过一次大灾难的钻石楼,如今更是加强了保安,门口有四名黑衣大汉正守候在那儿。突然看到一个人狂窜而来,四人顿时怒喝,意欲阻止来人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有人要杀我,救命啊!”

    张横怪叫,却那里能被四人拦住,身形一曲一扭,使用了五圣戏中的灵蛇戏,在四人的中间窜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四名黑衣大汉根本弄不清状况,甚至还没看清来人的面貌,就已消失了对方的身影,这让四人大惊,正想向里面示警。

    “哇呀呀!”

    正是时,恺西和耶撒驾驶的车子也冲到了钻石楼前,他们是眼看着张横冲入了这楼里,此刻却那里会有丝毫迟疑,就跳下车来,向钻石楼里冲去。

    “啊呀,站住,黑鬼,你们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四名黑衣大汉气不打一处来,朝着两人就怒喝道。

    刚有人莫名其妙地冲进了楼里,现在又有两个黑人老头也来凑热闹,四名黑衣大汉是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到了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凯西和耶撒厉喝,那里会把这四人放在眼里,双手轰然一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惨号骤起,鲜血狂彪,四名黑衣大汉,做梦都没有想到,今天他们是撞上煞星了。被两人这一挥,四人如同四只麻袋一样,直抛了起来,身在空中,已筋断骨折,摔下地来时,完全成了一瘫烂泥,那里还能再活?

    “小子,哪里逃?今天就是躲到天堂,老子也要把你拉入地狱。”

    凯西和耶撒怪叫,向着钻石楼里狂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呜啦,呜啦!”

    陡地,整座钻石楼警报大作,刺耳的警报声刹那响彻整座楼宇。

    钻石楼虽然遭到了破坏,但是,这里的监控设备,在最短的时间内被修复。因此,门口发生的这一切,已被监控室里的人看到,立刻发出了警示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敢闯钻石楼?”

    四十八楼上,一间秘室里,普正汉猛地被惊醒,屁股如同是装了弹簧一样,一下子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看到水晶球中的情形,整个人不由一呆:“杀人了,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,妈的,疯了吗?”

    普正汉确实是被震惊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虽然玄门之人,有着他们自己的行事规则,很少受俗世的约束。但是,这里毕竟是港岛,毕竟是一个有着严格法制的文明社会。

    纵然是普正汉他们自视实力强大,却也得收敛,不敢肆意妄为,更不要说当众杀人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两个突然冲入钻石楼的人,却不分青红皂白,就这么大开杀戒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心中震动?

    不过,当他看清那两个人的模样,更是大为惊讶。

    “是黑暗种族的狼人,这是怎么回事,狼人怎么会杀上门来,我们唐手流可与他们没有任何的过节啊!”

    普正汉这回是真的迷惑了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敢迟疑,连忙身形一闪,冲出了秘室,向楼下跑去。

    他可是看出来了,这两个黑暗种族的家伙,凶残无比,根本不把人命当一回事,要是他去的晚了,也不知会有多少钻石楼的人丧命于他们之手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从四十八楼下来,却仍是去得晚了。此时此刻,一楼里已是成了人间地狱。

    钻石楼的警报响起,无数黑衣大汉从各个地方冲了出来,向门口涌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钻石楼的保卫人员,尤其是经历了先前的破坏,这里正在进行大恢复,所以,保卫人员几乎比以前多了几倍。

    他们怒叫着,一个个手里挥舞着电击棍等武器,就扑向了凯西和耶撒。

    “去死,你们这些蝼蚁!”

    凯西和耶撒大怒,他们现在更加断定,这里应该就是那个凶手的老窝,否则,那里会有这么多保卫人员。

    两人那里还会手下容情,立刻对着冲过来的人大下杀手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来说,也是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这场追杀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自视力量强大,但这里毕竟是港岛,又是人家的老窝,凯西和耶撒可不认为,堂堂的港岛玄门是只软柿子。

    要知道,对于西方的玄学界来说,东方玄门一直是最神秘的,别说是他们黑暗种族,就算是教庭也不敢轻易越雷池一步。

    如果这次不是因为老祖的血脉后裔惨死,凯西和耶撒两人是绝不敢随便在东方玄门的地盘上暴露身份。

    抱着快刀斩乱麻的心思,意欲速战速决,凯西和耶撒两人那里还会犹豫,已是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这回,那些黑衣大汉是真正的悲惨了,他们都是唐手流的外围弟子,也就是比普通人稍微强点,与这两个狼人长老相比,那完全就是被砍瓜切菜一样让人宰。

    刹那,惨号四起,鲜血怒溅,扑过去捉拿凯西和耶撒的人,全部遭到了无情的斩杀。一时间,钻石楼下,血流成河,断肢碎肉横飞,只是一会儿功夫,数十具尸体,就横七竖八地把一楼的走道给堵得满满,情形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呜呜呜!

    监控室里的监控人员,这回也是完全被震憾了,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惨烈的场面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监控人员立刻再次拉响了警示,而且,这回是直接启动了最高预警,呜呜的警报长鸣声惊心动魄,那是强敌入侵,己方伤亡惨重,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,这才会发出的警报。

    “强敌来袭?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钻石楼的地下层里,这一片废墟中,此刻正有一大群人在收拾这里的东西,并细细察看那座高塔和九根巨柱。

    李佳楠和六名老者,神情凛然地站在高塔的顶端,观望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地下层是整个钻石楼的核心,可以说,唐手流这么多年的心血,有大半倾注在这里。

    虽然遭到了张横他们的破坏,但是,李佳楠他们却仍是有些不死心,想恢复这里的布置。

    因此,等港岛的军警退出这里,她就带着几名派中的长老,赶回了这里。并且,从韩岛唐手流的大本营中,招来了一批擅长风水阵布置的高手,想重新恢复此处的阵势。

    然而,她做梦都没想到,外面突然响起了最高预警,这岂不是说,有强大的敌人再次来犯吗?

    “公主,港岛的玄门,真当我们唐手流是块软豆腐了。”

    一名长老脸色铁青,他还以为这次侵入钻石楼的仍是港岛玄门中人,所以,已是怒不可歇:“如果再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,我们唐手流以后就不用在这里驻扎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李佳楠的俏脸也是冰冷的可怕,稍一迟疑,厉声喝道:“全力出击,把入侵之人,拿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身周六名老者齐声应喏,已是快速向楼上奔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正是时,普正汉也从四十八楼上冲了下来,当他看到一楼的情形,整个人浑身剧震,一时也被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杀,你们这两头长毛畜生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普正汉刹那爆走,发疯似地冲向了凯西和耶撒。

    先前钻石楼在他当值时出事,他已是被李佳楠责罚。如果不是看在他为唐手流呕心沥血多年的份上,估计他这回早就被处于门派中的极刑了。

    这一劫难还没过,白天的时候,就传来了他弟子普金玄因为追踪张横,意外出车祸死亡的消息,这让他惊怒交加。

    要知道,普金玄名义上是他的弟子,但事实上却是他的私生子。正是当年他一夜风流,这才生在外面的种。后来找回来后,这才以弟子的名义,收在门下,精心培养。

    那知这次却死在了港岛,这让普正汉心都要碎了,这可是他唯一的血脉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两个黑暗种族的狼人,莫名其妙地杀上门来,更是大开杀戒,他满腹的怨气怒气和恨意,却是刹那爆发,全发泄到了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普正汉双手一挥,那串百节珠已刹那化形,迎风暴涨,轰隆隆地朝着两人罩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嚎呜!”

    凯西和耶撒怒吼,血眸里血光暴盛。他们自冲入钻石楼以来,如入无人之境。这是第一次遇到真正的高手,却也是激发了两人的凶性,立刻迎面反击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气劲横逸,碎石乱飞,普正汉却是闷哼一声,口中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以他一人之力,纵然是有百节珠相助,却那里是凯西和耶撒的对手?一招之下,已是受了不轻的伤。

    “快快交出凶手,否则,老子杀光这里所有人。”

    凯西和耶撒叫嚣,一股无比恐怖的气势,轰然高涨,弥漫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他们已是杀红了眼,此刻是什么也顾不得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