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7章 借刀杀人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怎么会是黑暗种族的狼人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李佳楠和六名老者,也已急冲冲地赶到。当大家看到场中的情形,也被这满地残尸的惨烈场面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然而,目光望到场中的两名黑人老者,李佳楠他们更是无比的震惊。

    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,这回公然攻击他们的人,竟然是来自西方黑暗种族的两名狼人。

    “住手,你们是什么人,为什么要攻击我们钻石楼,杀我们这么多人?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一名老者猛然怒喝,指着凯西和耶撒道:“难道我们韩岛的唐手流,与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?”

    “韩岛唐手流?”

    凯西和耶撒一震,他们直到现在,才知道自己攻击的地方是什么所在。

    两人的脸色也刹那变得有些难看。他们自然也是知道韩岛唐手流,那是一个传承了无数岁月的古老玄门门派,比起他们爱岂亚家族,完全不弱分毫,甚至还更加的强大。

    “嘿嘿,原来是韩岛的唐手流,怪不得敢对我们爱岂亚家族出手,还敢杀了我们老祖的血脉后裔。”

    刹那的震惊,凯西和耶撒却是猛地反应了过来,血眸中凶光暴盛:“我们乃菲岛爱岂亚家族的凯西和耶撒长老,这次来港岛,乃是奉我们老祖之令,擒拿杀害老祖血脉后裔德卡鲁的凶手。不管你们是谁,交出凶手,此事也就罢了,否则,我们爱岂亚家族与你们绝不罢休!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爱岂亚家族之人?”

    问话的老者身形一震,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。

    老者正是唐手流中的大长老,名叫李恩孝,正是这次因为钻石楼出事,特意赶过来的强者之一。

    只是,他却仍是被凯西和耶撒的话给震憾了。

    菲岛的爱岂亚家族,做为韩岛玄门的唐手流,自然也是有所了解,貌似那可是黑暗种族中一支非常强大的狼人。

    可是,唐手流的人,怎么会杀了爱岂亚家族老祖的血脉后裔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他李恩孝可没有听到任何有关这方面的消息?

    难道是派中什么人,暗中做了这样的事?这才惹得爱岂亚家族的两名长老,千里追杀,从菲岛追到了港岛?

    一念及此,李恩孝的心头震动了,脸上却是露出了又惊又疑的神色,目光转向了一边的李佳楠以及其他几名老者。

    与李佳楠在一起的老者,尽皆是唐首流中的长老,这次可以说,几乎已是聚集了唐手流中所有的强者。因此,派中有什么大事,这些人肯定有人能清楚。

    然而,李佳楠和那几名老者,此刻也是一个个又惊又惑。他们也是根本不知道凯西和耶撒所说的事情。心中的狐疑与李恩孝同样浓烈。

    “快把人交出来,我们刚才就是亲眼看到他进入了这里,还高喊救命。”

    见眼前一众唐手流的人,个个沉默不语,凯西和耶撒的气焰更上来了,两人厉喝:“难道你们唐手流真的想与我们爱岂亚家族不死不休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刚才你们亲眼看到他进入了里面?”

    这回,李恩孝更加的惊讶了,他的目光陡地转向了普正汉:“普长老,刚才什么人进入了里面?快把他叫出来!”

    “啊,李长老,那人根本不是我们唐手流的人。”

    普正汉也正满腹的狐疑,此刻猛然反应了过来:“这两位爱岂亚家族的长老,肯定是上当了,我们是被人当了挡箭牌。”

    刚才,从水晶球里,普正汉自然也是看到有人闯入。虽然,因为那人的身法太快,在水晶球中,他并没有看清来人的面貌。

    但是,从那人的速度中,可以看出,来人绝对是位高手。以唐手流门人的实力,应该可以列入长老的范畴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在此的所有长老,尽皆不是凯西和耶撒所要寻找之人。这让普正汉立刻意识到,刚才闯入的那人,绝对不是他们唐手流的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他已然有些明白了,肯定是有人借祸于唐手流,把这两个狼人引到了这里,意欲借他们唐手流的力量来对付他们。

    普正汉猜的确实是不错,张横刚才之所以让许浩然带他来钻石楼,就是想祸水东引,借祸于唐手流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他在进门的时候,故意大叫,说是有人要杀他,救命的原因。

    在一般人想来,当一个人受到生命威胁的时候,肯定是往他最熟悉,也是对他最有帮助的地方跑。这才能有人帮他阻挡敌人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却是偏偏反其道而行之,没有跑向自己人的地盘,而是把凯西和耶撒引向了敌人的基地。

    他就是要让这两方人来个狗咬狗,无论是谁伤了谁,张横都是不痛不痒,能看一场好戏。更是能削弱对方的力量。这可以说是一举两得之事。

    凯西和耶撒自然也是没有想到,他们的敌人会使这样的诡计,所以,他们在听到当时张横冲入门时喊救命,已完全相信,这里就是他的老窝。

    所以,进门的时候,才会肆无顾忌,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不是吗?与凶手同一伙的人,那自然全是他们的敌人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横就躲在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,看着场中这场好戏,心里偷着乐。

    张横曾经探察过钻石楼,自然知道,这里处处机关密布,每个地方都有监控。要是他敢乱闯,必然会被这里的保卫人员追杀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怕那些保卫人员,但他却也不敢象凯西和耶撒那样肆无顾忌地杀人。张横可是个法制社会的文明人。若是他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,只怕今后的麻烦那是一卡车一卡车地。

    因此,冲入楼里,他就趁着凯西和耶撒大开杀戒,把场面弄得一片混乱的机会,悄悄地施展了一个遁形术,隐藏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眼见凯西和耶撒把钻石楼的保卫人员,杀了个人仰马翻,残尸遍地,张横在震动的同时,也是偷着乐。

    对于那些无辜残死的唐手流人员,他可丝毫没有怜悯之心,这些家伙助纣为虐,这也是他们的报应。

    现在,凯西和耶撒两人,杀了这么多唐手流的人,已是与唐手流结下了仇隙,这却也是张横想看到的。这两伙人闹得越凶,对张横是越有利。

    “什么?不是我们唐手流的人?”

    场中,普正汉这话一出,顿时震惊了李恩孝等一众人。猛地,大家也立刻反应过来:“我们是被人利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凯西长老,耶撒长老,你们是中了奸人之计。”

    李恩孝脸现怒色:“你们刚才亲眼看到进入我们这里的那人,根本不是我们唐手流的人员,贼子是想利用我们来阻挡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说不是就不是吗?”

    凯西和耶撒那里肯信,他们可不认为自己是傻瓜,能轻易被对方几句话就给糊弄过去:“除非你们交出那小子,否则,今天我们绝不会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李佳楠,突然冷哼一声:“你们不要欺人太甚,不要以为我们唐手流好欺负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冰冷的目光扫过场中横七竖八躺满一地的残尸,神情更见凛冽:“你们无缘无故杀死我们这么多弟子,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还能如何?”

    凯西和耶撒本就是忍着怒火在与面前一众人说话,此刻却那里还忍得住,不由暴喝:“那就手下见真章。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两人已是不由分说,暴喝声中,再次出手。

    既然已是杀了这么多人,两人也知道今天的事绝对不能善了。所以,根本没有想要与对方讲和的意思,动手再说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他们狼族最野蛮的地方,凶性上来了,可不管三七二十一,杀个痛快再说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劲气暴逸,两人再次变身,已是如同是两头凶狼一样,直扑众人。

    “拿下!”

    李恩孝这回也是真的暴怒了,手一挥,厉声咆哮。

    立刻,三名长老,闪身而出,朝着凯西和耶撒冲了过去。一边的普正汉更是不敢怠慢,再次祭起百节珠,联手三名长老,围向了面前的两人。

    刹那间,场中激战再起,普正汉联同三名唐手流的长老,与凯西和耶撒打斗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不过,凯西和耶撒纵然强悍,但面对四名与他们在同一境界的对手,却也是立刻陷入了下风,一时哇哇怪叫,已完全处于了劣势。

    “搜,马上把那个暗算我们的贼子找出来!”

    李恩孝大喝,朝着一边那些战战兢兢的黑衣大汉大喝道。

    这些黑衣大汉,早就被凯西和耶撒吓破了胆。在对方杀死了数十人后,这些黑衣大汉那里还敢上前,纵然是人数众多,也全部都畏惧地躲得远远地。

    此刻,被李恩孝一喝,这才都回过了神来。他们立刻叫喊着,分散了开去。

    开玩笑,现在的这些黑衣人,恨不得离开这血腥的地方,眼前的那两个狼一样的怪人,完全就是恶魔。

    刹那,整个钻石楼再次象是一锅沸腾的米粥一样,被搅动了,所有的阵势启动,无数的黑衣人四处乱窜,想要把刚才闯入,隐藏起来的敌人给找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他,就是那个破坏我们地下层的人!”

    突然,李佳楠一声厉喝,手指陡地指向了一个角落,脸色难看之极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道极光闪过,角落里,荡起了一圈涟漪,一个人影从那里猛地现出了形来。

    不是张横又会是谁?他终于被李佳楠感应到了,暴露了行踪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