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8章 谁比谁狠
    “啊呀,这回糟了!”

    身影暴露,所有人的目光刷地一下聚集到了张横身上,张横心头大凛,不禁暗叫糟糕。

    当李佳楠和一众唐手流的长老出现的时候,张横心中顿时警觉起来。知道要想再隐藏下去,肯定要出事。貌似以这些家伙的本领,想在他们眼皮底下藏身,那是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刚才只不过是他们无遐顾及,要是事情拆穿,仔细一察,肯定能被他们找出来。

    于是,他就想趁乱溜走。那知,身形还没动,却已是被李佳楠一下子发现,此刻,更是被他们给盯上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诸位,这里怎么这么热闹啊!”

    张横装做是很无辜的样子,打了个哈哈,猛地一闪身,就向一个走廊冲去。

    “哪里走!”

    李恩孝怒喝,已带着另两名长老,直扑而来。

    “贼子,去死!”

    李佳楠娇喝,十指如蝶飞舞,一只水晶皇冠已赫然悬浮而起,发射出了耀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她对张横简直是恨之入骨,所以,在看到张横的瞬间,胸中恨意燃炽,却是刹那祭起了一件唐手流的镇派宝物天皇神冠,意欲一击把张横给拿下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却那里愿意呆在这里,与这么多唐手流的高手缠斗,眼见几人扑来,他不及思索,身形猛然横移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旁边的墙壁顿时被他硬生生撞出一个人形的缺口,他已一下子窜了进去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一连串轰隆暴响响彻,张横根本来不及找路,就这么以强悍的力量,一路撞破墙壁,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一时间,灰尘滚滚,碎石乱飞,整座钻石楼都轰隆隆摇晃起来,几欲倒塌。

    “贼子,该死!”

    李恩孝和两名长老怒不可歇,眼前的这个小子,那里是逃命,这是存心想拆了他们的钻石楼啊!

    李佳楠也是气得俏脸煞白,几乎要吐血。张横的这个行径,确实是太恶劣了点,根本就是在搞破坏。

    顿时,她也顾不得什么仪态了,娇叱一声,身形狂闪,朝着张横撞出来的那一连串墙洞,就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去了地下层!”

    追了半晌,李恩孝惊呼,他已从张横撞墙的路线上,看出了对方的意图,不禁大为惊疑。

    其他的两名长老以及李佳楠,也是又惊又惑,不明白张横怎么会不往外跑,而是往地下层跑,那里可是一个封闭的地方,根本没有出路,这岂不是自寻死路吗?

    然而,他们那里想得到,张横之所以往地下层跑,自然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他心中明白,要是被这几人缠上,自己今天是绝无幸理。唯一的办法,那就是得借助地形。

    可是,钻石楼是他们的地盘,张横就算最熟悉,也比不过他们对这里的了解。

    不过,灵机一动,他突然想到了地下层,那里的九阴拘灵阵,当时并没有遭到破坏,只不过是把拘禁在上面的鬼头白蚁全部给烧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而自己可以驱动镇海印里的小人儿,完全可以掌控那里的阵势,这对于张横来说,无疑就是一张保命符。

    所以,他马上做出了决定,想利用地下层中的阵势,来对付眼前这些人,只要利用九阴拘灵阵,把他们阻挡一下,自己就有可能脱身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那里还会迟疑,拼起了全身的力量,没命地撞破一堵堵的墙壁,往地下层那边逃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他已出现在地下层的入口处。眼前,大铁门洞开,竟然没有上锁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一怔。但是,他此刻也无遐细想大铁门没上锁的原因,身形一窜,已窜入了下面的石阶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小子是天堂有路不走,地狱无门自投!”

    随后追来的李恩孝等人,看到张横冲入地下层,不禁大喜:“小子,这回看你怎么死。”

    地下层外围的机关当日被破坏后,到现在还没修复,所以,张横很顺利地直窜而下。

    当穿过那个浑沌区域的黑暗锁灵阵,张横终于来到了地下层中。

    然而,举目一看,张横这回是真的傻眼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地下层中黑压压的一片,竟然有上百个黑衣人,正在忙碌着,清理地面的蚁尸,布置四周的设施。

    “呃,这么多人?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咕噜了一句,满脸的苦笑:“看来,这回是真要大动干戈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那边的一众大汉,也看到了这位不速之客的闯入。只是,他们还没弄清上面的状况,所以也搞不清来人是谁。其中一名站在高塔门口,看起来象头儿的人,朝着张横喝道。

    “嗯,本少前来监工。”

    张横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,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监工?”

    这名大汉正是这里的领头人,他满脸的疑惑,还真被张横给唬住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小子,给哥们滚!”

    正愣神间,张横陡地加快了脚步,狂窜到了大汉面前,一个大巴掌就甩了过去。

    顿时,大汉惨号一声,整个人如麻袋般直摔了出去,摔下地来,已是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横那会迟疑,夺路窜入了高塔内。刚才大汉挡住了进入高塔的大门,他不得不先把这条挡路狗给清除。

    “啊呀,这人有问题,抓住他。”

    四周的大汉们顿时反应了过来,一个个怪叫着,向张横冲去。

    高塔里也有人正在做事,听到外面的叫喊,连忙都赶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此刻的张横,那里还会客气,手中伏以神尺赫然现形,身形如同是一条灵蛇,冲着塔内的人群一阵狂挥乱舞。

    顿时,惨号迭起,悲呼连天,挡在面前的大汉,一个个顿时成了滚地葫芦,眨眼间便被他清了场。

    他一路向上,直奔高塔的塔顶,沿途遇到阻拦之人,毫不留情地全部给撩倒。

    “不好,他冲上风铃通元塔的顶楼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和李恩孝等人,这时也终于进入了地下层,听到高塔中传来的惨号,看到里面的混乱迅速向高层漫延,立刻意识到了敌人是冲向了塔顶。

    “快阻止他,他懂得操控这里的九阴拘灵阵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娇躯一震,猛地醒悟了过来,脸色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当日她与张横直接对阵过,那时就是被张横反客为主,夺取了这里阵势的掌控权。

    而从后来看到的废墟场景,更是推测出,张横对此处阵势的了解,更比她还要熟悉。否则,根本无法利用九阴拘灵阵,把这里所有的鬼头白蚁焚烧干净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张横窜上塔顶,她立刻惊醒。现在,她算是明白了,为什么此人不往别处逃,反尔会窜入地下层,原来,这是张横想要故计重施,借助这里的阵势,反过来对付他们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李恩孝等人一惊,脸上也都现出了焦急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清楚此处阵势的可怕,貌似那是只有宫主借助鬼头白蚁皇的力量,才能掌控的上古奇阵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直到现在,仍是无法搞清,来人如何能运转这里的阵势。但是,他们心里明白,一旦此处的阵势,被对方掌控,只怕自己这边这么多人,未必会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李恩孝惊怒交加,大喝一声,就准备追入塔中,阻止张横。

    “毁了九阴拘灵阵。”

    突然,李佳楠娇喝,冰冷的脸上,闪过了一抹狠色。

    “毁阵?”

    李恩孝他们一怔,但猛地反应了过来,顿时大喝:“毁了这里的九阴拘灵阵。”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刹那,四周轰鸣骤响,一众大汉听到两人的命令,那里还会犹豫,动手开始破坏起了矗立在场中的那九根巨柱。

    他们本来就是唐手流中,最擅长阵势布置的门人,是唐手流专门培养出来的专业人材。这次本是为了修复这里遭破坏的各种设施。现在,却是反过来要破坏这里的布置。

    破坏自然是比建设容易,百多人一拥而上,四周的那九根巨柱,不一会儿轰隆隆地就倒塌下来,整座钻石楼也剧烈地摇晃着,似乎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操,这个韩岛小妞。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已窜到了塔顶,正想驱动镇海印中的神魂,掌控这里的阵势。

    但是,透过高塔的窗户,看到下面这副情形,他的脸色一下子变了。

    风铃通元塔虽然是九阴拘灵阵的中枢,但是,四周的那九根青铜巨柱,也是这个阵势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两者相辅相成,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原本就是想掌控这个阵势,来反击唐手流的人。可是,现在四周的九根巨柱被破坏,九阴拘灵阵已失去了大半力量。要以这残缺的阵势,来对付下面一众高手,却是有些玄了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忍不住爆了粗口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已是赶鸭子上架,他想再离开这里已是完全不可能。所以,他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镇海印轰然怒舞,已悬浮到了头顶,他准备按计划把风铃通元塔的力量先掌控在手再说。

    然而,情况的发展,比他想象中更恶劣。

    “把这风铃通元塔也给我拆了。”

    李恩孝怒喝,手指指向了高塔。

    刹那,一众大汉叫喊着,涌向了高塔,手中工具乒乒乓乓地就朝着塔基挥去,拼命地拆起塔来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下面的塔基已是被拆了一半,整座高塔都摇摇晃晃,如同是独脚仙一样,眼看要倾倒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