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9章 功亏一溃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张横大急。不过,他现在孤身一人,身陷险境,却也只有拼命的份。

    陡地,他一咬牙:“拼了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手指轰然一指,八只斗状的玉器赫然悬浮到了他的头顶,氲氲华光闪烁,在空间流转起来。

    “天地风雷,水火山泽!”

    张横低喝,心念一动,一只鬼头白蚁王出现在了他的掌心,吱吱吱怪叫着,拼命地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这只鬼头白蚁王,通体完好,并没有受伤,只是全身被一道光索给束缚,却无法挣脱。

    当日张横利用这里的九阴拘灵阵,灭杀了所有的鬼头白蚁。但是,他却不会把每一根巨柱上的一只鬼头白蚁王给白白浪费。所以,他那时就把剩余八根巨柱上的蚁王,全部逮来做了活标本。

    此刻却是正好派上了用处。

    手腕一抖,伏以神尺现形,尖端的刀片,刹那斩落了这只蚁王的脑袋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一柱银色的血液冲天而起,却是瞬息没入了头顶上的那量天八斗中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量天八斗光芒大耀,一圈圈奇异的波纹,猛地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量天八斗的启动,必须以灵物的鲜血为媒,张横此刻利用了蚁王鲜血,发动了八斗的力量。

    嗤啦嗤啦!

    刹那,整座风铃通元塔的塔身上,陡地暴起了耀眼的电弧,迅速向下层漫延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四周风声大作,平地雷声隆隆,塔底猛然爆起了冲天的烈焰,滚滚的地下水,也不知从那里狂喷怒射,刹那卷袭了这一片空间。

    “啊呀,我的妈!”

    正在塔基下拼命地破坏铜塔的那些大汉,立刻遭了殃。许多人被电弧击中,顿时惨号着摔了出去,一下子头发倒竖,一个个如同是被烫了发一样,却哼哼哈哈地那里还爬得起来?

    其他的大汉,见机不妙,刚想逃窜,却被喷薄的地底焰火给波及,顿时成了火球。幸好,滚滚而来的地下洪流,把他们给卷走,总算没有让他们被活活烧死。

    但是,经此一遭,所有的大汉却那里还有战斗力,全部都瘫软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开玩笑,张横虽然不象凯西和耶撒那样凶残,不把人命当回事。但是,他却也不能再让这些大汉把唯一剩下的这座高塔给破坏。

    所以,他借助量天八斗蕴含的天地八方元力,把这些家伙全部弄成了瘫痪。

    “量天八斗,是量天八斗!”

    塔下发出了一阵怒吼,李恩孝等人,立刻发觉了塔顶上的异相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塔顶的空中,八只斗状物怒旋狂转,笼罩住了整座高塔,看起来炫丽之极,神秘之极。

    那八只斗状物,不是唐手流的镇派宝物量天八斗,又会是什么?

    李恩孝等人顿时暴跳如雷,惊怒交加,声嘶力竭地叫喊起来:“就是这贼子偷了量天八斗,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然而李恩孝的话声未落,高塔骤然光芒大耀,一道碗口粗的雷电,携着焰芒,朝着他狂劈而来。

    “啊呀!”

    李恩孝顿时被弄了个狼狈不堪,亏他修为深厚,这才堪堪躲了过去,却已是气得哇哇怪叫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哥们今天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厉害。”

    塔顶传来了张横肆意的大笑,他已开始驱动量天八斗的力量,灌入风铃通元塔,攻击李恩孝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哼!贼子,休要得意!”

    李佳楠的眼眸骤然暴缩,冰冷的脸上如凝寒霜。张横竟然使用量天八斗,来攻击他们唐手流的人,这无疑就是在打她这位少门主的脸。

    此刻的李佳楠,已是把张横恨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“天皇神冠!”

    李佳楠娇喝,双手轰然一指,一顶水晶皇冠,再次现形,已悬浮到了她的头顶:“镇!”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空间振荡,光芒极耀,水晶皇冠迎风暴涨,刹那间已化为了方圆近里许的大小,如同是一座飞来横峰,向高塔轰然罩落。

    天皇神冠乃是唐手流中最强大的风水法器,一向由门主保管,此刻,李佳楠使出了这顶天皇神冠,要镇压张横。

    “公主,我等助你!”

    李恩孝和另两名长老,猛地反应了过来,立刻身形一闪,站到了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三人同时伸手,口中更是喃喃地念道出了一段扭涩的音节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道极光冲天而起,整个空间轰然剧震,原本悬浮到高塔顶上的天皇神冠,猛地再次暴涨了一倍有余,嗡嗡嗡地如同重岳压顶,急速向下罩落。

    “擦!”

    塔顶上,张横身形剧震,脸色骤然而变,口中更是暴了一句粗口。

    虽然他借助镇海印内神魂的力量,可以驱动量天八斗。但是,毕竟他如今的境界,与那神魂相差太远,能发挥出神魂的力量极其有限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遭到李佳楠联手三名长老,使用同样强大的风水法器天皇神冠,却是立刻被压制住了。

    张横那个恨。如果不是九阴拘灵阵被对方故意摧毁,现在只剩下了半残的风铃通元塔,他岂能被这些家伙压制?

    可是,现在该怎么办?

    咔喇喇!

    一阵刺耳的异响响彻整个地下层,空中的那顶天皇冠如岳压顶,直迫而来。

    张横拼命抵挡,量天八斗光芒暴耀,想奋力挡住压下的天皇神冠。

    但是,天皇神冠的镇压实在是太恐怖,量天八斗虽然无事,但下面已半残了的风铃通元塔,却是根本无法承受,整座高塔一阵轰鸣,竟然硬生生地往地下沉了半尺,一下子就歪斜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贼子,受死!”

    李恩孝他们大喜,更加拼命运转体内真元,辅助李佳楠加持天皇神冠。

    轰隆隆,轰隆隆!

    阵阵闷响传来,高塔不堪重负,不断地往地下沉去。但是,因为地基早被破坏了一半,所以,它的下沉并不平衡,每下沉一尺,塔身就向一边歪斜几分。

    只是一会儿功夫,整座高塔的倾斜度,已是超过了四十五度,缓缓地就要向地面倾倒。

    “擦!”

    张横现在只有骂娘的份,他是做梦也不会想到,情形最后竟然会演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要是高塔一倒,他所有的倚仗将全部丢失,光凭自己一人之力,纵然是手中藏着拽着好几件元古圣器,但终究是个人境界不够,完全无法发挥出全部力量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等待自己的,将会是被眼前这些家伙生擒活拿,到时的下场自然是悲惨之极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的脸都微微扭曲了:“拼了,哥们就算要死,也得拉几个垫背。”

    陡地,张横一口鲜血狂喷而出,喷向了镇海印,同一时间,厉声怒喝:“碧血引魂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镇海印金光暴闪,它内部的浑沌空间里,那个小人儿全身骤然腾起了一团血雾,眼眸也轰然怒睁。

    张横已是准备不惜一切代价,全力驱动镇海印内的那个神魂,发动最后一次攻击,与下面的李佳楠以及李恩孝等人一搏生死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这口精血刚喷出,镇海印中的神魂还来不及动作,突然,一声震天动地的剧响响起,整座高塔轰隆隆地倾倒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地轰鸣,烟尘滚滚,钻石楼仿佛要崩溃了,剧烈地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张横却是站立不稳,整个人随着倾倒的高塔,向着地面摔去。

    眼前景物暴退,天空倒转,所有的意识在这一刻,仿佛全部翻转了过来。天旋地转,下一刻,张横猛地陷入了一片黑暗中。

    “哈哈,贼子,这就是你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李恩孝等人狂笑,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向倾倒的高塔冲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地下层是真正的成了一片废墟,高塔横倒在地面上,压塌了四周的墙壁,许多原本就瘫软在地的大汉,根本来不及躲闪,顿时被巨塔给压成了肉浆。

    一时间,这里惨号震天,血肉横飞,仿如是人间地狱。

    “啊呀,我的妈!”

    钻石楼的上面,无数的黑衣大汉正在四处警戒。但是,他们做梦都没想到,地下突然传来如此剧烈的震动,整座楼宇,似乎都要倾倒了。

    这让黑衣大汉们个个惊惶,人人恐惧,他们也弄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一个个怪叫着,冲向了大门。

    开玩笑,要是钻石楼真的倒了下来,这可就是被活埋啊!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普正汉与另三名长老联手,死死地缠住了凯西和耶撒两人,战斗无比的激烈。

    不过,借助钻石楼的阵势,凯西和耶撒两人已被困在了其中,一时半会的,想要冲出去,已是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钻石楼的剧烈震动,却也是把他们给吓了一跳,普正汉的脸色大变,他已意识到,这阵剧震是从地下层传来的。

    那么,地下层到底发生了什么,怎么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?

    一时间,几人倒是都停下了手来,忘了相互缠斗。

    “哈哈,贼子,敢与我们唐手流做对,今天叫你生死无门。”

    剧烈的震动终于渐渐平静了下来,李恩孝带着两名长老,也已来到了原先塔顶的地方,看到了歪倒在地上的张横。

    此刻,张横满身是灰尘,整个人狼狈不堪,嘴角还流着汩汩的鲜血,人却已是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嘿嘿,想就这么死吗?”

    李恩孝眼眸里闪过一抹残忍的光芒:“没本座同意,就算阎王要你去死,也得给我留下,嘿嘿,本座倒要看看,你到底是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李恩孝陡地手指一指,点向了张横的眉心,他准备对张横进行搜魂,追查出张横的来历,弄明白此人的背景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