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0章 王祖
    嗤!

    李恩孝的手指点在了张横的眉心。张横闷哼一声,缓缓地睁开了眼来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四周围着的众人,脸上不由露出了苦笑,知道自己被这些人给抓住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贼子,本座说过,会让你求生不得,求死无门。”

    李恩孝满脸的狞笑,眼眸中却满是怨毒:“敢与我们唐手流作对,还盗取我们的镇派之宝量天八斗,贼子,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。今天,本座要把你的神魂抽离出来,拘禁起来,让你永世不得超生。”

    李恩孝嘿嘿地阴笑着,他之所以要把张横弄醒,就是想让眼前的年青人,清醒着接受他的惩罚。

    而且,他最喜欢看受罚的人,在他面前痛苦地挣扎,最后悲哀地死去。这在他这些年的生涯里,已是成了一种极大的乐趣。

    然而,他后面的狠话还没说出来,陡地,他猛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号:“啊!”

    怒血暴溅,李恩孝的右眼,突然爆出了眼眶,他整个人顿时如同是恶鬼般厉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,李长老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四周的一众人大惊,连忙围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畜生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李恩孝凄呼着,手狠狠地一扯,竟然从眼眶里扯出了一根如同发丝般的东西来。

    那玩意晶莹透彻,仔细看去,好象是活物,正曲扭摆舞着,竭力地挣扎。

    “啊,这是灵犀……”

    四周众人发出了难以抑制的惊呼,以他们的见识,立刻认了出来,李长老眼眶里扯出来的东西,是一只灵犀。

    而且,还是力量达到了三品初阶的灵犀。否则,以李长老已隐隐即将突破到四品的强大,一般的灵犀,根本无法破开他身体的防护,直接把他的一只眼珠子给刺瞎了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李恩孝此刻已是气得要疯狂了,暴跳如雷,睁着汩汩鲜血怒溅的眼睛,厉喝着,死死地掐住了灵犀,想把它扯成两段。

    但是,灵犀乃是纯能量的存在,相当于是不死之身,李恩孝想要毁灭它,一时半会还真办不到。

    他气得哇哇怪叫,手一翻,已是拿出了一个葫芦状法器,把灵犀封印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“畜生,等本座处理了这贼子,再来好好对付你。”

    李恩孝恶狠狠地道,一边说着,从衣袋里拿出了几个药瓶,忙不迭地为自己治伤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他的眼眶里上了药,血也总算止住了。只是,他的这只右眼,却是再也无法复明,貌似眼珠子给灵犀给爆了,纵然是他修练到四品,也无法再恢复。

    “贼子,本座要抽你的筋,剥你的皮,让你尝遍人间万种酷刑。”

    成了独眼龙的李恩孝,原本还算是长相对得起观众,此刻却显得面目狰狞,丑陋之极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对张横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要知道,刚才灵犀就是从张横身上窜出来的,他在措不及防之下,这才中了招,被伤了一只眼睛。

    而他在唐手流中,一向有谦谦君子的雅号,自视风度翩翩,样貌出众。但是,现在却成了这副样子,如何不让他气急败坏?

    “老家伙,你废话真多。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全身经脉被封,根本动弹不得,只有任凭李恩孝处理的份。

    但是,他岂会屈服,冷冷地望着李恩孝,那个眼神,就象是在看一个小丑的表演。

    这更让李恩孝火上加油,那里还会再迟疑,陡地一声厉喝,手指再次点向了张横的额头:“抽魂炼魄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暗芒暴逸,一个奇异的符号猛然在张横眉心出现,一股极度阴森,极度冰寒的力量,也刹那侵蚀了张横的意识。

    顿时,张横的脸变得扭曲而变形,眼眸中也现出了痛苦的神色。

    抽魂炼魄,这是对痃门修士最残酷的惩罚,一旦神魂被硬生生地抽离体外,那么,就成了一个活死人。

    而且,神魂中所有的秘密,也会被对方毫无遗漏地获得。

    李恩孝就是想从张横的神魂中,知道他的来历,从而了解更多的内幕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暗芒急闪,血气暴腾,四周一片寂静,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瞪着李恩孝和张横,神情迫切之急。

    他们也想知道,这个年青人,年纪如此之青,修为却能达到三品中阶,能有如此变态的修行速度,他到底是那个门派培养出来的天材弟子。

    李佳楠的神情变得更加的阴冷,她从小接受唐手流一派全力培养,甚至还有一头鬼头白蚁皇辅助。并且,这些年一直在钻石楼的地下层,吸取这里浓郁的地脉地气修练,却仅仅只是突破到三品初阶。

    与眼前这个男子相比,她这个号称唐手流百年难得一见的修练天材,根本就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那么,眼前的这个年青人,他到底经历过什么,才会有如此的造化,与她年纪相仿,就能力量层次比她这位唐手流的公主更高?

    李佳楠也期待着李恩孝最后的结果,从对方的神魂中获得一切秘密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正是时,突然李恩孝陡然浑身剧震,脸上也猛地露出了骇然的神色:“你,你,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李恩孝惊恐之极,竟然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,点在张横眉心的手指,瑟瑟颤抖着,几难自己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这一举动,却是刹那把四周所有人给惊呆了。人们呼啦一下围了上来,一个个惊呼道:“李长老,怎么了,他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呃,他,他,他……”

    李恩孝仍是象见鬼了一样,指着张横,神情中满是惊骇。

    好半天,他终于他出了一个结果来:“天啊,他,他是老祖转世!”

    “老祖转世?”

    四周众人,包括李佳楠在内,尽皆浑身剧震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知道,李恩孝所说的老祖转世是什么?

    在唐手流中,能被称为老祖的,自然只有以前的太上长老。而能具有老祖转世能力的太上长老,却只有十数年前,转化为了神符的前辈奇人王一鸣!

    “难道,难道眼前的年青人,就是那位唐手流曾经的传奇人物,王一鸣王老祖的转世之身吗?”

    众人心头狂震,望向张横的眼神完全不同了。李佳楠更是娇躯颤抖,心中的震动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李佳楠总算回过了神来,猛地一把拉住了李恩孝:“李长老,您说的是真的?他真的是王一鸣王老祖的转世之身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他就是王老祖的转世之身。”

    李恩孝仍是处于极度的震憾中,声音都充满了颤声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他利用秘法抽取张横的神魂时,陡地,张横的神窍里,一股极其恐怖的威压,轰然暴涨。

    李恩孝大惊。

    抽魂秘术,那是必须以本身的神魂,去影响受术者,以强大的神魂力量,硬生生把对方的神魂剥离出来。

    此刻,对方的神窍里,竟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神魂之力,这岂不是说,这个年青人的神魂力,比他李恩孝更加的恐怖?

    这一下却是把李恩孝吓得不轻,他连忙集中魂念,拼命运转秘法。

    然而,接下来发生的情形,却完全把他给震摄了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脑海一阵轰鸣,意识猛地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吸引,向着一团黑暗的深处飞射而去。

    就在李恩孝惊骇莫名的时候,意识中又是轰然剧震,思感里出现了一幕无比奇异的情形。

    只见,一个浑沌的空间中,一个小人儿遥立空中,正神情凛然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啊,老祖,老祖的神魂!”

    看到那小人儿,李恩孝大惊失色,这个神情凛然的小人儿,不是唐手流当年的太上长老王一鸣的神魂是什么?

    果然,那小人儿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:“李恩孝,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伤害本宗转世之体。”

    “天啊!他是老祖的转世之体?”

    李恩孝大骇,脑袋瓜子嗡的一声,差点就直接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他做梦都不会想到,自己和公主倾全派之力,全力对付的这个年青人,竟然会是老祖的转世之体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自己竟然敢伤老祖的转世之体,这可绝对是欺上犯尊的大罪,别说他只是如今唐手流的大长老,就算是当今的门主,或是已隐世多年的上一代老门主,犯了这事,那也绝对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所以,他刹那被震骇在了当场,整个人如同是遭到了雷劈一样,完全被弄傻了。

    “不,不对啊!”

    听到李恩孝的亲口承认,李佳楠也是震憾莫名。

    但是,她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,脸上露出了置疑的神色:“李长老,他绝不可能是王祖的转世之体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公主?”

    这回却是轮到李恩孝奇怪了,他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旁边的所有人,也尽皆狐疑地望向了李佳楠。

    “诸位,你们也应该知道,王祖所化的神符,当年是种入了一位叫王天益的港岛风水师体内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整理了一下思路,缓缓地开口道:“我们知道,神符只有一次夺窍重生的机会,那么,当日王祖溶入王天益体内,他如果要转世重生,绝对只会是那个王天益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的神情陡地变得凛然无比,纤纤素指,也猛然指向了张横:“可是,这人根本就不是王天益,他怎么可能会是老祖的重生体?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他若是老祖转世,岂会破坏我们唐手流布置在这里的阵势,更不会拿走量天八斗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声音猛地提高了几个分贝,说出了最让人信服的理由:“所以,从他的行径,也绝对能判断出来,他不可能是王祖的转世之体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