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1章 一波三折
    “啊,对,公主说的对,这贼子绝不是老祖的转世之体。”

    经李佳楠这么一分析,四周众人恍然大悟,顿时一个个义愤填膺。猛地叫嚣着怒喝起来:“杀了这贼子,竟然敢用迷惑之术,迷惑李长老,如果不是公主英明,只怕今天真的要中了这贼子的诡计。”

    “贼子,敢欺本座。”

    李恩孝也猛然醒悟过来,脸色再次变得狰狞无比:“看本座不把你碎尸万段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李恩孝,是把张横更恨的咬牙切齿了。

    不是吗?他堂堂的大长老,竟然被人给迷惑了,差点就误认了人家是老祖的转世,这无疑就是在打他的脸,让他在一众门人面前,甚至是公主面前丢了个大大的脸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愤怒之极?

    “嘿嘿,大胆李恩孝,你敢以下犯上。”

    然而,李恩孝还在叫嚣,躺在地上的张横,陡然冷哼道,目光冷冷地望向了他。

    “啊,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李恩孝浑身剧震,不由自主地退后了几步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张横,说话的声音已然变化了,变得有些苍老,这声音,正是当年太上长老王一鸣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虽然此刻仍瘫软在地,无法动弹,但是,他的神情中,却已然多了一股俨然,与当年王一鸣老祖的神情是如此的相似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:眼前年青人此时身上散发的气息,那是真的只有达到了四品顶峰的超级强者才可以拥有的气息。而且,还是他曾经无比熟悉的老祖的那股气息。

    这却是让李恩孝再次给震摄了。

    貌似当年王一鸣老祖在世的时候,他还是唐手流中一个小小的执事,那时的王一鸣,,无疑就是他心目中神一样的存在,他岂敢有丝毫的违背。

    如今,他虽然已成为唐手流的大长老,但王一鸣多年的积威,仍是在他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此刻,再次聆听到老祖的声音,看到相似的表情,自然是把他的心神给震骇了。

    “啊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四周众人,也尽皆骇然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中,有许多当年曾见过王一鸣,也听过他的声音。因此,张横刚才的那一翻话,确实是让这些人惊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开玩笑,如果不是老祖转世,这世上还有谁能散发出同样的气息?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李佳楠娇躯狂颤,指着张横,惊骇莫名。

    她也曾见过王一鸣老祖,当时虽然她还只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子,但是,她的启蒙,就是由王一鸣老祖亲手施为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她其实是王一鸣老祖的隔代传人。因此,她是最熟悉老祖的那股气息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却是在这人身上,真的感受到了那股让她无比熟悉的气息,她这回是真的被震憾了。

    这天下,任何东西都可以仿造,但是,痃门修者所修练的神魂气息,却是绝不可能有假。这就相当于是现代社会中,每一个人指纹以及红膜等,唯一只属于某个人的一种特性。

    “楠楠,难道你也认为本宗是假的?”

    突然,张横的目光转向了李佳楠,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啊!我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李佳楠却是张口结舌,一时我我我地我不出个所以然来了。

    楠楠这个小名,已不知有多少年没有人叫过她了,除了父母之外,也就只有当年的王一鸣老祖了。

    然而,眼前的这个年青人,却是叫出了她的小名,这让她的心已是震动无比。

    “您真的是王祖?”

    好半天,李佳楠这才算是有所平静下来,目光炽烈地望着张横,问出了心中最大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哼,本宗不是王一鸣,还会是谁?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一肃:“楠楠,你天赋极高,而且是难得一见的极阴天脉,是百年不可遇的修练天材。所以,本宗考虑再三,决定传你一篇上古遗留的玄门神篇,谓之灵元诀!”

    张横娓娓而谈,似是一个人在喃喃自语。在别人听来,似乎有些莫名其妙,但是,李佳楠却是娇躯狂颤,俏脸已是骇然变色:“您,您,您真的是王祖!”

    李佳楠真的被震呆了。因为,此时此刻,张横所说的那翻话,正是她当年接受王一鸣老祖启蒙时,王一鸣为她挑选功法时所说的话,几乎是一字不差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:王祖在与她说这翻话时,绝对没有任何人在旁边。而之后,她也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翻话语,这个世上只有她和王祖才知道。

    那么,眼前的年青人,竟然知道这样隐秘的事,他不是王祖转世,又是什么?

    李佳楠的心真的凌乱了。从眼前之人身上散发的气息,以及他对唐手流派内事务的了解,加上他知道自己当年的一些隐秘,已完全可以确定,他应该就是王祖转世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他是王祖转世,此人为什么会帮着外人破坏唐手流在这里多年经营的基地,还掠夺了量天八斗。

    更让李佳楠心中难以理解的是:王祖化为神符,明明是种在了王天益身上,但现在他转世之人,却偏偏是另外一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这完全违背了玄门的常识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李佳楠心乱如麻,已是真正的乱了方寸。

    四周刹那陷入了一片寂静,原本因为李佳楠的置疑,大家对张横是老祖转世的身份,起了怀疑。

    现在,似乎情形又有了变化,最置疑眼前之人的公主,却已有些相信他就是王祖转世了。包括李恩孝在内,此刻却那里还有人敢再做决定,大家的目光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最后都凝注到了张横和李佳楠身上,等待着她做出最后的决断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回是真的把这些棒子给唬住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的心中却是偷着乐,现在出现的情形,也是他最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刚才,就在李恩孝利用秘法,想抽取他神魂的时候,张横猛然想到了镇海印中的那个小人儿。他陡地灵机一动,却是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,那就是冒充这位唐手流太上长老的转世之体。

    经过这段时间的溶合,张横已能免强驱动那个神魂,虽然无法发挥出它的全部力量,但要借助它玩点手段,还是可以地。

    所以,就在李恩孝的意识,侵入他神窍的时候,张横暗中以意念引动了镇海印中的神魂,把李恩孝的意识吸入了镇海印那神秘的浑沌空间。

    这就是李恩孝突然看到王一鸣老祖神魂的原因。

    之后,张横利用当日从王一鸣神魂中,所获得的那些消息,喝叱李恩孝,叫出李佳楠的小名,说破她当年启蒙时的一些隐秘,却是震摄全场,让李佳楠也不得不信他就是王一鸣老祖的转世之体。

    “哼,还不快把天脉灵汁给本宗,难道你们真想害死本宗不成?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一声冷喝,目光凌厉地望向了李佳楠。

    “啊!您要天脉灵汁?”

    李佳楠猛地反应了过来,神情再次剧变。

    天脉灵汁正是唐手流秘制的灵药,也是他们李家古王朝遗留之物,是当年李家王朝采集天下灵物,化费了无数心血,这才炼制出来的神奇灵药,具有生白骨,活死人之效。

    只是,经过了这么多年,天脉灵汁存留在世的数量已不多,因此,它已成为唐手流这一派最高的秘密,一般只有象她这样门派中的核心人物,才能知道,才有机会可以使用。

    眼前的年青人,却随口说出了这个秘密,并要她拿出这灵药来疗伤,这又从另一个方面,间接地证明了,他就是王祖转世。

    不过,李佳楠的心中还是存着疑惑,她却也不敢轻易将这派中的神药给张横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她的神情变得肃然起来:“您如果能回答本宫两件事,那么,本宫这才能相信,您就是王祖转世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还不快说。”

    张横冷哼一声,脸上现出了不悦。他现在是越来越入戏,把自己真的当成是王一鸣转世了。

    “当年,王一鸣老祖,因为大限已到,不得以转化为一枚神符,以待今后可遇有缘之人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深深地吸了口气,这才道:“后来,我们寻找到了一个适合王一鸣老祖转世之身,那就是港岛的一名风水师,名叫王天益。为此,我们使尽了手段,这才把神符种入他体内,以待王一鸣老祖转世重生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的神情变得肃然无比:“只是,后来出了点意外,让王天益逃离了韩岛,这些年更是一直无法追寻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按我们玄门的常识,就算王祖转世,也应该是在王天益身上,怎么现在会是在您身上?”

    李佳楠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问:“还有,您如果真是王一鸣老祖,那么,为什么您要帮着外人与我们唐手流为敌,甚至破坏这里我们多年心血经营的布置,更是抢夺了量天八斗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佳楠的眼眸陡地一凝,神情已现出了一片凛然:“请您给本宫一个解释,如果您能把这事说清,本宫便可信您是王祖转世,否则,本宫何以能信您?”

    李佳楠把她心中最难以理解的两个疑问当面问起了张横,她必须得到这两个问题的解释。否则,就算眼前之人,真的是王祖转世,但若是已成为敌人,她也绝不能承认。

    刷!所有人的目光也刹那凝注到了张横身上。李佳楠所问的,也正是大家最难以理解的。现在,每个人都欺待得到答案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