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2章 尘埃落定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面对李佳楠的逼问,张横冷哼一声:“此事关系到本宗的许多隐秘,只能说与楠楠你听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目光陡然一扫:“尔等还不退开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李佳楠微一沉吟,向李恩孝等人点点头:“李长老,你们先行退开。”

    李恩孝等人虽然有些不情愿,但却也不敢违背她的意思,连忙都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楠楠,你说的不错,本宗所化的神符,当时确实是种入了王天益体内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变得凝重起来:“只是,那个王天益,他身上有一件风水法器,却压制了我的夺窍重生。这些年来,本宗与他一直在暗中相斗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,最近一段时间,本宗已可突破那件风水法器的压制,夺取他的神窍重生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脸上现出悲愤之色:“那知,竟然来了一个叫张横的小子,帮助王天益对付本宗,并硬生生把本宗从王天益体内逼出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李佳楠娇躯一震,俏脸变得震惊莫名。

    她自然明白,转化为神符的神魂,一旦被人逼出体外,那就意味着即将魂飞魄灭。所以,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:“那后来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那可恶的小子,在把本宗逼出来后,意欲把本宗炼化。”

    张横把当日为王天益疗伤的过程,简略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他亲身经历,只不过,现在是以王一鸣的角度在述说这件事。当然,为了能让李佳楠信服,却是把当时的自己,给臭骂成了可恶的小子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,张横道:“那小子实在是太可恶,想把本宗炼化,只是,他却也是太自不量力了,就在想要炼化本宗的时候,被本宗乘机侵入了他的神窍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说,您之所以会成为现在此人,是因为您从王天益身上,转移到了他的体内?”

    李佳楠眼眸陡地一凝。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又是一凛:“只是,这小子确实是有些底牌,他身上有几件厉害的法器,再次把本宗给困住。因此,前段时间,他的所作所为,与本宗无关,完全是这小子的意愿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这次这小子被你们困住,本宗趁他重伤之机反击,终于夺窍成功,只怕直到现在,本宗仍被他困在体内。”

    张横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啊,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李佳楠神情一震,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的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张横的话,已是可以把先前她心中所有的疑问做了解答。之所以眼前男子,会对唐手流出手,破坏钻石楼,又抢夺了量天八斗,这完全是他本来的意愿。

    而现在,此人已被老祖夺窍重生,这才会身上散发出与老祖完全相同的气息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一切的一切,都已有了一个解释。

    “楠楠,还不快把天脉灵汁给本宗,难道你真要眼看着本宗重创化为灰灰吗?”

    张横再次语气变得严厉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李佳楠猛地反应了过来,这回,她可不敢再有犹豫,连忙素手一翻,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玉瓶,恭敬地递到了张横面前:“王祖,这就是天脉灵汁。”

    “嗯,楠楠,真是我的乖宝贝。”

    张横满意地点点头,接过了玉瓶,神情却是变得有些莫名。

    玉瓶上还残留着李佳楠身上的幽香,甚至还带着她的体温,这让张横感觉很是异样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自己身受重创,张横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稍一犹豫,拔开了玉瓶的盖子。

    立刻,一股奇异的清香扑鼻而来,张横的眼眸不禁微微一缩。这清香,让他神魂为之一清,整个人都精神大振。显然,这绝对是天下难得一见的灵药。

    咕咚!

    张横张口,把玉瓶里的药汁一口喝净。顿时,一股暖暖的气流刹那流遍全身,体内受创的经脉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,正在迅速愈合。

    天脉灵汁的药效,比当日艾尔莎白的圣药都丝毫不差,甚至还更佳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是王祖转世!”

    旁边,李恩孝等人,看到李佳楠把灵药递给张横,再看到她突然间变得恭敬无比的态度,立刻意识到了什么,一个个神情震动。

    果然,当张横缓缓从地上站起,李佳楠已盈盈拜倒:“佳楠参见老祖,恭喜老祖转世重生。”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李恩孝以及其他几名长老,连同场中所有人,猛地反应了过来。刹那,场中哗啦啦跪成一片,大家一齐拜倒,向张横行礼:“参见老祖,恭喜老祖转世重生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轻嗯了一声,目光扫过全场,心中却是偷着乐。

    自己这一回算是过关了。不但与唐手流的仇怨就此了结。而且,还会因为这个老祖转世的特殊身份,韩岛的唐手流,从此将成为自己可以驱使的力量。

    心中乐开了花,张横的神情却是变得更加的肃然:“诸位起来吧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道:“本宗虽然转世,但是,被我夺窍的张横,他背后也有着神秘的来历。因此,为了不必要的麻烦,本宗今后仍将以他的面目出现。尔等也不可把此事泄露出去,否则,门规处理。尔等谨记。”

    张横可不想被韩岛的唐手流请回去,从此当祖宗给供起来。所以,他立刻找了个理由,仍要以张横自己的本来面目出现。

    这样,他以后仍可以用张横这个身份,回到国内,过他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是,遵老祖令!”

    场中众人那敢违背,立刻齐声答道。

    “李恩孝!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陡地望向了李恩孝,声音却是刹那变得凛厉无比。

    “弟子在!”

    堂堂的唐手流大长老,此刻却如同是老鼠见到了猫,被张横这一喝,吓得浑身一哆嗦,脸色都变得无比的惨白。

    “哼,还不把本宗的灵宠还来。”

    张横脸现不悦:“还有,本宗的那些东西,以及量天八斗也快点拿来。”

    刚才灵犀偷袭李恩孝,伤了他一只眼睛,后来被他逮住,封印入了一只葫芦中,张横这是亲眼所见。

    至于张横身上的物品,在他被擒住后,自然是被搜了个精光。此刻,张横自然要拿回来。

    “是,老祖!”

    李恩孝那敢放个屁,连忙恭敬地把灵犀放了出来。心中也只有自认倒霉的份。

    他本还想好好炼化这只灵犀,现在看来,这当然是绝无可能之事。他的这只眼睛,也只有白白被废了,还无处去诉苦。

    另几名长老,也不敢怠慢,立刻把刚才从张横身上搜来的物品,全部呈了上来,人人脸现畏色。他们生怕现在已成为了王祖转世之体的张横,惩罚他们。

    幸好,张横现在也不想多惹事,所以,也就没有采取什么措施。

    当李佳楠把量天八斗交到张横的手中时,俏脸上却满是疑惑之色。她实在是想不通,既然张横已成为了王祖转世,他怎么还会想侵占量天八斗?

    “楠楠,本宗的神魂在两次夺窍中,已受了很重的伤。”

    张横那能看不出她的心思,所以,立刻一个暗中传音道:“所以,本宗需要用量天八斗来恢复伤势。”

    “啊,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李佳楠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,那里还会迟疑,立刻把量天八斗交到了张横手中。

    张横心里乐开了花,他可不想把这件好不容易得到的元古圣器还给唐手流。拿到手的东西,那有还回去的道理。

    收好了东西,张横的目光再次扫过全场,神情变得肃然无比:“菲岛爱岂亚家族的两个老家伙,竟然敢暗算本宗。这次更是杀害我们唐手流的无数门人,绝不可放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说着,大手一挥,举步向地下层的出口走去。

    张横可没忘了凯西和耶撒这两个老家伙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已想到了对付爱岂亚家族的办法,那就是利用自己现在老祖转世的身份,让唐手流来解决此事。

    以唐手流的实力,绝对比菲岛的爱岂亚家族更强大。所以,不管这事最后的结果如何,那怕是这两大势力,为此火拼,对于张横来说,都无关痛痒。

    “哇呀呀!”

    钻石楼的上层,凯西和耶撒此刻已是陷入了困兽之斗。

    他们纵然强悍,但在普正汉和三名唐手流的长老联手下,却也是落于下风。再加上他们被普正汉引入了二楼的一个风水阵中,更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现在的凯西和耶撒,已是到了强弩之末。不过,他们身为狼人长老,却是本性凶残无比,自然不甘就此被擒。因此,仍是在做困兽之斗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正是时,张横带着李佳楠和李恩孝他们赶到。李恩孝和几名长老,那里会客气,立刻联手出击,向恺西和耶撒发动了攻击。

    “啊,你们,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凯西和耶撒大骇,两人狂喷鲜血,却是被七名唐手流长老的联手一击,顿时直接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“拿下!”

    李佳楠冷喝。

    “哇呀呀,我们爱岂亚家族,绝不会就此罢手!”

    凯西和耶撒咆哮,满脸的怨毒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现在已是鳖屈地成为了阶下囚,等待他们的将会是唐手流的严厉酷刑。

    “啊呀,普长老,不好了,外面港岛的痃门修士,包围了我们钻石楼。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以为战斗结束的时候,突然,一名黑衣大汉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,大呼大叫道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