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3章 围攻钻石楼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听到来人的汇报,李佳楠以及李恩孝和普正汉等人尽皆一震,脸色变得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次钻石楼地下层被破坏,之所以李恩孝等长老,会赶到港岛,就是怕因为此事,唐手流与整个港岛的玄门发生大规模的冲突。这可是他们最不愿看到的。

    虽然,仅是一个港岛的玄门,未必比唐手流的实力强。但是,港岛的玄门,与内地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许多港岛玄门之士,都是来自内地。要是唐手流与港岛玄门全面开战,势必将会产生连锁反应,牵涉到内地的各大玄门门派,这可是唐手流绝对承担不起的后果。

    所以,唐手流这些年,纵然是暗中窃取帝王大厦的气运,也只是偷偷摸摸,不敢公然昭示。这次,钻石楼遭破坏,也只是通过媒体等方式,向港岛抗议施压,却并没有向港岛的玄门,发出过任何不当的言论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都是因为唐手流有所顾忌。不管怎么说,他们就算最自大,也不敢与华夏的整个东方玄门为敌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手下的话,港岛的玄门竟然主动找上门来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大家心中暗惊。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众人的目光陡地望向了张横。大家猛地意识到,港岛玄门之所以包围钻石楼,这必然是因为眼前的年青人。

    张横此刻的神情也变得有些难以喻意,他也是想不到,港岛的玄门会因为自己,包围钻石楼。

    不过,他现在对外面的情形毫无所知,所以,张横微一沉吟:“我们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当下,张横和李佳楠,在一众人的簇拥下,向钻石楼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钻石楼外一片潇杀,数十辆车子,横七竖八地挡在了门口,一大群人神情凛然地包围了外面。钻石楼的那些保卫人员,黑压压地一大片,把这些人拦在门口,双方形成了对峙。

    “普长老来了,普长老来了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钻石楼的人看到了出门的普正汉和一众长老,连忙纷纷让开路来。张横也终于看清了对面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站在人群最前面的,正是杜洪魁以及许浩然,而在他们身后,数十个神情俨然的人,个个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这些人男女老少皆有,张横却是在他们的身上,感应到了真元的气息。显然,这些人果然如同刚才那人所说,应该就是港岛的玄门人士。

    而且,在人群中,张横看到了几名老者,一个个气息悠长,显然修为都已是达到了三品的中后欺,是这群人中真正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啊,是张大师,张大师没事!”

    突然看到张横出现,站在队伍前面的许浩然和杜洪魁两人,不禁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港岛的这么多玄门之士,出现在这里,这自然是杜洪魁邀来地。

    先前,许浩然把张横送到这里,他心中也清楚,这是张横想要祸水东引,把那两个凶残的家伙引到钻石楼来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不敢稍有迟疑,车子开到钻石楼,把张横放下后,连忙就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只是,车子刚开出钻石楼的范围,后面便传来了惨号声,当他回头,立刻看到了一幕无比恐怖的情形,却是恺西和耶撒两人,已开始残杀阻挡他们之人。

    许浩然心中大凛,他不敢有丝毫的停留,车子一阵狂彪,就冲向了对面的帝王大厦。他要把今天晚上遇到的事,向田文胜汇报。

    “什么?张少被两个怪物追杀,现在冲入了钻石楼,那两个怪物在那里大开杀戒!”

    一听到许浩然的汇报,田文胜也被震惊了。

    他立刻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于是,他马上把情况告诉给了杜洪魁。

    遇到这样的事情,向警方报警,毫无用处。貌似以那两个怪物的本领,普通警察根本奈何不了他们。因此,此事只有玄门中人才能解决。

    杜洪魁得到消息,也是大吃一惊。而且,他更清楚如今的状况。自钻石楼的地下层被破坏后,韩岛唐手流这边,暗中有了大动作,近期内,从韩岛赶来了许多玄门高人。

    他顿时为张横担心起来。先不说那两个怪物是谁,就以张横这次祸水东引的事来说,他原本的主意打的不错,想让钻石楼的人,来替他挡那两个怪物。

    但是,问题在于,现在的钻石楼内汇集了唐手流的众多高人。张横这一进去,无疑就是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杜洪魁那里还坐得住。

    立刻,他把此事向家族的长老做了汇报,并要求他们邀请港岛的其他玄门之人,到钻石楼营救张横。

    对于杜洪魁来说,张横为他们家族所支持的帝王大厦,解决了气运被夺的难题。这次在钻石楼的地下层中,更是让他得到了冷翠寒翡这样的天材地宝。他对张横心中充满了感激。

    于公于私,他却也不愿张横出事。

    杜家本就是港岛的风水世家,与港岛其他玄门关系密切,再加上帝王大厦的原因,港岛玄门各方人士,一直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。

    得到杜家的邀请,港岛的一众玄门之人,也不再犹豫,立刻向这边聚集,要向钻石楼背后的唐手流讨个说法。

    这才会出现现在的情形,港岛玄门众人,围困钻石楼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张横竟然从钻石楼中出来,而且看他还与唐手流的一众高层站在一起,这确实是把杜洪魁给惊呆了,一时还真有些搞不清状况。

    “杜大师,各位同仁!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从场上一众人面前扫过,双手抱拳,向大家做了个罗圈揖:“在下感谢诸位的援手。不过,这里的事,在下已然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杜洪魁和旁边一众人互望一眼,脸上都现出了惊疑之色。

    他们就算是长两个脑袋,也想不出来,以张横破坏唐手流多年经营的基地,他与唐手流之间,可以说已是不共戴天。这样的仇恨,他又是如何能与唐手流化解呢?

    “此事说来话长,杜大师,诸位,请到里面再说。”

    张横现在俨然是钻石楼的主人,再次抱拳做了个罗圈揖道。

    “诸位,本宫唐手流李佳楠,既然今天大家来此,就请入内一坐,有事我们好好详谈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也做出了表态。

    “哦,你是韩岛唐手流的李少门主?”

    这回,杜洪魁和一众港岛玄门中人更加的震惊了。

    唐手流在港岛暗中兴风作浪,这些年来,港岛的玄门之人,自然对唐手流也做过详细的调查。李佳楠是唐手流的少门主,这事在港岛的玄门中,并不是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不过,因为李佳楠身份的特殊,大家只知道她的名字,却从来没有人见过她的真面目。这正是当日在地下层时,杜洪魁看到她,并没有认出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只是,众人怎么也没想到,这次,唐手流的少门主竟然也亲自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大家暗中一翻交流,当下立刻做出了决定。既然人家邀他们进去,港岛的玄门却也不能被吓着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现在这里聚集了港岛玄门的一众高手,就算唐手流实力再强大,他们也不怕唐手流敢与整个港岛玄门作对。

    所以,一众人在杜洪魁的带领下,向钻石楼内走去。

    挡在门口的黑衣大汉纷纷让开,李佳楠和李恩孝等人也不敢迟疑,亲自上前相迎,把众人引入了钻石楼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钻石楼里,那些被凯西和耶撒残杀的尸体,全部已被收拾了干净。

    虽然,地面上还残留着斑斑的血迹,到处是墙毁门破的狼藉场面,但总算已能让人通行。

    一众人进入了钻石楼的十楼,那里有一个会议室,是原本唐手流人员开会的一个场所,现在却是成为了招待港岛玄门众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张大师,这是怎么回事?你怎么与唐手流的人搅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趁场中众人寻找位置,乱糟糟一片的时候,杜洪魁终于凑近了张横,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杜大师,此事说来侥幸。”

    张横早就想好了如何回答杜洪魁:“在下的师门,曾与唐手流有些渊源。因此,刚才当在下不幸落入他们之手,他们在看到了在下师门的信物后,最终愿意与在下化解所有怨隙。现在,唐手流已不再追纠所有的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横又道:“而且,此事本来就是唐手流有错在先,是他们暗中窃取帝王大厦的气运,这才会有如今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啊,他们愿意冰释前嫌?”

    这回,杜洪魁是真的惊呆了。他目光灼灼地上下打量张横,眼眸也变得凛冽无比。

    可是,打量了半晌,眼前的张横,他丝毫看不出什么异样,反尔感觉,张横一夜不见,似乎修为已突破到了三品的中阶。

    这顿时让杜洪魁心中又是大震。

    他以为张横说这些话,有可能是被唐手流的人用什么秘法控制了神魂,成为了傀儡。

    但是,细察之下,发现张横还是张横,而且,修为的突破,更证明张横绝不可能是被人控制了。

    那么,张横所说的一切,如果是真的,这背后所隐藏的东西,可就太大了。

    不是吗?唐手流竟然因为在知道了张横的师门来历后,就愿意和解先前的深仇大恨。这岂不是说,唐手流震摄于张横的师门,不得不屈服吗?

    那么,眼前这个年青人,他的师门该是如何的强大,竟然能让堂堂的韩岛唐手流服臣。难道,他是来自那些传承了千年以上的神秘隐世门派吗?

    一时间,杜洪魁望向张横的眼神再次不同了,充满了莫名的敬畏。

    做为港岛的风水世家,杜洪魁可知道玄门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