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4章 击掌为盟
    东方的玄门,虽然曾经遭到过一次大劫难,上古那些神一样的人物,后来全部消失在了世上。

    但是,仍是有许多传承了千年以上的一些神秘门派,流传了下来。虽然那些门派,很少现世,也从来不参与俗世间的争斗。

    然而,只要是有根基的玄门世家或是门派,谁都清楚,这个世上,还有那些真正强大而神秘的存在。

    此刻,杜洪魁听了张横的话,就立刻想到了这些,他已是把张横,看成是来自那些传说中的神秘门派之人了。

    对于张横的来历,杜洪魁和田文胜他们,在决定让他参与帝王大厦气运被夺之事的时候,已是暗中做过调查。

    只是,调查的结果却让他们有些摸不透。貌似张横的崛起,好象是个很意外的事。在此之前,这个年青人只不过是个普通的打工仔。

    而这,却也是让杜洪魁他们感觉张横来历的神秘。

    现在,杜洪魁却是有些恍然了。怪不得张横年纪青青,就能达到三品的修为,原来他竟然是来自传说中的神秘门派。

    望着杜洪魁古怪的神情,张横心中也是无奈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能把自己假装是唐手流老祖转世的事说出来,这是他如今最大的秘密。因此,也就只能含糊其词地另找一个神秘师门的借口了。

    当众人分别坐下,会场中形成了鲜明的两派,一边坐的全是港岛的玄门之士。另一边就是韩岛唐手流之人。

    张横故意坐到了中间,与韩岛唐手流的一众人,保持了一定的距离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港岛这边的人,望向张横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了。杜洪魁已把有关张横刚才所说的话,暗暗传了开去。所有的港岛玄门中人,都已认定张横是来自某个传承了千年的神秘门派之人,对他都多了一种难以喻意的敬畏。

    张横也趁这个机会,暗中与李佳楠做了交流,把自己刚才与杜洪魁所说的那翻话,也与她做了说明。

    李佳楠先前就在地下层的时候,得到张横的告戒,让他们不要透露老祖转世的消息。此刻更是不会把这秘密说给外人听。因此,对于张横所找的理由,欣然接受。

    “诸位港岛的玄门同道。”

    微一沉吟,李佳楠站了起来,向众人施了一礼:“我们唐手流曾经对港岛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,在此,本宫深表歉意。不过,此事到此结束,本派也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,就当这是一个教训。从今后,我们唐手流再不会做类似之事。”

    钻石楼窃取帝王大厦气运,这在港岛玄学界中,这并不是什么秘密。只是,以前港岛的玄门中人,找不到确实的证据,现在,李佳楠虽然并没有说出此事,但已隐约地点了出来,并当众向大家道歉,这让场中一众港岛玄门人士,尽皆哗然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并不知道,李佳楠现在这样做,也是无奈之举。

    钻石楼地下层的布置已完全毁坏,别说重新建设又要化费庞大的精力人力和财力。就算仍可以再建,也没有了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毕竟,最重要的鬼头白蚁群,已在当日被张横烧成了灰灰。要再培育出这么多鬼头白蚁,没有数十年,根本办不到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现在那只量天八斗,已被张横需要疗伤为由,落在了他的手中。没有了量天八斗,就算是培育出了鬼头白蚁群,也根本无法再窃取帝王大厦的气运。

    所以,权衡再三,在张横的授意下,李佳楠这才做出了当众道歉的决定。这也是可以缓解与港岛玄门紧张关系的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毕竟,这次事件,最初确实是唐手流理亏,现在更是不愿与港岛的玄学界发生全面冲突。

    “好,李少门主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。”

    杜洪魁站了起来,朝着李佳楠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一直是港岛这边的急先锋,这些年帝王大厦与钻石楼之间的矛盾,也是由他在负责。所以,他现在也算是港岛玄门的代表:“既然李少门主这么说了,那么,我们之间以前的恩怨就此一笔勾消。从此我们井水不犯河水,大路朝天,各走一边。”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

    李佳楠素手一划,一个奇异的符号凌空出现,缓缓地飞向了杜洪魁。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

    杜洪魁也不迟疑,手一划,一个同样的符号悬浮到了面前,飞向了空中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两个符号在半途相遇,刹那碰撞在一起,发出了一阵嗡鸣。光芒极闪,一圈圈波纹陡地荡漾开来,笼罩住了场中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这两个符号,在玄门中有一个特殊的称呼,被称为誓盟印。

    在玄学界,当有仇隙的双方,冰释前嫌,为了表示彼此的真诚,会以誓盟印立证,一旦誓盟印发出,就绝不能反悔。相当于是俗世中的击掌为盟。

    场中响起了噼噼叭叭的掌声,那些港岛这边的玄门之人,个个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来说,其实也是不愿与唐手流开战。毕竟,港岛方面,并不象唐手流那样有组织,他们都是来自港岛玄门的各门各派,有的甚至还是单一的个人。

    这次因为杜家的邀请,又是关系到港岛玄门的脸面,这才不得不来此。现在,事情能够妥善解决,和平处理,却也是他们所愿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场中气氛无比的热闹,不再象刚才那样剑拔弩张了。

    “诸位,这次事情解决,我们钻石楼的人员,会退出港岛。”

    稍歇,李佳楠再次道:“不过,在此之前,还有一事想请港岛的诸位同道援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素手轻轻地拍了几下。

    立刻,场外一阵哟喝,四名黑衣大汉,推着两个浑身是血的黑人老者,进入了会场。

    这两名黑人老者,除了凯西和耶撒之外,还会是谁?

    不过,现在的这两个爱岂亚家族的长老,形象确实是有些惨不忍睹。不仅全身的衣衫破成了叫化衫,而且,从头到脚,都是血痕,一张脸更是青一块黑一块,不成了样子。

    再看他们的身上,肩头的两根锁骨被两条精铁锁链锁得死死的,前后胸还被贴了几道符篆。

    显然,唐手流的人,生怕他们发彪,早把两人的力量给封印了。身上有这些玩意,如今的凯西和耶撒,只能任人宰割了。

    “是黑暗种族,竟然是狼人!”

    杜洪魁和身边的几名老者互望一眼,脸色刹那变得难看无比:“黑暗种族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不仅是他们,四周港岛的一众玄门中人,也个个脸现惊色,发出了一阵惊异声。

    “啊,难道追杀张大师的就是他们?”

    陡地,人们都反应过来了,场中窃窃私语声一片:“怪不得钻石楼的大堂里,血迹斑斑,象是有很多人惨遭杀害的样子。原来,是这两个狼人所为。”

    人们终于似是明白了什么,脸色再次变得无比的古怪。

    不过,许多人的心里,却是陡地浮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要知道,港岛虽然只是弹丸之地,但它毕竟是华夏东方玄门的前沿。因此,西方玄学界的人,是很少涉足此地。

    就算偶尔有教庭或黑暗种族之人,进入这里,也会非常的低调,很少会在此处惹事,以免遭到港岛玄门的反击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这两个黑暗种族的狼人,竟然在此大动干戈,此事确实是让所有人意外。

    “诸位,这两人乃是菲岛爱岂亚家族之人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神情一凛,开始介绍起了凯西和耶撒的身份:“他们是为追杀张少而来,这次更是在我们唐手流大开杀戒,伤害了我们无数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杜洪魁等一众人,互望一眼,不禁恍然。

    菲岛爱岂亚家族,在场的人自然都或多或少听说过,而象杜洪魁,当日亲自参与了营救张横,更是清楚其中的内幕。

    现在,听李佳楠这么一解说,已隐约地猜到了事情的来笼去脉。

    “此事先不说他们与张少的恩怨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继续道:“但是,爱岂亚家族派两名长老,暗中潜入港岛,在此杀人,这已是犯了大忌。我们唐手流虽然不是港岛玄门的一支。不过,在此经营这么多年,也算是与港岛玄门同气连支。所以,爱岂亚家族违背玄门规则,此事我们决不能就此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佳楠的语气变得肃然起来:“因此,我们唐手流,愿意与港岛同道,一起联手对付爱岂亚家族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终于说出了她的目的,还叩了一顶与港岛联手的大帽子。

    虽然唐手流并不畏惧爱岂亚家族,但是,如果能拉上港岛玄门,那么,对付爱岂亚家族,唐手流自然是更多了几分胜算。更何况,港岛玄门虽然未毕齐心,然而,他们却代表着华夏玄门的前沿。

    有这一块金字招牌,若是能联手港岛的玄门,这确实是会对爱岂亚家族造成巨大的威摄力。

    因此,李佳楠这才不惜放弃一些利益,愿意把钻石楼这个已基本废弃的基地让出来,也想要拉港岛玄门这边下水,一同对付爱岂亚家族。

    “这个!”

    李佳楠的这翻话一出,场中却是刹那陷入了沉默,杜洪魁和几位老者,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一个个神情无比的凝重。

    此事的关系实在是太大,大家一时还真不敢做决定。一时间,场中的气氛陡地变得压抑起来,沉甸甸地让人有些透不过气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