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5章 送上门去
    李佳楠提出了联手对付爱岂亚家族,这让场中的气氛变得很压抑。

    杜洪魁和几位老者,暗中交流了好一会儿,这才站了起来:“李少门主,既然此事发生在我们港岛,我们也是责无旁贷,我们愿在旁全力配合唐手流。”

    杜洪魁把在旁配合这几个字,特别加重了语气,意思已是很明白,这事港岛这边,只能是配合,却不会做先锋。

    本来,黑暗种族的狼人,在港岛行凶,这是犯了玄门的大忌。港岛这边自然要出头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因为有了韩岛的唐手流,与狼人发生了正面冲突,港岛这边,自然乐得把事情推给他们去顶缸。杜洪魁和一众港岛玄门之人,能做出在旁全力配合的决定,也已算是担起了一定的责任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多谢港岛诸位同道了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再次施了一礼,表示了谢意。

    港岛这边,能有这样的回答,她也知道,已是最好的结果了。毕竟,唐手流这些年与港岛的玄门,关系一直非常的紧张,今天虽然冰释前嫌,但却也绝不能希望从此两家就成一家了。彼此的戒备和隔膜,是永远存在。

    有了联手的意向,接下来,双方就开始恰谈如何对付爱岂亚家族。经过一翻商讨,最终决定,由唐手流出面,联同港岛这边,向爱岂亚家族发送一封信涵,对爱岂亚家族表示强烈的抗议。

    一切敲定,双方的这次聚会也就到此结束。当下,杜洪魁等一众人,离开了钻石楼。

    “王祖,您看我们派谁去送这封信?”

    李佳楠和一众唐手流的人,送港岛玄门众人出门,走到半路的时候,李佳楠悄悄凑近了张横,征询起了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,目光从唐手流的几位长老身上扫过,脸上却是露出了玩味的神色:“我看普正汉普长老非常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普长老吗?”

    李佳楠秀眉一蹙,神情也变得古怪起来:“嗯,那就让普长老去吧!”

    她自然知道,当日张横在钻石楼楼顶的时候,正是遭到了普正汉师徒的暗算,这才会出事。

    此刻,见他竟然把送信的任务,交由普正汉,她立刻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另一边,普正汉正默默地走着,他突然感觉有一道凛冽的目光朝自己望来。抬起头来的时候,却是不禁浑身一颤,那道目光,正是张横在审视他,眼神中满是一种让他心寒的冰冷。

    普正汉心头一凛,猛地似是意识到了什么,脸色变得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现在,他心中确实是无比的后悔。当初为了对付张横,那叫一个不择手段,甚至连勤修多年的风暴珠都用上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做梦都想不到,这个唐手流的大敌,现在竟然成了老祖转世。如今,在唐手流中的地位,更是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这让他无比的忐忑,更是惊惶之极。他可不认为,自己当时所做的事,这位年青的老祖转世之体,就会健忘。

    此刻,感受到张横的目光,他已是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。一时间,他如同是被一盆凉水,从头淋到了脚,整个人都感觉冰冷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终于走到了钻石楼的门口,张横随着杜洪魁他们,进入了一边许浩然开来的车子。

    望着张横离开的背影,李佳楠的神情变得难以喻意的复杂起来。但是,她却也知道,眼前这个老祖的转世之体,暂时是不能回他们韩岛唐手流的总部,所以,她只能默默地送他离开。

    普正汉的预感确实没有错,当李佳楠等人再次回到钻石楼,他就知道,他即将面临一次生死的考验。

    李佳楠当场宣布,普正汉将成为去菲岛爱岂亚家族送信的信使。而且,为了增强这封信的威摄力,凯西和耶撒当场被人斩下了两根手指,放入了写好的信涵中。

    “哇呀呀,我们爱岂亚家族绝不会放过你们,你们必须要为今天的事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凯西和耶撒歇嘶底里地怒吼着,愤怒之极。

    望着两根血淋淋的手指,普正汉的脸色变得死灰一片。这次信使,看来是凶险万分。他真不敢想象,当爱岂亚家族的老祖,看到这两根手指,以及信涵中那强硬的言词,会是如何的暴怒。

    黑暗种族中的狼族,一向以又臭又硬着称,也是这世上最野蛮最凶残的种族。以今天韩岛唐手流对他们族中长老所做的行为,前去送信之人,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切都已注定,他普正汉现在却是连周旋的余地都没有。谁让他当日得罪了老祖的转世之体呢?

    果然,事实也如普正汉预料的那样,当他在三天后,赶到菲岛爱岂亚家族的那个秘地,把手中的信涵交给爱岂亚家族的老祖, 坐在椅子上的老祖,陡然一声咆哮:“该死,敢向我们尊贵的狼族挑衅,这是对我们伟大狼神子孙的侮辱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老祖一拍面前的玉案,整张玉案顿时四分五裂,他的手指也轰然指住了普正汉:“来人,把这卑鄙的人类,拉出去喂狼。”

    “啊! 你们不能这样,我是信使,两国交战,不斩来使,你们可不能破坏了规矩!”

    普正汉吓得魂儿也没了,他最担心的情形终于出现,他成为了这次唐手流与爱岂亚家族冲突的牺牲品,而且还是自己送上门去的。

    不过,他那肯就这么束手待毙,立刻凄厉地叫喊起来,抬出了两国交战,不斩来使的古老盟约。

    这一古老盟约,还是元古时传下来的,适用于各个种族。一般情况下,无论是东西方,都会遵守这条不成文的盟约。

    “老祖息怒!”

    果然,一边的几名爱岂亚家族的老者,连忙站了出来,向老祖道:“人类虽然卑鄙,但是,我们伟大的狼神子孙,却也不能破坏了规矩,所以,还请老祖三思。”

    “气死老夫了!”

    老祖脸上的那个黄金狼首面具在急剧地抽搐,鼻孔间粗粗地喘着气,好半天,这才终于有所平静下来,他一声厉喝:“好,你这卑鄙的人类,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。来人,给我斩他一臂,以示效尤。”

    可怜的普正汉,自己送到爱岂亚家族,被人斩了一条手臂,这才灰头土脸地被丢出了秘地,总算是苟且捡了一条命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带回了爱岂亚家族的回信,一封无比强势,誓必血战到底的应战书。

    一时间,韩岛唐手流和菲岛爱岂亚家族,风声鹤唳,双方暗中已开始了备战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似乎与张横没什么多大关系了。

    从钻石楼出来,他和杜洪魁他们回到了对面的帝王大厦。田文胜以及孙红建等一众人,正焦急地等在那儿。

    当看到张横和杜洪魁他们出现,几人的神情这才猛地一松,都露出了欣喜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田总,钻石楼那边的事,总算是解决了,今后也不会再有后顾之忧。”

    张横上前与众人一一握手,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啊,竟然解决了?”

    田文胜和孙红建等人,还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在他们想来,这次港岛这边,采取了极端的手段,利用军警的力量,最后暗中派人破坏了钻石楼多年的布置,这肯定是与韩岛那边,结下了深仇大恨。

    这一事件,绝对会是一场永不止歇的大纷争。

    那知,现在却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化解了。这样的事实,确实让他们感觉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是的,田总,这事算是告一段落了。”

    杜洪魁在一边点头,当下,把刚才与韩岛唐手流立下盟誓印的事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现在,因为菲岛爱岂亚家族的事,我们港岛玄门这边,也算是与唐手流结下了同盟,所以,关于钻石楼的事,确实是不会再反弹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杜洪魁的目光望向了张横,眼神中却有一抹难以掩饰的莫名。

    他心中清楚,之所以唐手流会做出如此憋屈的决定,全是因为眼前这个年青人。

    甚至因为张横当日在菲岛,与爱岂亚家族结下仇怨,如今,这个麻烦,却也由唐手流承担了起来,成为了对付菲岛爱岂亚家族的急先锋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这些,杜洪魁感觉,眼前的这个年青人,越来越神秘,望向张横的目光中,也不禁多了几分敬畏。

    港岛的事总算有了一个结局,帝王大厦气运被掠夺的后患已解决,张横在两天后,也已决定回大陆。

    离别的那天,在帝王大厦的顶楼上,一大群人前来送行。除了港岛的那几位巨头外,玄门中人也来了不少,杜洪魁以及几位港岛玄门的知名人士,亲自到场相送。

    让人想不到的是,港岛军方,竟然也来了人,翟鹏上校亲自前来送机,这让在场的众人,都是不由暗暗惊讶。

    现在,众人才算是有所明白,张横与港岛军方的关系有多密切了。怪不得,当日连特首都为难的事,张横出面,军方会那么爽快地答应配合行动。

    田文胜的私人直升机把张横直接送回国内,当然,他并没有直接回钱塘,而是先去了江西,他可没忘了,答应过乔家父女去看望他们的事。

    本以为,去乔家也就一两天,那知,他这一去,却是遇到了让他都感觉不可思议,也是无比棘手的事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