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6章 太平村的传说
    直升机在江西鄱阳一座名叫鼎峰大厦的楼顶上降落,早有人迎候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鼎峰大厦是何锋林的鼎峰集团在国内的分支,大厦的总经理刘健男,早就接到港岛那边的通知,今天有一位贵客将来到此处,也早就做好了迎接的工作。

    刘健男是位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男子,一副精悍的模样,他可是何锋林在国内的得力干将。当年从一个小小的职员,经十年的拼搏,这才有如今鼎峰集团华西地区负责人的职位。

    “张少,很荣幸您能来我们江西。”

    见到张横从直升机上下来,刘健男连忙迎了上去,老远就伸出了手,殷情之极。

    开玩笑,这位张少可是大老板何锋林亲自打电话过来,特别关照的,一定要招待好他,不管对方提出什么要求,都得尽全力配合。

    刘健男心里跟明镜似的,这位张少,那绝对是有着强大的背景,否则,何总可不会这样交待。

    “谢谢刘总,不知车子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,早就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刘健男连忙道:“只是,张少,您不准备在这里休息一下吗?到太平村可还有半天的路程,而且,全是非常难行的山路。”

    刘健男还想劝解张横一下。他早已知道了张横此次的目的地,是去鄱阳一个偏远的山村。只是,太平村实在太偏僻,从鄱阳到那里,开车就得十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“谢谢刘总,我还是直接去吧!”

    张横摆手拒绝了刘健男的好意。

    来到大厦的下面,早有两辆车子停在了那里,刘健男亲自上前,为张横拉开了车门,这才转到另一侧,进入了车里。

    这一次,刘健男准备亲自陪同张横去太平村。

    江西多山,这些年虽然大力开展了村村通公路工程,但是,许多山村的路,却仍是那种简陋的沙石路,十分的难行。

    两辆跃野,在山路上颠簸,向远在深山中的太平村行去。

    “张少,太平村那个地方,虽然偏僻,但景色非常不错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,刘健男为张横介绍起了太平村的情况:“那里之所以被称为太平村,据说还与一个传说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哦,刘总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张横眉毛微微一挑,脸上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,许多时候,地方上的一些传说,其中都会隐藏着一些普通人所不知的玄异之事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次去乔家,乔伟娜的哥哥所犯的病,就非常的蹊跷,从当时乔正阳的述说来看,张横感觉,这其中似乎有什么隐秘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刘健男说起那里的传说,张横立刻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“太平村处于群山围绕中,是一处不足一平方公里的小山村,那里以前叫操家村,据说是三国时曹操的后人迁移至此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操家的后辈,后来出了一位了不起的人物操师祈,他在隋炀帝时期,因为官府的压迫起义,建立了太平大楚,在鄱阳建国,自号元兴王。”

    刘健男尾娓而谈,说起了当年太平村的一些往事:“只可惜,操师祈这位元兴王,却是个短命大王,在后来的一次战争中,被隋军乱箭射死。他的尸体就送回了村里。被埋在了山上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有关这个历史记载,当日在荒岛上的时候,他其实听乔伟娜说过。

    “也正是因为操师祈曾建立过太平大楚,所以,他当年所住的山村,就改名为了太平村。”

    刘健男继续道:“然而,自操师祈的尸体被送回太平村,葬在山上后,那里却是经常出现异相。”

    “异相?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有些讶异了,貌似这个当日乔伟娜却没有说起过。

    “是的,张少!”

    刘健男脸色变得古怪起来。为了这次陪同张横进山,他确实是化了不少的心思,对太平村的情况以及历史,甚至是传说,让人进行了搜罗,为的就是能更详细地了解那里。

    此刻,却是正好成为了与张横谈话的话题:“操师祈入葬山上,那里的人们,经常能在半夜听到号鼓齐鸣,似乎有千军万马在作战。但是,当胆大的人出来看,却只见山上云雾缭绕,什么也看不到。而第二天,又一切都恢复正常,什么也看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刘健男所说的这些,确实是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埋葬操师祈的那座山,自他入葬后,常年云雾蒸腾,象是有一条云龙盘踞其上,这却是以前从来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刘健男满脸的感慨:“那里的人都说,操师祈是真龙天子,只可惜他被人暗算了,所以,他灵魂不散,这才会化出如此的异相。这是他不甘心啊!”

    车子一路向前,半天后,已是进入了山区,路途变得更加的崎曲,张横却是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刘健男的这翻介绍,让他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。那么,乔伟君的那个诡异的病情,是不是真的与这些有关呢?

    傍晚四点多的时候,张横他们乘坐的车子,终于进入了一个小山村。

    “张少,这里就是太平村。”

    坐了近十个小时的车子,刘健男已是满脸的疲倦。不过,看到终于来到了目的地,他顿时兴奋起来,指着四周给张横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嗯!这里的景色确实不错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目光凝望着四周。

    太平村果然如刘健男所描述的那样,四面环山,村落就在山谷的一个小平地上,在四周苍翠的山峰掩映下,小村平和宁静,给人一种世外桃园的感觉。

    已是夕阳西下,一抹霞光透过山峰,照在山村里,鸡犬相闻,几缕袅袅的炊烟升起,让这山村更增添了几分飘逸的气息。

    山村并不大,村落中的房居也大多是老式的平房,一些老人在村头的树下,抽着旱烟,喝茶聊天。一群小孩子在追逐嘻戏,空气中充满了一种乡野的气息。

    向四周的山峰望去,一座座如刀削斧凿,高耸入云,很是险峻。如果从风水的角度来说,此地确实是处藏风纳水的风水宝地。

    整个小山村,就如同是群山围绕下的一只聚宝盆,霞气氲氲,有着一股极强的气场。

    “嗯,怪不得这里当年能出一位草头王!”

    张横暗暗点头:“原来这里竟然是隐藏了环龙地脉的风水局。”

    环龙地脉是很少见的风水宝地,尤其是对四周的条件特别的苛克,必须有奇峰险峻包围其中,这才能形成环龙之局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太平村,四周的山峰每一座都是嶙峋怪石,险峻异常,却正是构成了环龙局的必要因素。

    天巫传承有言:一抱天下环龙局,纳气聚元集此处。待得人间风云起,振臂一呼称王去。

    意思是说,环龙局的地气地脉,是蕴酿帝王的风水宝地。只要时机适合,就会有可以称王称帝的人出现。

    这就是环龙局的强大之处。

    望着四周,张横却是微微蹙起了眉头。他突然想到了刘健男所说的异相。

    只不过,看看四周的那些山峰,每一座都似乎有云雾缭绕,但他一时却没看出那一座象云龙盘踞的。更是分不清哪一座山上,会埋有操师祈这位当年太平大楚草头王的坟墓。

    事实上,当年操师祈到底埋在何处,别说是张横一时看不出来,就算是刘健男,甚至是住在这村里的人,也是不知所以。人们只知道,元兴王操师祈葬在山上,但到底具体葬于何处,却是谁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两辆车子的到来,顿时引起了村里人的观注。

    虽然这里已通了公路,但是,平时出入这山村的,大多是农用拖拉机,还真没见过象现在这样豪华的跃野车。

    立刻,许多小孩子围了过来,村里的一些老人,也好奇地望向了这边,人人脸现惊奇。

    刘健男亲自下了车,给几个孩子分了些糖果,又拿着一包中华烟,向在村口树下喝茶聊天的老人走去:“各位,我们是从外面来的,要找村里的乔正阳乔医生,不知他住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哦,你是说刚从菲岛回来的乔医生啊!”

    一个年纪看起来有七八十岁的老头,上下打量着刘健男,终于开了腔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就是刚从菲岛回来的乔医生。”

    刘健男大喜,连忙接口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找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老者神情变得更加的怪异起来,望望刘健男,又向两辆车里的其他人望来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旁边的一众老者,也是个个如此,看刘健男和张横他们的眼神,满是异样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村里人的神情,张横的心里却是咯噔一下,感觉上,这些人的神情实在是古怪了些。

    那么,难道乔家又出了什么事,否则,他们对来寻找乔家的人,怎么会表现出这样不同寻常的表情?

    正沉吟着,这个时候,旁边的一个小孩子嘻笑道:“嘻嘻,他们可能也是来给乔医生家捉鬼的吧!”

    “捉鬼?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更奇怪了,连忙抓了把糖,走向了那个小孩子:“小朋友,你能不能跟我说说,为什么你就认为我们是给乔家去捉鬼的呢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