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7章 画鬼
    “嘻嘻,乔家的伟君哥哥,他被鬼缠上身了,所以,这几天来,一直有捉鬼的人,到乔家为他捉鬼。”

    小孩子是个七八岁的男孩子,拿到了张横的一把糖果,很是开心,便把他所知的事叽哩呱啦地说了出来:“我看你们与那些捉鬼的人看起来差不多,所以,想来你们也一定是去乔家捉鬼的啦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,小孩子的话,让他很是疑惑。怎么乔家人会请人来捉鬼呢?难道他们已找到乔伟君得病的原因了?

    “小明,你别乱说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刚才答话的老者,却是喝止住了那个小孩子,这才手指指向了村西:“客人,乔家就在那边,你们过去,现在门口围着人的那一家,就是乔家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老伯。”

    刘健男连忙道谢,与张横交换了一下眼色,便把车子向老者所指的方向开了过去。

    村间的机耕路很狭窄,免强才能让跃野车开过去,这一路行来,顿时让四周的村民侧目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车子已开到了村西,远远地,果然看到一户人家的门口,围了不少人,而且,还听到了叮叮当当的法器敲击声,好象那户人家正在做什么法事。

    张横和刘健男互望一眼,神情都变得有些古怪。想起刚才那小孩子所说的话,心中的疑虑更浓了。

    而且,两人也立刻明白了,为什么那个小孩子会认为,他们也是来给乔家捉鬼的原因。

    原来,在那边的院落一边,停了一辆黑色的轿车,看牌照,应该是外地来的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替乔家捉鬼的人,也是开车进的村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家也是一幢平房,只是房子显得很破败,墙上的泥灰斑驳一片,已根本分不出原来的颜色。外面的院门敞开着,可以隐约看到里面的情形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院里围了不少人,老老少少都有,正一个个好奇地朝里面张望,还不时地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再向里望去,只见,平房的堂屋中,香烟缭绕,朝着大门正摆着一桌的香案,上面还供了不少的水果和糕点,一只青铜的香炉,里面燃烧着三柱长香。

    一个身穿道袍,一手拿着桃木剑,另一只手摇着一只铜磬的道士,正念念有词,在堂屋里转着圈儿。

    道人看起来有三十多岁的模样,剃着个平头,却戴了顶道冠,很是有些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再看他道袍里的衣服,也不是一般道人所穿的汗襟衫,而是一件圆领的t恤。显然,这位道人,乃是个俗家弟子,他的这一身道袍,是为了做法这才穿上去的。

    不过,此刻这道人,神情肃然,手舞桃木剑,还真有几分凛凛的威风,让人望之生畏。

    在堂屋的一边,一个同样身穿道袍的年青女子,端着个漆金的木盘,神情肃然地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女道人样貌很清秀,看来应该是那个道士的助手。

    屋里,似乎还有几个人跪在香案前。因为角度的关系,那几人又是跪在地上,低着头,张横他们却一时看不清是些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真的有人在捉鬼!”

    看到这副情形,张横的神情变得很是古怪,他还真没想到,乔家竟然是这副场面。

    车子在院门外停下,这顿时引起了在院内围观的人们注意。

    不过,看到刘健男和张横等人下来,围观的人一个个上上下下打量着,神情中都有异样,似乎对张横他们的到来,感觉很是好奇。

    不过,堂屋里现在正热闹,乔家的人却无遐顾及外面,所以,并没有乔家人出来。

    张横和刘健男也不急着进屋,就站到了人群里,一边掏出香烟,给四周围观的人分了一圈,这才站在那里,看起了热闹。

    不过,这回张横却是看清了跪在香案前的那几人,其中三人,正是乔正阳夫妻和乔伟娜。另一边还有一个老太和一个老头,白发苍苍,想来应该是乔伟娜的爷爷和奶奶。

    五人就那么虔诚地跪在那儿,跟着那名道人的念诵,嘴里也喃喃地念道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,三清在上,赐我法力,驱妖除魔!”

    陡地,道人一声轻叱,手中的桃木剑猛地一指。

    顿时,香案上的火烛如同是加了助燃剂一样,轰然暴炽,火焰狂窜,竟然窜起了数尺高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外面围观的人们,立刻发出了一声惊呼,人人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道人的这一手,确实是有些骇然,凭空一指,竟然让火焰狂腾怒窜,燃烧的焰芒,比汽油灯都炽烈。这样的事实,确实是让围观的人无比的震惊。

    然而,让大家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“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道人又是低喝,手中桃木剑指向了香炉中正在袅袅蒸腾的那三柱刚香上。

    刚香是比一般所用的普通香粗上数倍的香,常常有成人手指粗细,长有数尺,是做法事时最常用的香。

    因为钢香很粗,所以它燃烧的时候,冒起的烟雾也特别的浓,不易被风吹散。

    此刻,道人的桃木剑,缓缓地伸到了钢香的上方,那袅袅的烟雾,就在桃木剑上蒸腾,情形很是有种庄严肃目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,下一刻,一幕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情形却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三清叱令,尔等孽畜,还不现形!”

    道人猛然怒喝,手中桃木剑凌空一划。

    顿时,刚香上的烟雾蒸腾如沸,整个堂屋里烟雾缭绕,几乎弥漫了空间。

    只是,浓聚的烟雾,此刻象是突然有了灵性,有一部分竟然沾在了道人手中的桃木剑上,随着他的动作,烟雾在空中隐隐地竟然现出了一幅诡异的画面来。

    “啊,鬼,真的有鬼,我的妈呀!”

    院外围观的人们,这回是一个个大惊失色,许多胆小的妇女和老人,已是惊叫了出来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不错,道人手中的桃木剑,沾着刚香的烟雾,在空中画出的图案,正是一张狰狞的鬼脸。黑洞洞的嘴和眼眶,样子十分的诡异,似乎正朝着大家在狞笑。

    最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:这张用烟雾划出来的鬼脸,就这么凌空悬浮在上方,久久不散,并随着堂中微风的吹过,曲扭摆舞,形象十在是诡异之极。

    “今日本道得三清叱令,斩妖除魔,尔等孽畜,为害人间,本道今日要为人间除害。”

    道人手中桃木剑陡地指住了空中的那张鬼脸,神情变得凛然无比,指着鬼脸就是一阵怒叱。

    说话间,他的桃木剑猛然斩下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一声尖啸响起,桃木剑从那张烟雾凝成的鬼脸中间斩过,顿时把这张鬼脸劈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“呃,三清道祖在上!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们,再次发出了惊呼,许多人已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,朝着屋里的那个道人膜拜起来,虔诚之极。

    道人的这一手,实在是有些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平时人们也不是没有见过和尚道士或村里的巫婆神棍捉鬼除妖。但是,以前人们根本只看到那些人装模作样,那里能看到什么鬼怪妖魔。

    因此,他们所谓的斩妖捉鬼,也只有凭着那些人信口雌黄,到底是不是真有鬼,或是真的把妖魔鬼怪给除掉了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然而,今天这位道长,却是让人们看到了一张鬼脸,让大家亲眼看到他如何把鬼斩成两半。

    尤其是现在,那张鬼脸被道人当头劈开后,却仍是没有消失,变成了两半的鬼脸,还在空中曲扭摆舞着,似乎很是痛苦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已完全震摄了所有人,就算本来不信什么鬼神的人们,此刻心中也是毛毛地,感觉四周的空气都似乎变得阴森森的冰冷起来。

    “呃,我的天!”

    刘健男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形,脸色变得很是怪异,望望道人,再看看四周一个个神情惊惶的人们,他也有些腿肚子发颤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,脸上露出了异样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好了!施主,本道幸不辱命,总算把纠缠你家男丁多年的鬼祟之物,斩于剑下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老道抹了抹额头的汗迹,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神色,朝着跪在地上的乔家众人道。

    “天元道长,多谢您为我家消灾解难。”

    乔正阳等人一个个颤巍巍地站了起来,每个人的脸上,都有一种莫名的敬畏。

    他们跪在地上的时间太长了,所以,站起来都有些困难。尤其是乔伟娜的爷爷和奶奶,都需要乔伟娜搀扶才能站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刚才虽然低头在请神,但其实也都偷眼看到了道人的动作,所以,现在每个人对眼前的道人,心中充满了崇敬。

    不是吗?一个能让鬼怪现形,还当众斩杀的道人,岂是普通人,他们已是把这位叫天元的道长当活神仙看了。

    “不必如此,斩妖除魔,乃是我辈应为之举。”

    天元道长微微一笑,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:“纠缠你家少爷的恶鬼,已被本道斩杀,你家少爷的病情,即日就会恢复,以后只要好好调养,就能完全还原。”

    乔家众人顿时喜出望外,对他更是感恩戴德,乔正阳那里还会犹豫,连忙拿出了一个红包,厚厚的一大叠,看来似是有好几万块。

    “施主客气了!”

    天元道长微一推让,嘴里说着客气,但手下却毫不客气,已把那个大红包给塞到了口袋里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开始收拾东西,准备收场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一个人的声音在外面响起:“且慢,天元道长,这里的恶鬼好象还没有斩尽杀绝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天元道长身形一震,脸上陡地现出了怒色,他猛地转过了头来,怒视说话之人:“你是那里来的,敢在此狂言乱语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