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8章 玩小把戏
    “啊,是张横!”

    乔正阳和妻子胡雅芬这个时候,也已看到了门外的说话之人,却是立刻惊呼了出来。乔伟娜更是娇躯剧震,整个人都呆在了当场,嘴中喃喃着,却已是有些难以自己了。

    她还真没想到,张横竟然真的会来她家里。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乔家三人已奔出了屋来,激动地围住了张横:“张横,你怎么来了,来了怎么也不通知我们一声?”

    乔正阳喜难自胜,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“乔伯父,乔伯母!”

    张横与三人点头:“娜娜,有话等会再说,先把这位天元道人的事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,天元道长的事?”

    这下,乔家几人总算回过了神来,脸色刹那变得怪异无比。他们终于想起了刚才张横的话。

    那么,他那话是什么意思?难道天元道长刚才斩鬼的举动,还有什么玄机?

    一念及此,三人的目光刷地一下都转向了天元道长,眼神也变得异样起来。他们可是见识过张横神奇的手段,现在,他既然有所置疑,那肯定是有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们,此刻也是满脸的诧异,他们刚才在张横责问天元道长的时候,也都是有些愤怒,还以为是那里来的愣青,在这里指手划脚。

    现在,看到乔家人竟然与眼前的这个年青人很熟悉的样子,却都感觉到了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是什么人,竟然在此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天元道长脸色很难看,目光愤怒地瞪着张横:“要是你不给我一个解释,休怪贫道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位道长,你的手段确实是高明。”

    张横那里会在乎他,一跨步,走入了屋里,他指指屋中还蒸腾的烟雾:“恶鬼现形,当场斩杀,哈哈,实在是高明。不过,你就这么斩了一只恶鬼,其他的恶鬼可还没杀尽啊!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天元道长眼眸一眯,神情更见凛然,他已是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笑,手却是伸向了还在袅袅燃烧的那三根刚香上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四周所有人的目光,全部聚集到了张横的身上,大家都想看看,这个年青人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天元道长却是有些急了,立刻喝止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没想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张横完全不理会天元道长,伸在刚香上的手指,已是凌空虚划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,他也可以,我的天,恶鬼,又是一只恶鬼!”

    随着张横的动作,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,所有人的脸色再次剧变。

    不错,此时此刻,张横做出的举动,确实是震憾了场中所有人。

    只见,张横手指一划,袅袅蒸腾的刚香烟雾,就这么随着他的动作,在空中凝聚起来,渐渐的,一幅鬼脸的图案,再次出现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随着张横动作的加快,烟雾缭绕,空中出现了更多的鬼脸,一个,两个,三个……

    只是一会儿功夫,空中竟然就排列了整整五个鬼脸,一个个凌空曲扭摆舞,狰狞之极,诡异之极。

    四周惊呼声,倒吸凉气声响成一片,所有人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几步,感觉背脊都凉嗖嗖的。

    眼前的情形确实是太恐怖,乔家的堂屋里,竟然一下子又出现了这么多的恶鬼,乔家这是在开恶鬼聚集会啊!

    “呃,张横,我们家……”

    乔正阳夫妻和乔伟娜互望一眼,脸上也露出了骇色。

    刚才天元道长,让一只恶鬼现出形来,本以为自家的问题已解决。那知,现在张横出手,一下子又弄出了这么多恶鬼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们心中惊骇之极?

    “乔伯父,乔伯母!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一肃:“其实,这让恶鬼现形的事,不仅我可以,你们也可以,甚至在场的任何人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呃,我们也可以?”

    这回乔正阳他们更加的惊奇了,外面围观的人也是一阵哗然,人人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张少,您是说这道士在作假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门外响起了刘健男的声音,他此刻已是猛地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刚才,刘健男也是被天元道长弄出的那一手斩鬼的举动所震摄,一时完全被惊呆了。

    当张横突然说话,进入乔家,他更是有些发蒙。不明白这位张少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听了张横的话,他终于反应了过来。说话间,刘健男也进入了屋里:“张少,让我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嗯,刘总,你把手指放在刚香上,那香的烟雾就能任由你在空中做画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笑,指点着刘健男该如何操作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刘健男也不犹豫,按照张横所说的方法,把手指伸到了那三柱刚香上。

    果然,手一沾刚香燃起的烟雾,就象是有粘性一样,已被手指粘住。

    刘健男眼睛不由一亮,他立刻沾着那些烟雾在空中划动起来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奇怪,刚香的烟雾象是有一股特别的力量,竟然风吹不散,就象是颜料一样,在空中随着刘健男的动作,留下了一道道烟痕,凝聚在空中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个变形的鬼脸,再次出现在了堂屋里。

    “啊,真的,他竟然也可以划出鬼脸来。”

    这回,四周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,顿时哗然声再起,大家似乎都明白了什么:“难道这香有问题?刚才天元道长弄的都是作假?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一念及此,场中众人的目光,都望向了天元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此刻,原本站立的地方,那里还有天元道长的身形,他竟然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,都在刘健男身上的时候,偷偷溜走了。

    不过,大家很快发现了他的行踪,已有人大叫起来:“啊呀,这臭道士想跑,快抓住他。”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好几个年青力壮的年青人,已跑出了院去,在院落的一边,把一辆正要开动的黑色轿车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轿车里,正是满脸苍白的天元道长和他的美女助手。只不过,现在的天元道长,那里还有先前的仙风道骨,满头满脸的大汗。开车的美女助手,更是俏脸煞白,身形都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当张横也用手指划出鬼脸的时候,天元道长就知道事情不妙,偷偷向美女助手使了眼色,就准备随时溜走。

    只是,现在被人拦住了,他们心中更加惊惶起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天元道长刚才玩的把戏,要是真的被人拆穿了,以这里偏僻山村村民的彪悍,说不定今天他和助手会被人奏成残废。

    对于装神弄鬼的江湖骗子,一向是人们最痛恨的。更何况,他这回骗了乔家的钱,可不是一百两百,貌似是好几万。

    “张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乔正阳现在的脸色也是难看无比,望望院门口被人们拦住的天元道长,再看看堂屋里满天乱舞的鬼脸,他还是有些迷惑不解。

    刚香他也不是没有见过,但是,能用刚香燃烧的烟雾,凌空划出图案来,这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胡雅芬,乔伟娜以及四周的一众老百姓,也是一个个脸现惊疑,目光炽烈地望向了张横,期待着他的解惑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个把戏,所有的奥妙,全在这刚香上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卖关子,手指指向了香案上正在燃烧的三柱刚香:“这三根刚香,是经过特殊处理的,香是上好的沉香,但是,加入了一些特殊的材料。”

    张横说的自然是实话。

    刚才,他看到天元道长用桃木剑凌空划出鬼脸的时候,也是吃了一惊,以为眼前的这位道长,也是位玄门高人,竟然能凭空让恶鬼现形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样的手段,貌似连张横现在的境界,也是做不到。

    但是,当他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开启,细细洞察的时候,却又一下子愣住了。因为,天元道长的体内,根本没有真元。这也就是说,这位道长,只不过是位普通人,最多也是个黄道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凌空画出来的恶鬼,在天巫之眼的洞察中,张横也没有感受到任何的鬼气和煞气,这更是让他立刻明白过来,这位天元道长,玩的只是把戏,而不是真正的术法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张横猛然醒悟,因为,他在玄门秘闻中,曾看到过一个奇异的配方,是关于香烛制做的。

    香烛是佛道乃至阴阳各派使用最多的道具,因此,每一派对香烛的制作,都有着许多秘方,从而制造出了无数奇香异物。

    其中阴阳派中,就有一种叫画符香的奇特焚香,它本身是用上好的沉香为主料,加入了秋后经寒霜霜打的荷叶根茎。

    荷叶根茎经寒霜后,磨成粉,加入焚香中,就能让香在燃烧时,产生的烟雾,具有特殊的粘合性,而且,风吹不散。

    这种焚香,是阴阳派风水师用来凌空用香画符的。

    从刚才所看到的情形,这与画符香的特性非常的类似。这让张横陡地明白了过来。原来这位天元道长,完全是在糊弄人,他用画符香产生的烟雾,画出了一张恶鬼脸,却骗人们这是让恶鬼现形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想通了其中的道理,张横这才会出面,他要拆穿这位江湖骗子的骗局。

    事实上,江湖骗子所使用的手段,并不止这些,许多看似神奇而不可思议的行为,都只不过是用了一些特殊的道具。据张横所知的,就不下数十种,而且,其中还许多是如今骗子常用的手段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